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酒顶十烟!喝酒女性患癌风险升高水平比男性高40%

一酒顶十烟!喝酒女性患癌风险升高水平比男性高40%
2019年05月12日 09:38 新浪科技-自媒体综合

  来源:奇点网

  同为不健康的小爱好,奇点糕谈起喝酒和抽烟,后台的读者反馈确完全不一样。

  烟民们一般就比较自暴自弃,表示知道不健康但是抽烟确实快乐;酒鬼则一个个都像喝多了来的,破口大骂奇点糕放屁骗人阴谋论才是常态(所以也不怎么想写喝酒的话题,看后台评论能气死)。

  其实放眼世界各地都差不多,酒鬼们是真的不信酒精会致癌——就算各大科研机构早就特别点名了口腔癌、食管癌、结直肠癌、肝癌和乳腺癌[1]。

  酒友们,莫不当一回事儿呀,可知一酒顶十烟啊!

  近期,在《BMC公共卫生》杂志上[2],英国南安普顿大学科学家为我们带来了烟酒的直观对比。仅论癌症这一类疾病,不抽烟的喝酒者每周一瓶葡萄酒,男女终身患癌风险便会增加1%和1.4%,相当于男性的每周五支烟,女性十支烟!

图源 | pixabay图源 | pixabay

  吸烟有害大家都知道,也没什么好争议的。

  全球每年有大约700万例死亡可以归因于抽烟,而烟民们约三分之二会因这个小爱好丧命[3,4]。只谈癌症,吸烟导致了22%的癌症死亡[5]。吸烟是癌症的主要诱因之一,70%以上的人都了解[6]。

  但酒呢,酒也没少害人。每年全球有330万人死于酒精的有害使用,占所有死亡的5.9%[7]。同时,根据统计数据,2015年英国因酒精损失掉的工作寿命(YWLL)足有167000年,占所有疾病16%,比最常见十大癌症造成的总和还多[8]。

  然而大众对此的认知却远远不够。

图源 | pixabay图源 | pixabay

  在对2100名英国成年人的调查中,只有13%的人能够指出饮酒与癌症风险有关[9]。

  而且还有适量饮酒有益心血管这么一个流传了许久的说法,给酒鬼们提供了借口。

  是,有流行病学数据显示,好像偶尔小酌一杯的人心脏病风险比较低。不过一来这又会提升癌症风险,两两抵消,根本不划算;二来就真的对心血管有益?前段时间《柳叶刀》发的论文可是认为,适度饮酒对中风的保护作用很大程度上是没有因果关系的,而且这还是一项对我们来说很有意义的中国人的研究[10]。

  可以说证据很充分了,喝酒是没有任何健康益处的[11]。世卫组织(WHO)、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世界癌症研究基因会和美国癌症研究所都指出,饮酒没有安全门槛[1,12-14]。

  现在就差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了

图源 | pixabay图源 | pixabay

  研究者选取了英国癌症研究(CRUK)的数据,主要来自国家统计局、威尔士癌症情报和监视单位、北爱尔兰癌症登记处等官方机构记录,计算了个体的终身癌症风险、归因于酒精的癌症风险、归因于烟草的癌症风险等数据,由此计算烟、酒分别带来的风险增加。

  因为在上呼吸道/消化道癌症上,烟、酒还有协同效应,研究者也做了相应的数学调整。具体算法可以看下图。

  在数量上,研究者选了10和30两个单位。1UK单位酒精是8g,每周10单位、80g酒精差不多就是一瓶葡萄酒的量,基本上就是大家平时随便喝喝的水平[15]。30则是参考了英国兰健康调查数据,高危饮酒者平均每周摄入27单位酒精[16]。

  计算结果显示,只喝酒不抽烟的男性,每周喝一瓶葡萄酒,将会导致终身癌症风险增加1%,女性则会增加1.4%。在男性中,风险主要来自口腔癌、食管癌、结直肠癌和肝癌,而女性则有55%可能患上乳腺癌。

  也就是说,如果这里有男女各一千人,每人每周喝一瓶葡萄酒,那么就会诞生10位男性和14位女性癌症患者了。

  与吸烟对比,对男性来说一瓶酒等于5根烟,女性则等于10根。

十烟与一酒带来的单独癌种的风险十烟与一酒带来的单独癌种的风险

  男女之间的性别差异会随着饮酒量的上升而进一步加大。如果每周喝三瓶葡萄酒,也就是酒精摄入达到30单位、240g,男性终身患癌风险会增加1.9%,女性则为3.6%。

  从图表中也能看出来,由于主要癌种的差异,男性对吸烟更敏感,女性则受酒危害更大。

  反正都不好就对了

  当然,咱们得说清楚,这项研究并不意味着抽烟喝酒之间的风险可以替换换算,而且酒精带来的危害也不止癌症这一类,其他疾病并没有讨论进去。

  对于这项有趣的研究,科学家们态度也不太一样,有人觉得这个研究很创新很重要,有人觉得算法有缺陷没啥意义,研究副标题的“一瓶葡萄酒里有多少烟”确实挺唬人的。还有科学家认为拿抽烟和喝酒比较,说不定会让抽烟的人觉得抽几根也没啥……(你们不会吧?)[17]

  但是,正如《柳叶刀·胃肠病学和肝病学》评论所说的[18],酒精的公众认知是明显落后于烟草及其他物质的,尽管这项研究存在一些缺陷,但是也不妨为一种新的公众宣传手段。不管能不能够对公众意识和饮酒行为产生预期的效果,只要努力创造新的讨论环境,这种方法就应该得到赞赏。

  今天就说到这儿啦,下课~!

  编辑神叨叨

  也不是让人一下戒了滴酒不沾

  估计也做不到

  心里有数

  下回喝的时候少喝点

  就行了

  参考资料:

  [1] Baan R, Straif K, Grosse Y, Secretan B, El Ghissassi F, Bouvard V, et al。 Carcinogenicity of alcoholic beverages。 Lancet Oncol。 2007 Apr;8:292–3。

  [2] https://bmcpublichealth.biomedcentral.com/articles/10.1186/s12889-019-6576-9

  [3] Doll R, Peto R, Wheatley K, Gray R, Sutherland I。 Mortality in relation to smoking: 40 years’ observations on male British doctors。 BMJ。 1994;309:901–11。

  [4]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Fact Sheets。 Tobacco。

  [5] Forouzanfar MH, Afshin A, Alexander LT, Anderson HR, Bhutta ZA, Biryukov S, et al。 Global, regional, and national comparative risk assessment of 79 behavioural, environmental and occupational, and metabolic risks or clusters of risks, 1990–2015: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5。 Lancet。 2016;388(10053):1659–724。

  [6] Health and Social Care Information Centre。 Statistics on Smoking, England, 2016。 2016。

  [7]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Global Status Report on non communicable diseases 2014。 2014。

  [8] Burton R, Henn C, Lavoie D, O’Connor R, Perkins C, Sweeney K, et al。 A rapid evidence review of the effectiveness and cost-effectiveness of alcohol control policies: an English perspective。 Lancet。 2017;389:1558–80。

  [9] Buykx P, Li J, Gavens L, Lovatt M, Gornes de Matos E, Holmes J, et al。 Public awareness of the link between alcohol and cancer in England in 2015: a population-based survey。 BMC Public Health。 2016:16–1194。

  [10]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18)31772-0/fulltext#%20

  [11]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Alcohol Collaborators。 Alcohol use and burden for 195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 1990–2016: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6。 Lancet。 2018;0(0)。

  [12] Latino-Martel P, Arwidson P, Ancellin R, Druesne-Pecollo N, Hercberg S, Le Quellec-Nathan M, et al。 Alcohol consumption and cancer risk: revisiting guidelines for sensible drinking。 CMAJ。 2011;183:1861–5。

  [13] Secretan B, Straif K, Baan R, Grosse Y, El Ghissassi F, Bouvard V, et al。 A review of human carcinogens-part E: tobacco, areca nut, alcohol, coal smoke, and salted fish。 Lancet Oncol。 2009;10:1033–4。

  [14] World Cancer Research Fund/American Institute for Cancer Research。 Food, nutrition physical activity and the prevention of cancer: a global perspective。 Washington, USA; 2007。

  [15] Jones L, Bellis M。 Updating England-specific alcohol-attributable fractions for England 2013。 Liverpool John Moores University: Centre for Public Health; 2014。

  [16] Sheron N, Gilmore I。 Effect of policy, economics, and the changing alcohol marketplace on alcohol related deaths in England and Wales。 BMJ。 2016;353:i1860。

  [17]https://www.sciencemediacentre.org/expert-reaction-to-study-looking-at-alcohol-cancer-risk-in-cigarette-equivalents/

  [18]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gas/article/PIIS2468-1253(19)30123-2/fulltext

  本文作者 | 代丝雨

癌症酒精男性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