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电商如涵控股递交赴美IPO招股书 阿里持股超8%

网红电商如涵控股递交赴美IPO招股书 阿里持股超8%
2019年03月07日 10:45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3月7日上午消息,中国网红第一电商公司杭州如涵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如涵控股”)于3月6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提交了IPO(首次公开招股)上市申请文件。招股书文件显示,公司拟在纳斯达克全球精选市场上市,股票代码为“RUHN”,股票发行数量和IPD价格区间暂未披露。

  以下为招股书概要:

  公司概况

  根据Frost & Sullivan的报告,从2018年的营收数据来看,如涵控股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关键意见领袖(KOL)推动者;截至2018年12月31日,从总交易额、签约KOL数量、粉丝数以及在线商店数量等数据来看,公司也是电商领域最大的互联网关键意见领袖推动者。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拥有113名签约KOL,在中国各大主流社交媒体平台上共累积有1.484亿粉丝。通过公司的KOL,公司分别在2017和2018财年以及2019年财年的前三个季度,在各类电商平台上促成人民币12亿元、20亿元和22亿元的总交易额。

  KOL也被称为影响力者,是在特定圈子或领域(如时尚、文化、娱乐和游戏等)内有能力进行互动并影响其他人的那些人。互联网KOL即为在互联网上聚集了一定知名度的KOL,也称为“网红”。根据Frost &Sullivan报告,公司创始人为中国最早一批意识到并抓住国内新兴网红经济带来的商业机遇的创业者,并从2014年开始与KOL在电商领域进行合作。公司通过连接KOL和其庞大的粉丝群构建了一个大型网络,又在这一大型网络与各类企业(包括品牌商、在线零售商、设计师、制造商、供应商等)之间建立联系,从而在中国已有的电商和社交媒体平台上,建立起一个网红生态系统,并为该生态系统内的参与者创造价值。

  根据Frost & Sullivan的报告,公司通过全方位的服务模式开创了网红生态系统的商业化,我们将电子商务价值链的关键步骤整合在一起:从产品设计、采购、网店运营到物流以及售后服务等。在这一模式下,我们在第三方平台上拥有并运营在线商店,大部分商店以公司的KOL名义开设;并通过向消费者在线出售公司自己设计的产品获得收入。公司还为旗下的KOL提供职业培训与支持,帮助他们塑造独特性格、提高热度以及增加粉丝群。我们还为不同的KOL设立不同品牌,基于每个KOL的独特个性来设计和生产品牌产品,以迎合KOL粉丝群的品牌,而KOL则在社交媒体上为产品背书。

  成立“如涵”品牌并逐渐吸引到更多有才华的KOL之后,公司在2017年推出了平台模式,为品牌和其他商家提供KOL销售和广告服务。在此模式下,公司的KOL与第三方在线商店和商家合作,推广店内产品或者在KOL的社交媒体上宣传商家的产品。这一新的模式让公司得以以更轻资产话的方式运营,同时与更多KOL和品牌达成合作。

  公司有能力以高效和可持续的方式发现和培养大量有潜力的网红。公司业务和营收模式的灵活性亦使得公司能够与多样化的KOL人才库合作,服务于不同类型企业的不同需求。公司的KOL人数从2017年3月31日的62人,在2018年3月31日增加到83人,又继续在2018年12月31日增加到113人,其中包括三名顶级KOL和七名成熟的KOL。过去12个月中,这三名顶级KOL的年度总交易额在1亿元以上,七名成熟的KOL年度总交易额在3000万元和1亿元之间。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已经与501个品牌、28家第三方在线商店建立合作关系,向消费者推广他们的品牌和产品。

  财务数据要点

  2017财年(截止2017年3月31日的一年),如涵净营收5.779亿元,包括产品销售营收5.724亿元,服务营收5457万元。2018年财年(截止2018年3月31日的一年),如涵产品销售营收9.125亿元,总净营收9.475亿元。

  如涵2017年财年的总营收成本约为3.65亿元,毛利2.12亿元;在费用方面,配送费用(fulfillment expenses)达到6941万元,销售与营销费用9781万元,总务及管理费用6710万元,运营亏损2182万元,净亏损4013.7万元,归于如涵控股有限公司的净亏损约为5538.4万元。

  到了2018财年,如涵总营收成本6.43亿元,毛利3.04亿元;配送费用1亿元,销售与营销费用1.46亿元,总务及管理费用1.3亿元,加上其它营业收入71万元,总运营亏损7235万元。该年净亏损8995万元,归于如涵控股有限公司的净亏损约为1.04亿元。

  截止2017年12月31日的9个月,如涵总净营收7.51亿元,毛利2.61亿元,运营亏损1252万元,净亏损2613万元。截止2018年12月31日的9个月,如涵总净营收8.56亿元,毛利2.86亿元,运营亏损4745万元,净亏损5750万元。

  2017年3月31日时,如涵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2136.9万元,无限制性现金;到了2018年3月31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971.4万元,有限制性现金2120.8万元。截止2018年12月31日,如涵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1.5651亿元,有限制性现金1486.6万元。

  高管和机构持股

  高管持股

  冯敏,持股106417125股,占29.27%;

  孙雷(Ray),持股53054750股,占14.49%;

  沈超(Eric),持股24262375股,占6.67%;

  其余董事和高管持股未披露;

  所有董事和高管持股183734250股,占50.54%。

  机构持股

  如涵1106投资,持股100017125股,占27.51%;

  中国喜马拉雅资本,持股54535899股,占15%;

  LEIYU Investment Limited,持股53054750股,占14.59%;

  YangMing Investment Limited,持股24262375股,占6.67%;

  Shanghai Yuanqiong Enterprise Management Company Limited,持股31130000股,占8.56%;

  淘宝,持股31110600股,占8.56%;

  天津君联智茹,持股31040000股,占8.54%。

  业务和行业相关的风险

  -我们或可无法维持和优化我们的KOL生态系统。

  -我们有限的经营历史使我们难以评估公司未来业务和前景。我们无法保证未来可以继续维持目前的增长速度。

  -我们的总交易额和营收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以有限数量的KOL名义开设的在线商店。我们在线商店的购买量可能会减少。

  -我们有净亏损的历史,未来可能会继续亏损。

  -我们和我们的KOL或可无法预测或影响粉丝购买偏好的改变,以及无法开发我们的产品和服务。

  -我们或可无法吸引新的KOL或保留现有的KOL。

  -我们或可无法成功培养KOL,也可能无法回收培养KOL时所生产的费用。

  -关于我们的KOL或我们的产品的负面宣传或可对公司声誉、业务和股票价格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自公司成立以来,我们一直增长迅速,但我们或可无法充分管理我们的扩张。

  -我们面临多元化盈利渠道相关的挑战和风险。

  -我们或可无法有效管理我们的库存。

  -我们的退换货政策或可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由于公司业务和其他活动的季节性因素,我们的经营业绩或可受到波动影响。

  -我们或可受到产品责任索赔的影响,这些索赔可能即破费又耗时。

  -我们或可因KOL销售和营销平台上出现的假冒、伪劣、非法或侵权产权或误导性信息而需承担责任。

  -我们以来有限数量的社交媒体平台和电商平台来开展业务。但是,这些平台的运营商可能会削弱或限制我们使用这些平台的能力,或这些平台可能会出现重大改变。

  -若我们未能管理并扩大供应商关系,或者未能以有利条件采购产品,公司的业务和增长前景或可受影响。

  -我们平台模式的成功与第三方商家的成功息息相关。我们的KOL为这些第三方商家的产品和服务提供推广服务,或者这些第三方商家在我们的KOL的社交媒体空间发布广告。

  -我们依赖物流服务供应商向消费者交付产品,这些物流服务供应商或可无法提高可靠的物流服务。

  -我们受制于付款处理相关的风险。

  -我们或可无法提供高质量的客户服务。

  -我们或可落败于当前和未来的竞争对手。

  -我们依赖公司的高级管理层以及经验丰富的人才,但我们或可无法吸引、激励或留住这些人才。

  -我们或可无法获得适用于公司业务的必要批准、执照或许可,或未能遵守中国法律法规。

  -我们或可无法在租约到期时及时续约,或遵守要求租赁合同登记与其他产权证书的相关中国法律,若发生此种情况,我们或可需要转移办公室或仓库。

  -我们或可无法充分保护我们的知识产权与专有权。

  -我们或可面临侵犯他人知识产权和违反相关法律内容限制的指控。

  -公司信息技术系统的正常运作对我们的业务至关重要。我们或可无法维持良好的系统性能。

  -我们的业务生成、收集并处理大量数据,任何对这些数据的不当使用、披露或未经授权的访问,都可能影响公司声誉。

  -未能保护公司KOL、粉丝和消费者,以及我们KOL销售与营销平台上的品牌及其他商家的保密信息免受安全漏洞的侵害,可能会损害公司的声誉并对公司业务和经营业绩造成严重损害。

  -我们或可无法为维持或扩张公司的业务运营获得足够资金。

  -我们日后或可涉及收购、投资或战略合作等活动,这可能需要管理层的重视,并可能对公司的业务和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我们或可没有足够的保险。

  -若我们未能实施和维持有效的内部控制系统,来弥补我们财报方面的重大缺陷,我们或可无法准确回报公司的经营业绩,履行报告义务或防止欺诈。

  -我们或可遭遇全球或中国经济的严重或长期低迷。

  -任何自然灾害、疫情或其他灾害的发生,都有可能对公司的业务、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和中国其他劳动相关法规的执行,都有可能对公司的业务和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木尔 koky)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