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了140亿美元融资的蚂蚁金服,为何要急于出海?

拿了140亿美元融资的蚂蚁金服,为何要急于出海?
2018年06月09日 03:14 新京报

  6月8日,蚂蚁金服对外宣布140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创下了全球史上单笔私募股权融资的记录。外界估算,蚂蚁金服的投后估值已达1500亿美元。这甚至超过了2014年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时的估值(1400亿美元左右)。

  蚂蚁金服对外称,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支付宝的全球化拓展,自主科研投入和人才招募,从而提升支付宝及其合作伙伴向全球消费者和小微企业提供普惠金融服务的能力。此外,资金也将用于培育新兴市场的本地科技人才,助力当地的数字化转型。

  蚂蚁金服的大手笔背后,也不乏隐忧。蚂蚁金服集团旗下支付(支付宝)、财富管理(蚂蚁财富、余额宝)、融资服务(花呗、借呗)、保险(保险服务)、信用服务(芝麻信用)五大业务体系,是支撑蚂蚁金服集团巨额估值的关键。

  图 / 视觉中国

  这其中,前有微信支付崛起分食支付“蛋糕”;后有借呗的高杠杆触发监管,部分用户账户被关停;而去年下半年至今一系列资管政策,让余额宝限额一降再降;被寄予厚望的芝麻信用也因个人征信业务并入百行征信,需要重新调整。

  有分析认为,作为超级独角兽的蚂蚁金服,在国内发展已经接近触顶后,出海和技术创新已成为一种应对隐忧的出路。

  国内“蛋糕”被分食,支付宝选择出海拓展

  据媒体根据工商资料和公开信息的不完全统计,蚂蚁金服2016年营收中65%来自支付连接,2017年支付连接占比仍达54%。尽管占比有所下降,但毫无疑问支付宝绝对是蚂蚁金服的盈收大头。

  然而支付宝的市场地位却深受腾讯财付通的威胁。

  图 / 视觉中国

  今年4月,独立第三方机构Analysys易观发布了《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7年第4季度》。报告显示,2017年第4季度,支付宝市场份额为54.26%,微信支付背后的腾讯金融市场占比为38.15%。支付市场双寡头格局已经基本形成。

  微信支付与支付宝的竞争却仍在加剧。6月7日,沃尔玛中国与腾讯共同宣布正式结成深度战略合作关系。双方将发挥在各自产业的优势,重点围绕购物体验提升、精准市场营销、全面支付服务等多个领域开展合作。其中在支付创新方面,将打造包括人脸、自助等在内更创新支付场景;在市场营销方面,则探讨微信支付、小程序、社交广告等互联网工具和内容IP实现更精准且更具吸引力的信息推送。

  3月15日,沃尔玛华西区(包括云南、贵州、四川、重庆)和微信达成深度合作关系。随后,沃尔玛在华西区的门店暂时停止接受支付宝支付。

  图 / 视觉中国

  这意味着支付宝在国内的“蛋糕”仍面临被腾讯分食的危险。

  相比而言,国外的市场潜力更大。根据蚂蚁金服提供的数据,支付宝旗下服务中国人出境游的“支付宝蓝”已经覆盖到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此外通过“当地合作伙伴+技术出海”的模式,也在海外9个国家诞生当地版的“支付宝”,面向超30亿人(将近全球近一半人口)的巨大市场空间。

  海外如此大的空间,对支付宝而言是一次难得的扩展机会。

  图 / 视觉中国

  借呗高杠杆触发监管,部分用户账户被关停

  2017年火爆的“现金贷”和消费金融,将趣店等多家公司送上美股。动辄半年超过10亿的利润,让众多金融科技公司看到这门生意的诱惑之处。

  蚂蚁金服旗下消费金融业务主要为花呗、借呗,分别归属重庆蚂蚁小微小贷公司和重庆蚂蚁商诚小贷公司。

  据金融科技观察自媒体“新金融琅琊榜”早前报道,蚂蚁金服2017年税前利润达到132亿元,借呗和花呗业务居功至伟。

  公开数据显示,花呗为代表的蚂蚁小微小贷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为10.2亿元,借呗为代表的蚂蚁商诚小贷在2017年前三季度净利润44.93亿元。据估算,2017年蚂蚁金服消费金融业务净利润有望在80亿元左右,占其净利润比例达六成。

  图 / 视觉中国

  不过,2017年底央行和银监会联合发布“现金贷”整顿新规,对“现金贷”业务进行整治。

  蚂蚁商诚注册地重庆颁布了《小额贷款公司融资监管暂行办法》,对网络小贷的杠杆率做出要求,网贷融资总额度不能超过资本净额的2.3倍。

  在这之前,重庆蚂蚁商诚小贷公司的注册资本金为18.09亿元,但存量ABS余额超过1000亿元,杠杆率接近70倍。

  此后有支付宝用户反映,在未给出理由且未提前通知的情况下,自己的蚂蚁借呗账户被突然关闭。

  2018年1月27日,蚂蚁金服对外表示,“按照相关监管办法,蚂蚁两家小贷公司的现有杠杆率超过地方金融办的要求,蚂蚁小贷制定了相应的新规落实方案,将通过增资、业务合作等多种手段,逐步降低杠杆率,确保在监管指导下完全达到要求。”

  《新金融琅琊榜》今年4月撰文称“蚂蚁借呗ABS发行量骤降八成”。文章根据厦门国金ABS数据库,2018年以来蚂蚁借呗ABS共发行3只产品总金额40亿元;而去年同期蚂蚁借呗ABS共发行8支产品,总金额196亿元。由此推算其降幅接近8成。

  此后蚂蚁金服走向推广联合贷款模式的路上,向金融机构开放。今年3月21日的“2018消费金融行业新趋势”论坛上,蚂蚁金服相关人士称,年将探索开放花呗、借呗业务,尝试与银行等金融机构合作。

  这被外界理解为,蚂蚁将更多转为提供技术支持的道路。

  监管政策收紧,余额宝分流转型“技术平台”

  6月6日起,余额宝转出到银行卡的快速到账(T+0日到账)额度将由每日限额5万元,调整为单日单户1万元。

  事实上,余额宝的调整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了。早在2017年5月27日,余额宝的基金管理人天弘基金将个人交易账户持有额度上限调整为25万份(对应25万元);2017年8月14日又将余额宝个人交易账户持有额度上限调整为10万份;而这一次,则是将单日提现额度从5万元将到1万元。

  今日,蚂蚁金服相关人员对寻找中国创客称,这并不代表余额宝在收缩,只是余额宝在控制规模,“余额宝的规模已经是全球第一了,现在考虑是在分流。”据介绍,从去年开始,余额宝主动采用了一系列限购限量的方式控制规模;今年5月,余额宝开始引入新基金“分流”,包括博时、中欧基金公司旗下的“博时现金收益货币A”、“中欧滚钱宝货币A”两只货币基金和华安基金旗下华安日日鑫货币A。

  在业内人士看来,“分流”之后,一方面投资者购买余额宝没有了限额“抢购”的苦恼;另一方面,接入更多基金也为了化解整体风险。

  就在“分流”之前的4月27日,央行、银监会等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在打破刚性兑付,限制非标产品、加强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等方面提出明确要求。余额宝作为一种货币基金,本身是风险较低的理财产品,也不承诺保本保收益,但给人形成的持续收益印象,未来会受影响吗?

  图 / 视觉中国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称,控制风险则是今年金融监管的主基调,自去年11月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发布,不少互金平台就开始研究政策,将监管要求融入平台发展方向,“监管对货币基金提出了很多要求,包括控制单只基金的规模,不准捆绑性销售等,因此余额宝降低额度也就降低了流动性管理的风险。”

  他认为,余额宝“分流”之后,更像是一个“技术平台”,以自有的技术和流量支撑更多货币基金。

  剥离个人征信的芝麻征信也面临转型

  而被寄予厚望的芝麻信用,也因个人征信业务并入百行征信需要重新调整。

  2015年,中国人民银行同意芝麻信用与腾讯征信等8家机构试点个人征信业务;然而2017年4月这一进展被“画上句号”。随后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联合这8家机构成立百行征信,8家机构的个人征信业务剥离并入百行征信。

  个人征信,被认为是非常有前景的业务。然而此次百行征信成立,芝麻信用的个人征信业务只能面临业务转型。据报道,5月底蚂蚁金服调整了子公司芝麻信用的业务模式和高管团队,芝麻信用总经理胡滔已被调整到蚂蚁金服CEO办公室,芝麻信用改为班委制。

  图 / 视觉中国

  班委制是一种组织管理方式。2016年12月17日,蚂蚁金服曾宣布实行班委制,但阿里并没有对班委制做过多解读。通过名字可以分析出个大概,班委制更趋向于集体领导制。一位金融行业分析人士称,班委制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避免大规模人事调整带来的动荡感,其主要目的应该是激活组织架构和管理层的活力,往往是企业推行重大变革时的配套措施。这是否也预示着,芝麻信用将会进行一个转型调整呢?

  而2017年底,芝麻信用也曾宣布初期投入10亿元做信用免押,当时的芝麻信用负责人胡滔对媒体称,如果未来芝麻只能做一件事,那就是专注推动消灭押金。

  在薛洪言看来,这种情况下转型做大数据和风控成为一个方向,“芝麻信用前期积累了很多技术,包括信用免押等,转型做非个人征信领域的反欺诈、共享免押等都是一个出路,而这一方面更多需要技术投入。”

  这是全球最大独角兽蚂蚁金服的焦虑,从其此次融资主要用途能看出,逼近国内市场天花板的蚂蚁金服,已将目光重点转向海外市场拓展和科技护城河的加深。出海和技术创新,已经成为蚂蚁金服的当务之急。

  记者 / 刘景丰

  编辑 / 赵力

  编辑:赵力 刘喆

蚂蚁金服借呗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