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印贾跃亭握手言和:资产切割 为未来分手做准备?

许家印贾跃亭握手言和:资产切割 为未来分手做准备?
2019年01月02日 09:30 新浪科技综合
恒大董事局主席许家印、FF创始人贾跃亭恒大董事局主席许家印、FF创始人贾跃亭

  来源:乐居财经

  乐居财经 王若君 发自深圳

  2018年最后一天,许家印与贾跃亭之间持续了半年的爱恨纠葛终于暂告段落。

  12月31日晚间,恒大健康(00708HK。)发布公告称,公司与贾跃亭控制的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FF双方撤销诉讼,并达成了重组协议。

  根据重组协议,双方对FF资产重新进行了分割:恒大健康将通过此前收购的香港时颖公司持有32%的FF优先股权,并100%持有合资公司全资附属公司FF香港及重组协议项下的权利,作价合共2亿美元。

  FF香港主要持有FF在中国境内的相关资产。其中包括广州睿驰汽车(南沙),该公司曾于2018年4月,以底价3.641亿元拍得广州市南沙区一块约601亩的制造业用地。

  同时,双方所有原协议将终止,恒大无需再向FF注入资金,并同意解除现存的质押。此外,贾跃亭可以在5年内回购恒大持有的32%FF股权。

  原协议终止,恒大不再注资

  对于怀揣着科技梦的许家印和造车梦的贾跃亭来说,合作是水到渠成、也是各取所需。

  2017年11月30日,香港时颖公司与以贾跃亭为代表的FF原股东以合资模式设立了一家新公司Smart King,时颖出资20亿美元获取合资公司45%股权。根据合并协议,时颖已支付8亿美元的投资金额,剩余12亿美元投资将于2019年、2020年各支付6亿美元。

  半年前的6月25日,恒大健康以67.47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正式以第一大股东的身份入主FF。

重组前的FF股权架构图 来源:和讯网重组前的FF股权架构图 来源:和讯网

  一个月后,许家印一行人亲赴FF总部进行视察,贾跃亭全程陪同。体验了高端车型FF91后,许家印给予高度的肯定和赞扬,还曾明确表示:“投资FF是正确的决定,恒大将会在资金、生产基地建设、产品销售等方面给予FF全方位支持”。

  然而,此后不到3个月,双方就公开撕破脸皮且各执一词,导火索是“钱”——尽管恒大向FF派驻了两名财务监管人员,但FF在2018年7月就几乎将8亿美元迅速烧光。

  恒大承诺7月份再向FF投资3亿美元、10月份投入2亿美元,在2019年1月份再投入2亿美元。作为交易条件,恒大要求贾跃亭放弃他在FF的所有职位,并放弃母公司的控股股份。

  但恒大并没有如期提供3亿美元的资金。恒大认为贾跃亭没有证明他已经脱离FF。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双方就3亿美元的支付讨价还价。FF则认为恒大有多次“恶意”,包括故意拖欠“关键供应商”的欠款,造成FF陷入资金困境。

  拖到9月下旬,FF的账上只剩下1800万美元,而拖欠供应商5900万美元。公司决定在香港申请仲裁解决与恒大的纠纷。

  10月7日, 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贾跃亭半年耗尽恒大8亿美元,又向恒大提出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恒大为了最大限度支持合资公司的发展,与贾跃亭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

  其后,贾跃亭利用其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合资公司,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恒大在FF最渴求资金的时候入股却被“反咬一口”,这也被市场解读为现代版的“农夫与蛇”的故事。

  次日,FF通过官方Twitter账户发声明,称尽管FF及其首席执行官履行了自己的义务,但除了提供首笔8亿美元投资外,恒大未履行任何额外投资承诺。同时恒大试图停止投资,以便获得FF中国的所有权和控制权,以及FF的所有知识产权。与此同时,恒大极力阻止FF获得其他即时融资。

  双方的口水战陷入了罗生门。期间,贾跃亭两次向仲裁庭申请剥夺恒大的资产抵押权,但均被驳回,尽管,FF被允许有5亿美元的对外融资额度,也是杯水车薪。

  至到2018年最后一天,双方终于休战——所有原协议将终止,FF无需再注资。

  喜忧参半,FF加速融资

  原协议的瓦解,意味着恒大无需再出钱,这对于资金链悬于一线的FF可谓喜忧参半。

  据恒大健康在公告中透露的FF财务情况,截至今年5月30日,合资公司及其子公司未经审计账面值约为1.11亿美元,2016、2017两个财政年度亏损约5.7亿美元、3.4亿美元。

  恒大放手后,新的投资方有望引入。早在11月初,就有消息称,FF正式开启全球融资,并于日前正式签约拥有超过百年历史的美国顶级投资银行Stifel,全面加快融资进程。

  12月31日晚间,FF也对此发布了声明称:近日,FF与投资方时颖公司正式签署新的合作协议,终止了原有的投资协议,终止了诉讼,释放了资产保全质押权与股权融资权。根据所签订协议,FF股权结构及相关股东对应的权益做相应调整,FF的资产保全质押权与股权融资权获得释放,可分别用于公司未来的债权融资与股权融资。

  FF声明还称,新合作协议签署后,FF股权融资和债权融资将会快速推进。股权融资方面,此前多家来自全球各地的投资人对FF表达了投资意向,数家投资人已经启动了尽职调查;债权融资方面,由于全部资产保全已经解除,因此也有望取得突破性的进展。FF的A轮融资投前估值24.5亿美元,投后估值调整为32.5亿美元。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10月底消息称,FF的三位创始人已经走了两个。其中,创始人之一的Nick Sampson在离职前称:“FF公司的财务和人事资产实际上都已资不抵债,在可预见的未来,充其量只能苟延残喘。我觉得我在FF的角色不是一条我能走的路,所以我将立即离开公司。”

  11月初,又传来FF的5大外籍高层管理团队如数离职的消息。自此,FF组建的领导团队全面瓦解,高层领导只留下了贾跃亭一人在支撑。

  2018年年初,贾跃亭在全球供应商峰会上正式宣布FF进入量产阶段,目标是实现2018年年底成功交付FF91的目标,长期目标是实现每年百万辆的销量。

  而眼看2019年已经到来,FF的量产却仍是遥遥无期。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