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五万的码农 抢了文科生的饭碗

月入五万的码农 抢了文科生的饭碗
2019年02月26日 23:25 新浪科技综合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 邢海洋

  去年,网上流行一个“编排”帝都“码农”的段子,是这样的:月薪5万元的西二旗人活得却像是月薪5000元的:“阿迪Gap优衣库,鼠标键盘二手房;饭店上食堂,下班骑小黄;破双肩包贵电脑,旧衣旧鞋新手表”。总之,这是一群城郊结合部的新一代“农民工”,虽然土得掉渣,却以“丰满”的钱包令CBD里的文科生们“羡慕嫉妒恨”。

  借着《未来新工作》这个封面故事,我对码农们的高收入一探究竟。总有一些企业扮演着“别人家的公司”的角色,那么,他们的高收入是从哪儿来的呢?赚的又是谁的钱呢?

  根据华为年报,2017年人均工资达到70万元。今年年初,任老板又透露,18万员工今年人均年收入将达到110万,比去年平均年薪70万要高出了不少。

  腾讯2018年半年报则显示,其48684名员工,半年平均薪酬为41万元,相当于月薪6.8万。不过,一个微信创始人张小龙年薪就有2亿元,高管薪金动辄上千万,这足以极大地拉高平均薪酬了。故而对于普通的就业者,招聘企业给出的入职工资更有参考价值。

  当我们打开一份职业招聘的统计,不难发现顶级企业在人力资源上开出的报酬也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比如我们看到2018年各大企业在国内的校招统计,谷歌中国的人工智能岗位年薪最高达56万元人民币,微软的算法工程师岗位也高达51万元,国内科技巨头也毫不吝啬,腾讯公司的基础应用研究岗位给出的年薪接近50万元,大疆、百度和海康威视等均给算法工程师们提供30万以上的年薪。实际上,对于来自各顶级高校的计算机专业的尖子生,已经形成了30万起薪的门槛。可以想见的是,理科的尖子生们构成了月薪5万西二旗“码农”的主力。

  下一个问题是,中国的码农们水平如何,是否配得上让人艳羡的收入?

  2017年,HackerRank,一家黑客平台,也可称之为一家软件工程师编程水平测试平台组织和发起了一系列的编程竞赛,全球有数以十万计程序员参与。结果美国的码农以78.0的总分排第28名,软件服务大国印度则以76.0的总分排第31名,而参与这一次编程竞赛的程序员中,美国和印度程序员相对最多。中国程序员排名第一,得了基准分的100.0分,那些水平高的码农通常来自数学教育水准高的地区,如东欧和东亚地区。当然,仅仅凭借一场非官方组织的竞赛就认为中国码农天下第一,未免一叶障目,但中国人在逻辑和数学上的基础教育水平,却是有目共睹的。

  既如此,中国顶尖的互联网企业给与码农们的起薪和薪酬,若放在国际上又是什么样的水平?

  美国企业的薪资水平非常透明,权威的招聘平台Paysa上可以查到几乎所有知名企业的薪资范围、薪资平均值乃至中位数。曾经,咨询公司长期雄霸薪水排行榜,近来,随着硅谷对计算机人才的争夺,IT企业逐渐取代了咨询业,理科生终于扬眉吐气,战胜了MBA学生。

  科技业公司中,谷歌和Facebook是硅谷巨头中最引人注目的,尤其Facebook后来居上,人力资源上极度慷慨,其平均薪资水平在20万美元,毕业生一入职就能拿到2.4万美元的入职奖励。

  按照《多德-弗兰克法》要求,美国公司去年开始公布员工薪酬中位数和CEO薪酬中位数之间的比率。谷歌巨头薪资中位数走入舆论视线,通常情况下一个从上至下层级分明的企业总是领导的人数少于员工数目,金字塔模式下基层员工数目巨大,平均数很容易被金字塔顶端的天价薪酬拉高,而中位数则更客观地反映出公司的多数人的薪酬水平。按中位数计算,Facebook又位列第一,为24万美元,其员工薪酬中位数竟然是亚马逊员工的8倍。可见Facebook是以高收入金领为主的科技密集型公司,亚马逊再如日中天,仍是以库管、销售和快递员为主体的劳动密集型企业。

  科技公司中谷歌比较有代表性,员工的平均年薪为19.1万美元,整体年薪范围从12.2万美元到26.7万美元不等。平均年薪包括13.1万美元的底薪、1.7万美元的年终奖金和4.2万美元的年终股票分红,新入职员工则还有1.6万美元的入职福利。谷歌的软件工程师平均薪水为20.3万美元,资深软件工程师高达24.8万美元。而苹果公司因为产品以苹果系列硬件为主,公司的薪资水平被大量的市场和售后服务人员所拉低,平均薪酬只有10万美元。但在软件工程师的薪酬上,所有的硅谷巨头都是在一个水准上,苹果入门级工程师的薪资为18.5万美元,资深级别的为23万美元。相对而言,硬件工程师的薪水略低于软件工程师,平均薪酬17.1万美元。

《硅谷传奇》海报《硅谷传奇》海报

  对比硅谷科技巨头的薪酬水平,华为110万人民币年薪已经与谷歌不遑多让,腾讯的80余万人民币年薪似乎稍有欠缺,可若将深圳与硅谷的房价、房产税和物价通盘考虑,两边的差距已经非常小了。尤其是考虑到中国科技企业工资水平每年都在大幅度增长着,这就更加使人相信,中国科技企业在人力资源的投入已经与竞争对手不相伯仲。计算机、互联网和移动端的三次技术革命,中国千千万万程序员投身其中推动了行业发展,也拉近了头部企业与海外巨头的差距,如今最高端人才的薪酬也与海外相差不远了。在全球校友高薪榜中,清华大学在百强科技公司工作的校友,以25.4万美元的平均年薪位列第六,可资参照的是,剑桥大学的毕业生平均年薪为25.2万美元。

  在更广泛的层面上,程序员与海外同行的收入是否同步了呢?一份《2018中国程序员薪资生存现状调查报告》显示,中国程序员的平均月薪达到1万元,大多数程序员年薪在9-30万元,但超过30万的仅占到程序员的10%。而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的的美国50个最佳工作的评选中,软件开发者位列第一,薪资中位数达到了10.1万美元,是中国程序员的20万人民币工资中位数的3倍。普通程序员的薪资虽然不如顶尖程序员那样与国际接轨,但相对于国内绝大多数的行业,所得已经比较接近海外了。

2018 年2月27日,第35届C3混沌通信大会在德国莱比锡举行(图 | 视觉中国)2018 年2月27日,第35届C3混沌通信大会在德国莱比锡举行(图 | 视觉中国)

  顺理成章地,下一个问题便是:码农们为什么挣那么多?

  当然,你可以说是因为他们创造了很高很高的价值。比如,腾讯的微信团队共有2000人,他们以异常精干的队伍为全国十亿人口提供了基本的通信服务,同时还拓展了更为高端的阅读与视频娱乐,更将传统媒体的地盘侵蚀了十之八九,其人均创造的产值恐怕以千万元甚至亿元计数。

  但实际上,互联网巨头的广告收入,并不是他们创造的,而是从传统媒介那里夺来的,是以传统媒体的萎缩为代价的。比如在美国,在美国,网络广告收入2010年超过了报纸广告收入,而到2012年,谷歌一家公司的广告收入就超过了美国纸媒广告收入的总和。

  时光倒流十年前,码农还不是如今这样炙手可热的行当,那时的大学毕业生,二三线城市也就拿个三四千元的收入,北京深圳这样的IT公司荟萃之地,新入行者收入在6000元,比其他行业多一些,但差距有限。随着BAT的崛起,当它们攻城掠地,开始蚕食传统行业的市场份额后,互联网巨头与江河日下的零售、媒体和通信业公司才在业绩上越来越分化,新旧经济从业者的薪资才开始分道扬镳。那些不善言辞、衣着土气、性格单调无趣的理科生们,才开始了他们对文科生的逆袭之旅。

《社交网络》剧照《社交网络》剧照

  火热的市场点燃着人才争夺大战,360行林林总总,如果要找一个全球流动,非软件业莫属。据去年4月PayScale最近发布的《员工流动率报告》显示,全球财富500强企业中,IT行业的员工流动率是所有行业中最高的,谷歌和亚马逊等公司任期中位数仅仅1年有零。跳槽频频,IT业的薪水水涨船高。

  如果仅仅是行业正常的运营,正常的盈利回馈员工,程序员们的工资也不会涨得如此之快。每次风口来临,社会游资都会不计代价地涌入互联网,创业公司为了短时间内占领市场,也会不计代价地把融资铺展开去,在所有的竞争手段中,花大价钱抢夺人力资本反而是最理智、最保守的必选动作。千团大战、手游大战、移动支付、数字货币、网贷平台以及共享类创业等等,每一次创业风口都推升了码农的薪水,以至于在北京的西二旗,码农聚集之地,到处都是月入5万却活得如月入5千的“农民工”。

  2016 年10 月29 日,湖北省武汉市,中外“黑客”决战武汉光谷,来自世界各地的210 名程序员组成46 支战队展开巅峰对决(涛声依旧 摄)

  最后的问题是:文科生们难道就没有出头之日了?

  在预测未来的工作时,大佬们几乎众口一词,都认为未来最好的工作将是与人打交道,突入人性的工作,比如艺术家,比如护士和心理咨询师,比如运动员,总之是机器取代不了的,只有人类能够完成的,或者机器能做,可我们更愿意人来完成的。

  但在机器足够智能之前,还有很多事情要靠码农干活。毕竟,计算机虽然战胜了人类围棋手,能够翻译简单的话语,能够给投资者以相当有质量的建议,可毕竟,它需要帮助人类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还得更聪明、更人性化、更细致。而每一个小小的改进,背后都需要千万行的代码,都需要码农们殚精竭虑,秃头谢顶。

  不到两代人的时间内,软件编程从业人员从科学研究的小众群体,发展成为全世界数千万人参与的大行业,计算机和相关设备更是因为有了软件这个“神经系统”,从简单的数字运算到文字处理到图像处理,逐渐具备甚至超过了人的感知与运作能力。不过,这个“神经系统”还远没有进化到无所不能的程度,近些年人工智能、大数据、以及区块链等新兴领域又产生出庞大的编程需求,召唤着更多的开发人员投入进来。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职业评选,针对的并非当下一两年的就业需求,而是大学生的人生职业规划。其该排名中所涉及的职业,来自美国劳工统计局(U.S.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确定的2016年至2026年预计空缺数量最多的职业数据。软件开发在该排名中之所以位列第一,这个岗位不仅工资可观,就业缺口也很大。而在我们这里,几乎每所大学里都有计算机技术相关专业,每年培养出来的技术人才加在一起有20多万人,仍然供不应求。

  这样看,文科生要扬眉吐气,还有很长的时间要“挨”呢。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