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阅文入局 在线音频行业将如何发展?

B站、阅文入局 在线音频行业将如何发展?
2018年12月07日 13:38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 杨雪梅

  音频市场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玩家进入。

  这边厢,蜻蜓FM等头部音频平台开启生态战略,向产业链下游辐射;那边厢,阅文、B站争相入局,前者成立自己的听书品牌“阅文听书”,整合渠道、制作内容,后者被传收购音频平台猫耳FM,作为泛娱乐社区加码在线音频。

  在线音频从2010年开始发展至今,行业格局已经相对稳定,但是不同细分领域新玩家的加入,对在线音频行业来说,似乎将在2019年迎来新的曙光。

  B站、阅文为什么都要做在线音频业务?

  此前,音频行业的主要市场份额一直被喜马拉雅FM、蜻蜓FM、荔枝等在线音频平台占据。根据艾媒咨询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在线音频用户规模增速预计达19.5%,相较于移动视频及移动阅读行业,呈现较快增速。

  在快速增长的市场环境下,音频产业链上的相关领域企业,也看到了“耳朵经济”带来的巨大想象力。

  实际上,B站和阅文对在线音频这块市场垂涎已久,早在2015年,B站就领投了猫耳FM的1400万元Pre-A融资。而阅文就更早了,自2008年起创始团队开始有声小说音频制作,2010年收购天方听书网,2015年投资喜马拉雅FM和懒人听书。

  阅文是IP的源头之一,作为数字阅读和文学IP培育平台,掌握着产业链上游庞大的文字内容版权。

  一直以来,文学内容平台在有声书领域主要是版权方角色。但现在阅文要自己做内容了。阅文集团副总裁朱靖指出,“有声阅读更是凭借‘讲故事’属性强、粘性高等诸多特点,斩获了高流量,还培养了用户的连续收听习惯,成为了音频平台的内容标配。”

  有声书因此也成为阅文IP变现的拓展之一。据了解,目前阅文在IP变现上,已有阅读付费、影视改编、游戏改编、动漫改编,有声书则能增加版权出售和内容付费的变现通道。

  而B站对音频的布局,则被认为是补足ACG产业链上音频一环,此前,B站已经投资布局了动漫制作、虚拟偶像、文学、手游、衍生品、动漫社区等ACG产业链上40多家公司。

  其中,猫耳FM又称M站,成立于2014年,是一个专注ACG内容的二次元音频社区。平台收纳有声漫画、广播剧、电台等泛二次元音频内容,与动漫IP平台达成合作,将IP制作成有声漫画,在站内长期播放。

  目前来看,与音频平台的布局不同是,B站和阅文的音频布局都是基于自己的用户属性和平台的特色出发。阅文出发点是挖掘网络文学价值,B站则是补足内容生态链上下游各个环节。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如果B站能基于自己的二次元特色,发展ASMR音频内容,会有很大的市场空间。(ASMR中文译名“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特征是:对视觉、听觉、触觉、嗅觉或者感知上的刺激而使人在颅内、头皮、背部或身体其他范围内产生一种独特的、令人愉悦的刺激感。)

  不过,在今年6月,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约谈网易云音乐、百度网盘、B站、猫耳FM、蜻蜓FM等多家网站负责人,要求各平台大力清理涉色情低俗问题的ASMR内容,加强对相关内容的监管和审核。目前来看,这类音频的市场空间尚不明朗。

  头部音频平台在求变

  行业里来了新玩家,而且还是背靠互联网巨头、手握强大资源的成熟互联网企业,这让垂直的音频平台面临了不小的压力。

  其实绝大多数的互联网产品其实都是在争夺用户时间。虽然音频用户在增长,据CNNIC《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国内有声阅读用户已达2.32亿,占网民总数的28.9%。但另一方面,除了短视频、直播、视频平台等互联网产品的分流,不同特色的音频产品也一定会瓜分用户时间和注意力。

  不过,目前行业竞争并未呈现出特别激烈的状态,相反的,行业玩家在谈到竞争的时候,提及更多的是合作。阅文集团副总裁朱靖谈到竞争时就表示,“我们用阅文听书品牌来表达这个海量作品库,与目前市场上的各种移动音频App是开放的合作关系,不存在竞争。”而另一位音频平台从业者也表示,新入局者带来的竞争压力还不算大,大家更多会寻求合作。

  比如同属腾讯系的喜马拉雅FM就是阅文内容输出的重要渠道。据朱靖介绍,阅文和喜马拉雅是战略合作关系,合作包括内容分发、IP改编。

  不过,据一位音频硬件厂商透露,音频领域站队比较明显。或许,随着几家布局逐渐扩大,行业竞争格局会更加明朗,而版权、分发渠道的竞争也会更加激烈。比如阅文就牵头组建了一个IP改编音频开发矩阵。包括阅文内部的IP改编音频开发团队,来自喜马拉雅、懒人听书、企鹅FM等音频平台的团队,也包括由季冠霖、周建龙、孙悦斌等组成的专业配音团队。

  相比较还在内容端发力的新玩家,这些互联网音频的头部平台已经开始向其他方面积极求变、转换思路。

  在线音频产业主要包含四个环节:文字内容授权方;有声内容制作方;平台运营方;服务支撑方。目前,喜马拉雅FM、蜻蜓FM等音频平台,不仅仅是平台运营方,也延展到了有声内容制作方和服务支撑方。

  蜻蜓FM2019年的思路就是构建生态,并于近日推出儿童智能硬件生态内容服务方案,联合了众多智能硬件厂商合作。其COO肖轶还曾在一次采访中指出,从2019年开始,知识付费不再是蜻蜓唯一命题。

  过去几年,知识付费的出现拯救了发展低迷的在线音频,不管是从内容还是商业化方面。未来,随着行业扩大、寻找新商业化模式的需求强烈,知识付费也将不再是音频产业的唯一命题。对在线音频来说,找到下一轮竞争的核心竞争力,将变得至关重要。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