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继海:做一个互联网平台比做个教练能让更多人喜欢足球

2016年08月19日 13:01 南方人物周刊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图/姜晓明图/姜晓明

  在他看来,比起做教练或做青训,做一个互联网平台能面对更广阔的人群,也许能让更多人喜欢足球。

  退役 左三年,右三年

  炉子上的水烧开了,孙继海提起水壶,对着茶碗一上一下,手法娴熟。给朋友斟上茶后,他举起杯子开始细细品着。

  30岁以后,他渐渐喜欢上喝茶。新办公室位于北京朝阳门,刚装修好,他便第一时间弄了一套茶具,朋友来访,高管间谈事,或者偶尔得闲,便自己烹茶慢饮。

  泡完最后一道功夫茶,孙继海抬起左手,看了看手表,时针正指向下午4点。

  “我要赶飞机去了。”他一边说着,站起身来,打电话询问航班的情况。这天傍晚,他要搭飞机前往深圳,与北京人和足球队会合。

  两天之后,中甲球队北京人和队将在客场挑战深圳佳兆业足球队。队长孙继海计划在这场比赛中复出。3月份受伤之后,他经历了漫长的治疗和康复期。

  7月31日,在深圳的比赛中,球队惜败给对手,但孙继海感觉身体状况不错。8月7日,他回到北京,状态出色,带领北京人和战胜了青岛中能队。

  养伤期间,他计划,复出之后一旦身体状况不好,也许就此选择退役。不过,在这场比赛后,孙继海颇为兴奋,觉得自己虽然受过大伤,但状态并不比二十多岁的年轻球员差。这天晚上,他约了几个朋友小聚,打消了立即退役的念头。“我们从他脸上,都能看到他兴高采烈,那种兴奋的状态。”他的朋友李胜介绍,大家都劝他再踢一年。

  过了30岁,“退役”两个字渐渐开始萦绕在孙继海的脑海中。那时候,他还在英国,已经为曼彻斯特城队效力5年,踢了近150场比赛,是中国在海外最成功的足球运动员。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意识到自己在职业球场的时间越来越少。那一年,他没有与曼城队续约。

  2008年,他以自由身离开球队,加入英格兰二级联赛谢菲尔德联队。他的国家队队友李铁曾经在这支球队效力。不过,他只待了一年便离开了,回到中国。

  回国之后,经常有人问孙继海,什么时候退役。那时候,他已经32岁。大多数职业足球运动员,会在34岁左右选择告别职业足球场。“我想,离退役也没多久了。”他曾经计划回国便退役。

  然而,成都的一家足球俱乐部邀请他加盟,他把退役计划推迟了一年。在国内赛场,他发现自己竞技状态依然良好,并不比同行逊色。“还能踢,那就再踢个一两年。”他说。

  一年之后,他加入贵州人和俱乐部(北京人和前身)。“身体状态没有明显下滑,球队还需要自己,也许还可以踢个一两年。”他想。

  左三年,右三年,不知不觉间,他在国内赛场已经踢了8年。他一直计划着退役,但一直没有成功,这是他不曾想到的。渐渐地,他没有了计划。

  “第一个,我是被别人需要,还能踢。第二个,就是在踢球的过程中,我是很快乐的。”孙继海回国之后一直奉行这两条标准。如果有一天发现自己不被需要,或者踢得不快乐,他会立即退役。“要是50岁时还能达到这两个标准,我为什么不踢啊?”

  他说,如今是自己最享受足球的时候,境界不同以往,不再只为了名利。“原来踢球是比较功利吧,承载了很多的压力。”他回忆,过去在英国踢球,很多人把自己视为中国足球的代表,他总想着不能丢人,尤其是不能给亲戚朋友丢人。

  2004年10月16日,曼城对阵切尔西,比赛到第39分钟,对方球员古德约翰森突破时倒地,90公斤的身体重重压在孙继海的左小腿上。孙继海重伤,休养了整整10个月。

2008年4月5日,孙继海(右)出战曼城与切尔西的比赛2008年4月5日,孙继海(右)出战曼城与切尔西的比赛

  无数的朋友、记者给他打电话、发短信,询问伤情。他无数遍地向每个人解释同一句话:“没有问题,挺好的。”他一方面接受人们的关心,一方面又感觉到巨大压力让自己喘不过气来。“你不想让他们失望,这就是压力。”

  不过,回国之后,没有人再说他是中国足球的留洋代表,没有那么多人关注自己,他轻松了很多,越踢越开心。至于何时退役,“那就顺其自然呗。”

  转型 接下来干什么

  尽管不再刻意为自己设置退役的日期,但这一天终究还会到来。那退役之后干什么呢?过去9年间,每隔一段时间,总有人问他接下来干什么,他自己也一直琢磨各种可能性,但都离不开足球。

  足球教练是他首先想到、也最可能实现的转型选择。很多同行给他做了示范。在曼城队时,他曾经的主教练凯文·基冈(Kevin Keegan)退役前是英格兰传奇球星。他的国家队队友范志毅,此时已经成为苏州趣普仕队主教练。

  先拿教练证书,将来回国执教一家俱乐部,甚至担任中国国家队主教练。他给自己设计的未来之路越来越清晰。

  在曼城队的最后两年,孙继海开始有意识地学习与足球教练有关的知识。每天训练的时候,他都会细致观察主教练斯文-戈兰·埃里克森的训练方法,分析他的训练理念。

  实际上,当他还在大连实德队踢球时,便开始养成写训练笔记的习惯,当时他的主教练是塞尔维亚人米洛拉德·科萨诺维奇。起初只是简单写写,有了做教练的想法后,记录得越来越详细。在曼彻斯特,每天训练结束,回到家里,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在一个大本子上记录当天的训练情况和主教练的思路、方法,并写下自己的理解。他用文字记录,并在一旁画上配图。

  朋友奉余莽那时候还在英国利物浦大学读电子工程博士,也是《体坛周报》特约记者,常常采访孙继海,两人渐渐成了“铁哥们儿”。奉余莽有时候会去看望他,总看见他在案台上写写画画,就劝他:你踢完球回来还记这个,还是休息得了。

  孙继海则回答,这些笔记将来会是他做教练的核心理念。在曼城队6年,他先后师承3名主教练,对他影响最大的是凯文·基冈。他认为基冈的训练课有特点,最值得学习。

  2007年底,孙继海着手准备报考教练证书,但直到两年后,才真正开始系统学习。2008年12月,加盟谢菲尔德联队不久,孙继海再次受伤。养伤期间,他报名参加了一个教练员培训班。通过测评,他那时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教练知识,直接从2级教练员开始学习。他离开英国时,已经取得了两个级别的教练证书。

  回国之后,孙继海在贵州人和呆了多年。那时候,奉余莽已经回国,在一家IT企业工作,常回贵州老家,经常与孙继海探讨他退役后转型的事情。奉余莽认为,孙继海在英国多年,拥有大量的英超资源,转型做教练看起来是最佳选择。

  过去几年,有数家俱乐部曾邀请他退役后前去担任助理教练。不过,奉余莽始终觉得,孙继海也应该考虑更多的可能性。

  创业 量身打造

  7月的一个下午,孙继海坐在位于朝阳门银河SOHO的宽敞办公室里,刷着APP。他穿着运动衫和短裤,粗壮的四肢暴露在外面,尽管戴着一副半框眼镜,但依然难掩职业足球运动员的气质。

  孙继海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有一家互联网公司,底下有70号人,做着APP,录着视频。过去的近10年里,他都在为做主教练的目标而努力,但就像他后来所理解的移动互联网那样,一切变化得太快。

  2014年以来,尤其是进入2015年之后,随着移动互联网行业的繁荣,一场创业大潮汹涌而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这股潮流之中,有的人是舵手,有的人则只是随波逐流。

  这股潮流火热得有些癫狂,从创业者到投资人、监管机构,每个人看到的都是春天般的未来。

  这一年,上至国务院下至地方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创业都是关键词。有媒体统计,去年每7分钟就有一家新公司出现。

  足球运动员孙继海,也开始投身于这股潮流之中。

  2015年11月的一天,孙继海在上海踢完了客场比赛,约了几个朋友一起聚餐。奉余莽也来了。喝酒的时候,有朋友说,孙继海真的到职业生涯末期,退役后怎么规划的。“做教练。”孙继海说,其实,他还想过做青训的事。其中有个朋友,我们姑且称他为K先生,是一家金融资讯网站的负责人,建议孙继海朝互联网方向发展。

  聚会主题变成了“孙继海转型”,朋友们纷纷表达自己的想法。事后奉余莽以半开玩笑的语气说,“总理提出互联网+,主席喜欢足球,那就互联网加足球”,可以做一个与体育有关的短视频平台。2004年,奉余莽回国后,一直在大唐高鸿数据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等IT企业工作,是多家公司的股东。大家都觉得靠谱,鼓动孙继海。

  “我觉得这很新鲜,从来没有想过。”孙继海有些犹豫,但这天之后,他开始认真地琢磨这件事,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不知道自己行不行。不过,朋友们言之凿凿,让他难免动心。

  犹豫了一个月,到年底,孙继海决定试一试。他找来奉余莽,不断商谈,把这个项目逐步细化、具体化,定位为运动短视频社交平台。在之后的两个月里,他们开始筹备这一项目。

  2016年2月,孙继海注册了嗨球科技,开始正式创业。“嗨”源自于他的名字和代表互联网的@。启动资金来自孙继海和奉余莽两人,孙是大股东、董事长,奉担任CEO,负责公司运营。3月,他们组建团队,开始筹划产品。

  他们找来一些《体坛周报》的老朋友,组成了嗨球科技的核心团队。体坛传媒原副总经理李胜加入新公司,担任COO(首席运营官)和联合创始人。当孙继海还在英国时,李胜是奉余莽的编辑。奉余莽通过朋友介绍,找来香港人Victor做联合创始人,负责公司投融资。48岁的Victor,曾任法国AVENTR电信中国区CEO,是资本运作高手,也是名球迷。

  公司成立后,首先推出自媒体视频节目《我是海叔》,借助孙继海的人气,为核心产品秒嗨APP导入流量。这是一款孙继海个人色彩鲜明的节目,几分钟的视频里,他以幽默的风格评论足球领域的种种,给球迷提供一些球场之外的故事。

  “(孙继海)平时风趣幽默,口才好,在饭桌上一打开话匣子,基本上就他一个人聊了。”奉余莽评论。欧洲杯期间,《我是海叔》一天一期。孙继海每天早上8点便赶到公司,准备半个小时后,开始录制节目,9点把视频交给制作团队,10点节目上线。即便头天晚上熬了夜,他也会准时出现在公司。Victor介绍,孙继海过往在俱乐部通常是睡到自然醒。目前,四十多期节目在各大平台的总播放量已超过5000万次。

  6月初,秒嗨APP正式上线,日下载量超过3000。孙继海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邀请了近300名职业运动员入驻,他第一个打电话邀请的是足球运动员黄博文。

  自从3月份受伤之后,孙继海每周定期去位于学院路的A-T康复中心进行康复训练,除此之外,大部分时间都在公司,直到伤愈复出。他最大的工作是为秒嗨带来职业运动员,以及录制《我是海叔》。这对他来说,并不难。

  不过创业最初的一两个月,他依然会觉得有点懵。“IP啊,UGC啊,这都什么玩意儿?”他刚开始甚至分不清CEO与COO的区别,开会的时候,有时不知道大家在说什么。“他适应环境挺快,挺能学习,现在也可以跟投资者对接,这是我看到的变化。”Victor说,孙继海嘴边经常挂着一句英语“Allin”,他一直这样要求自己。不过,在退役之前,他还只能兼职干着。奉余莽承担着更多的工作。

  情怀 影响更多人

  孙继海的秒嗨有点像视频版微博,但只针对体育圈。运动员可以用它相互交流,与粉丝互动,也可以拍短视频发布自己的最新消息。事实上,它与美国的短视频平台ThePlayers' Tribune(下称“TPT”)更为接近。2014年,纽约洋基队队长DerekJeter创立TPT,为职业运动员提供直接发声的平台。

  Victor介绍,嗨球科技团队曾经研究过一些海外商业模式,包括TPT。孙继海坦言,秒嗨平台,也是为职业运动员提供一个自己发声的平台。“运动员可以录视频直接说,而在过去,运动员接受采访,有时会被媒体断章取义,或者被标题党,造成误解,就像之前,孙祥犯规造成登巴巴骨折的事。”他解释。

  不过,孙继海的野心不止于此。在英国时,他在球场上经常能看到祖孙三代坐在球场上看球,支持同一支球队。这让他颇为触动。他希望自己的平台能成为球员与球迷间的纽带,培育属于中国的球迷文化。

  为此,他计划不久后推出一个叫“映答”的功能,球迷提问,球员通过视频回答。以此为基础,搭建在线体育教育平台。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琢磨出来的,但自从半年多以前放弃做教练的想法、决心投身互联网创业之后,他便希望自己的事业能影响更多的人。

  2015年10月底,孙继海入驻英国足球博物馆名人堂。在颁奖现场,习近平与他聊了很多,希望他继续为中国足球做贡献。李胜介绍,这像是一个导火索,让他开始重新打量自己最初的职业规划。

2015年10月26日,曼彻斯特,英格兰足球名人堂颁奖仪式,孙继海入选,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出席2015年10月26日,曼彻斯特,英格兰足球名人堂颁奖仪式,孙继海入选,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出席

  在他看来,比起做教练或做青训,做一个互联网平台能面对更广阔的人群,也许能让更多人喜欢足球。他的部下张远介绍,嗨球科技已经在重庆建立了一座青训基地,培养青少年足球人才。在过去几年,大量资本流入体育领域,尤其是足球行业,一些欧美球员相继以天价加盟中国俱乐部。

  “面子光鲜,但五脏六腑都烂了,生病了,你也不管它。”他透露,一些中超球队设置不规范,甚至没有青训梯队。“如果我们做得更踏实,进步就会更快。”他说。

  孙继海在规划退役后的职业生涯时,常常会观察其他运动员的转型。他的一些同行,成了足球评论员、教练、青训负责人,大多依然在原来的领域。也有尝试过做生意,乒乓国手马琳曾经投资了两家运动主题火锅店,孙继海也参与了投资。

  不过,对于很多职业运动员来说,他们资源有限,没有足够的名气、资金、人脉,退役之后的转型之路艰难,也没有人为他们的转型提供足够的帮助。2011年,多家媒体报道,前世界体操冠军张尚武在北京街头卖艺,筹钱给祖父治病。

  “这跟咱们体育行业不发达有关。”孙继海介绍,在英国,职业球员退役前,英国职业足球联盟会为球员提供专门的就业培训,从很早就开始训练。英国大量职业或半职业俱乐部,球员退役后选择比较多,有的做足球教练,或者去健身房担任体能教练,也可以去读大学,重新选择职业。“中国体育行业不发达,这个状况,我们也没有办法来彻底改变它。”

  孙继海准备在近一两年退役后,专注把嗨球科技做大。“这是我退役后唯一的事业。”孙继海介绍,当这家公司有一定成绩之后,他将搭建一个为退役运动员重新选择职业的服务平台,主要是足球运动员,为他们转型提供一定的资金和资源扶持,“有一技之长,养家糊口。”

  本刊记者丨黄剑 实习记者丨高佳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

新闻早知道

传下代苹果手表无蜂窝芯片

传下代苹果手表无蜂窝芯片

因为蜂窝网络带来的电池损耗没必要。但苹果似乎会向Apple Watch中增加GPS芯片。 [详细]

热门话题

无人机+直播会更火吗?

无人机+直播会更火吗?

虽然是两个流行的事物结合在一起,无人机直播也没有想象中的美好。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