网络非法“送养”暗黑链条:一个孩子几万至十数万

网络非法“送养”暗黑链条:一个孩子几万至十数万
2020年04月15日 08:09 新京报

  原标题:非法“送养”暗黑链条:一个孩子几万至十数万(上)

  在民间,私自送养、收养并不困难。收养者和送养者们隐藏在网络世界中,重复着一套成熟的流程。

  编者按:“上市公司高管被指性侵养女”事件近期引发轩然大波,据媒体报道,女孩母亲称,她在网上看到网友转发的有关收养女宝宝的帖子,便通过QQ跟网站中间人取得联系,从而约定和鲍毓明见面,谈妥将女儿“送养”给鲍。

  非法送养、领养孩子的乱象也引发热议。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网络“送养”从事收养、送养的中介组织打着“营养费”“感谢费”的旗号收取钱财,甚至未出生的婴儿就被预定,一个新生儿的价格从几万元到十数万元不等,并且包办出生证明并落户。

  新京报记者调查了非法送养线上线下的利益链条,分上下篇刊发,此为上篇。

  “上市公司高管被指性侵养女”事件引发关注后,有网友发现,知乎等平台上曾有过用户发布儿童送养、收养的帖子。4月13日,知乎回应称,私自签订收养协议是违法的,也是无效的。目前已对平台上相关违规内容进行了全面清理,并对相关账号进行永封处置。

  4月14日,腾讯公司也发布声明称,近期接到用户举报,有人利用QQ群组进行“儿童送养”违法犯罪活动。腾讯公司第一时间对举报信息进行核实,确认后已对相关账号及QQ群组进行了封停处理。

  “我国现行法律规定,严禁买卖儿童或借收养名义买卖儿童。腾讯公司将不断升级安全策略,严厉打击利用QQ或QQ群组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行为。”腾讯公司表示。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民间,私自送养、收养并不困难。收养者和送养者们隐藏在网络世界中,重复着一套成熟的流程。在他们的圈子里,他们的名字都化成领养的“L”和送养的“S”,他们各自物色合适的对象,以“营养费”、“补偿”等词代替价格。谈妥之后,便按照约定的时间地点线下交易。

网络上发布的送养信息.网络上发布的送养信息.

  “这个圈子里有四种人,卖孩子的、买孩子的、卖证件的和骗子。”潜伏在网络贩婴圈12年的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告诉新京报记者,这是“一条龙”服务,孩子卖了之后,需要出生证明户口之类的,因此卖证件的也在圈子之中,还有骗子会扮演有孩子的家庭,专门骗那些急于要孩子的家庭。

  上官正义至今已经接触过上百个送养者,他长期潜伏在交易孩子的组群里,阻止交易。参与过多起贩婴大案的侦破,其中包括湖南益阳的贩婴案。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网络贩婴链中的送养者,很大部分是孩子的亲生父母。被他们卖掉的,大多是刚出生不久的婴儿,有的甚至还未出生就被预售。一个新生儿价格在几万元到十数万元不等。而许多买卖孩子的父母,都声称并不知道已经触犯法律。

  “从事收养、送养的网络组织和法律打着擦边球,打着‘营养费’、‘感谢费’的旗号收取钱财,在合法和非法收养之间游走,暴露出儿童收养在制度建设、政策环境、实际操作方面都存在不足。”民政部社会工作研究中心讲师赵川芳提到。

  收养、送养群里的“暗语”

  2019年12月中旬,张霞(化名)决定卖掉自己腹中的孩子。她今年31岁,广东汕头人。去年从外地回来后,一手准备和丈夫离婚,一边给刚成人形的胎儿找买家。“一个人带着孩子,我怎么生存?我不想要这个孩子。”她告诉新京报记者。

  买家是从一个名为“圆梦之家爱心群”的QQ群里找到的,这是一个网络收养、送养的群。除了孩子,群里的人不讨论其他消息。

  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就潜伏在这个QQ群里。他告诉新京报记者,群主在暗中观察这里的每一个人,经常不说话或身份可疑的,会被马上踢出群。为了躲避追查,每个“爱心群”不会使用太长时间,需要经常更换“马甲”,每次转移,群主会在群里发布新的群号。

  在这个群里,每个人的名字前面都带着一个字母,这是群里的“暗语”。张霞进群时怀孕四个月,她名字前面的字母是“S”,意味着“送养”。这个群里的大部分“S”都是“预售”,“孩子还没出生就要联系好买家,商量好价格。生产后,买家把孩子抱走,双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张霞说。

送养方和领养方的聊天截图。送养方和领养方的聊天截图。

  除此之外,还有“L”和“D”,分别代表着“领养”和“待产”,“待产”表示孩子很快就要出生了。孩子的价格用“补偿”代替,比如“补8”,就表示孩子的价格是8万元。

  群里的“L”不在少数。上官正义观察发现,他们之中,有结婚多年没有子女的家庭,有失独的老年父母,希望通过网络“求”得一儿半女;还有一些家庭只有独生子或独生女,但在“儿女双全”的观念影响下,无法再生育的父母,希望再领养一个孩子。

  张霞刚进群,就有两个“L”主动联系她。她告诉新京报记者,第一个是东北家庭,条件不错。但张霞自小成长在南方,在她的意识中,东北地区冰天雪地,“要冻坏人”,没同意;另一个是失独家庭,夫妻俩五十多岁了,几年前,二十多岁的孩子意外过世。张霞嫌弃这对夫妻年纪大,没法照顾她的孩子,直接拒绝了。

  在群里,送养者和收养者寻找合适的对象,交易成功后,便自动退群。张霞就曾在群里看到过,有人发布了几张新生婴儿照片之后没多久就退群了。

  “这个圈子里有四种人,卖孩子的、买孩子的、卖证件的和骗子。”上官正义告诉新京报记者,这是“一条龙”服务,孩子卖了之后,需要出生证明户口之类的,因此卖证件的也在圈子之中,还有骗子会扮演有孩子的家庭,专门骗那些急于要孩子的家庭。

  2019年12月,新京报记者和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伪装成买家和张霞接触,上官正义自称家在南方,家庭条件不错。张霞觉得符合要求,同意面谈。

  “我是送养,不知道会违法”

  2019年12月27日下午两点,身穿白色上衣的张霞,出现在广州市白云区万达商场门口。她怀孕四个月,腹部微微隆起,体型微胖,穿了一条松垮的黑色运动裤,斜跨着一个红色的手提包,走得很快。

  到达约定地点,张霞没坐下,就慌忙从包里抓出一大叠纸质材料,放在餐桌上。“这个是唐氏筛查,很关键,关系到小孩生出来是不是傻子。你看,没有问题的。”

  “你确定要卖这个孩子吗?”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问她。张霞点头,“六万,没找你多要,产检和我吃营养的费用就要这么多。”

  为了使新京报记者和志愿者相信自己是真心要卖孩子,张霞讲起了自己的故事。“我的前半生经历了很多事。”她说,她从小父母离异,跟着父亲长大。二十多岁时就经历了第一次失败的婚姻。

  张霞的前夫是湖南人,两人相识时张霞刚满十八岁,一年之后,张霞生下了儿子。但她很快发现,这个男人爱赌博,经常整夜不回家,直到身无分文。因此,怀上第二个孩子不久,她就和前夫协议离婚了。前夫带走了儿子,从此再也没出现,生女儿时也没来。这些年,她独自抚养女儿。

  直到2019年,她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现在的丈夫,他比张霞大十几岁,未婚。两人认识五个月就结婚了。

  张霞说,现在的丈夫对她不错,二人的矛盾激化来源于一笔欠款。婚前,张霞投资了一笔钱,事后发现被骗,不仅没了全部存款,还欠下了二十万元。她向丈夫寻求帮助,但丈夫不愿意和她一起还钱。

  因为这件事,张霞起了离婚的念头。想到未来要独自抚养两个孩子,压力太大,决定卖掉。

  “你老公同意你卖孩子吗?”上官正义问。张霞说:“他本来就不想结婚、不喜欢孩子,让我自己处置了。”

  2019年10月20日,她独自返回广州,原本计划将孩子打掉,但产检时医生告诉她,孩子已经有了手脚,还能听到心跳,很健康。张霞说,“我想给他一条命。”

  上官正义问,“送养后会不会还想把孩子要回去?”张霞回答:“只是从身上掉下来,没养过,就没有感情。可能老了会想他,但现在不会想,每天很忙。”

  随后,新京报记者和打拐志愿者亮明身份。场面一度失控,张霞站起来抢志愿者的手机,“你拍了我的材料照片,删掉!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接着,她又连忙解释,她不是买卖,而是送养,不知道会违法。“孩子是我的,找你要的也只是营养费。”

  “潜伏”在贩婴网络链中

  张霞是上官正义接触过的众多送养者之一。上官正义做为打拐志愿者已12年,长期潜伏在交易孩子的组群里,阻止他们交易,至今已经接触过上百个送养者。他是2010年感动中国候选人,参与过多起贩婴大案的侦破,其中包括湖南益阳的贩婴案。

  2018年6月25日,益阳市公安局赫山分局发布通报称,多家媒体记者和一名打拐志愿者向办案民警反映,有人在益阳某医院拐卖婴儿。警方赶赴现场展开调查,抓获了6名犯罪嫌疑人。

  上官正义向新京报记者回忆,当年他以买家的身份在一个贩婴群里潜伏了两年,一直关注着群里的动态。群主曾多次用孩子试探上官正义。“接触了两年多,他们觉得我是真买家,才拉到一个‘大池子’里,真正和他们接触上。” 上官正义称。

  “大池子”才是真正的交易群。群主搜集了很多亟待交易的孩子和孕妇信息,进群先交500元入群费。上官正义进群时,里面已经有几百人了。

  2018年6月16日,群主给上官正义发来信息,表示有刚出生的健康男婴,6万元。如果想要,必须尽快赶到湖南益阳某医院。随后还发来了婴儿和产妇的视频。

  当年与上官正义一起,参与报道该案的记者向新京报记者回忆,在医院里,他们见到了群主和挺着大肚子的孕妇。第二天,上官正义把线索提供给当地警方。警方赶到现场,将群主现场抓获,通过她手机上的联系人,抓到了团伙的“上线”。

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长期潜伏在网络贩婴圈。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长期潜伏在网络贩婴圈。

  “那次,警方解救了十几个婴儿。这个团伙儿还代办出生证明,人、证分开卖,是我参与过的涉及孩子人数最多、性质最恶劣的一起案件。”上官正义说。

  但上官正义说,在网络贩婴的圈子里,最多的还是个人交易。许多卖家就是孩子的亲生父母,还有不少像张霞一样,孩子没出生已经谈好了买家。

  张霞所在的“圆梦之家”群就是这样的圈子。除了QQ群,豆瓣、贴吧等平台也出现过送养、领养的群组和帖子。

  新京报记者在多个网络平台搜索发现,找到“领养”、“送养”的信息并不困难。4月14日,记者在豆瓣上找到两个发布过相关帖子的小组,其中一个小组有700多个成员,组里的内容也在持续更新。有人发帖给马上年满4岁的儿子找收养家庭,也有人发帖问“怎样才能领养一个健康的小孩”。百度贴吧上也能找到不孕家庭求领养的主题帖。

网上发布的领养信息。网上发布的领养信息。

  4月13日,知乎回应了平台存在儿童送养信息的问题,称私自签订收养协议是违法的,也是无效的。目前已对平台上相关违规内容进行了全面清理,并对相关账号进行永封处置。

  在张霞之前,上官正义还在“圆梦之家”群里接触过其他卖家。

  去年11月份,群里的女子小萍(化名)在网上挂了贩卖孩子的信息,她名字前面的标识是“D”,已经怀孕九个月了。

  上官正义和她聊过几次,11月30日,女子突然发来信息,孩子已经在黄梅县中医院出生,是女孩。她还透露,有江苏的买家正赶往黄梅和她见面。

  上官正义马上赶往黄梅县,找到小萍时,还是晚了一步。她生了双胞胎,当时,其中一个孩子已经被买家接走了,给了小萍两万块钱。另一个孩子也联系好了买主。

  小萍的母亲说,女儿今年才二十岁。她之前在浙江打工时不慎怀孕,没能力抚养两个小孩,所以卖给别人,希望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她还没结婚呀,我们的脸都丢尽了。”小萍的亲属说。

  当地的派出所随即介入调查,“我们会对还没出手的孩子进行监控,同时追踪已经被卖掉的孩子。”民警称,他们联系了小萍老家当地的政府机构和福利机关,对小萍母女进行救助。

  “女孩本身也是受害者。如果我们不介入,她们能怎么办呢?只能把孩子卖了,把自己送上犯罪的道路。”上官正义告诉新京报记者。

  上官正义称,前几天,他所在的又一个“圆梦之家”群被群主解散了,“但这伙人没有解散,他们只是换了‘马甲’,重建了群进行交易。”

网上发布的领养信息。网上发布的领养信息。

  “合法和非法收养之间游走”

  “很多人不知道卖亲生孩子也是犯法的。”上官正义告诉新京报记者。张霞也曾和新京报记者辩解,她不是买卖,而是送养,不知道会违法。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苑宁宁认为,在交易孩子的过程中,不管孩子父母以何种理由收取了相应费用,在法律上定性就是以牟利为目的的,就有可能涉嫌拐卖人口。而对于收养家庭来说,可能构成收买儿童罪,也属于犯罪。

  “即使孩子的父母没有收取任何报酬,完全免费把孩子送给别人,也可能存在违法。”苑宁宁解释,因为父母本身是孩子的监护人,从法律上讲,父母没有办法放弃监护人地位和监护职责。私下把孩子送人,就等于变相放弃监护职责,属于违法行为,还有可能构成遗弃罪。

  “送养行为的合法与违法的界限就在于,第一,送养人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的主体条件;第二,是否履行了收养的法定程序,即收养登记程序。”福建江夏学院国际教育学院教授吴国平解释,在我国,收养子女行为是一种民事法律行为,它必须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和程序,才能受到国家法律的承认与保护。

  吴国平指出,目前我国收养登记仍存在缺陷。“我国《收养法》和有关法规以办理收养登记视为收养关系成立,对非法抱养、事实收养不予承认。但对登记机关如何进行实质审查, 以及对非法抱养等行为如何处理缺乏相应规定, 使得法律上对违法收养缺乏完善的监督和制约手段。”

  “从事收养、送养的网络组织和法律打着擦边球,打着‘营养费’、‘感谢费’的旗号收取钱财,在合法和非法收养之间游走,暴露出儿童收养在制度建设、政策环境、实际操作方面都存在不足。”民政部社会工作研究中心讲师赵川芳曾在《试论儿童收养中存在的问题及对策》的文章中提到。

  因此,在未来的立法当中,如何压实父母的监护责任将着重被考虑。“未来我们要考虑加重父母的责任,明确这是他们的职责和法定义务。如果在履行义务的过程中确实有困难或其他问题,可以寻求政府和民政部门的帮助。如果接受了帮助之后还是故意放弃或恶意不履行监护职责,就有可能构成犯罪。未来要把这个责任再落实一下。”苑宁宁称。

  在那一次见面后,张霞给上官正义发来信息,她说从没想过做违法的事,还保证以后不会以这种方式对待腹中的孩子。上官正义告诉新京报记者,后来张霞没有离婚,准备生下孩子自己抚养。

  如何能确保张霞们不再卖掉自己的孩子?上官正义直言,他无法保证跟踪每一个孩子到成年。有时候为了让产妇开始新生活,他甚至不会主动跟踪。“她们看到我,就会想到曾经准备卖掉孩子的事情。” 但遇到那些态度坚决、执意要卖掉孩子的父母,他只能立刻把线索反映给公安机关,“我能做的只是让她们意识到买卖孩子是违法的,即使是自己的孩子也不行,这件事情很严重。”

  2014年,上官正义在山东济南接触了一个产妇张红(化名),她的孩子刚出生,丈夫跑了。上官正义联系到她时,她已经和好几个买家见面谈过条件了。当时,上官正义伪装成买家,暗中把这桩生意搅黄了。

  但过了两年,张红又找到他,希望把已经快三岁的孩子卖给他。上官正义约她见面,亮明了志愿者身份。“她听完,情绪非常激动,大叫着自己被骗了。”上官正义还记得当时的场景,“我劝她,慢慢给她讲道理、讲法律。”张红告诉他,她越想越后怕,如果当时遇到的是人贩子,她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自己的孩子了。

  这是上官正义劝阻成功的第一个案例。此后,张红和他成了朋友,“后来有几次孩子生病要吃药,她都会询问我的意见。”上官正义称。

  新京报记者 王翀鹏程 实习生 张逸凡

  编辑 陈晓舒 校对 李世辉

送养网络线上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