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总部被查后 51信用卡上海分部员工所剩无几

杭州总部被查后 51信用卡上海分部员工所剩无几
2019年10月22日 19:25 新浪科技综合

  原标题:继杭州总部多名员工被带走后 51信用卡上海分部员工所剩无几

  作者/孙鹏飞 李丹琦

  编辑/挨踢妹

  图片/IT时报 网络

  来源/IT时报

  两间办公室,明亮的灯光,敞开的大门,里面却只有两三个工作人员。这是10月22日《IT时报》记者来到位于陆家嘴世纪金融广场的51信用卡上海分部时看到的场景。

  不同于此前媒体报道,51信用卡上海分部并未人去楼空。但在上班时间的两间办公室,显得一片寂静。尽管陆家嘴世纪金融广场前台否认51信用卡上海分部近期出现异常,但她告诉记者当前51信用卡负责招待的工作人员都不在。而问及工作人员情况,其称:“上去了,工作人员可能也都不在。”

  为何工作人员不在岗位?上海分部是否出现异常?记者多次拨打51信用卡客服,遗憾的是,人工客服未能接通电话。

  沉寂,或许还对应着杭州总部发生的一起风波。10多辆警车驻停在杭州西湖区紫霞街80号西溪谷国际商务中心办公地,100多名警员出动,前往51信用卡办公场所。这一幕,发生在10月21日上午。

  《都市快报》报道称,当天下午3点左右,警方陆续从楼中带出相关员工,其中不少是年轻人。而据51信用卡最新披露的公告,51信用卡CEO孙海涛及CFO赵轲已暂时完成协助调查,俩人未被相关政府部门扣留。

  1

  祸起暴力催收

  10月21日晚间,杭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杭州公安”发布消息称,21日,杭州警方对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行为开展调查。

  公告称,今年9月以来,杭州警方接上级部门线索传递,结合日常工作发现,“51信用卡”涉及大量各地异常投诉信息。经初步调查发现,“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国家机关,采取恐吓、滋扰等软暴力手段催收债务的行为,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对此,今日早间,孙海涛在微博发布了声明称,这起风波源于管理上的不完善,对合作公司的培训和监管不够,导致在对借款人联络沟通过程中出现一些过激行为,给个别借款人造成了伤害。

  这意味着51信用卡承认有暴力催收事实。而据《新京报》报道,今年7月底51信用卡已经终止所有催收外包。

  事实上,去年3月份,中国互金协会发布《互联网金融逾期债务催收自律公约(试行)》,其中明确,从业机构实施债务催收外包的,如因外包管理不力,造成损害债权人、债务人及相关当事人合法权益的,从业机构应承担相应责任;要求机构建立完善的外包管理制度,审慎选用外包机构,明确划分经济法律责任,持续关注催收外包机构的财务状况、业务流程、人员管理、投诉情况等,确保外包机构遵守公约要求。

  对于第三方机构暴力催收,P2P公司是否应承担法律后果这一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告诉《IT时报》记者,原则上没有,但还需要看双方的合同。“主要看在违法行为中,P2P公司是否属于共犯,例如涉及隐私的数据是否由P2P公司提供的。”他补充道。

  2

  P2P行业的爬虫疑云

  昨日51信用卡被警方调查,曾有不少媒体报道或因“51信用卡使用爬虫程序抓取某银行数据,而被银行方面举报所致。”

  不过,今天中午,51信用卡发布公告称,公司留意到网络上流传有关集团泄漏个人资料以及非法盗取个人资料的传言,对此,51信用卡澄清,集团所有的个人信息收集均有合法用户授权,并不存在未经用户授权非法盗取信息的情况。

  事实上,从9月份以来,大数据行业遭遇严监管,由此带来对用户数据和隐私的思考。9月6日,杭州魔蝎数据科技有限公司被警方控制,高管被带走,相关服务瘫痪。此后相继传出新颜、白骑士、天机、立木、聚信立等公司相继暂停爬虫服务。

  “数据爬虫对应的是风控,对P2P的主要影响也在风控方面。”亿欧智库高级研究员薄纯敏表示。

  据网贷天眼报道,在爬虫被整改之际,传言90%的放贷机构都将停止爬虫业务。

  看雪社区技术人员告诉《IT时报》记者,一般情况下如果用户需要贷款,网贷平台会自行或授权第三方公司对用户日常消费产生的账单、还款流水、征信等信息进行核查。但由于数据敏感,爬虫不可能爬到这类信息,审核用户信用的一方采取的方式则是要求用户使用某网站或安装某App(爬虫App),通过一系列操作向该App进行授权,在用户输入自己的银行账号、密码之后,App内的爬虫会在用户毫无感知的情况下自行抓取用户相关数据。这些数据最终变成网贷平台来决定是否向用户放贷的直接标准。

  那么,对于没有签订授权的机构,爬虫是如何实现抓取用户信息的?网络尖刀创始人曲子龙表示,很有可能机构通过编写特定的爬虫脚本,通过模拟用户访问的行为方式,绕过平台的风控规则,对其用户数据进行了定向抓取,将特定的企业私有数据通过爬虫手段获取回来变成自己的数据。

  在曲子龙看来,这一行为不但涉嫌侵犯和盗取企业的数据资产,在爬虫脚本爬取数据的过程中,对其平台的服务器也造成了很大的技术压力,间接造成了流量攻击。

  法律方面,尹振涛表示,目前还没有具体针对爬虫方面的立法,目前可参照的是《数据安全法》以及即将出台的《个人金融信息(数据)管理办法》。

  据悉,《个人金融信息(数据)管理办法》主要针对金融机构。但尹振涛认为,其监管的影响也覆盖到金融机构的合作单位。“如果合作机构不合规,金融机构也需要承担责任。”

  另一方面,爬虫业务的叫停,导致部分P2P贷款超市产品下架。“更深层次的原因其实一直没有明确地对外公布。”薄纯敏透露,P2P公司可能也会担心因与爬虫公司合作而有关联责任。“今天北京几家P2P公司被叫过去,新闻说的是因为与魔蝎科技、同盾科技等有合作。”她补充道。

  3

  冰火两重天

  今日午盘,51信用卡复盘,盘中一度大涨30.51%。截至收盘,51信用卡报2港元/股,全天涨幅达12.99%, 目前总市值为23.89亿港元。

  与此形成对比的,则是昨日黑天鹅事件爆发后,51信用卡一度大挫41.7%。即便在13:50临停后,其股价仍停留在1.77港元/股,全天跌幅为34.69%。

  51信用卡曾是一只浙江互金独角兽,于2018年7月13日挂牌港交所。上市首日,51信用卡盘中市值一度突破百亿港元。但遗憾的是,此后,51信用卡未能收复失地,反而逐步走低。尽管,其业绩表现颇为亮眼。

图片来源:Wind图片来源:Wind

  Wind数据显示,2015年度至2018年度,51信用卡的营收从6616.9万元大幅上升至24.89亿元。而在2018年度,其实现净利润高达21.62亿元。而在不久前披露的半年报显示,51信用卡分别实现营收、净利润12.67亿元和1.84亿元。

  事实上,51信用卡以信用卡账单管理工具起家,但促使其业绩增长的是P2P业务。

  数据显示,2015年-2018年,51信用卡的信贷撮合及服务费收益分别为0.17亿元、3.84亿元、16.27亿元、20.56亿元,对应的占整体收益总额比例约为18.67%、67.28%、71.73%、73.1%,比例逐年攀升。

  今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其信贷撮合总量为138.33亿元,撮合笔数从去年同期的110万笔增长27.3%至今年上半年的140万笔。

  但在暴利的另一端,则是监管。近日,在湖北省政府宣布取缔省内全部网贷机构后,山东省也发布整顿P2P网贷机构的提示函。

  值得关注的是,就在昨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该意见从2019年10月21日起施行。

  《意见》明确,违反国家规定,未经监管部门批准,或者超越经营范围,以营利为目的,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扰乱金融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此外,《意见》对超过36%实际年利率的非法放贷行为进行处罚。

  一位浙江金融监管单位人士告诉《IT时报》记者,在强监管政策下,没有金融许可证的机构玩金融,基本是“飞蛾扑火”。其透露,目前浙江省内P2P公司未有一家拿到金融牌照。

  网贷天眼数据显示,网贷行业9月在成交量、借贷余额、平台数量方面继续保持“三降”趋势,目前正常运营平台数量只有914家,综合收益率更是跌至一年多新低。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