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锋并未稳赢?CRISPR技术归属仍然成谜

张锋并未稳赢?CRISPR技术归属仍然成谜
2019年02月12日 09:43 新浪科技综合
图片来源:Pixabay图片来源:Pixabay

  来源: 科研圈

  据路透社等多家媒体报道,根据美国专利商标局(U.S。 Patent and Trademark Office)于 2 月 8 日发布的相关文件,加利福尼亚大学(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已经获得 CRISPR 技术专利的授权通知(notice of allowance),正式的专利证书将在大约六到八周内发放。

  这项专利申请由加利福尼亚大学的 Jennifer Doudna 团队于 2012 年提出。加利福尼亚大学 CRISPR 专利事务主要负责人 Eldora Ellison 表示:“这项专利将覆盖 CRISPR-Cas9 技术在一切细胞或非细胞环境下的使用。”

  而张锋所在的博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发言人 David Cameron 发表声明称,新的专利授权决策“不会以任何方式影响博德研究所、麻省理工学院(MIT)和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持有的 CRISPR 专利”。但与此同时,他也表示博德研究所已对加利福尼亚大学表达了合作意愿。

  取得专利并不是结局

  作为一项炙手可热的基因编辑技术,CRSPR 从诞生之时起就卷入了专利纷争。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法学教授 Lisa Larrimore Ouellette 告诉 STAT:“目前在人体中应用 CRISPR 技术需要同时取得博德研究所和加利福尼亚大学的授权。我想即使加利福尼亚大学成功获得了专利,它也很可能面临有效性方面的挑战,例如它的内容是否超出了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实际发明的范围。我认为 CRISPR 的专利归属仍不明确。”

  Ouellette 指出,有效的专利应该像菜谱一样,能让使用者遵循相关步骤操作。这项要求被称为可实施性条款(enablement clause),它可能成为加利福尼亚大学专利的一个软肋。

  纽约法学院(New York Law School)的专利法专家 Jacob Sherkow 同意,加利福尼亚大学还不能高兴得太早,并且这项专利确实面临着可实施性方面的问题。

  如果其他相关人员或团体对专利决策有异议,可以在专利公布的九个月内提出请愿,要求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Patent Trial and Appeal Board)进行多方复审(inter partes review)。一旦成功立案,委员会将在一年内作出最终决策,决定维持或撤销相关专利。如有正当理由,这一期限还可延长6个月。

  康达律师事务所的蒋一凡律师告诉科研圈:“被授予专利绝非代表专利权人可以高枕无忧,获得排他性许可。美国的专利法案尤其复杂,就算授权了也是非常有可能被撤销的。”

  CRISPR 六年专利战回顾

  2012 年 6 月 28 日,加利福尼亚大学的 Jennifer Doudna 和当时就职于瑞典于默奥大学(Umeå University)的 Emmanuelle Charpentier在 Science 发表相关论文,证明 CRISPR 技术能够应用于质粒(一种较简单的 DNA 分子)。随后她们立即提出了相关专利申请。

  博德研究所的张锋团队紧随其后,在几个月后提交了专利申请,并付费进行快速评审,于 2014 年 4 月获得了在真核生物细胞内应用 CRISPR 技术的专利,包括动物和人类的细胞。张锋团队的论文于 2013 年 1 月 3 日在 Science 在线发表,比 Doudna 团队的同类实验早了几个月。

  到 2015 年 4 月,加利福尼亚大学向美国专利商标局提出请愿,指出博德研究所的专利内容与该大学更早申请的专利内容相同。这一请愿最终被驳回:2017 年 2 月,美国专利商标局判定两项专利内容不同,互不冲突(事件回顾)。到 2018 年 9 月 10 日,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U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Federal Circuit)重新审理案件,并维持专利商标局的判决。

  Science 相关评论文章指出,CRISPR 专利之争的焦点在于谁拥有在哺乳动物细胞体内应用该技术的专利。张锋团队最先发表了对哺乳动物细胞的相关研究成果,而 Doudna 团队认为这不过是他们先提出的 CRISPR 技术的简单延伸应用。当下大热的基因疗法领域就涉及这方面的应用,因此相关技术的专利权变动对产业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还有观点认为 CRISPR 技术有望获得诺奖,只是因为无法判断真正的专利归属,才迟迟无法评出获奖人选。但德国杜塞尔多夫大学(Heinrich Heine University of Düsseldorf )的历史学家 Nils Hansson 表示,根据历史经验,诺贝尔奖委员会一向不被外因左右,因此也不会受到专利争夺战的影响。

  总之,这场 CRISPR 专利战已经持续了近六年,耗费在法律程序方面的费用总计高达数千万美元。如今加利福尼亚大学扳回一城,博德研究所也已经初步表现出和解的意愿。其发言人David Cameron 表示:“我们仍然相信,对整个领域而言,与加利福尼亚大学达成协议是最好的办法。因此,六年多以来我们多次寻求 UC 伯克利的加入,包括直接合作和通过专利池(patent pool)。这些举措在 UC 将相关知识产权进行独家、完全的商业授权之前就已经开始,并且我们还将继续寻求合作。”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