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广州文德路挖出南汉城墙遗迹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5月30日 16:56  金羊网-羊城晚报
科技时代_广州文德路挖出南汉城墙遗迹
图:城墙已经被整体托好,等待吊走。本报记者 阙道华 摄

  长3.6米宽2.5米高1.2米;这是广州地区首次出土千年南汉国城墙,目前正在进行整体提取迁移

  文/本报记者 张演钦 图/本报记者 阙道华

  广州考古界又传惊喜!南汉国湮灭一千余年后,其城墙首次再见天日。这段短短的却极为精彩的城墙遗址,将被整体提取,迁移到南越王宫署博物馆作专门陈列,陈列效果媲美南越王墓出土的“丝缕玉衣”!

  记者昨天下午在文德路考古工地现场看到,这段“非常珍贵”的城墙遗址已经被初步打包,不日就可整体提取。

  整体提取如何进行?

  为了尽量少干扰遗址,全部施工都用人力进行。施工人员先是在遗址两侧用人工打入八条工字钢桩,在桩顶架水平导轨,导轨由上下相对的工字钢组成,它们之间净距约2-3厘米,接着才把与城墙等宽度平钢板沿着轨道工字钢之间的空隙水平压入,从北往南推。为此鲁班公司动用了两台千斤顶作业,用人力一毫米一毫米地把钢板水平推进。为了减少摩擦力,在钢板和导轨之间涂上

润滑油。钢板厚2厘米,长2.7米,宽1.3米,顶进去一块后马上焊接第二块,继续向前顶,一共用了三块这样的钢板。钢板兜住遗址底部后,再用2条工字钢纵向插入钢板底,加强钢板刚度,又用木板把遗址的上面固定,然后通过50吨的吊车吊装到平板车,在吊运过程中,拟用沙包平衡,之后运到附近的南越王宫署博物馆。

  从砖头大小判断出是南汉城墙

  昨天,阵雨方霁。文德路大塘街一处建筑工地,黄色的土地满是泥泞。鲁班公司的莫工领着我们来到考古现场。前面一个大坑,坑上是巨大的防水幕布,坑底有巨大的隆起物,一样覆盖着布满泥巴的防水幕布。“这就是南汉城墙。”莫工指着坑底说。

  工人把防水幕布徐徐掀开———南汉国城墙穿越千年黑暗,重见天日!

  这段城墙体西面,是一排整齐的黑色鹅卵石堆积物,非常平整,宽有1米多,略向西倾斜。紧挨着鹅卵石的东面,是一排扁方砖砌成的墙体,这是城墙的外侧护墙,砖块大多保留完好,棱角分明,砌工严实,规则整齐,砖墙比鹅卵石地面高出1米有余,宽0.5米多一点。砖墙的东面,是夯土,非常结实,宽度和砖墙差不多,这是城墙的芯部,因另一侧砖砌护墙已不存在,故原芯部有多厚还有待考究。

  主持该考古挖掘的广州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专家易西兵向记者介绍说,城墙是“五一”期间发现的,建设单位非常配合考古工作,会等所有考古作业完毕后才开始建设施工。

  为什么说这堵城墙遗址就是南汉国的遗迹?易西兵说,从包边砖头来看,这些砖头和唐砖有点相似,但略大;和宋砖比起来,则是宋代的砖更大一些。再从出土器物来看,出土的莲花纹瓦当和陶罐,都带有南汉的特征。一些专家看过后,也认为是南汉国的城墙。记者采访了著名考古学家麦英豪,麦英豪认为,是南汉城墙应该没有什么疑问。据悉,这是广州地区首次出土南汉城墙。

  御用人行道的鹅卵石来自珠江

  麦英豪见多识广,却也对这短短的一段南汉城墙赞不绝口。

  “太珍贵了!多少钱都买不到啊。”麦英豪对记者说。他说,附近的致美斋一带出土了很多南汉国的东西,而稍远一点的原儿童公园,则出土了诸多南汉国宫殿遗迹。“这城墙,应该是南汉皇城的城墙!”麦英豪尤其对鹅卵石路面啧啧称奇,他认为这是护坡兼行人路,“鹅卵石主要是散水,保护城墙。城墙边上如果是土的话,就很容易被大雨冲洗损毁,影响城墙的安全。”而一般的城墙散水都是铺砖地面,而此段则为鹅卵石铺砌。“有可能是供皇家走动的才铺鹅卵石路面。这一段路真是‘架势’(广州话,‘了不起’的意思)啊!”麦英豪说,从遗址看来,“造工最考究的就是这一段,不亚于南越国———南越国也有很多地方就是这样铺鹅卵石的,而不是铺砖。”麦英豪笑着反问记者,“鹅卵石铺路面护城墙,哪里还见过?”

  发现的城墙遗址仅仅剩下3.6米长。它究竟有多长呢?麦英豪说,往南应该还有,但已经被打断。

  记者发现,这些鹅卵石体量颇大,和成人拳头般,而且每一个都差不多大小,通体黝黑,可谓颗颗精华,一定经过了精心挑选。有考古专家说,当时这里和珠江相去不远,鹅卵石的采集不难。

  整体提取请来老手“铲豆腐”

  “正因为其短,所以更加珍贵!”麦英豪说,唯有如此,才有采用整体提取、全部迁移到南越国宫署博物馆的可能。

  整体提取工作,由广州鲁班公司实施。鲁班公司六年前曾经成功平移过大型清代建筑锦纶会馆,轰动一时。记者在现场看到,整个城墙底部已经被钢架框住。莫工介绍,文物总重量有10吨多,钢结构重4吨多,总重量15吨左右。而城墙遗址南北走向,长3.6米,宽2.5米,砖墙和夯土高1.2米,鹅卵石护坡高0.4-0.6米。

  据悉,这样的体量和重量不算特别大,但莫工说,因为作业面极为有限,所以难度也很大。要在一个逼仄的大坑里把遗址从2米多深的地下兜住,难度很大。

  麦英豪说,在南越王宫署博物馆里会提供一个专室陈列这段城墙,然后再模拟当时的宫殿环境,就像南越王墓的“丝缕玉衣”陈列室一样,“我相信会不亚于‘丝缕玉衣’的陈列效果。”

  鲁班公司负责人李国雄表示,整个施工过程就好像“铲豆腐”一样,“最怕就是变形,技术难度也是不小的,但已经作了最充分的准备。搬迁的过程中也会保湿的”。

  链接

  五代继起于唐朝,当时,藩镇刘岩据有岭南,于后梁贞明三年(公元917年)立国,即南汉,传四主,共55年。南汉立国以广州为都城,称兴王府,留下了非常丰富的文化遗存。有文化学者认为:都城规模甚大,而离宫之类则远至今日广州郊外,几百宫殿、上千园林、三重州城,其财源大都来自海上贸易。历史还记载,刘造昭阳殿,用金作屋顶,银作地面,木料都是用银装饰。殿下设水渠,渠中布满珍珠。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510,000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