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版号重启悲喜录:拿到者抢上线,数千款还在等

游戏版号重启悲喜录:拿到者抢上线,数千款还在等
2019年02月19日 07:51 新京报

  游戏版号陆续下发,拿到版号的游戏公司加班抢上线;多数游戏仍在排队等待,有的解散团队,有的转战海外。

  “都快1年了,还是没有任何动静。”王辰(化名)语气低沉,“不过无所谓了,团队已经解散了。”

  2月16日,王辰查阅了新一批的游戏版号名单,让他失望的是,自己团队所开发的游戏仍然没有在列。王辰是广州一家手游公司的创始人,早在2018年初他就提交了游戏版号申请。但以往仅需要90天就能获得的版号,却迟迟未能发放。

  2018年3月,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通知》,称由于机构改革,所有游戏版号的发放全面暂停。这一暂停直到2018年12月29日才重新恢复审核发放。

  漫长的9个月,275天的等待后解冻,如今的游戏行业呈现悲喜两重天的局面。拿到版号的游戏公司加速上线,更多的则是继续未知的等待。

  事实上,不少小公司因为拿不到版号,无法将游戏进行变现,而不得不黯然以解散告终。重新洗牌的过程刺痛众多中小游戏研发者的心。

  “不少中小游戏研发团队已经‘死’了,更多的团队开始考虑撤离。”2月16日,游戏行业观察者郭凌表示,“尽管如今版号重新发放,但有着近7000款游戏在排队等待。没人知道自己的游戏版号什么时候才能到手。”

  过去的三百多天,数百个游戏团队解散,部分转战海外,与陆续下发的500多个版号相比,等待的队伍更长,对于他们来说,春天似乎还没有那么近。

  不同的命运

  拿到版号的快速上线VS没拿到的离场

  2月12日,凌晨2点。魏星(化名)在电脑前快速地敲打着代码,键盘啪啪作响。一旁的美工和程序员一遍遍反复检查着后台数据,为即将上线的游戏做着最后的优化。

  半个月前,魏星得到通知,自己所开发并提交审核的游戏,在焦急等待近1年时间后,终于出现在游戏版号发放的名单中。欣喜若狂的他安排团队连夜加班,他计划以最快的速度将游戏上线,“心里石头总算落地了。再没有消息的话,都准备解散团队了。”

  31岁的魏星有着近5年的游戏研发经历。此前的4年时间里,他每天在电脑前忙着写游戏代码,和团队成员商讨游戏剧情、人设形象,以及周旋于各个游戏推广平台和投资者之间。然而2018年他的生活却变得格外清闲,尽管每天仍然出没于工作室,但除了偶尔维护下以往的游戏后台程序外,再无其他事情。

  “看似清闲,但内心无比焦虑。”2月13日,魏星对记者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拿到版号,毕竟这直接决定了游戏的上线时间,更关系着团队盈利等收入问题。”

  2018年3月,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通知》,暂停游戏版号审批发放。据媒体报道,三个月后,原文化部也关闭了国产网游备案通道。2018年8月,进口游戏也停止了新的备案文号更新。

  这一变化迅速引发游戏圈“地震”。版号的暂停,意味着游戏将无法上线盈利。那段时间里,几乎所有从业者每天都紧张地关注着政策的变动。“同行见面第一句基本都是‘有消息了吗’。”魏星印象深刻,“整个行业都陷入对未来不安定的焦虑当中。”

  “版号对于游戏而言非常重要。”2月16日,资深游戏行业观察者郭凌向记者表示,“一款游戏只有在得到版号后,才能获得著作权保护。没有版号的游戏即使成功上线,也会随时面临着被侵权,以及被要求下线的风险。更重要的是,游戏只能在获得版号后,才能进行商业化变现,这决定着游戏开发者的收入和盈利。”

  记者采访时,远在广州的王辰独自在家喝着酒。半小时前,他终于做出解散团队的艰难决定。

  “认栽了。”王辰语气苦涩,“钱已经彻底花完了。就算现在拿到版号,也无力支撑游戏后续的版本研发、运营等费用。”

  疯狂过山车

  近7000款游戏等版号?没有版号的日子,想它

  刘兵(化名)最近无比焦虑。

  2017年12月,趁手游行业风头正盛之际,资深游戏人刘兵砸下60万元,率领团队开发出一款三国策略类手游。当时的刘兵正意气风发,在一次团队聚餐时,他借着酒劲宣布,一定能在这个细分市场中干出一番事业。

  和刘兵抱着同样梦想的游戏团队,并非少数。

  2017年,《王者荣耀》的横空出世,带动了手游行业爆发式增长。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伽马数据联合发布的《2017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中国移动游戏市场在2017年实际销售收入1161.2亿元,同比增长41.7%,占57.0%;用户规模为5.54亿人,同比增长4.9%。手游市场迎来井喷,无数手游团队蜂拥而入。

  但很快,刘兵的发财梦变得前景迷茫起来。2018年初,正当他兴致勃勃地等待着版号发放时,一道突如其来的通知让他陷入漫长等待的困局。刘兵一开始并没有将这一消息放在心上。此前业界曾暂停过几次版号发放,但很快就重启。“就当休息几天,趁版号没下来的这段时间,好好休息调整下。”刘兵当时还安抚着公司员工。

  渐渐让他感到不妙的是,这次的版号并非如此前一样很快就恢复发放。直到3个月后,仍未等到关于版号开放发布的消息。

  “当时圈子内各种声音都有。一开始传闻2018年6月份就会恢复,后来又改到8月,还有说9月就能开放。”同样焦急等待版号的,还有位于杭州的游戏开发者马飞(化名),“最后谁也不知道具体时间了。”

  版号发放的消息渺茫,让刘兵、马飞在内的众多从业者开始紧张起来。

  让马飞彻底感到“前途无望”,是2018年8月。据媒体报道,彼时游戏巨头腾讯所推出的《怪物猎人:世界》被下架,间接造成150亿美元市值蒸发,这让业界越发恐慌。“连腾讯都扛不住,谁还有机会啊。”马飞说。

  据伽马数据发布的《2018年度移动游戏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移动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为1339.6亿元,较2017年的1161.2亿元收入有所增长,但增速仅达15.4%,和2017年41.7%的增长速度相比,下滑明显。

  “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如同过山车般刺激。”2月12日,在成都一家咖啡店里,刘兵环顾四周。曾经,这里聚集着无数游戏研发商、投资人和渠道发行者。大家兴奋地讨论着“IP”、“吸量”、“千万流水”等话题,一旦彼此互感兴趣,立即签订合作协议。如今除了寥寥几人外,咖啡厅里只剩服务员在吧台后无聊地玩着手机。

  越来越多的团队苦于等不到版号而选择解散撤离。2月15日,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坦言,如今有近7000款游戏在排队等待版号审批,尽管2018年12月版号终于获得重新发布,但如今仅审核通过寥寥数百款,初步估算约有6000多款游戏仍在继续等待。

  “按照当下的速度,不清楚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拿到版号。算了,不等了。”刘兵决定放弃等待,开始做着转战海外市场的打算。

  寒冬下求生

  接外包、偷买版号,小游戏商求生

  王辰查了新一批的游戏版号名单,他的团队开发的游戏仍没有在列。“无所谓了,团队已经解散了。”

  36岁的王辰是一家手游公司的创始人。2018年1月,他将公司研发的一款竞技类手游提交申请游戏版号,很快游戏顺利“通过审核”。“通过审核意味着游戏没什么问题。”2月11日,王辰向记者解释,按照以往的流程,他只需要等版号发放,就能将游戏顺利上线。

  但王辰等来的,却是游戏版号暂停发放的消息。他最初以为这只是一次临时叫停,但三个月过去,版号仍没有恢复发放的迹象。他很着急,公司仅有的100万元资金全投入在这款游戏中。

  “其实最初手上还有点钱。”王辰回忆,“原计划是用于游戏做调整、优化,但版号迟迟没有下来,在支付了团队几个月薪水后,彻底没了。”

  王辰的遭遇并非个例。游戏圈资深观察者郭凌介绍,在2018年里,游戏圈有三四百家游戏团队因为版号原因而不得不宣告解散。有媒体报道称,游戏行业2018年的裁员比例或达到历史高峰,可能高达70%之多,甚至有业内人士坦言,“根本不存在裁员这个说法,因为大多都是小团队,直接就倒闭了。”

  “腾讯、网易等巨头有着充足的现金流和游戏成品,他们能轻松度过这段时间,而中小游戏团队手中仅有几十万元,更没有多余的游戏,很难有其他经费来支撑他们度过这漫长的时间。”郭凌分析。

  有游戏公司人士透露,目前游戏巨头普遍获得较少版号,是因为版署优先照顾中小游戏企业,“再不给它们发版号,倒下的游戏公司会更多。”

  为了让团队“活下去”,王辰团队接起其他游戏公司角色设计、音乐开发等外包工作。但他很快发现,找自己干活的人越来越少,一打听,原来大家都拿不到版号,随时有公司宣告解散。

  “没办法,实在不行就去看下有没有类似游戏的版号交易。”2月13日,游戏人杜宇(化名)打起了买版号的计划。

  杜宇曾开发过一款射击类手游。让他郁闷的是,自己所设计的Q版角色,如今已有海外游戏公司打造出类似的人设。“再不赶紧上线的话,就彻底落后了。”杜宇说,这让他有了私下购买版号,私自上线游戏的打算。

  “此前曾找到一个有多余版号的射击类游戏公司,希望能将团队所研发的射击游戏和对方以前的老版号进行‘套用’。”杜宇称,“但对方要价太高了,就算现在随着版号的发放,版号交易价格有所下跌,也至少需要一二十万。”

  事实上,游戏版号买卖早已被相关部门叫停。2018年11月,国家版权局等部门发布《“扫黄打非”工作举报奖励办法》,对举报买卖书号、刊号、版号及许可证书等新闻出版相关工作违法违规行为的,给予奖励。

  拿到版号的幸运儿

  抢上线,植入充值模式,先赚回钱再说

  魏星的手机一阵震动,一位合作多年的国内游戏平台的代理人向他发来微信:“游戏完成得怎么样了?抓紧时间赶紧上线。”

  “能不赶紧吗,好不容易才拿到版号,必须马上推出游戏,否则要是有同类游戏先上线的话,一切都晚了。”2月17日,刚结束一天忙碌工作的魏星很是疲惫。这是他从事游戏开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感到游戏上线的不易。

  2015年初,魏星投资70万,和3个圈内朋友在国内合伙开起一家游戏开发公司。四人分工明确。一位精通开发的合伙人,招募了几位程序员设计开发游戏。一位对美术比较了解的合伙人负责角色、场景的设计,一位善于编撰故事的合伙人负责游戏剧情,而魏星则对接各家游戏渠道商,第一时间将游戏推广上线。

  主打女性玩家市场的魏星曾先后开发出两款恋爱养成类游戏,这让他从中获得不菲回报,“每款游戏为自己带来了几十万元的收入。”

  2017年,魏星决定“玩把大的”。团队砸出200万元,开发出一款同样以女性玩家为主的轻竞技游戏,“无论从人设还是画风,都更贴合女性玩家的喜好。”魏星说,“如今市场竞争太激烈,只有女性玩家市场还有切入空间。”

  2018年3月,版号暂停发放的消息传出。魏星发现不少早于自己提交游戏审批的同行都没拿到版号。而行业也从不断有开发团队提交审核申请,逐渐变得少有团队再开发游戏。裁员、解散的风声不断传来。

  “每天都在焦虑,毕竟砸了两百万元在游戏里。”魏星说。那段时间里,他一边焦急等待版号的发放,一边将工作重点重新转回此前所开发的游戏当中。“这两款游戏很久都没更新了,毕竟都是几年前的老游戏。”魏星解释称,“没办法,游戏版号下不来,只能靠老游戏的微薄收入来维持生计。”

  幸运的是,魏星终于在2019年初拿到版号。为了抢夺上线时间,魏星和团队开始昼夜加班,对游戏进行不断完善。

  “必须要最快的速度上线。”魏星坦言,“其他同类游戏还没得到版号,我们势必要迅速占领这个细分市场。否则一旦出现类似游戏的话,玩家容易被分流。”

  除了加快速度完善游戏版本外,魏星还开始计划在游戏中加入充值、物品、虚拟货币销售等商业化功能,以便于让游戏得以迅速变现。

  “就靠这款游戏盈利了。”魏星向记者表示,“现在也不担心粉丝是否会议论游戏目的性太强,此前在等待版号的时候,一直是团队成员贴钱维持着游戏的研发,现在先赚回钱再说。”

  春天在哪里?

  出海并非绝对出路,大公司入局后前景难料

  2月8日,38岁的刘兵(化名)在位于四川的办公室内忙碌地收拾着资料。再三思索后,他决定放弃国内游戏市场,转往印度发展。

  作为一名从事游戏开发9年的“老江湖”,刘兵清楚这个决定意味着将在一个陌生的市场从头开始。但他没有办法。自己在2018年初所提交的一款游戏直到现在仍没有通过审批。尽管近期不断有同行获得版号的消息传来,但自己的游戏始终没有音讯。

  刘兵不愿再继续毫无希望地等待下去,“耗不下去了,本来国内市场竞争就激烈,政策再日趋严格,越来越不好做了。”

  2月16日,刘兵向印度的朋友打听着当地的游戏市场。他决定从国内撤离转战海外市场。

  “国内手游市场迅猛发展,导致市场高度拥挤。”郭凌分析称,“加上版号日趋收紧,越来越多的手游团队如今将出海看作未来的出路。”

  东南亚、欧美、日韩等国家和地区,成为中国游戏厂商竞相争夺的市场。

  据App Annie发布的《2018上半年中国移动游戏出海报告》显示,中国移动游戏发行的海外iOS及Google Play综合收入在2018年上半年较2017年同一时间段增长超过了40%,而海外玩家在中国移动游戏上的总支出也已超过了160亿美元。此外还有243款移动游戏在海外市场收入超过100万美元。

  “如今海外核心市场除了美国、韩国外,东南亚等新兴市场也逐渐爆发。”一番打听后,刘兵了解到东南亚市场成为中国游戏新的增长市场。在上述报告中,海外下载量榜单前10大市场排名中,印度市场排名第一,下载量同比增长达89%。

  让他看好的是,海外市场没有资质壁垒和巨头垄断,推广途径也相对简单。研发公司不用再找渠道代理商,可以直接对接平台。

  据业内人士介绍,以美国市场为例,其游戏平台相对集中,仅为App store、Google play、FacebookTwitter几家。同时和国内大多游戏平台抽取50%分成不同,这些平台所抽取占比通常只有30%。这意味着,如果游戏在海外市场受欢迎的话,手游公司有着近70%的利益回报。

  尽管利润可观,但让刘兵隐隐感到担忧的是,如今越来越多的大厂同样将发展重心向海外市场倾斜。

  近年来腾讯逐渐在美国和亚太地区进行布局,旗下王者荣耀国际版已在亚洲市场获得不错反响,而网易的荒野行动也在日本市场一度获得AppStore下载榜冠军。此外,完美世界、巨人网络等第二梯队的游戏研发公司也积极整合海外资源,发力手游出海业务。

  “如今游戏公司蜂拥出海,看似找到一条更合适的生存道路,实际上仍然前途未卜。”2月15日,曾在印尼市场经营多年游戏推广的苟辉认为,“不少小游戏公司为了在海外市场抢得先机,所推出的游戏极其粗糙。如今随着大厂的入局,给当地市场带来制作精美的游戏,必然会带走玩家,切断中小公司的出路。”

  郭凌认同这一说法,他向记者表示,版号把控日趋严格,是一次游戏行业的“洗牌”,在经历爆发式增长阶段后,游戏行业要想稳步增长,自然需要行业更有序,“很多游戏研发团队看着市场不错,就蜂拥进场,但所制作的游戏往往粗制滥造,给行业营造出一种虚假繁荣的假象。”郭凌说,“版号的审核,是一次驱除劣币的过程。”

  新京报记者 覃澈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何燕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