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榕资本张震:如果想挣快钱 总有一天要还

高榕资本张震:如果想挣快钱 总有一天要还
2018年12月06日 10:06 新京报

  “一个优秀的投资机构,在新的投资浪潮不断涌现的时代,如何持续地投出优秀的公司?”这是他最近在各个场合与DST的Yuri、桥水基金的达里奥、高瓴资本的张磊、红杉资本的沈南鹏等机构掌门人积极交流的问题之一。

  高榕成立四年多以来,已经主导或参股了拼多多虎牙华米、美团、平安好医生、深鉴科技、Nuro、依图科技、蘑菇街等多个明星项目。就在2018年12月初,高榕资本刚顺利完成了5亿美元的第四期美元基金的募集。

  张震的关注点不再限于募资策略和投资策略,机构如何保持基业长青、如何实现高质量的团队传承已经提上了战略思考的议事日程。

  高榕的三位创始合伙人都希望高榕能够不带有他们中任何一人的标签,而是应该通过完善的团队建设和传承制度,做到机构的基业长青。 

  “学霸” 信息迭代以月为单位

  出生在部队大院的张震,身上颇有“侠气”,信奉“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投身风投行业,也与这点有关。他相信资本可以推动科技与商业创新的发展。从2002年起,风险投资成了张震的第一份也是唯一一份工作,这既是偶然也是必然。

  研究生期间,他曾与导师一同创业成立互联网公司,在企业融资过程当中,接触到了风险投资。

  彼时,美国的风投业早已成熟,并持续推动了科技领域几十年的高速发展;而在中国,VC行业刚刚进入快速发展的前夜。成立于1992年的IDG资本,经历了默默耕耘的10年后,投资的百度腾讯刚刚起步,阎焱的软银赛富基金成立不足一年,红杉中国、经纬中国等机构还未诞生。

  但张震在那时已经认定,VC推动的科技与商业创新,在美国发生,也必然会在中国重演。恰好IDG资本正在招聘投资经理,决定去尝试一下的他,当天即被录用。

  “我有时开玩笑说,现在加入高榕的年轻人很多是从耶鲁、牛津、伯克利、哥伦比亚、康奈尔等世界一流名校毕业的。按照这个招人标准,我可能不会被录取,”张震笑称。

  他形容当时抱着“建功立业”的想法,投身互联网热潮,希望投出能让商业效率和消费者生活水平大幅提升的企业。在IDG资本,他遇到了对其投资生涯影响深刻的“老大”周全和未来“高榕三剑客”中的另外两位,高翔和岳斌。

  做投资,首先就是要判断行业趋势。2000年互联网热潮后,每两三年就会涌现出新的投资主题,从垂直门户、网络游戏、搜索引擎,到SP再到web2.0,再到后面的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

  这对投资人的学习能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不能说一个投资人擅长投网络游戏,却不擅长投资搜索引擎,那表明你的自我学习能力和自我进步意愿不够”,张震说。

  初进投资之门,让拥有清华大学工、法、商三科学位的他感受到了挑战,同时又充满了好奇。那时他还不知道,正是这种“挑战和好奇”,让他养成了快速迭代认知的能力和习惯。

  与张震相识于微时的好友,暴风影音创始人冯鑫评价,那时的张震进步神速,对行业的理解堪称“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两人在时任265科技公司董事长的蔡文胜茶局上第一次见面,暴风刚刚起步,张震对于当时暴风做的“流量”生意大感兴趣,第二天中午拉冯鑫吃午饭继续深聊。此后,两人保持着一月多次的见面频率,每次聚会,张震都会拿出行业内的新动向跟冯鑫谈论。

  “他身上有很明显的清华人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特质,有问题就会立马去找人求证,然后各处交换、比对信息。所以他对一个领域内信息的迭代都是以月为单位,2-3个月升级一次”,冯鑫说。

  张震说:“VC行业非常残酷,一个决定,小则几百万,大则上亿美元,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看不到这么多的钱。投错一个项目,或者项目发展得不尽如人意,就可能会击垮一个投资人,这样的例子有很多。”

  “三剑客” 可以“把后背留给彼此”

  张震、高翔、岳斌被称为高榕“三剑客”, 他们是相识多年的兄弟。

  张震跟高翔颇有缘分,张震当年加入IDG后第一次出差,室友就是同年入职的高翔。

  与雷厉风行的张震不同,高翔非常柔和。刘永好的女儿刘畅与高翔相识在混沌创业营,她把他当成暖心的“机器人大白”。

  “一刚一柔”的两人意外的合拍。在IDG资本共事的十多年时间里,张震在北京,高翔驻广州,不常见面却建立了非常坚固的信任关系。张震形容两人的关系是“把后背留给彼此”,不管是谁的项目,对方都会当成自己的项目去执行。这离不开多年磨合后的彼此认可。

  当年两人都在看互联网视频项目,高翔坚持要投刚上线的土豆,张震则偏好另一家公司,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就商量着一起去看对方推荐的公司。土豆的创始人王微穿着拖鞋就来见客,但仔细沟通后,张震大为赞赏王微的能力,认为土豆的发展前景更值得期待,从而坚定支持高翔投资了土豆。

  “彼此之间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张震表示。2007年,两人同时被提升为合伙人,参与负责IDG资本的TMT投资业务。

  那时的创投市场,已经随着BAT等公司上市而日渐繁荣。二人负责的TMT业务是各家机构押注的重要领域,两人也不负众望,携手投出了土豆、91助手、吉比特、雷蛇、万兴软件等知名项目。

  张震跟岳斌则是“不打不相识”。

  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岳斌还在华兴资本工作,推荐了一个项目给张震。“我对这个小伙子的第一印象是他怎么这么‘不留情面’啊!”回想起岳斌谈事情一针见血的风格时张震笑道。

  聊了一个多小时以后,岳斌身上的“sharp(敏锐)”,即在错综复杂的信息中进行精准判断的能力让张震大为欣赏,这是在沈南鹏、张磊、王兴等优秀从业者身上都具备的特质。2009年底,张震大力邀请岳斌加入IDG资本。

  岳斌在2010年主导投资的小米,后来给IDG资本带来了近10亿美元的回报。这让岳斌名扬VC业。

  投资小米的过程堪比“福尔摩斯”探案推理:岳斌在一个叫miui.com的论坛里发现有一家叫小米的公司推出了安卓操作系统MIUI和IM工具米聊。产品每周都会根据用户反馈,不断更新。每次迭代后,用户评价都会更好。

  同时,他在不同的招聘网站发现小米公司在招聘各类芯片、通讯技术等硬件工程师。

  当时雷军的对外身份还是天使投资人,通过“关系”,岳斌了解到雷军每天都会去小米公司坐班到深夜。小米的秘密融资那时也才完成不久,所以雷军并不太想见素不相识的投资人。

  岳斌跟雷军说:“请给我半个小时时间,我把我理解的小米通过PPT演示给您”,行业里鲜有投资人给创业者展示PPT,这引发了雷军的兴趣。

  在那份PPT里,岳斌推演出小米想围绕智能手机打造生态系统,意在抢占移动互联网入口的战略,并对中国智能手机的发展图景进行了预测。

  那时,距离4G普及、移动互联网爆发还有三年。早早理解小米战略的岳斌打动了雷军,评价他是“小米之外第一个搞懂小米的人”,所以给了岳斌投资小米的机会。

  这次说服雷军的过程,让张震看到了岳斌身上最宝贵的能力——可复制的“系统化的投资能力”,即:以对大量信息的整合、分析和推理,深入理解一个细分领域,从中发掘出优秀的项目,用“懂”来打动创业者。

  不管风口在哪,张震相信,这种能力都有机会复制到其他有潜力的领域并持续投出好项目。 “我在岳斌身上看到了他可以成长为优秀投资者的光芒”,张震说。

  “传承者” 成立研究中心,新人躬行实践

  时间到了2013年底,VC行业即将产生一次裂变。

  一批老牌基金的中坚力量先后计划自立门户,这也就有了后来在资本市场上颇有声量的高榕资本、愉悦资本、源码资本等新机构。

  张震说,成立高榕其实是一次“意外”。

  2013年中,张震和高翔萌生了在IDG资本内部创业的想法。伴随着互联网浪潮,造就了一批阳光新富阶层。两人想整合起他们的资源和资金,请他们作为LP(有限合伙人),在IDG资本内部成立一只子基金,由他们三位年轻人来主管。

  周全对此非常支持,亲自帮他们修改了募资材料,然而几个月后的商议结果是——提案被LP顾问委员会驳回。

  内部成立子基金走不通,他们只剩下了自立门户这个选项。IDG资本没有设置任何离职障碍,甚至周全、熊晓鸽等所有资深合伙人都成了高榕资本首只基金的LP,高榕和IDG资本在过去的几年里也频繁合投一些项目。

  离开大平台后迎来了真正的独立行走,这远远超越了单单做投资的难度,这不仅让张震、高翔和岳斌三兄弟面临更大的挑战,也倍感兴奋。

  雷军当时送给刚独立起步的高榕三剑客一句话:”人若无名,便可专心练剑”。从头做起,创意布局。

  做“中国的创始人基金(China’s Founders Fund)”是高榕从诞生之日起的定位。高榕的出资人除了一流的机构投资者外,还包括了数十位来自头部互联网公司的创业家们。如腾讯、百度、淘宝、小米、美团、大众点评、360、分众传媒、微博搜狐京东唯品会、土豆、汽车之家、赶集网等企业的创始人都是高榕资本的重要出资人。

  这些企业家LP提供的不仅仅是资金,更重要的是,他们能对高榕的被投公司分享创业管理经验与行业资源。

  市场证明了他们的策略是对的。2014年1月8日,高榕完成第一期两亿多美元的募资,阳光新富的资金与机构资本的比例大约各半。随着市场地位的确立,越来越多的顶级机构也成为高榕资本的LP,包括全球著名的主权基金、大学捐赠基金、养老基金、家族办公室、母基金等等。

  在2018年12月初,高榕资本刚顺利完成5亿美元的第四期美元基金的募集。机构投资者和个人LP也都在持续为高榕和被投企业带来积极的价值。

  2014年,中国移动互联网进入了蓬勃发展阶段,随着PC端到移动端的迁移,流量红利全面爆发,整个市场也随之洗牌;不少“功成名就”的互联网公司创始人或高管也带着经验和资源,投身创业时代。

  张震面前的问题是,在剧烈波动的大环境下,一家投资机构,如何持续地投出优秀的创业公司?如何形成系统性打法?

  “关键在于一家机构的投资策略和方法论,是要可复制的”,张震说。高榕资本的骨子里相信“系统化打法”,自上而下地研究行业发展,凭借“sharp”的判断力发掘好项目,通过对项目所在领域深度的理解,帮助创业者。 

  为此,高榕成立了内部的研究中心,由在IDG资本时就是TMT领域研究负责人的高翔管理。刚毕业的年轻人入职高榕后,需要先在研究中心待上一两年,从行业调研分析做起,再转做投资经理。研究中心既可以赋能机构,也是培养新人的好方法。

  “研究中心不仅培养专业能力,还让你学会如何从挑战中实现自我成长”,张震说。从研究中心走出来的年轻投资人吴戈说,“在高榕,我学到了如何培养自己的挫商,也就是要在不断的挫折中成长。敢于自我纠错,才更有可能构建系统性的竞争力。”

  对于投资经理,高榕的要求是躬行实践。高榕现在的消费投资负责人韩锐为了看一个物流项目,坐上大卡车一路从广州跑到重庆,跟卡车司机同吃同住同睡,了解行业痛点;做共享单车行业调研时,几位研究员跑到多个二三线城市,在风雨中站在地铁站门口、十字路口数单车数……

  韩锐说,“在纷扰中诚实地面对自己,慢思考、快行动,坚持做对的事,进一步加强构建系统性的方法论并予以迭代,这是我在高榕获得的重要提升。”

  “了解事实是判断的基础,行业研究培养的是系统化的学习能力和判断力,这样新同事才有机会成长为优秀的投资人”,张震说。

  在系统性方法论的指导下,高榕主导或参股了拼多多、虎牙、华米、美团、平安好医生、深鉴科技、Nuro、依图科技、蘑菇街等多个明星项目,江湖上不再“无名”。

  谈到研究驱动型打法,张震说起了最近高榕作为领投方之一的美国的区块链安全项目,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机专业知名教授宋晓东领头创立的Oasis Labs。

  宋晓东的论文《污点分析法Dynamic Taint Analysis》在世界计算机安全领域的引用数排名第一,而且她还是一位成功的连续创业者。

  Oasis Labs投资者名单颇为豪华,包括全球顶级投资机构A16Z、Accel等。拿到融资额度并不容易。

  高榕的投资团队在宋晓东创业前,就主动去美国拜访她,而在会面之前,高榕的投资团队已经把宋晓东个人发表过的论文和该领域的相关重要论文都做了研读分析。

  与宋晓东见面时高效的深度沟通,给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在Oasis Labs融资时第一时间就主动通知了高榕,高榕由此成为了这个硅谷明星项目唯一一家来自中国的VC机构领投方。

  “道”之不惑 有所为,有所不为 

  有赖于三剑客多年的投资经验,高榕在投资之“术”上已经踏出了自己的路。与之相对的,从投资人到百亿基金负责人,张震说,他依然常常惑于“道”。

  每当张震遇到思维困局时,他常会选择和孙彤宇聊聊。这位淘宝网创始人是张震“导师”般的存在,孙彤宇之于他,就如同段永平之于拼多多创始人黄峥。

  二人间的对话有时不需要说很多,一两句点拨就能让人豁然开朗。正如段永平送给黄峥的“本分”二字,孙彤宇送给张震的话也很简短:“有所为,有所不为”,这句话被张震当作对投资之“道”的高度概括。

  2015年、2016年的市场看起来一派繁荣。中概股私有化让很多科技公司看到了回到国内上市的机会,机构募资和投资也达到了阶段性的高潮。

  参与还是不参与、参与哪些机会?这让张震感到非常焦虑。当时不少实施私有化的项目找到高榕,表示“国内市盈率远高于国外,回归国内重新上市后的短期投资回报可以达到3至5倍”。

  作为一家新机构的负责人,他的压力不再是错过单个项目,而是系统性的巨大诱惑出现后,如何抉择。这不仅关乎智慧,还关乎定力。

  “有所为,有所不为”这句话最终帮张震做出了决定,高榕不参与任何中概股私有化业务,因为在他看来,如果去参与这类项目就是去谋求短期套利,而高榕作为早期风险投资机构的初心是去实现长期的价值创造。“我们并非专业的对冲基金,如果想挣快钱,那总有一天是要还的”。

  机会成本,永远存在,像这样的选择,在张震的生活里是常态。从投资人到机构负责人身份的转换,让他在“为”与“不为”上对度的把握更为纯熟。

  刚入行时,如果有创始人要求在投资协议规定好的标准之外再争取额外的期权,张震会认为这是违背了契约精神。但现在他会更多地站在创始人的立场上考虑创始人的诉求,额外的期权也许是其为招徕优秀人才所必需的资源。毕竟“没有任何一个合同是完美的,总有一些东西因为情势变更需要做出调整。”

  创业四年多来,张震依旧觉得高榕资本还是一家初创的机构,在道与术的探索与把握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同题问答

  寻找中国创客:你的投资理念是什么?

  张震:高榕的官网介绍上写着:与创业者一起改变世界,为社会创造长期价值。

  高榕资本的骨子里相信“系统化打法”,自上而下地研究行业发展,凭借“sharp”的判断力发掘好项目,通过对项目所在领域深度的理解,帮助创业者。

  寻找中国创客:创始合伙人之间怎样合作?

  张震:高榕的三位创始合伙人都希望高榕能够不带上他们中任何一人的标签,而是应该通过完善的团队建设和传承制度,做到机构的基业长青。

  寻找中国创客:遇到思维困局时会向谁求助?

  张震:淘宝网创始人孙彤宇,他曾说:“有所为,有所不为”。这句话被我当作对投资之“道”的高度概括。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