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不缺大水灾

中国历史不缺大水灾
2020年07月17日 16:48 新浪科技综合

  来源:历史研习社

  作者:颜元亮

  原文:《黄河黄土黄种人·水与中国》 2018年2期,文章有所删减

  中国自古是一个水灾频繁的国家,据不完全统计,自公元前206年到1949年的2155年间,全国各地较大的洪水灾害有1092次,平均约每两年一次。

  一、大洪水的传说和早期的水灾记载

  我国最早的洪水灾害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1世纪,相传那时大水经年不退。《孟子》一书说,尧的时候,“洪水橫流,泛滥于天下;水逆行,泛滥于中国”。于是出现了鲧窃息壤以湮洪水,女娲积芦灰以止淫水的传说。最后禹治水成功,把他的帝位传给了他的儿子启,从而使中国社会发生了重大转折。

  考古研究证实,龙山文化时期的王城岗遗址,其西城被山洪冲毁,城内冲沟以及城墙基槽被洪水冲毁的痕迹十分明显,东城则被五渡河暴涨的洪水冲毁。地处河南省北部的辉县孟庄龙山城址, 属龙山文化末期,也是毁于一场洪水。

哺育古代文明发展起来的河流哺育古代文明发展起来的河流

  商代时,出现了我国有记载的最早的城市水灾。商的都城在黄河附近,自成汤以后,商都曾多次搬迁,据说就是为了躲避黄河洪水。《尚书》还记载说,商的都城耿曾经被河水冲毁,灾害的严重性可想而知。《国语》《竹书纪年》等古籍中也多次记载有商的官吏为治水而献身的事迹,商代的甲骨文中还有不少祭祀河神,卜问水灾的文字,说明商代由于城市的出现,人口增加,水灾的破坏性加剧了。

  大约自东周以后,《春秋左传》《竹书纪年》等史书陆续有一些 “大水”的记载,透露出一些早期水灾信息。如公元前711年“秋,大水”;公元前687年“秋,大水,无麦苗”,记载了水灾对农业生产的破坏。公元前670年和公元前669年,鲁国连续大水,举行大规模击鼓祭祀仪式,祈求上天保佑。与鲁国邻近的宋国和郑国也有水灾,如公元前683年,“秋,宋大水”;《竹书纪年》记载,周敬王四十三年(公元前477年),“宋大水,丹水壅不流”。关于大水,《春秋穀梁传》解释说:“高下有水灾曰大水”,所以“大水”是非常严重的水灾。以鲁国纪年的《春秋》所记载的水灾反映了东周时期鲁国以及邻近一些诸侯国的情况。另外,周定王五年(公元前602年)黄河发生了有历史记载以来的第一次大改道;周灵王二十二年(公元前550年),谷水和洛水同时暴发洪水,冲毁周的都城成周(今洛阳)的西南角并危及王宫安全,这些都是研究我国早期水灾的宝贵资料。

  春秋战国时期,诸侯混战,以水代兵,人为的水灾也相当频繁。其中著名的有:公元前656年前后,楚国进攻宋国,“要宋田,夹塞两川,使水不得东流。东山之西,水深灭垝四百里而后可田也”,造成大规模水灾;公元前359年,楚国出兵至韩、魏有争议的地区,引黄河水淹长垣附近的一些城镇;公元前281年,赵国又决开黄河,攻打魏国;公元前279年,秦国大将白起率军大举攻楚,水灌鄢城,鄢城被毁,据记载,死亡达数十万人;公元前225年,秦国大将王贲攻打魏国,引河、沟水淹灌魏都大梁(今开封),大梁城被淹毁,魏王投降。

  二、西汉至南北朝时期的大水灾

  汉代开始,水灾记载明显增多,灾情描述也较具体。两汉的420多年间,发生较大水灾70余次。其中灾情比较严重的有:公元前185年夏,江水、汉水泛滥,汉中(治今陕西安康)、南郡(治今湖北江陵)大水,淹浸4000余户人家,这是最早有定量灾情损失记载的水灾。公元前180年夏,江水和汉水泛滥,汉中、南郡又发大水,冲没6000余户人家,南阳沔水(今汉江下游)暴涨,一万余户人家受灾。公元前161年,关中大雨三十余日,引起蓝田县山洪暴发,冲没900余户人家,同时汉水暴涨,8000余户人家被冲没,淹毙300余人。公元前115年夏,大水灾,“关东饿死者以千数”;公元前30年,三辅地区连降暴雨30余日,19个郡国大水灾,山洪暴发淹毙4000余人,损毁各类房屋83000余所;公元15年,邯郸以北大雨兼大雾,山水暴发,深达数丈,数千人死于洪水,这些都是相当严重的灾难。

  东汉建都洛阳,洛阳附近大水的记载较多,近20次。洪水多次冲击城门,其中136年洪水,数千人死亡。106年至109年,连续发生全国性大水灾,106年有37个郡国,315县遭受洪水灾害;公元107年,41个郡国受灾,“死者以千数”, 江、河、淮、济四渎同时涨水,冲毁城市,淹坏庄稼。东汉初全国共分为105个郡国,这几年全国几乎一半地区遭受水灾。与其相关的政治事件有:邓太后专政,阴气太盛;司空周章等谋废立太子,事发被诛;小人专制擅权,妒忌贤者,依公结私等,“故涌水为灾”。

  两汉时,黄河决口的次数虽然不多,只有15年决溢记载,但每次决口灾情严重。公元前138年,黄河于平原郡决口,大规模饥荒造成人相食的悲惨景象。公元前132年,河决濮阳,泛滥16个郡20余年,根据记载当时受灾范围达一两千里。公元前29年和公元前17年,黄河都发生重大决口,受灾县份有30多个,受灾4万余户。153年,黄河洪水泛滥数千里,数十万户人家受灾。

  值得注意的是,汉代开始,古人对于水灾的认识与阴阳五行以及政治事件相互联系。董仲舒认为,水属阴,水为纯阴之精,阴阳不调,阴气盛则导致水灾。阴气盛的表现有多方面,主要有妇女干政等。汉初的大水灾,就被认为是吕后临朝称制,国家阴盛阳衰所致。 

  魏晋南北朝的370年中,有110多次水灾记载,伊水、洛水等地的水灾记载仍然十分频繁。223年,伊、洛溢,至津阳城门,漂数千家。268年,青、徐、兖、豫4州大水;270年, 河、洛、沁同时并溢,4900余家遭淹浸,死300余人;278年,晋司、冀、兖、豫、荆、扬6州20个郡国大水;281年,山东泰山山洪暴发,淹毙6000余人。东晋建都建康(今南京),都城的水灾频繁。永和七年(351年)至义熙四年(408年) 的57年间,建康有10次水灾, 其中9次“涛水入石头”,平均不到6年,都城被水淹一次。南朝刘宋时期建康也连续于428年、434年、435年遭受水灾,京城里可以行船,损失可想而知。

  这一时期,由于国家分裂,战争频繁,作战时以水代兵,造成许多人为的水灾, 许多城市遭受水攻破坏。最著名的为梁天监年间,梁主萧衍进攻北魏的寿阳,在淮河上拦河筑浮山堰,堰高达48米,516年8月,浮山堰溃决,水声如雷,沿淮河两岸10余万人被洪水卷入大海,这是我国古代最严重的溃坝水灾之一。

  魏晋以后,人们进一步提出水灾为水不润下的说法。水性润下,这是水的本性,如果失其本性,则水不润下,水涝成灾。简宗庙,废祭祀,不敬鬼神,政令违逆,都会导致水失其性。例如223年洛阳水灾,史书认为,这是因为魏国曹丕即位后,自邺迁洛,造宫室,不起宗庙,废祭祀,上天的惩罚。

  三、隋唐五代时期的大水灾

  隋朝重新统一全国,但只有短命的37年,它的灭亡是由于天灾加上人祸。开皇十八年(598年),河南八州大水,被认为是独孤皇后干预政事,滥杀宫人,放黜宰相,阴气重的报应。隋代后期,在帝国的腹地山东、河南一带发生了几次特大的水災,加剧了隋朝的崩溃。这几次大水灾有:607年河南大水,“漂没三十余郡”;611年,山东、河南大水,“漂没四十余郡,民相食,相卖为奴婢”。最严重的是617年,河南、山东大水,饿殍满野,由于不能及时赈济,造成“死者日数万人”的悲惨景象。山东起义军李密乘机袭取黎阳粮仓,开仓放赈,军队得以迅速扩大,第二年隋朝即告灭亡。

  唐朝建都长安,以洛阳为东都,维持了强盛的200多年。这一时期,素称害河的黄河水灾记载较少,但两都所在地关中、河南水灾记载明显较多。其中长安附近严重水灾就有25次,洛阳附近严重水灾也达20多次。在京城长安,大水冲毁城墙和城门,甚至进入皇宫,造成很大破坏。如654年,山水暴涨,涌入玄武门,冲坏万年宫;817年,京城大雨,冲坏房屋2000余家,甚至含元殿的柱子也倒塌了。对农业的破坏也有不少记载,816年,京畿大水,受灾农田达4万余顷。东都洛阳及附近的水灾更为严重,洛水、谷水等河流的洪水暴发极为凶猛且相当频繁,淹没良田,冲毁房屋,多次发生死亡上千人甚至上万人的大灾难。其中最严重的为720年,谷水、洛水同时暴发洪水,洪水冲入洛阳城,涌入西上阳宫,宫人淹死十之七八,宫中卫兵溺死千余人,城内兴道坊500余家,一夜之间,全部没于洪水;最悲惨的是,这年夏天发往抗击契丹的援卒万余人,屯兵于谷水旁,夜间山洪暴发,万余士兵全部丧命。又过两年,伊水溢,毁东都洛阳城东南隅。另外,706年,洛水泛涨等,死亡都在千人以上。

  全国性的大水灾也屡见不鲜。633年,山东、河南40余州大水,681年,河南、河北大水,10余万家受灾;726年、727年,连续发生全国性大水灾。另外,792年,40余州大水,死2万余人,834年,滁州的清、洛等三县山洪暴发,漂溺13000多户等,都是损失严重的灾难。唐代有明确记载死亡千人以上的大水灾就有近30次,其中不乏死亡在万人以上的特大灾害。

  五代时,军阀割据,战争频繁,水灾往往伴随着严重的饥荒。黄河决口增加,平均三年就有一年发生河患。946年,黄河多处决口,自夏六月至冬十月,每月都有决口发生,漂没秋稼,河南、河北各郡饿死的有数万人。952年,后周大雨,京师(今开封)水深数尺,“坏墙屋不可胜计”;同年成都大水,漂没千余人。

  四、宋元时期的大水灾

  宋代以后,人们摒弃了天人感应的学说,自《宋史》开始,水灾不再和政治事件关联。

  北宋建都汴梁(今开封),由于宋的统治中心地处黄河下游,对黄河的灾害及治理极为重视,这一时期,黄河的水灾大大超越了前代,河道变迁十分剧烈。在北宋的167年中,黄河有66年决溢记载, 泛滥的范围包括历史上黄河成灾的大部分地区。一些决溢造成严重水灾,1019年,河决滑州(今河南濮阳),漫溢州城,32个州县受灾;1077年,河决澶州,泛滥横流45郡县,官亭民舍数万间被毁,30万顷农田受灾。1084年,“河溢元城埽,决横堤、破大名(今北京)……河水暴至,数十万众号叫求救”。982年,水灾遍及今山东、江苏、湖北、陕西、广西、福建、河北等广大地区,黄河多处决口;第二年又发生全国性大水,黄河大决于滑州,东南注入淮河,谷、洛、伊等河流暴涨,京城官署、民房、军营、寺观等各种房屋毁坏万余区,“溺死者以万计”,长江、汉水、易水、滹沱等河皆溢为患。

  南宋建都临安,偏安一隅,黄河入于金境,水灾记载以南方为主,山洪灾害较为突出。浙江、福建、江西以及安徽、湖北等地水灾频繁,其中不乏严重灾害。1144年,婺州、信州、衢州、建州大水,浙江兰溪县山洪暴发,洪水淹没城市,死亡达万余人;1181年,严州大水,漂民居19000余家,绍兴府五县大水,83000家遭水淹浸;1188年,淮河、长江同时大水,淮河南岸几百里长地带几乎一片汪洋,庐州(今合肥)城墙被冲塌。祁门县山洪暴发,人畜、房屋、庄稼损失十之六七;第二年,水灾又遍及浙西、湖北、福建、淮东、利西诸道。1191年,福建和四川各有十几个州县大水,福建福州、建宁等地霖雨成灾,四川嘉陵江暴涨,兴州3400余户遭淹浸,城门被冲毁。1193年,江苏、安徽、浙江均发生大水,江西9州37县,同时遭受水灾,北方黄河决口。南宋时,南方的海溢水灾值得重视。如1166年,温州大风海溢,造成严重灾害,溺死2万余人;1195年,台州大风雨,山洪海涛并发,造成“死者蔽川,漂沉旬日”的悲惨景象。 

  元代地域辽阔,水灾几乎每年都有记载。从至元九年(1272年)到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90余年中,44年有决溢记载;仅至元二十三年(1286年),就在15个州县有决溢记载,1326年,河决郑州阳武县,漂没民居16500余家,1366年,黄河北徙,济宁路肥城等地“漂没田禾民居百有余里”。

  五、明清以及近现代的大水灾

  明代时南方经济更加发达,因此,明代虽然中原地区水灾记载仍然很多,但江南的水灾更为严重。

  明代各地较突出的水灾例子有:1444年,江都县扬子江遇到罕见的狂风暴雨,居住于沙洲上的数百户居民被洪水湮没,死亡1020人;1472年,江苏扬州、苏州,浙江杭州、宁波、绍兴等地暴雨“……漂毁官民庐舍畜户无算,溺死者二万八千人”;1510年,安庆府、宁国府、太平府(今安徽安庆、宣城、芜湖一带)大水,23000余人死难;1603年,山东历城县大雨,“山走石平、水高十丈、渰没人畜及崩陷土地无算”。1608年,苏州、松江等地连续暴雨50余日,苏、松、常、镇诸府皆被淹没,“城市乡村水深数丈,庐室漂没殆尽,数百里无复烟火”“盖二百年未有之灾”。第二年,福建的建宁等四府大水,“丁口损失殆十万”。

  明成化十八年(1482年)是一次大水灾年,河南、山西、河北等地灾情严重。据记载,河南自六月以来“雨水大作”“怀庆等府,宣武等卫所塌城垣一千一百八十八丈,漂流军卫有司衙门、坛庙、民居房屋共三十一万四千间有奇,淹死者一万一千八百五十七,漂流马骡等畜一十八万五千四百六十九”,造成了严重的损失。这次大洪水,在沁河流域留下了不少碑记和题刻。据考证,这次沁河洪水至少是近500年来最大的洪水。另外,海河、卫河、漳河、滹沱河等河流同时暴涨,海河流域有20余县受灾,衡水、冀州、武强等六七个县被洪水淹没。山东、东北等地也有不同程度的灾情,明朝政府不得不在全国各地大规模免征税粮。

  明代黄河的水灾仍然相当严重,有决溢记载的年份达112年。1408年,河决大名,“坏庐舍二万区,死者千余人”;1437年,开封等地河决三十余处;1576年,河决丰县、沛县等地,致使附近的8个县“田庐漂溺无算”;1604年,河决丰县,“鱼台、济宁间平地成湖”。明代黄河最严重的一次灾难应数1642年的人为水灾,该年李自成与明军战于开封,李自成与明军先后掘开开封城北黄河大堤,致使汛期河水暴涨后,直冲开封城,溺毙将士及人民达“数十万”,造成空前的大灾难。

  明代海溢、海啸的灾害也有不少记载。如1461年,松江府崇明、嘉定、昆山、上海海潮冲决,溺死12500余人;1568年,台州飓风,海潮大涨,天台山诸河流同时暴涨,一起涌入州城,三日溺死3万余人,淹没农田15万亩,破坏房屋5万间;1582年,苏、松六州县潮溢,溺死2万人;1618年潮州海溢,12300余人溺亡等。这些灾难死亡都在万人以上。

  到了清代,有关水灾的记载更加丰富,不仅正史中有大量资料,地方志以及其他野史中也有很多具体描述。1668年,海滦河流域,直隶保定等府属五十州县卫,邢台通州等32州县受灾。乾隆以后,永定河决口频繁,1734年、1735年、1737年连续决口,泛滥北京南面固安、良乡一带。1794年,滹沱河、永定河决口,直隶天津20州县遭受水灾。1801年大水,灾情最为严重,波及海滦河流域170个州县,受灾范围之广,前所未有。

康熙治水图康熙治水图

  清代黄河决溢造成的水灾也相当严重,平均约三年就有一年发生决口,康熙初年几乎年年决口,造成严重灾情的如1781年,河决睢宁仪封,漫口20余处,河南十几个县受灾。1761年,黄河支流伊、洛、沁同时暴涨,偃师、巩义等被淹,沁河下游各县也都大水灌城,洪水从沁阳北门冲入“淹毙军民一千三百多人、漂庐舍十五六万间”。当时的怀庆府城“四面巨浸”“淹没军民以万计”,这次水灾河南共有10个州县被淹,17个州县大量房屋倒塌,山东12个州县、安徽4个州县被淹。

  1855年,黄河铜瓦厢决口改道,是一次空前的浩劫,洪水波及河南、山东、直隶3省、10府40余州县,受灾面积近3万平方公里,由于没有堤防约束,洪水泛滥横流达20多年,泛流宽度达200多里,被洪水冲塌或淹浸的县城就有六七个,其中,濮州、范县、齐东等县城不得不迁城以避水患。长江流域,清代发生过1788年、1860年、1870年等几次大洪水,每次都给人民带来深重灾难。

  清代,山洪暴发造成人口大量死亡的灾例也不少,如1877年广东连州山洪陡发,淹死万余人;1854年江西广昌大水,广昌城三面坍塌,“淹毙男妇以万计”,房屋、财产损失十之八九,1879年,甘肃文县大水,淹没10800多人等。

  从辛亥革命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的40年间,是我国历史上洪水灾害严重的又一个时期。如1931年全国性的大水灾,1932年松花江特大洪水,1933年黄河大水灾,1935年长江大水,1938年,蒋介石为阻止日军西进,炸开黄河花园口大堤,造成亘古未有的大灾难,1939年海滦河大洪水等,都造成严重损失。

历史水灾洪水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