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者马云

传承者马云
2019年09月12日 08:27 虎嗅APP

  文/周超臣

  2009年年底,马云站在湖南长沙橘子洲头,看着刚落成的巨大无比的毛主席头像雕塑及刻在橘子洲头的《沁园春·长沙》后说:“看了毛主席的诗词,我明白了什么才是胸怀天下;看了毛主席的字,我知道了什么才叫随心所欲。”

  这一年,是阿里巴巴成立10周年,马云做了一个重大决定,让阿里巴巴创业初期的十八罗汉退休,取而代之的是合伙人制度,又称湖畔合伙人,在2010年正式确立,阿里巴巴从此进入了合伙人时代。

  十年后的2019年9月10日,在阿里巴巴20周年这一天——也是马云55岁生日这一天,他“随心所欲”地辞去了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似乎没有一点留恋。继任者是他的心腹、久经考验的CEO逍遥子——早在2013年5月10日,马云就辞去了阿里巴巴CEO职位。

  一年前的9月10日,马云在飞往俄罗斯参加远东经济论坛的飞机上迎来了自己的54岁生日,通过信的形式宣布自己将在阿里巴巴20周年时卸任,并承诺“将继续担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成员,直至2020年阿里巴巴年度股东大会”。

  马云此举甚至引起了普京的好奇:“马云,你这么年轻,为什么退休?”马云在错愕中回答道:“总统先生,我不年轻了,昨天刚好在俄罗斯过了54岁生日。我创业19年,做了一些事,但还有更多热爱的事想做,比如教育和公益。”

  马云后来谈到这个决定时说:“算是以退为进吧,既是公司的进步,也是个人的进步。”

  9月10日晚,6万人塞满了杭州奥林匹克体育中心,共同见证了阿里巴巴和马云的这一历史性时刻。

  “我不当这个董事长,我确实相信世界那么好、机会那么多、我又那么爱热闹,哪里舍得这么年轻就退休离场?”马云说,“我希望换个江湖,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就这样,马云用他一以贯之的玩世不恭的态度,至少名义上告别了他一手缔造的商业帝国。

  对于马云辞任,网友引用的李白《侠客行》中的诗句“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得到广泛追捧。

  站在这样的时间点上回望过去20年,中国的社会和经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商业史从工业文明跃迁至互联网时代,又从PC互联网发展至移动互联网,中国诞生了腾讯、阿里巴巴、百度后来被并称为BAT的三巨头,也诞生了京东、小米、美团、头条、滴滴、拼多多这种小号的互联网巨头。

  这其中,阿里巴巴是目前市值最高的中国企业,其市值超过4500亿美元,并一度超过5000亿美元,它还孕育出了蚂蚁金服这一如今全球估值最高的未上市企业。

  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偶尔也是阿里巴巴的尖锐批评者方兴东在一篇文章里认为马云“是一个堪称伟大的人物”,“是当代中国罕见的商业天才”,“马云的成就很大程度上大大超越了其他同行,甚至也超越了他所处的时代和环境”。

  他说:“马云的故事,事实上向世界诠释了一个最重要的事实:中国的崛起,是无数自下而上的企业家的崛起,是一亿个高度竞争的市场主体的崛起。”

  但他也跟绝大多数的批评者一样,认为马云人生中最大的污点就是支付宝VIE事件,“撼动了现代法律规范和商业‘契约’的根基”。

  如果用一句话总结马云人生的前55年,大抵也就五个字:功远大于过。

  马云,一个制度的传承者

  马云在辞任演讲中说,感谢这伟大的时代,感谢这个国家,感谢这个了不起的城市。

  过去20多年,马云身上有无数个标签:老师,校长,布道者,商人,企业家,战略家……甚至在创业早期被称为“骗子”。但从今天的意义来说,这些都不足以精准定位马云的历史价值,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给他下个定义,不妨给他戴上一顶“传承者”的帽子。他是阿里巴巴公司的传承者,也是制度的传承者、文化的传承者、价值观的传承者。

  “今天不是马云的退休,而是一个制度传承的开始。”马云说他为这一刻准备了10年,“今天不是一个人的选择,而是一个制度的成功。”

  这个制度在这里显然主要是指“合伙人制度”,这也是阿里巴巴最有别于其他商业公司的地方。

  现在阿里巴巴有37个合伙人,其中,马云和蔡崇信是永久合伙人。这些合伙人中,女性比例占到三分之一,技术人员比例也占三分之一。让马云和阿里更加制度自信的是,其中还包括了三个80后合伙人。

  与此同时,阿里巴巴通过一套完整的人才培训制度和轮岗制度来保证可以给合伙人源源不断地提供优秀人选。

  在马云眼里,合伙人制度是阿里公司治理的基本法,是支持阿里巴巴基业长青、创新发展、活102年的根本保障,它也让阿里巴巴完成了从依靠马云个人特质到依靠组织机制、依靠人才文化的企业制度升级。

  所以马云才敢这么“潇洒走一回”。

  马云曾对出台合伙人制度进行解释:“ 大部分公司在失去创始人文化以后,会迅速衰落蜕变成一家平庸的商业公司。我们希望阿里巴巴能走更远。”他的想法是,通过使命传承,使阿里巴巴从一个有组织的商业公司变成一个有生态思想的社会企业。

  蔡崇信也给出了同样的解释:“不少优秀的公司在创始人离开后,迅速衰落,但同样也有不少成功的创始人犯下致命的错误。我们最终设定的机制,就是用合伙人取代创始人。”

  在他们的构想里,这些合伙人就是阿里巴巴的CEO人才储备池,通过大量系统化的训练和培训,把合伙人培养成准CEO、准董事局主席,并通过退出和除名机制来保证一定的容错和纠错能力。

  但其实,这里面深层的含义则是通过合伙人制度将阿里巴巴的控制权牢牢掌握在以马云为核心的合伙人手里,而这些合伙人又唯马首是瞻。

  马云当年从接受雅虎投资开始,就对失去公司控制权有一种强烈的不安全感,后来的支付宝事件,跟雅虎的口水仗,都可以看作是这种不安全感的具象表现。

  合伙人制度的核心是“合伙人委员会”,该委员会目前由马云、蔡崇信、彭蕾、张勇和井贤栋五人组成,每一届任期三年,可以连选连任,如果如果他们不主动退,这个合伙人委员可以说是终身制的。该委员会的主要职责是负责管理合伙人选举,是合伙人人选能否获得通过的守门人,他们同时负责执行阿里高管年度奖金池分配。

  合伙人委员会本质上是阿里内部高度中央集权的管理机构,换句话说,马云尽管不再担任阿里巴巴任何管理职务,但他依然是阿里巴巴任何重大决策的最终决策者,站在整个阿里巴巴金字塔架构的塔尖。

  另外,“晚点LatePost”5月17的一篇报道称,阿里最新采用了“合伙人+委员会”式的治理结构。这里的委员会指的是经济体发展执行委员会,是阿里经济体的最高组织机,由张勇担任该委员会CEO,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为其副手。该委员一共13人,包括张勇(逍遥子)、井贤栋(王安石)、张建锋(行癫)、蒋凡、胡晓明(孙权)、王磊(昆阳)、戴珊(苏荃)、倪行军(苗人凤)、黄浩、王帅(奔雷手)、邵晓锋(郭靖)、武卫、童文红。

  阿里巴巴一位高层亦跟虎嗅承认了该委员会的存在,该委员会又下设五委四办,五委负责统筹,四办负责执行。

  五委分为技术委员会、人才委员会、安全风险委员会、财务投资委员会和公共事务委员会,分别由张建锋、童文红、邵晓锋、武卫和王帅领导。

  四办则是农村办公室、全球办公室、用户办公室、企业服务办公室,其中涉及到业务交叉时,需要不同业务部门协作。

  仔细打量,这套机制暗合了一个国家政权的顶层设计。如果合伙人制度再经过几年的完善和论证,阿里巴巴很有可能将合伙人制度更制度化,比如CEO和董事长每届任期五年,每人最多连任两届。

  马云在2017年阿里巴巴十八周年年会上说:“今天的阿里巴巴已经不是一家普通的公司,已经是一个经济体,一个新型的经济体。”他希望到2036年阿里巴巴成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

  这样看,阿里经济体的组织架构本质上是在模仿一个国家的治理结构。马云早在2005年就曾说过:“天下最好的商业模式就是国家模式。”

  2014年6月新财富杂志在《马云:虚拟帝国的“加冕”之路》一文中就曾分析:

若将阿里的合伙人式公司治理结构,与一个多党执政的现代国家治理结构做类比,其本质则更加清晰。相当于在马云身为“总统”的“阿里帝国”,“国会”并不是由“多数党”控制,而是由以马云为首的“少数党”控制,而且是永久性控制。“少数党”(相当于阿里合伙人)拥有对多数“国会议员”的提名权,其候选人即使被“全国投票”所否决,“少数党”依然有权派遣“临时议员”,任期直至参加下次“国会大选”。更为关键的是,“总统”对“少数党”的控制是不透明的,马云表面是“总统”,实际已然是“陛下”。

  不过,当时没有预测到的是,马云急流勇退了。

  对一个国家来说,科技兴邦,技术立国,正如当前中国与美国之争。马云在9月10日晚的告别演讲里的一个高频词也是技术二字,出现了20多次。他说:“最近的几年全球化的挑战、新技术引发的各种焦虑、环境的恶化,各种变化都释放一种信号,这个信号就是一个新的时代很快到临。”

  他此前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达过对技术的无比重视。马云认为,未来三十年,世界会发生很多天翻地覆的变化,因为是技术,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影响远远超越我们的想象,这次技术革命是人类有史以来将会发生最深刻的变革。

  这几乎预示着,未来阿里巴巴将从一家商业公司转变成一家技术公司。

  马云虽然是个技术门外汉,但得益于其敏锐的嗅觉和前瞻性,以及对技术的敬畏,很早他就能捕捉到技术的重要性,无论是2009年力排众议成立阿里云、宣布做云计算,还是2017年在云栖大会上提出五新——其中就包括“新技术”——并成立达摩院、罗汉堂,2018年又成立平头哥芯片公司,加上成立十年的阿里云,如今阿里的所有技术体系均由阿里巴巴CTO张建锋负责。

  根据第三方统计,阿里巴巴已经连续三年在技术研发上的支出位居所有中国上市企业的首位——当然跟没上市的华为还有很大的差距,研发支出占总营收的占比超过15%。

  如果按照从商业公司到技术公司的演变过程,那也意味着,阿里巴巴未来的CEO或董事长一定是具有强大的技术背景,我们不妨看看那30多个合伙人中谁是技术背景。

  马云是怎么炼成的?

  如今,阿里巴巴已经进入了新时代,或者说进入了后马云时代。但我们还是有必要研究一下马云独特的管理哲学是怎么练就的。

  人人皆知马云是金庸迷,阿里巴巴内部的花名文化就来自金庸武侠小说,他更以风清扬自居。有一年马云邀请金庸来杭州参加“西湖论剑”论坛,金庸赠字马云:“善用人才,为大领袖之要旨,此刘邦刘备之所以创大业也,愿马云兄常勉之。

  金庸老爷子是有大智慧的,慧眼识珠,很早就预测到了马云的今天。

  马云经过十几年辗转把阿里巴巴带到纽约交易所,期间每一步都走得既惊险又精准,展现了一个大商人的大格局,从B2B,到C2C(淘宝),到支付体系(支付宝)、到B2C(天猫)、再到阿里云、菜鸟、盒马……马云的每一步似乎都摸准了时代的脉搏、踩在了时代变革的节点上,展现了一个战略家的深谋远虑。当然也有很多失败的例子,比如来往、支付宝圈子等,但关键的几步都走对了。

  马云擅长战略布局,或许跟他喜欢下围棋有关——虽然据说他棋技一般,走一步看五步。

  鲜有人知的是,马云思考重大战略或跟人谈重要事情的时候,喜欢去灵隐寺西侧的永福禅寺,或者韬光寺。据说这样离佛咫尺,佛光普照,做战略决策不容易出错。马云“心不开”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地方是永福禅寺。

  马云喜欢研究佛跟他外婆不无关系,在马云小时候,他外婆逢年过节带他去烧香拜佛求平安发财之类的,但马云后来学以反用,他认为应该保佑菩萨们发财:“菩萨如果自己都不快乐,他怎么给你快乐?他自己钱都不够花,怎么让你发财?换个角度想,大家都有求于菩萨,而只有你为菩萨着想,那菩萨最后会保佑谁?”

  他说:“人是未来佛,佛是过来人,佛也曾如你我般天真。”所以,马云随身揣着佛珠,没事儿了拿出来搓搓脸、醒醒盹儿。

  马云把中小企业当“菩萨”,也就难怪马云坚持要帮助中小企业发财了,所以才要“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所以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敲钟是让8位阿里巴巴客户敲钟。马云说:“对我们来说,这不是件重要的事。但对他们来说,可能会记一辈子。”

  除了佛,马云也喜欢研究道家的东西,偶尔去重庆白云观呆几天,马云出差会随身带着《道德经》,据说马云还经常禁语、冥想。

  再者,马云对毛泽东的崇拜,人尽皆知。其实在企业家群体里用毛泽东思想来“创业”的不在少数。马云认为,毛主席的军事思想“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把其中的“敌人”改成“自己”同样成立:“在战略上藐视自己,在战术上重视自己。”

  马云喜欢广交朋友,国内很多知名的企业家如柳传志、张瑞敏、史玉柱、郭广昌、刘永好、冯仑、任志强等等都是他朋友,要不怎么成立的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呢。在这些人中,马云年龄算是小的,他能跟这些老家伙们打成一片,并且大家还都服他,这说明了马云的个人魅力。柳传志把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席的位子让给马云,而没有给隔壁老王,后者当时挺生气的。

  马云还跟各国政要在各种国际会议场合推杯换盏、谈笑风声,至于打没打成朋友尚不得而知,至少马云的英语对他成为国际Jack Ma是起到了关键性作用,使他有机会观察外面的世界——比如当年马云去硅谷看到了互联网的机会,看到了未来的趋势,回国后立即创版中国黄页,否则这个世界将少一个响亮的名字。

  马云一向乐于学习,这些都让马云更具国际视野,也就是他常提的新三观:全局观、未来观和全球观。

  马云身上这种喜好结交朋友的特质在其创办英语夜校的时候就彰显出来了。他喜欢热闹,没事儿就把学生们凑在一起喝茶、吃饭、爬山,即使当年在北京工作的时候,也经常会打电话打听大家最近有什么好玩的,他还喜欢把大家拉到自己家里来吃饭,这个习惯到现在还保持着。

  说到吃饭就会让人想起2017年底著名的乌镇饭局(又名东兴局),当时各种吃瓜群众借此挤兑马云,那次成功把马云挤兑怒了,说出了“还真没几个请得起我的饭局”、“关注饭局没有意义”、“你信不信我今天真搞个饭局,可以把全世界的人都请来,请来一帮土豪,在全世界都是顶级的”之类的话,还真是“佛也曾如你我般天真”。

  对围棋的研究,对佛、道的参悟,对毛泽东思想的活学活用,对朋友的真诚等等杂糅在一起,构成了马云独有的哲学观,这些内在的东西最终活化为对阿里巴巴的决策和布局。

  马云的下一步会怎么走?

  除了马云自身努力,时运更加重要。无疑,马云是幸运的,阿里巴巴是幸运的,杭州是幸运,浙江也是幸运的,撞上了时代的小蛮腰。

  15年前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提出了促进浙江民营经济发展一系列政策措施,阿里身处其中,享受到了政策的红利。2002~2007年间,浙江中小企业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活力,阿里巴巴也正好是在这个时期成长壮大起来的,而这恰好是习总书记在浙江工作的时期,习总书记提出的“八八战略”使浙江最早在全国有了体制机制优势。

  政府的支持对企业来说,是发展的必要条件。

  同时,马云身上一直被认为有一种家国情怀,总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马云也是爱国的,淘宝十周年庆典上,马云深情演唱了《我爱你中国》。去年中国与美国毛衣战正酣的时候,马云说“帮美国新增100万个就业岗位的承诺不能实现了”来威胁特朗普,虽然也没什么大用。

  “甩掉”阿里巴巴这个沉重的包袱后,接下来马云会做什么呢?之前他曾说过要做教育和公益。他去年接受采访时说:“我今年54岁,从现在起到70岁,也有16年可以干其他事业。这么多年积累的经验,可能用来做电商做互联网方面有点‘老’了,但是用来做其他事业,还是年轻人。说不定我能玩出一个新的来,多好啊!”

  2019年8月28日,在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上,马云亦说:“不当阿里巴巴董事长了,但绝不等于我不创业了,绝不等于我退休了。”

  另一个迹象是,过去一个月,马云出席各种活动时,他已经不再使用“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而是“联合国数字合作高级别小组联合主席”这一具有国际范儿的头衔,虎嗅当时评论称,这个身份或许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陪伴着他。

  有一种观点认为,随着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日益走上世界舞台中央,未来中国参与国际规则、国际投资规则、国际金融规则的制定,包括参与全球重大事务,应改变观念、理念、机制和方式,可以借鉴美国经验,企业在前、政府在后。

  落实到个人,就是马云在前,作为在全世界范围内最知名的中国企业家,马云未来或许会更多的代表中国、代表中国企业家群里对世界输出中国的软实力。

  马云注定是要青史留名的。

  部分参考资料:

  1. 《这就是马云》,陈伟;

  2. 杭州市市长蔡奇解读“马云为什么选择杭州”,第一财经,2008.03.27;

  3. 马云:虚拟帝国的“加冕”之路,新财富杂志,2014.06.21;

  4. 马云: 中国的企业家确实没有好的下场,时尚先生·ESQUIRE,2013.01.07;

  5. 马云:未来婚姻的决定权在于女性,不在于男性,虎嗅,2019.08.28;

  6. 专访马云: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新华网,2018.09.19;

  7. 阿里巴巴最有权力的13个人,晚点LatePost,2019.05.17;

  8. 马云第三次退休背后深藏着何等的狂喜和痛楚,方兴东,2019.09.11.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