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网站为摘亏损“帽子”各显神通

2013年12月21日 12:44   北京日报   

  2005年兴起、几经沉浮和“洗牌”后,国内互联网视频行业共同在今年年底创造出了一个业内期待的“盈利拐点”。在这背后,视频网站开始不再只是播放视频的平台。为摘掉亏损“帽子”,他们各显神通。

  “抓”草根:自制剧成香饽饽

  “2014年将是‘自制元年’。”闭关两年后重新披挂上阵,目前担任搜狐视频代理CEO的张朝阳本周在向一众广告商推销自家视频网站时,抛出了这么一个概念。

  目前搜狐包括《屌丝男士》、《极品女士》等多款节目已收获不少年轻群体欢心,不过自制剧仍一直处于“储备粮”阶段。张朝阳放言,搜狐视频2014年在自制内容方面的投入将是今年的2倍,而流量产出将是今年的4倍,自制剧也将成为搜狐视频首个实现盈利的内容产品线。

  在自制剧前面冠以各家视频网站期盼已久的“盈利”二字,尽管张朝阳想要制造出“平地一声雷”的效果,从自制剧里掘金似乎已经成为几家主流视频网站的共识。

  相较于“高大上”的外购剧,颇具“无厘头”搞怪色彩的自制剧更能抓住草根一族的收看需求;外购剧只能在片头片尾插入广告,自制剧却可以內植、冠名……打着同样算盘的视频大佬并不少。同样是年底的推介会上,爱奇艺CEO龚宇表示,未来三年新的投资方向是自制内容。乐视网董事长贾跃亭更是直言,如果在明年能够掌握20%的自制内容就可以为乐视网获得行业话语权。

  “从今年年初开始,行业里一开起大大小小的研讨会,大家张口闭口谈的最多的都是一部美剧《纸牌屋》。”一家视频网站市场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部红火的美剧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各家发力自制剧的步伐。

  这是一部被称为“算”出来的电视剧。由于拍什么、谁来拍、谁来演,由数千万观众的收视统计决定,建立在一家Netflix视频网站3000万用户的收视选择、400万条评论、300万次主题搜索等“大数据”基础上,这部美剧大获成功。

  而在绚丽的大数据、用户需求做导引背后,自制剧的成本优势成为更直接的利害点。一位业内人士介绍,通常视频网站向影视公司购买一部能够在上星卫视播出的电视剧,平均购买价格在一集几十万元左右。“一线卫视播出的影视剧单集卖到三四十万元都很正常,热播剧单集价格超过百万元的不在少数,1000万元买下一部剧算是实惠价。但拍摄一部自制剧只用几百万元。”

  “傍”土豪:“多屏”分担成本

  在单打独斗操刀自制剧之外,也有视频网站相对谨慎地将盈利希望投注在“小伙伴”身上。

  18日和同洲电子签订了深入合作计划,优酷土豆集团CEO古永锵表示优酷与国内多家牌照方及知名电视机企业合作,通过内置在线视频的方式,为用户提供海量的正版节目内容。

  事实上,电视进入客厅的确成为各大视频网站的心之所向,在互联网公司进军智能电视产业的过程中,早在线下布局几十年、有着庞大生产线的传统电视厂商无疑成为视频行业依靠的“土豪”之一。今年以来,坐不住的乐视、小米、爱奇艺等企业的电视及盒子正在加速进军步伐,而苏宁入股PPTV也正意图于此。

  “在线下做推广、打广告,这样的成本是互联网公司不敢想象的,但这却是实体经济的优势所在。”互联网分析人士洪波表示,这样的“软硬结合”是笔双方都满意的买卖。

  硬件之外,在视频内容上同成熟的影视公司合作成为视频网站转嫁成本的另一方式。腾讯今年就和华纳兄弟、环球、米拉麦克斯、狮门等国际电影公司达成合作,国内网友可以在腾讯视频平台上率先看到最新的精选好莱坞影片;离开央视后,主持人马东一跃成为爱奇艺的首席内容官,他的这次跨界也被不少业内人士视为是一次互联网视频取经电视行业的尝试。

  转移“外购”成本压力是关键

  “视频网站试图盈利的方法并不难理解,核心在于转移外购版权剧带来的成本压力。”通信世界网总编辑刘启诚表示,目前各家视频网站从视频资源分布来说,需要支付版权费的外购剧仍占据主要部分,而单一依靠嵌入广告来收获营收的方式越发难以让广告商和观众两头满意。

  2005年中国土豆、56网等首批视频网站创立之初,多是学习YouTube、走视频分享的路子,但没有带来高质量正版的用户自制内容,却导致盗版内容泛滥。这使得广告主不敢打广告,公司无法上市等。在这一背景下,中国视频网站开始走Netflix模式,外购长视频内容。可这解决了盗版风险之外,却又带来了中国视频行业持续几年的版权大战,过高的版权成本导致中国视频网站全行业至今无法盈利。

  在刘启诚看来,无论是自制剧式的“抓草根”、还是合作式的“傍土豪”,都是互联网视频行业需要采取的尝试,“只有大家不再一窝蜂地‘造概念’、而是各自发展差异化竞争,视频行业才能呈现逐渐健康竞争。”

  刘启诚同时提醒,这一过程中需要始终抓住用户体验占主导的“痛点”思维,“视频网站经历了七八年的竞争,现在迎来了一个盈利拐点,这时尤其需要企业把好用户体验的关口,不能为了盈利目标而增多一些无谓广告,影响了用户体验。”

  本报记者 张倩怡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值班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