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全球变暖专题 > 正文

打破学科国界壁垒 科学家在危机面前携手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2月24日 10:53 科学时报

  一部科幻灾难片《后天》把人类对于温室效应的恐怖噩梦推向了极至,正在很多人忧虑这种灾难是否真的会发生、它离我们有多远的时候,拖延了几年的《京都议定书》终于在2005年2月16日开始生效,使国际社会联合起来避免灾难发生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同时,在2001年从该议定书中退出的美国政府,再次成为公众指责的焦点。

  2月19日,IGBP(国际地圈生物圈计划)第20次科学委员会会议在北京召开,这也是该
会议首次在中国召开,让我们再次看到了科学家们为拯救人类危机、实现可持续发展,而表现出来的“科学无国界”的胸怀和为此作出的协作与努力。

  打破学科和国界的壁垒

  IGBP是国际四大全球变化研究计划之一,始于1986年。全球变化研究最早是由气候学家进行的,很快他们发现,全面认识全球气候的变化单靠气象学家是远远不够的,于是IGBP、IHDP(人文因素计划)、DIVERSITAS(生物多样性计划)相继应运而生。

  据IGBP科学委员会主席Guy Brassour介绍,IGBP作为一个非官方组织,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把地质、生物、化学、大气、海洋、生态、工程方面的专家,甚至是社会学者组织在一起,实现一个共同的研究目标,即通过了解地球如何演化、人类活动对地球变化所起的作用,从而了解如何实现地球的可持续发展。

  他说,在1986年IGBP成立前,科学家对地球规律的研究和理解是孤立片面的,他们之间没有什么联系,也没有系统模型去模拟整个地球运行规律,人类甚至不知道生物圈对气候的全球变化能够产生重大影响。

  而在1990年至今的十几年时间里,在IGBP的推动下,全球变化的研究取得了重大进展,科学家们对全球变化与人类活动间关系的认识有了明显的飞跃,并取得了一些相当惊人的成果。例如,通过IGBP的研究,人类已了解到,最近100年地球某些环境要素变化的速率和幅度,超过了过去50万年地球自然变化的范围;人类活动对当今全球变化产生了巨大作用,并驱动着地球向一个未知的方向演变。

  在IGBP成立近20年来,全球已有77个国家成立了国家委员会,参与全球变化工作的国家超过100个。协同工作的科学家更是人数众多,仅德国便有五百多位科学家全职从事全球变化的研究。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参与全球变化研究的科学家和教育工作者人数超过9000人。

  Guy Brassour说,如何把各学科的专家组合到一起,协同工作,完成同一个目标,一直是IGBP面对的巨大挑战。在下一阶段的工作中,IGBP将尝试把项目作为联系各学科的结合点,把各个学科的工作通过具体的研究项目统一起来,进一步打破学科和国家间的科学界限,加强把地球作为整体来研究的科学宗旨。

  在政治的坚冰面前

  作为一个科学组织,IGBP成立近20年来相当成功地担负了科学组织和研究的重任。然而,环境问题从来都不是简单的科学问题,政治、社会等因素常使科研成果在实际应用中受到拖延。刚刚生效的《京都议定书》就是一个例子。

  事实上,全球变化研究与《京都议定书》的联系非常密切,两者的出发点都是越来越受人关注的温室效应。IGBP的工作内容之一就是为决策提供科学服务,其中也包括《京都议定书》。两者还有一个共同点是,为避免像《后天》那样的危机成为现实,在科学上,需要学科间的协同作战,在实施上,同样需要政府间的协同作战。

  从《京都议定书》经历的漫长过程看,攻破政治壁垒的难度远远大于攻破学科壁垒。按照议定书的规定,要有在1990年占造成温室效应气体排放量55%的国家签字,该议定书才能正式生效。2001年,排放量居世界首位的美国退出了该议定书,拖延了《京都议定书》的生效日期。面对这种局面,公众在庆幸的同时也流露出很多不安。他们说,作为温室气体排放量最大的美国不参与,《京都议定书》的覆盖面就是不完整的,其目标就不能完全实现。另一个没有加入《京都议定书》的重要国家是澳大利亚,目前澳大利亚的碳排放量比1990年增长了 43%。

  排放量占世界第三位的俄罗斯,在一度犹疑后去年11月底终于在议定书上签字,最终促成了议定书的实施,也让我们看到了政治坚冰溶解的可能。

  当然最终的瓦解还需要很长的过程和很多工作,IGBP计划的高层对此抱有相当的信心。他们认为,可以通过教育公众来提高公众对环境危机的认识,最终影响政府的决策。

  一个负责任的国家

  我国一直积极参与全球变化的研究。在IGBP成立的第二年,我国就成立了中国全国委员会(CNC-IGBP)。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科学家就参加了全球变化科学重大国际计划的可行性研究,国家投入数亿元经费进行大气、陆地、海洋等各个领域的研究,陆续建成了一批国家重点实验室或部门开放研究实验室。目前我国可供全球变化研究的国家和部门重点开放实验室有30多个,造就了一大批全球变化研究科学家。

  10多年来,作为全球变化研究发起国之一,我国对IGBP核心计划的确立和实施做出了突出贡献。Guy Brassour评价说,CNC-IGBP的工作是相当杰出的。

  目前,我国在古环境研究(包括黄土、冰心研究,古文献研究)、碳循环研究、青藏高原研究、季风亚洲研究、土地利用研究方面,都具备了国际领先水平。

  尽管作为发展中国家,我国近几年不必承担减排义务,但是这种“免疫”毕竟不是终身的。在最近几天来,针对《京都议定书》的各种报道中,接受媒体采访的中国官员对未来的义务都表示出一种积极的态度。

  在IGBP开幕的当天,CNC-IGBP现任主席、中国科学院副院长李家洋院士对本报记者表示,我国从事全球变化的科学家正在加强对地球系统基本规律的研究,加强减少温室效应气体危害、开发新能源方面的研究,加强学科交叉和国际合作。他说,我国在维护地球可持续发展方面,从来都是个负责任的国家。

  (本报记者 洪蔚)


  点击此处查询全部危机新闻

评论】【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热 点 专 题
聚焦2005春运
世界新闻摄影比赛
2005年CCTV春节晚会
CBA全明星赛球迷投票
澳网公开赛百年
2005新春购车完全手册
北京2月新推楼盘一览
新春购房打折信息
《汉武大帝》连载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82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