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如此“点评” 外卖业务占据半壁江山

美团如此“点评” 外卖业务占据半壁江山
2018年06月26日 00:04 新京报

  6月25日,港交所披露美团点评招股书,招股书显示公司将设有不同投票权架构,高盛摩根士丹利、美银美林担任本次上市安排的联席保荐人。美团点评2015-2017年营收分别为40.2亿元、129.9亿元、339.3亿元,2017财年公司调整后净亏损28亿元,调整前数字为亏损190亿元。

  募集资金用途如下,约35%用于升级技术并提升研发能力,约35%用于开发新服务及产品,约20%用于有选择地进行收购或投资于与业务互补并符合策略的资产及业务,约10%用作营运资金及一般企业用途。

  腾讯系为第一大股东 王兴持股11.4%将是实际控股股东

  美团的股本分为A类股份及B股类份,对于提呈公司股东大会的任何决议案,A类股可投10票,B类股份持有人每股可投1票。王兴将实际拥有5.73亿股A类股份,穆荣均拥有1.26亿A类股份,王慧文实际拥有3640万A类股份。

  招股书披露,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兴持股11.4386%,联合创始人兼高级副总裁穆荣均持股2.5141%,联合创始人兼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持股0.7264%。腾讯为第一大股东,持股20.1363%,红杉资本持股11.4368%。其他投资者持股53.7478%。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表示,小米作为第一家在港交所采取“同股不同权”上市的公司,在初夏上市后,将带动一个上市小高峰,预计下半年将迎来上市高峰期。

  美团点评在招股书中提到,公司自成立起就产生亏损,公司历史上产生了较大亏损,未来可能会继续产生较大亏损。

  与小米和美图类似,美团点评的亏损主要由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造成,这只是一种会计处理方式,本质上对公司的持续经营不会产生影响。招股书显示,美团经调整亏损净额持续收窄,从2015年的-59亿元收窄至2016年的-54亿元,2017年进一步收窄至-28.5亿元,三年内亏损减半。

  此外,美团点评还公布了现金储备情况,2017年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达194亿元,短期投资(理财资金)为258亿元,累计现金储备452亿元。

  连年亏损,能否撑起600亿美元估值?

  从招股书来看,美团2017财年交易额为3570亿元,总营收为人民币339亿元(约合52亿美元),净亏损为人民币190亿元(约合29亿美元),调整后的净亏损为人民币28亿元。美团点评在招股书中提到,公司自成立起就产生亏损,公司历史上产生了较大亏损,未来可能会继续产生较大亏损。

  有分析认为,美团涉足的领域都面临激烈竞争,比如,到店、到家领域面临着阿里激烈竞争,旅行对手是携程,打车领域是滴滴等。此外,在旅行、打车等新兴业务上,美团点评还在持续投入补贴,使得公司的成本增加。

  据外媒报道,美团的目标是以约600亿美元的估值募集60亿美元资金。去年10月,美团点评宣布完成新一轮40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300亿美元。

  美团点评从业务结构来看,美团点评主要通过按交易金额一定百分比收取的佣金及在线营销进行变现,目前有三个业务分部,餐饮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新业务及其他业务。

  其中酒店及旅游业务对标携程,截至昨天每股收盘,携程的市值为242.74亿美元。此前,阿里以95亿美元全资收购了美团外卖的竞争对手饿了么。若以此计算,美团餐饮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这两大业务的估值总和约为340亿美元。

  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曾对媒体表示,一个单业务公司,无论什么业务都会到天花板,到时候你的员工你的投资人都会给你压力。要避免这个事情发生,并不是坚守用户体验就行了,而是要在已有的业务达到天花板之前要开始新业务。

  虽然新业务及其他业务去年的营收占比仅为6%,不过该业务发展迅速,2017年收入是2016年的3倍。有分析认为,美团未来的想象空间与新业务及其他业务取得的进展有很大关系。

  占据半壁江山的外卖业务,毛利为8%

  2017年,美团餐饮外卖营收占比达62%,可以说撑起了美团的半边天。2017年,约89%的餐饮外卖交易通过美团、美团外卖、大众点评App获得,其余交易主要通过美团与腾讯的微信、QQ入口获得。

  2017年,美团餐饮外卖服务的年度交易金额为人民币1,710亿元。2018年,单日外卖交易笔数超过2,100万笔。

  和大部分O2O项目一样,外卖也一个高补贴、低营收的行业。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曾对媒体透露,平均一单要烧1-2元钱不等。

  招股书显示,2017年,外卖业务销售成本约为193亿元,占当年总销售成本的89.1%。而2016年和2015年的外卖业务销售成本分别为57.06亿元和3.91亿元。由此计算,两年内外卖业务销售成本飙升48.4倍。其中,2016年外卖销售费用激增13.6倍至57.06亿元。

  对此,美团方面解释,餐饮外卖的销售成本由2016年的57亿元增加238.8%至2017年193亿元,主要是由于提供的外卖餐饮数由2016年的593百万次增至2017年的2319百万次,令餐饮外卖骑手成本由2016年的51亿元增至2017年的183亿元。

  作为主营业务,美团餐饮外卖业务其2017年毛利率为8%,不及到店、酒店及旅游88%的毛利率和新业务及其他46%的毛利率。

  招股书中提到,美团从外卖服务中获得大部分收入,倘若无法继续满足消费者不断变化的需求及偏好的创新服务,以及留住餐饮外卖的消费者群体,业务、财务状况、经营业绩可能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近日,易观发布外卖市场相关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第1季度中国互联网餐饮外卖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705.8亿元人民币,环比上涨4.2%。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幅达96.7%。饿了么+百度外卖的市场交易份额占比达48.9%,美团外卖以45.4%的交易份额占比紧随其后。

  27亿美元收购摩拜单车

  美团招股书显示,2018年4月4日,美团、Tollan Holdings(为美团当时的全资附属公司)与摩拜 订立合并协议,据此,Tollan Holdings应与摩拜合并并合并入摩拜,而摩拜在合并中存续 并成为美团全资附属公司。截至 2018 年 4 月 30 日,摩拜在全 球 200 个城市拥有超过 2.32 亿注册用户和 620 万辆单车。

  根据合并协议,摩拜所有已发行及发行在外普通股及优先股已注销,代价为结合美团支付现金及美团向摩拜前股东发行新设立系列 A-12 优先股。招股书显示系列 A-12 优先股每股面值 0.00001 美元,其中 1.68亿 股份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已发行,并由系列 A 优先股股东持有。美团还向根据摩拜交易前的股份激励计划所授予价内购股权持有人授予美团若干购股权。收购代价合共为 27亿 美元。

  此外,招股书显示,美团的流动资产净额由截至 2017 年 12 月 31 日的人民币 339 亿元减少至 2018 年 4 月 30 日的人民币 198 亿元,共减少141亿。主要归因于向 Mobike 股东就收购作出的现金付款以及因业务运营而导致的营业资金变动。

  今年4月4日,美团与摩拜单车联合宣布签署全资收购协议。交易完成后,摩拜单车将保持品牌独立和运营独立,美团CEO王兴将出任摩拜董事长。此前一天,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称,美团以35%股权、65%的现金收购摩拜单车,其中3.2亿美元作为未来流动性补充。

  至于摩拜盈利情况。招股书称, 2018 年 4 月收购的摩拜单车自成立以来已产生亏损。无法保证摩拜或美团的整体业务在未来能获得盈利。

  2017年网约车业务司机成本2.93亿元

  美团也涉及出行领域。招股书显示,美团目前南京及上海提供试点网约车服务。通过试点项目正在评 估网约车服务可能为平台带来的协同价值。 2017年2月,美团已经在南京试水打车业务,并于12月初成立了出行事业部。

  招股书显示,美团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销售成本由2016年的人民币2.59亿元增加 325.1% 至 2017 年的人民币 11 亿元,主要由于我们于 2017 年推出试点网约车服务令网约车 司机成本由 2016 年的零元增至 2017 年的人民币 2.93亿元。

  2017年12月,在南京测试了十个月的美团打车即将开始市场扩张,内部已拟定北京、上海、成都、杭州、福州、温州和厦门七个城市。然而美团打车进展并未十分顺利。今年1月份,北京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美团打车”尚未依法在本市申请开展网约车业务,尚不具备在本市从事网约车经营的资质。

  3月21日,美团打车宣布正式登陆上海,提供出租车及快车两种服务。在上海一度与滴滴“烧钱补贴”,竞争火热,但其他城市不见进展。

  招股书显示,美团计划在上海、成都、厦门、温州、北京、南京、郑州、福州、杭州和潍坊开展网约车服务,上述地方政府已出台详细实施细则,对网约车平台、车辆和驾驶员施加了更多要求。

  酒旅业务毛利率高达88%

  招股书显示,2017年,美团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营收约为108.53亿元,占收入的32%,同比增长了46.5%。值得注意的是,该业务的毛利率高达88%,远高于餐饮外卖等其他业务,以及美团36%的总毛利率。

  高毛利率的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从收入看,主要来自于平台上代金券、优惠券、订票及预订票支付的佣金,为商家提供的在线广告,以及年度套餐营销服务,其制约条件仅为活跃商家的数量和变现率,而佣金和在线营销一直是美团的主要收入来源,占比超过95%。

  另一面,从成本来看,该业务主要包括支付处理、线上流量、员工支出、折旧和带宽及服务器托管。2015年到2017年,该业务销售成本虽然不断增加,但占比不断减少,分别是59.8%、15.3%和5.9%。

  美团旗下有两个实体经营上述业务,分别是负责到店生活服务的互诚信息科技和运营网上酒店及旅游预订平台的北京酷讯科技。酒店预订业务与外卖同时起步于2013年,景点门票预订则在第二年启动。

  招股书显示,美团战略选择的逻辑是,大众、刚需且高频。依此来看,酒店及旅游业务在美团内部承担的角色越来越重要,而这其中住宿业务更是重要,其团队人数已经达到整个酒旅事业部的一半,成为美团这一业务板块未来增长的主要推动力。

  2016年5月,美团决定向上拓展高星酒店业务。在在线旅游行业中,高星酒店一直被认为是利润最丰厚的一块。有酒店行业市场人士告诉记者,对酒店而言,客房一直是收入高地,几乎全是利润,费用仅是洗漱用品和清洁人员的费用,因此给第三方的佣金提成也丰厚。

  进入这一市场,美团将与携程直面竞争。然而,这与2013年利用地推优势,从团购上升至大型经济连锁酒店预定的转变相差甚远,经验并不能够照搬。为此,美团住宿部门团队规模在原来基础上扩大了20%,因为这是一个不得不进入的市场。

  中低端酒店一晚房费平均200元左右,如果按照10%的佣金计算,美团只能赚20元,同时还要支付地推、运营等多方面成本,利润微薄。高端酒店则不同,美团应用上的平均价位360元,大众点评上则超过500元,以此计算10%的收益可观。

  不仅如此,10%的佣金分成,低于其他行业竞争对手,这对高星酒店也有极强的吸引力。进入市场一年后,美团覆盖高星酒店1.5万家,用户超过1000万,且每月新增用户仍不断增加。

  短期内,携程在高星酒店仍具有优势地位,但随着美团的不断布局,携程的危机或许并不会太遥远。

  第三方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美团酒店以5770万的订单总量超携程,位居行业第一名;此外,美团酒店3月份数据更是以2270万的单月间夜量首次超过携程、去哪儿、同程艺龙的总和。

  尽管间夜量与营业收入之间仍存在较大的差距,但是从这个角度来看,也可以看出美团的竞争里。一个维度的超越也足以说明了美团在保持高毛利下,仍有强劲的市场竞争力。

  编辑:陈维城 倪雪莹

外卖美团王慧文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