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状元之死:为10w+ 你们要"杀死"多少"高中同学"?

寒门状元之死:为10w+ 你们要"杀死"多少"高中同学"?
2019年01月30日 14:14 新京报
▲爆款文《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爆款文《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

  相关新闻:

  京东徐雷谈《寒门状元之死》:三流文学作品 多看书吧

  虚构的《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

  《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刷屏 一窝咪蒙扑面而来

  刷屏文章《寒门状元之死》被质疑造假 目前已被封禁

  如何识破《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这种垃圾文章?

  这类毒鸡汤,本质上就是给人“喂毒”。它不止会让人缴纳智商税,更会在人心里定制出无数个“罪恶模型”:那些衣冠楚楚的投资人是罪恶的,那种按部就班的生活是精神空虚的……最终,大家都需要杀死现在的自己,来一场精神苦旅。

  作者:佘宗明

  飙车过后易翻车,刷屏过后必反转,如今已跟“著名哲学家”王境泽的“真香定律”一起,成为舆论场中的规律式存在了。最新大热的爆款文《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就验证了这点。

  这是一次全套的精神大保健

  寒门、省会高中、笑柄、状元、刚正、不合群、病逝……这篇出自咪蒙实习生创办的“才华有限青年”公号的文章,无疑是一篇“如何解锁10w+”的示范文,光是这番“出身寒门的状元”人设,就深谙什么是社会痛点与痒点、深知怎么制造“悬念+冲突性+信息阶梯”——

  你们不是爱为“底层逆袭”和“寒门难出贵子”唏嘘吗?你们不是喜欢看阶层差距和都市青年的精神荒漠吗?你们不是爱听理想情怀和容易被悲剧打动吗?那好,我给你一次性上全套“精神大保健”,哪里不舒服点哪里,保证老少咸宜,五环内外人群都适用。

  你觉得光是写农村娃还不足以激起你的共鸣?Well,我就来了经典的“双主角”戏剧结构,一正一反来点烘托:男主角就是“寒门状元”,生活轨迹是“出身贫寒-倔强生长-打破逆境-更大的困境-坚守初心-因病早逝”,女主角就是“我”,在“寒门状元”的感染下,也经历了心迹的起伏,从精神空虚的都市白领,到记忆倒带后悄然被感化,于是打算重新来过。

  该制造的角色对立制造了,该煽的情煽了……大概是嫌这戏剧性得有些不真实,文章还精心设置了微妙关联——“寒门状元”不是新闻特稿人物,而是我的高中同学周有择;嫁接了很多现实场景——在北京白领集中地国贸的居酒屋里露着乳沟跟投资人聊天,“酒局接饭局,老师连前辈”的生活状态,投行大佬说话三句一个VC、五句一个PE,保健品忽悠人加盟赚大钱……这下你的代入感是不被盘得相当圆润,一点都不“干干巴巴,麻麻赖赖”?

  都说“我有故事你有酒吗?”这文章留下的也是一个问句:我有故事,还是那么用力编出的故事,你有泪腺吗?如果有,你好意思不掉下眼泪以表感动?

  若以传播量看,文章相当于给咪蒙的新媒体标题内容制作技巧培训班打了广告;若就信息密集度看,如果我是传播系老师,我的案例库大概也不会错过这篇,毕竟这篇集齐了太多传播要素。

爆款文《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摘要爆款文《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摘要

  翻车只是编故事的舆论代价

  我差一万点就要被这故事击中了。我也出身农村,初中时一周生活费5块钱,奋力考进还不赖的大学,上大学后勤工俭学、写稿挣生活费,虽然跟学霸体质无缘,但大抵也能从文中的“寒门状元”身上看到几分自己的影子。但多年看网帖的“临床经验”告诉我,如果有代入感就“自干转(转发)”,那很可能就是把自己的脑子变成爆款收割机的零部件,P2P和权健们看到这样的脑瓜应该挺开心,喜逢“韭菜”嘛。

  在网上,这篇刷屏文章已经被质疑箭头射成了筛子。有人调侃其“超现实”:“人生太短,容不下咪蒙实习生安排的戏了:

毕业两年的财务,就得让大领导跪着求你做假账——给一大笔奖金也不行的那种假账;

毕业两年,就能骗完投资人,套现走人;

毕业两年,就能露个乳沟,迷得投资界大佬胡说八道,这是在海天会所里面谈的生意?

毕业两年,就能混到电商巨头的P7……”;有人抠住细节不放:“主人公2013年高考,说高中时就读过《灵魂摆渡》,可这2014年才上线”,并顺着作者说的当年高考人数顺藤摸瓜,最后查无此高中……

  与这些考据癖不同,我是对所有煽动性文字都保持本能警惕,而以我的经验,“全村供着上高中”也是知音体看多了后的浮夸想象,跟我所感知的农村隔了好多条街。如果这样都还能算“非虚构”写作,那我也可以不必脸红地说,我高中作文里的那些自己“听了居里夫人(爱因斯坦、牛顿、陈景润)的故事后洗心革面”的情节,都是真的,跟骗分数一毛钱关系都没。

  《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背后的真相大概率是《一篇靠虚构的“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博10w+的故事》。说到这,写了多年评论没出几个10w+的我在眼红之余,也只能感慨一声:都是节操限制了我的想象力,跟收割10w+的能力。

文中提及的信息被网友调侃文中提及的信息被网友调侃

  贩卖焦虑的毒鸡汤本质上就是“毒”

  这年头,各色新媒体培训班总结出了各种标题党技巧、金句制作指南和通往爆款之路。但最关键的技巧,无非是贩卖焦虑。如果说,“10w+”是各路自媒体豪杰头部论剑、决战KPI之巅的武功,那“贩卖焦虑”就是其中最讨巧的姿势。

  焦虑情绪现在已成了大众快消品,现实中,我们可能都是被“焦虑之鞭”抽打的陀螺,想不团团转都难:没找到工作的人为已经失业焦虑,有工作的人为可能失败焦虑,单身汪为被催婚焦虑,有娃的为育儿焦虑……我们的焦虑对自己是实感,对有些人来说则是生意。

  他们不是把商业模式建立在抚慰我们焦虑情绪的基础上,而是极力夸大焦虑,无论是在几线城市的生活图鉴,无论生活处在怎样的状态,都能被他们用“焦虑连着焦虑”给概括。对那些困在现世生活的人们来说,对此大多没什么免疫力,基本上都是“一打一个准”。很多人在拖着疲累的身躯摁下“共鸣”按钮时,才不会看到那张“泛焦虑”的网后面还有几个大字:快到我碗里来。

  这篇文章也是这样:渲染阶层差距,感慨都市青年的“行尸走肉”般生活,营造正直常失意、逆袭也无用的悲情,这些主题哪个拎出来都是严肃社会议题。可将其杂糅到一篇毒鸡汤文里,却并不容易自洽。所以,尽管作者行文手法很巧妙——明明要煽情却扮节制状,还来了句“谈理想三种人:傻×、骗子、去世的他”的提要以迎合公众“最怕老板不谈待遇谈理想”的反鸡汤情结,却仍改变不了,这不过是又一次贩卖焦虑生意的演练,和一场“骗易感人群眼泪和点赞”的智商认证仪式。

  有意思的是,在我朋友圈里,有些人转这篇时,还写了按语:“现实张牙舞爪,总有人认真而高贵的活着。”“生活需要感动,是剧本也有其价值。”照这逻辑,那些在街头对老头老奶喊“爸妈”把他们说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最后将“药”卖给他们的人也挺有价值的:他们也很认真,也是给了他人以感动。

  这类毒鸡汤,本质上就是给人“喂毒”。看起来是说出了社会痛点,问题是,这些毒鸡汤党并不会给出解毒秘方,它不止会让人缴纳智商税,更会在人心里定制出无数个“罪恶模型”:那些衣冠楚楚的投资人是“罪恶”的,那种按部就班的生活是精神空虚的……最终,大家都需要“杀死”现在的自己,来一场精神苦旅。

  这可不就是毒吗?

  我留意到,这些文章都喜欢搬出“身边人”,不是“我的朋友”就是“我的高中同学”。这篇刷屏文在网上也被扒出,是咪蒙笔下的月薪5万的实习生所写,之前她在该公号上还产出了《摔狗事件:这次我支持人肉,也支持以恶制恶》这类三观崩坏的文章,看来也是同出一脉。只是我不知道,他们为了强行制造10w+,到底让多少“我的朋友”变成了loser,又“杀死”了多少“我的高中同学”?

  既然他们割弃不了“用贩卖焦虑骗10w+”的爱好,我只想求他们:就放过你们的“朋友”和“高中同学”吧!

  文/佘宗明 编辑 新吾   实习生 李文隽  校对 王心

寒门焦虑状元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