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自习室风头正劲 能否破联合办公盈利难题?

共享自习室风头正劲 能否破联合办公盈利难题?
2019年11月16日 16:37 界面

  原标题:共享自习室风头正劲 “新物种”能否破联合办公盈利难题? 来源:华夏时报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李未来  李凯旋 

  早在韩国大火的共享自习室登陆中国市场,成为了共享市场上的一个“新物种”。近期,北京有多家共享自习室开业,其大多采用半自助的管理模式,旨在给有学习需求的人提供一个学习空间。

  业内专家认为,共享自习室是联合办公概念的一种延伸,其拥有市场需求,是一种值得认可的模式,但同样存在风险。在共享自习室快速成长之时,联合办公刚经历了一波寒潮,行业领头羊WeWork上市被拒,联合办公的盈利模式遭到质疑,共享自习室这一新物种能否破局解决这一难题?

  共享自习室成热潮

  近期,共享自习室频频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开始如雨后春笋般生长。《华夏时报》记者以“共享自习室”和“付费自习室”为关键词在美团上进行搜索,其分别显示了46种结果和41种结果,但线下开业的共享自习室早数以百计,其中不乏“圈子空间”“肆阅空间”等连锁店。

  在中国,这是一个“新物种”。目前,共享自习室已经席卷了北上广深以及绝大部分的1.5线城市,以北京为例,《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后发现,大部分的自习室位于核心商圈附近,例如大望路,其毗邻CBD,但SOHO现代城的租金与CBD的租金相比几乎可以用“断层”来形容,在大望路选址成本较低。

  《华夏时报》记者发现,仅在SOHO现代城A座就有三家共享自习室,其分别位于9层、10层以及23层,几乎都是在2019年的5月份前后开业。此外,望京和中关村也成为了不少共享自习室的落址地,隔几步是一间的情况也屡见不鲜。

  在考研生陈灵看来,共享自习室的火热是“必然的”。“北京这种一线城市其实对于自习室是有非常大的需求的,图书馆太少,有学习需求或者说考试需求的人是没有地方去消化这种需求的。”陈灵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陈灵在本科毕业后已经工作两年,目前在脱产备考研究生,SOHO现代城的这家共享自习室成为了她每天的打卡地。“在家里的学习效率太低了,图书馆又离我们家太远,咖啡厅有点吵,所以就选择了这种自习室。”陈灵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3种经营模式 “半自助”管理

  陈灵对于共享自习室的了解来自于韩剧《请回答1988》。“里面的女主人公德善备战高考的时候去自习室学习,然后晚上就可以直接铺上被子在地板上睡,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关注自习室了。”陈灵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目前,我国市场上的自习室有三种模式,但均离不开“共享”的概念。陈灵所在的共享自习室的主要群体是学生。《华夏时报》记者发现,该自习室占用的面积不足90平米。分别拥有沉浸式学习区、键鼠区、标准区、冥想区等。自习室采用线上交付购买的方式,“您给我发一下学生证的照片可以打七五折。”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华夏时报》记者发现,白天自习室的“顾客”有10个左右。“晚上人会多一些,有的人下班以后来这里备考,虽然不能说全是学生,但基本上全部是备考的。”陈灵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华夏时报》记者看到,自习室分割区域明确,沉浸式区域为每人一个书桌小隔间,加上凳子占地1平米有余,每个书桌上配备了可以调节的台灯和插座,这个区域也成为了大多数人来共享自习室的首选。

  “沉浸式学习区更加安静,气氛也更加浓厚,也比较有隐私性。”陈灵对《华夏时报》记者说。键鼠区和标准区的布局更像是高校中的图书馆,几张大桌子拼在一起,抬眼就能从落地窗中看到CBD的夜景。“但是只有键鼠区可以使用键盘和鼠标,打字什么的会吵到别人,所以有专门的区域。”陈灵对《华夏时报》记者说,而冥想区则就是一个外飘窗阳台,其上面摆满了坐垫和靠背。陈灵对《华夏时报》记者说:“有时候会坐在那休息一下。”

  此外,共享自习室中一般会配备洗手间、茶水间等。“咖啡、茶这些是免费的,外卖不能送上来,只能自己下去拿,然后吃东西只能在茶水间吃。”陈灵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尽管共享自习室一般采用“半自助”的模式,没有管理员进行全天候的管理,但“保持安静”已经是这里约定俗成的规则。

  “感觉有的共享自习室更像是联合办公。”陈灵对《华夏时报》记者说。陈灵去过一家位于国贸的共享自习室,其规模更大,设施更加全面。甚至专门有供小组商讨的学习隔间。“有的人就会长期租一个隔间,然后在里面讨论工作,在那里办公的人更多,基本上没有什么学习备考的,所以也会有点吵。”陈灵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此外,第三种共享自习室的模式则与教育挂钩。《华夏时报》记者发现,有的共享自习室每个月收费较高,但其可以提供备考公务员或者备考研究生的相关课程,配备了教师进行辅导,提供自习室不过是额外的小部分业务。

  “联合办公”理念的延伸?

  “这种模式可以理解成是联合办公,但是联合办公带有创业的性质,而这种办公是个人的学习和工作,是存在差别的。”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对《华夏时报》记者说。严跃进认为,这种共享自习室的模式迎合了现代人的需要,在大城市中有市场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与共享办公室拥有相同理念的联合办公近年来刚刚遭遇一波寒潮。业内认为,联合办公尚未探索出一条清晰的商业模式,扩大规模的背后是难以盈利。市场上面,联合办公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写字楼租赁情况不佳,联合办公则出现了成片的空置。

  “风险还是有的,不是所有人都很依赖它。比如,共享自习室如果收费较高的话,那最简单的星巴克就可以取代它。”严跃进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华夏时报》记者发现,当前,北京市场上共享自习室的收费一般在15元/小时,48元左右即可购买一张24小时的体验卡。

  以风头正劲的“圈子空间”自习室为例,其全场通用,90天不限时不限次数的学习卡售价在2310元,每天的花费将近26元。“这里基本上每个人都是买的这种卡,但其实也算不上便宜吧,加上车票和餐费,每天的花费至少也有50元了。”陈灵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严跃进认为,共享自习室这种模式值得认可。目前,针对共享自习室行业的研究较少,但飞跃岛自习室的创始人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共享自习室是一种新兴行业,肉眼可见的盘子足够大,还可以吃上几年。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