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安徽发现汉王陵墓葬群 盗墓贼留下碗属唐代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1月17日 14:43 北京日报

  如果天气条件允许,安徽六安双墩1号汉墓的发掘工作将在本周进入关键环节——开启主墓室。目前,考古人员对墓葬外藏室清理工作已基本完成。

  周边还有10多个大封土堆

  15日上午9时30分,突然降临的雨夹雪又一次打乱了安徽六安双墩1号汉墓的清理进程。整个上午,此次考古的总负责人、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汪景辉指挥着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将防雨薄膜铺展到1号汉墓上。

  “受雨水的影响,墓坑进一步向外扩展,还有塌方的危险。”每一次,当薄膜出现细小的弯曲,雨水顺着薄膜凹槽滴到汉墓的外藏室,汪景辉就神色凝重。

  “因为这不仅仅是一个单独的王陵。”汪景辉介绍说,在此周围还有10多个王陵墓葬。如何判定?“在六安王陵墓的周边,还有10几个大的封土堆。封土堆和小土丘,在普通人眼里无法区分。”

  根据考古专家的判断,整个王陵墓葬区的范围有五六平方公里。发现这样的汉墓群,在我国是第一次。

  “现在做的墓葬发掘工作,只是第一步。”汪景辉说,确定王陵墓葬区,这在我国尚无前例。此外,墓葬群表明这个家族在这一区域连续做了“六安王”,这能为世袭传承的情况提供第一手的资料。

  要完成陵与陵之间界线的考定以及对于墓葬建筑遗存的考察工作,至少需要3至5年的时间。

  金缕玉衣无望,盼玉玺现身

  至于即将开启的主墓室棺木,考古人员表示:对于金缕玉衣他们已不敢有太多的奢望,只希望有玉玺或印章之类的文物出现。

  安徽省考古所的杨所长告诉记者:开启主棺后能找到玉玺是他们最大的期望,至于金缕玉衣则非常渺茫。杨所长告诉记者,因为在前期的发掘中,考古人员在主墓室的石椁内发现了一堆尸骨和残存的玉石碎片。他们初步推测,这很可能是盗墓贼为了盗取墓主人的金缕玉衣,特地将墓主人拖出了棺木,从而扒掉其身上价值不菲的玉衣。

  杨所长说,目前虽然他们还没有进入主棺内,但棺木上已经发现有一个能容一个人自由进入的大洞。“估计里面很多珍贵的文物都已经被盗了,但里面肯定还有遗留。我们期望里面能发现玉玺或印章之类的东西。”因为这不光能更加确定墓主人的身份,也将给我们辛苦工作近一年的考古人员一个安慰。

  盗墓贼留下的碗属唐代

  据了解,此前几天,许多精美的出土文物已经运往安徽省文物研究所进行了保存,其中不少漆木器贴有精美的金箔或银箔质的飞禽走兽图案,有的镶嵌有银筘和玉石;有的铜壶上采用错金、错银技术;各种玉器都是精雕细琢,光洁温润。而这些做工精湛的奢华物品,是盗墓贼“手下留情”。

  汪景辉告诉记者,双墩古墓为并列的两座大墓,其中1号墓位于合(肥)武(汉)高速铁路路基上。在墓葬封土西侧发现三座并列的小型西汉墓(为陪葬墓),在墓葬西南发现一座车马坑(为陪葬坑),在墓葬东北发现一座残坑。

  到现在为止,在主墓室,考古专家发现了4个大小不一的盗洞,盗洞一侧切口都比较整齐。“此座汉墓在唐朝时就被盗过,”汪景辉介绍,他们在对该墓进行发掘的时候,发现了盗墓的器具,包括绳子、斧头、木桶以及喝水用的碗。“经过考证,碗属于唐代。”由此推断,古墓的主墓室在唐代就已经被盗过了。不仅如此,双墩侯王大墓在发掘同时也吸引了现代盗墓贼的目光,据六安警方介绍,前段时间,在墓葬发掘过程中,他们曾经破获一起盗墓案件,盗墓者欲对双墩王陵墓群墓进行盗掘时,被警方抓获,此案现正在进一步处理。

  为了更好地保证现场工作安全,当地派出所十几位警员都在这里24小时轮流值班,监控现场情况,为避免干扰考古工作,警方还在现场安装了监控系统。

  六安王可能是个清官

  在汉墓现场,诸多栩栩如生的木俑呈现在记者面前。据了解,目前六安双墩汉代古墓除出土的青铜器、铠甲片、漆木器残片、五铢钱、金箔、银箔封泥等珍贵随葬品外,发现最多的是各色木俑。“刘安当了30多年的六安王,为什么墓葬内大多是木器,而非青铜器呢?很可能因为他是个廉政官员。”汪景辉笑称这仅是考古学家们的猜测,暂且还没有定论,但也有依据,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墓葬使用的“黄肠题凑”的木结构。

  汪景辉介绍说,“黄肠题凑”在汉代属于天子葬制。也就是说,只有天子可用这样的墓葬结构。如果是诸侯王,必须是通过皇帝的特殊赏赐才能享用,否则将有杀身之祸。

  “作为汉武帝的弟弟,刘安做了30多年的六安王,如果不是中规中矩,得不到皇帝的封赐;如果不是克己廉明,更多物品会用青铜。”

  按当时的制度,他死后的谥号要由皇帝根据其生前表现赐予。刘庆被谥为共王,共即恭,按当时的解释为“正德美容,敬顺事上曰恭”。就是说,刘庆能端正自己的德行,甚至容颜举止都很注意,能够尊敬顺从地侍候皇帝。

  开掘进程“靠天吃饭”

  “江淮地区的气候干湿分明,一干一湿,都不利于古文物的保存。而最担心的是下大雪上大冻。”汪景辉说,这几天接连的几场小雨雪,已经让考古现场出现了小冻,为了防冻,考古工作人员给四周的填土都裹上了保暖海绵,以防止解冻出现新的塌方。

  出现大冻,一方面,木器本来饱和的含水量将被改变,保护变得困难;此外,解冻影响夯土的牢固程度,会引起塌方,影响主棺的开启。

  据了解,墓葬现已出土的漆木器保护难度很大,长埋地下的漆器一旦重见天日接触空气,漆的附着力大大降低,不但经不起重压和重放,而且很容易风化脱落。目前,文物部门已经对出土文物分别采取了相关保护措施:对漆木器采用清水保湿,对棺室木材已经在现场作了材质鉴定、取样和喷洒防霉药物处理,对青铜器进行了清洗和去锈处理等工作。(综合《新闻晚报》、《安徽商报》报道)本版图文/RJ172

  链接

  原址保护王陵墓群合武高铁或将改道

  考古专家称,1号汉墓“黄肠题凑”墓室和结构保存较完整,墓葬及其黄肠题凑的结构非常复杂,“题凑”内有木椁、石椁和双层木套棺,“题凑”之外的外藏室有各种立柱、横梁和穿榫与半榫等精巧的木结构,各类随葬品都按分区放置有序。

  “如此规格高、规模大、价值高的侯王大墓在全国也比较少见,对研究汉代诸侯王一级的墓葬结构以及当时的工艺技术水平有极其重要的作用。”为了保护六安的这片王陵墓群,文物部门和当地政府考虑,将尽量原址保护。

  “之前,较完整的汉墓在高邮,包括皇帝墓和皇后墓,后来采取异地保护迁到

扬州。”汪景辉称,高邮汉墓异地保护一直令考古人士觉得遗憾,墓葬保护是一个整体的工程,原址保护意义重大,可以研究环境以及周边地貌的特点。

  六安市委宣传部马副部长向记者透露:虽然目前大家都倾向原址保护,但难度非常大。因为1号墓正好位于合(肥)武(汉)高速铁路路基上。

  作为国家重点工程的合武高速铁路,不允许有任何陡弯出现。如果铁路改道,至少要绕10至20公里,可能要增加2个亿的成本投入,即使在地下修隧道也要花1个亿。但他表示,政府领导明确表示,如果真如专家所说,这里是王陵区,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争取对其进行原址保护。根据预算,墓葬迁址保护需要几千万元资金,但迁走这一个墓葬,其他墓葬就会失去意义。而且铁路一旦修好,后面的保护工作将更加艰难。马副部长说:如果修铁路破坏了这里的王陵文化,后人会骂我们这代人目光短浅。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