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退回199元押金,ofo“逼”我再消费2000元

为了退回199元押金,ofo“逼”我再消费2000元
2020年02月04日 08:48 新芽NewSeed

  文/刘博

  尽管自始至终ofo并未放弃变现方式的探索,但效果都不尽人意,得到的只有越来越多对其失望的用户。

  疫情之下,久未提起的ofo小黄车,在近日再度回归人们的视野之中,只是已经面目全非。

  新芽NewSeed记者发现,华为应用商店评分仅有1.2分的ofo App在近日进行了全新改版,其slogan变为“全网返利,购物省钱”。在其应用介绍中如此描述:“无桩用车,免押畅骑;全网返利,购物省钱;无需排队,押金提现;邀请好友,天天赚钱。”

  打开ofo App首页后,可以发现与之前的版本已经完全不同,除去“扫码用车”这一板块外,其余板块全部与电商导购有关,整合了包括天猫、京东、饿了么在内的多个平台。用户可以通过该App搜索各类商品或优惠券,并且购买任何一款商品均可获得返利,累计金额达到20元之后可以提现。

  由此可见,ofo已不再是当初那个畅行在城市大街小巷的小黄车,而是彻底变身成了一个电商导购平台。

  想要提现却十分不易

  实际上,ofo早在2019年11月底,就已经在App首页上线了“天天返钱”的活动,告知用户“无需排队,直接退还押金”,用户在购买或者让别人购买各种各样的商品后,可通过返现来抵消押金。

  参加这次活动的用户,需要提前授权给“天天返钱”。在ofo中有押金尚未退还的用户可以享受双倍返现,即提现金额累计至20元时可以提40元,但押金不可以用于直接购物,需要重新消费才可以获得相当于押金的“返现”。

  并且ofo还曾对这次活动设置了提现门槛,有99元、199元押金的用户最多可提现次数分别为5次和10次,次数达到上限后将不再享受双倍返现。

  但当时ofo众多未退押金的用户并不看好该活动。如今,在完全改版为电商导购平台后,用户同样不买单这种返利措施。

  根据黑猫投诉平台显示,目前关于ofo的投诉量为49237条,已完成17264条。其中有网友投诉ofo“欠钱不还,返利套路再坑消费者”,表示“进入ofo客户端,上面有购物提前返利,我想进去看看详情,却弹出一个一大堆字的用户协议,我点了同意。然后发现押金变成了余额,但是这个余额还是不能提现。”

  的确,根据ofo返钱余额兑换规则中的第五条显示:一旦用户确认将ofo平台的余额转移到ofo返钱进行兑换后,则视为用户放弃对余额的索取,ofo平台对用户的骑行余额不再具有归还义务;且余额一旦转换,即不可撤销,用户不得要求将可提现余额改回ofo骑行的余额。

  并且新芽NewSeed发现,ofo平台上的商品返现比例并不相同,比如充值125元话费可以返现28.35元,购买一款1698元的玩具却只能返现29.95元。

  总之,用户如需将自己的99元或199元押金提现,至少仍需要在ofo平台上消费大几百元甚至是2000元,这显然是那些迫切希望退回押金的用户所不能够接受的。在他们看来,这是ofo拖延退还押金,变相强迫买卖的又一套路,根本不是所谓的“无需排队,押金提现”。

  倔强坚持却无力回天

  时间回到2016年1月,当时刚刚拿到金沙江创投1000万元A 轮融资的戴威与张巳丁趴在国贸三期商城的围栏上,感叹道:“有点晕乎乎的,毕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拿到A轮融资的戴威与ofo犹如坐上了火箭,开始大规模加速扩张。同时也迎来了国内最强的竞争对手,摩拜。

  只不过当时的ofo并没有把摩拜放在眼里,其A轮投资人朱啸虎更是认为“成本低是王道,我们认为,90 天共享单车的战争就会结束。”

  但谁知,90天之后战争不仅没有结束,ofo反而在与摩拜的烧钱、补贴大战中一步步受挫。最终,摩拜选择在2018年4月以37亿美元“卖身”美团,哈罗则是继续巩固自己阿里嫡系的位置,只剩下倔强的戴威还在坚持独立发展。

  但倔强的结果却并不美好,随之而来的是ofo在海外市场的大撤退。截至目前,ofo就已宣布退出多个国家,包括以色列、澳大利亚、德国、印度等。

  与此同时,ofo的退押危机爆发,据不完全统计,其需退还的押金高达几十亿元,目前仍有1500多万用户的押金没有退还。

  不仅如此,根据去年6月一份来自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定书显示,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工业有限公司(天津富士达)因买卖合同纠纷向ofo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申请执行2.5亿的标的。不过,法院认定,ofo已“无财产”,其名下无房产及土地使用权、无对外投资、无车辆,虽开设了银行账户,但已被其他法院冻结或账户无余额。

  该裁定书还显示,通过最高人民法院“总对总”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名下财产进行了查询,系统反馈查询信息为“无财产”。到被执行人住所地的不动产登记部门、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公安车辆管理部门进行传统查控,被执行人名下无可供执行财产。

  换言之,ofo的账上已无一分钱可供执行。

  而ofo最后的底牌——单车投放指标也在进一步缩减。去年3月,厦门市公布了上半年共享单车企业投放份额考核结果,ofo“榜上无名”;去年4月,郑州市根据规定,对ofo做出了削减5000辆市场份额的处罚;去年6月,广州市公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商中标候选人,ofo落选;去年7月,武汉市禁止ofo在武汉新增或更新共享单车;去年8月,ofo收到银川市市政管理局劝退,退出银川市场。

  尽管自始至终ofo并未放弃变现方式的探索,但效果都不尽人意,得到的只有越来越多对其失望的用户。

  结语

  戴威曾在2018年11月,于ofo已经数月未开的全员大会上说过:“ofo不会倒闭,其他都有可能。”他也一再强调,ofo依然很困难,而押金退还的周期被延长同样也是因为资金问题,但并不影响退还。

  但眼前的景象却没有朝着戴威所希望的方向发展,而他也接连卸任了两家与ofo有关公司的法人代表,管理层持续更新。

  这一次,似乎连戴威也无法再倔强下去了。

ofo押金共享单车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