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交棒张勇:换个江湖 后会有期

马云交棒张勇:换个江湖 后会有期
2019年09月11日 01:58 新京报

  原标题:马云交棒张勇:换个江湖、后会有期

  2019年9月10日,杭州奥体中心,一场从一年前就开始酝酿的“掌门人”交接在这里上演。这一天,马云正式卸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把接力棒交给CEO张勇。

  在当天举行的阿里巴巴20周年晚会上,马云首次谈及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事,他表示:“今天不是我的退休,是制度传承的开始。不是一个选择,而是制度的成功。”在演讲的最后,马云说:“我希望换个江湖,青山不改,后会有期。”

  9月10日,是个特别的日子。这一天,是中国的教师节,也是马云和阿里巴巴的生日。去年的9月10日,也是阿里巴巴19周年生日当天,马云宣布2019年9月10日将“退休”。

  马云:“希望换个江湖”

  9月10日晚上6时许,闷热的杭州气温30摄氏度,在位于杭州滨江区的奥林匹克体育馆,近6万人座无虚席。这里声乐震天、灯光舞美炫目,蚂蚁金服、淘系方阵、菜鸟……阿里巴巴集团各业务方阵正在进行花车游行。

  游行过后晚会正式开始,歌舞等演出节目轮番上演,晚上7时许,马云和张勇同时入场落座,一起观看属于阿里人20周岁的晚会。其间,现场镜头对准马云,台下的马云动容,眼眶有些湿润。

  在杭州奥体中心,近六万人都在等待一个开始,在等待一个“官宣”。

  晚上7时45分,有关马云的感谢视频结束,硕大的“感谢”二字打在舞台上的巨幕门上,门自动拉开,马云快步走上舞台中央,现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和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他一如既往穿了件演讲时常穿的白衬衫,开启“马式”感谢,并直奔主题给现场一个“回答”。

  他表示:“为了这一天我等了十年。”“今天不是我的退休,是制度传承的开始。也不是我一个人的选择,而是制度的成功。”

  演讲的最后,他说“我希望换个江湖,青山不改,后会有期”。

  几乎同时,主持人叫住马云,大屏幕上出现了那张著名的照片:在冬天的长城上,红色羽绒服北方毡帽的马云笑容灿烂,与5位老朋友同框。“过了20年,想见见老朋友”,照片中的五个人悉数登场,关明生、金建杭等5人共同祝马云生日快乐。

  接任者张勇宣布完成GMV目标

  马云演讲结束后,阿里巴巴新任董事局主席张勇上台演讲,他首先表示,要感谢客户,(客户)成就了阿里巴巴。张勇还在现场祝马云生日快乐。不过,张勇演讲全程并未提及继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接过马云大旗的话题。

  当晚,张勇还在会上宣布,2020财年阿里的商品交易额(GMV)1万亿美元已经实现,同时,披露未来5年的新目标:服务全球超过10亿的消费者,能够服务超过10万亿元以上的消费目标。

  在张勇演讲之前,马云正式宣布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作为继任者,张勇“官宣”阿里巴巴新“六脉神剑”: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因为信任,所以简单;唯一不变的是变化;今天最好的表现是明天最低的要求;此时此刻,非我莫属;认真生活,快乐工作。

  马云

  2018年9月10日,马云在名为“教师节快乐”的公开信中宣布,一年后的2019年9月10日,自己将不再担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该职位将由集团CEO张勇(花名“逍遥子”)接任。

  9月10日是个特殊的日子。这一天,是中国的教师节,也是马云和阿里巴巴的生日。1999年创办阿里巴巴时,马云35岁,中国互联网5岁。

  从西湖边上那个为外国游客做导游以练习英语的青葱少年,到现在与马斯克在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侃侃而谈,马云的一生充满了跌宕起伏的故事,也有过不少千钧一发的抉择时刻。在这些决定的背后,是他的梦想、信念以及常人难以想象的抉择。

  从西湖到太平洋:马云的抉择时刻

  1998年:“我不成功,会有人成功”

  “我给你们三个选择:第一,我推荐你们去雅虎,待遇福利都不错;第二,我推荐你们去新浪搜狐,待遇福利也都很好;第三,你们跟我回杭州创业,一开始工资每个月500元,住的地方离公司还不能超过5分钟车程,你们自己想想,看决定怎么做吧。”

  在2005年接受杨澜专访时,马云对自己当时说的那番话依然记忆犹新。在北京,1998年的一个晚上,马云把自己从杭州带来的团队叫到自己的房间,摊牌了。当时马云是原外经贸部下属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国富通信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然而,马云的想法常常与领导相左,这让他感到难以施展拳脚。

  在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资料中,车子行驶在亮着红色霓虹灯的夜色中,马云坐在后排,声音中不见了公开场合讲话时的慷慨激昂,“一切得重头开启,失败了也无所谓,至少我把一个概念告诉了别人。”马云望着窗外,“我不成功,会有人成功的。”

  马云想要告诉别人的概念,叫互联网。财经作家张燕在她的著作《马云:我的世界永不言败》中讲述了马云最初遇到互联网的故事。1995年,主业是英语老师的马云在西雅图第一次认识到了互联网,这让他十分兴奋。将国内企业资料搜集起来,在网上向全球发布、帮助他们在全世界做生意的想法就这样在他心里产生了。从创办中国黄页到任职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旗下公司总经理,马云开始追逐互联网的梦想。

  一向跟着马云走南闯北的团队成员,并没有花多久的时间思考,便决心跟随马云一起回杭州。离开北京前,他们一起去爬了长城。站在城垣之上,望着远方的景色,终于有人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1999年,阿里巴巴在杭州成立。

  2000年:“我是不是一个坏人?”

  “波特,我能问你个问题吗?”电话接通时,波特·埃里斯曼听到电话另一头的马云声音似乎有些颤抖。

  “没问题,杰克,怎么了?”埃里斯曼回答道。彼时,埃里斯曼是阿里巴巴负责海外媒体关系和市场的副总裁。离开阿里巴巴后,他征得马云同意,出品了讲述马云和阿里巴巴故事的纪录片《扬子江的大鳄》和书籍《阿里传》。

  “我是不是个坏人?”马云问,“很多员工给我打电话,他们对我辞退员工很生气。”几天之前,马云和埃里斯曼一起,解雇了阿里巴巴美国办公室一半的职员。

  2000年下半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形势急转直下。此前,公司经历了急速扩张,在硅谷高薪招募了不少外籍员工。很快,马云就发现,过度扩张的结果,将会拖垮公司。

  要活下去,就必须为阿里巴巴找到盈利的办法。2001年春天,刚组建的销售团队决定试运营一个新产品China Supplier。大约花费2000美元,中国出口商们就可以获得比普通会员更好的公司简介、在列表中放置更多的产品并在搜索结果中获得优先显示。

  为了向中小企业主们推介阿里巴巴和它的China Supplier服务,马云像孔夫子周游列国,向沿海地区生产商、出口商和贸易公司进行宣讲。

  如今在一些公开的视频资料中还可以看到,在一家酒店的会议厅里,印着“把电子商务还给商人——以商会友见面会”的橙色展板前,马云身穿米色休闲裤和白色衬衫,外面套着一件深色V领毛衣,向参会者谈论电子商务和阿里巴巴。

  到年底,阿里巴巴的营收终于超过了成本,实现了历史上的首次盈利。

  2003年:“我们准备向eBay宣战”

  2003年4月14日,阿里巴巴投资部总经理孙彤宇和其他几名员工被马云叫到了办公室。在办公室里,马云拿出一沓写着密密麻麻的英文的保密合同,告诉他们,公司有一件秘密的任务要他们去完成。他们将要回到阿里巴巴的发源地——马云在杭州湖畔花园小区的公寓里,开发阿里自己的C2C电子商务网站:淘宝。马云不止一次在访谈中讲到这个颇具戏剧性的场景。

  对于一直做B2B生意的阿里巴巴来说,做C2C业务,不是为了进攻,而是为了防守。彼时,中国C2C领域的先行者是同为杭州人的邵亦波创办的易趣。而总部位于硅谷的eBay,则是全球第一家也是当时最大的一家电子商务企业。eBay先是在2002年以3000万美元购买了易趣33%的股份,又在2003年以1.5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了易趣剩下的股份,正式进军中国市场。

  马云决定以攻为守,做C2C业务,而且将目标直接指向了eBay。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较量,此时易趣在国内已经占据了80%以上的市场,eBay在全球的实力也远非阿里巴巴可比。

  马云的秘密武器,是后来被无数互联网企业验证的商业模式:免费。从上线的第一天起,淘宝就宣布“三年免费”,商家在淘宝开设店铺、销售产品,都无需向平台支付费用。而eBay易趣则向商家收取一定额度的服务费。

  eBay多次表示,免费不是一种商业模式,并预言淘宝最多只能支撑18个月就会倒闭。然而到2005年,淘宝已经占据了中国本土C2C电子商务57.1%的份额,并宣布在未来三年继续免费。马云这条在长江里的扬子鳄,在主场战胜了eBay这个大海中的鲨鱼。

  2011年:“绝对不能犯原则妥协上的错误”

  “过去的一个多月,我很痛苦,很纠结,很愤怒……我们可能经常在未来判断上犯错误,但绝对不能犯原则妥协上的错误。”在2011年初的这封内部邮件中,马云的口吻罕见地严厉。

  让马云陷入“最艰难的一个月”的,是阿里巴巴历史上最大的危机之一——“黑名单事件”。

  2010年底,阿里巴巴集团联合创始人蒋芳被调去管理中供的诚信安全。中供(China Supplier)正是当年让阿里巴巴扭亏为盈的核心业务。

  很快,蒋芳发现,问题比她预想的要严重得多。“……2010年跑来投诉中供是骗子的买家每个月比2008年翻了20倍!还查到有些销售,一个人就签进来好几十家骗子公司,甚至还一手拿公司的佣金,一手拿骗子的贿赂!”她在一封工作邮件中写道。

  先后有近百名销售人员被认为负有直接责任。事态发展到最后,直接导致了公司CEO卫哲、COO李旭晖引咎辞职。

  巨大的争议将阿里巴巴推上风口浪尖。有关“内斗”的传闻风传不止。

  马云也不得不在多个场合出来解释:“外面的版本太多了。因为大家都认为价值观只是贴在墙上,自己不诚信的人,永远不相信别人会为诚信付出代价。”

  随着争议渐渐远去,马云对于“价值观”的强调却没有停止,反而越发坚定。

  马云在演讲中表示,从2003年开始,阿里巴巴每个季度对员工的考核中,纵坐标是业绩,横坐标是价值观,二者各占50%。

  去年,在湖畔大学的一次讲话中,马云提到,“这么多年以后,我才发现企业要壮大,实际在于对人才、人性的把握,产品最多只在战术级。我最骄傲的不是商业模式,而是人才梯队、组织建设还有文化。”

  2018年:“我们已变成真正使命愿景驱动的企业”

  没有人知道,马云辞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想法是何时产生的。但是在2018年9月10日的那封名为“教师节快乐”的公开信中,马云写道,“这是我深思熟虑、认真准备了10年的计划。”

  消息宣布后的周一,阿里巴巴股价下跌3.71%,市值跌破4000亿美元。

  离开了马云,阿里巴巴还能行吗?

  “今天的阿里巴巴最了不起的不是它的业务、规模和已经取得的成绩,最了不起的是我们已经变成了一家真正使命愿景驱动的企业。”马云写道。

  2013年1月15日,马云向员工发出内部邮件称,从5月10日起不再担任集团CEO一职,将全力以赴做好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全职工作。集团首席数据官陆兆禧将接任阿里巴巴集团CEO一职。

  在上市前夕选择卸任阿里巴巴CEO,让无数人为马云和阿里巴巴捏了一把汗。2014年9月,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创造了全球最大规模IPO。

  2008年阿里巴巴年会上,马云在演讲中讲到,“我们必须坚守我们的承诺。……不要因为别人对你看法的改变而改变自己。不要因为有钱了就改变自己。因为有一种东西是永远不会改变的,那就是我们的梦想、我们的价值观和我们的承诺。”

  随着马云卸任董事局主席,接下来是接任者张勇的上场时间了。马云老师曾经耳提面命的学生们,正在迎来一场大考。

  张勇

  张勇接棒:战略、组织等已提前准备

  2019年9月10日,是55岁的马云与47岁的张勇完成交棒的日子。此前的4年里,张勇一直担任着这家中国最大互联网公司的CEO。在过去一年中,马云不断退出阿里的日常管理,张勇得以承担更大的责任,包括对商业逻辑和组织架构的重组。

  现年47岁的张勇将是阿里创始团队之外的首任董事局主席。尽管从业务部门的首席财务官做起,但如今阿里内部和外部的受访者都不认为,张勇只是一个职业经理人的角色,因为他身上的阿里味儿越来越浓了,这是阿里内部对一个人是否合格的判断标准。有熟悉张勇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虽然张勇是财务出身,但他对市场、用户和产品都有完整的思考。

  危机之下接手CEO,张勇证明自己

  2015年5月7日,阿里集团公布了马云的一封公开信,张勇接替陆兆禧成为集团第三任首席执行官。但在日后接受采访时,张勇却回忆不起来是什么时候得知这一任命的,他曾说“好像在公司,是我和他(马云)两个人单独聊天的时候,正好聊到这个”。

  在外界看来,阿里那时候到了危急时刻。2013年9月,阿里召开了中层以上的“All In无线”管理大会后,刚接替马云担任CEO的陆兆禧负责无线,而张勇出任集团首席运营官,并负责PC。陆兆禧倾向做大“来往”与腾讯抗衡,而张勇期望将PC流量和资源转向手淘,确立核心竞争力,最终将手淘打造成强黏性的移动入口。

  分歧之下,马云选择了陆兆禧,做大“来往”。然而,“来往”并不给力,2014年1月,覆盖人群不足百万。春节期间,腾讯的微信红包则再给阿里一记重击。3月,马云将无线业务的管理权转交给了张勇。在这一状态下运行的阿里业绩下滑明显,2015年张勇接任前的一个季度,截至当年3月的三个月阿里净利润同比下降49%。

  张勇接任五个月后,阿里披露了纽交所上市后的首份年报。在这份文件中,该公司披露了其将打造商业基础设施的战略,电子商务只是第一步。两年后,2017年阿里市值突破3000亿美元。

  在马云这样有着明星光环创始人之下,张勇很早就意识到了自己该如何寻找定位,他曾对外界表示,“是阴影不是阴影,完全取决于你怎么做”。2017年底,阿里以224亿元港币入股高鑫零售,大润发董事长黄明瑞一直没有见过马云,从始至终的交流对象都是张勇。对此,马云曾在公开信中表示,“他和他的团队已经赢得了客户、员工和股东们的信任和支持”。

  过渡一年:战略、组织和资本相继就绪

  张勇接任,这并不是一个有悬念的故事。2018年9月10日,马云便向外界宣布了这一决定。他认为,张勇已经通过连续13个季度实现阿里业绩健康持续增长,证明了自己是最出色的首席执行官。这一刻,张勇已经加入阿里十一年。

  过去的一年,张勇正在承担更多的责任。2019年1月,阿里召开了一场与以往不同的大会,被命名为“One商业大会”。张勇在会上宣布,进入数字经济时代,因为共同的数字经济生态远景,所以必须形成一个商业生态系统。当时覆盖6亿消费者的阿里决定打造商业操作系统,帮助企业完成商业要素的在线化和数字化。

  一位阿里的长期观察者告诉记者,在这场大会上,张勇提出了自己的管理理念,确立了接下来的发展方向。钉钉从独立发展回归到服务阿里核心业务,而云计算也有类似的调整,这些都可以看出阿里正在为进入张勇时代做准备。大会后的1月底,阿里披露的季度财报显示,“平台效应”推动了单季度营收突破1000亿元人民币。

  为了确保战略的落地,阿里在过去一年中完成了大大小小的多次组织架构调整,除了个别高管涉嫌违规的原因,大部分的调整都在围绕张勇的最新战略而落实。第一刀是在2018年底落下的,此时恰好阿里超越Facebook成为美股市值第五大公司。张勇表态,企业要面向未来,所以要升级组织设计和能力。

  他随后更进一步解释称,调整都是伴随战略目标设计来进行的,而重要性的业务必须“升格建制”。于是天猫升级为“大天猫”,拆出天猫超市和天猫国际。就在几天前,阿里收购网易考拉,后者并入天猫国际;阿里云升级为云智能,整合了达摩院和中台,并且负责人从胡晓明换成了首席技术官张建锋。

  另一个大调整是2019年7月,理由是为了提升阿里数字经济体的聚力融合,变动涉及蚂蚁金服、菜鸟、天猫、闲鱼等业务部门,也涉及了财务部、人力资源等行政部门。调整仍在继续。有消息称,阿里正在设立多个部门,纵横穿插地对阿里经济体进行管理,包括设立超过500人的组织部和13人组成的经济体发展执行委员会。不过,截至记者发稿时,阿里并未对外披露这一组织。

  在外界看来,张勇此时接任董事长,也将拥有更大的权力。2019年4月,已减持17.8%阿里股份的Altaba公告称,将转让剩下的11%股份;6月,软银集团宣布将首次出售阿里股票,从而获得1.2万亿日元的税前利润。面对两大机构股东相继减持,一位分析师告诉记者,这有助于张勇在更宽松的环境下执行其战略,而不会受到两大股东的财务压力。

  提出阿里未来5年目标

  在阿里20周年活动现场,张勇演讲时宣布了公司未来五年的目标:经过5年的努力,服务全球超过10亿的消费者,能够服务超过10万亿元以上的消费目标。只有达到这个阶段性目标,才能达到最终服务全球20亿消费者的目标。

  为了实现目标,张勇称,阿里必须坚定推进全球化、内需和云计算三大战略。具体来说,全球化是阿里的未来,阿里要做到全球买、全球卖、全球付、全球云、全球玩;内需是中国经济的未来,希望为消费者满足不同层次的消费需求,满足衣食住行消费的需求;云计算和大数据是增长的动力和源泉,用好大数据把计算力变成新一代生产力,才能真正帮助合作伙伴走向数字化经营。

  面向未来,张勇称,阿里的业务一定会改变,服务客户的方式一定会改变,创造客户价值的内容一定会改变。“但不变的是我们的初心,是我们20年前就定下的使命。”

  新京报记者 梁辰 见习记者 许诺

马云张勇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