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影院复工第一天:实地走访北京多家影院,无一开业

2020-07-21 09:19:08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刺猬公社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周矗 阳雪

  来源: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暂未开业,在等通知”。

  六个月后,全国影院终于等到了复工的日子。

  2020年7月20日,全国影院票房显示为358.42万。虽然成绩还不到去年同期的1.5%,但这一天,却是一个足以载入史册的日子。

数据、图片来源:灯塔专业版数据、图片来源:灯塔专业版

  这一天,刺猬公社实地走访了北京10余家影院,并与全国多家影院经理聊了聊这特别的一天。

  我们试图以此见证,一家家影院卷帘门重开“拉开”的时刻。

  北京:“暂未开业,在等通知”

  截至7月20日24时,猫眼和淘票票显示,北京还未有影院公布排片和票房信息。

  刺猬公社走访了博纳、英皇、保利、CGV、UME等数家影院,暂未有影院开业,也没有影院可以确定开业日期。

7月20日,北京多家影院暂未开业 拍摄:阳雪 周矗7月20日,北京多家影院暂未开业 拍摄:阳雪 周矗

  多位北京影院经理告诉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他们还没有收到影院开业排片的通知。在这之前,影院的排片、宣传都无法展开。

  但在7月20日,北京部分影院的灯光已经亮了起来。

  博纳国际影城悠唐店的卷帘门已经拉开,里面灯火通明。影院门口,时不时会有影迷来询问:“咱们开业了吗?”一位小哥哥则会温柔地提醒他们,“影院还没有营业哦”。

  旁边汉堡王的员工,还时不时往里望望这位熟悉而又陌生的“邻居”。

拍摄:周矗拍摄:周矗

  20日一大早,英皇影城北京集团中心店就开起了复工筹备会,每个人都忙得团团转。

  影城值班人员说,他们已经收到了大部分复映影片的硬盘,并在积极准备防疫报备工作,影城也希望能够尽早的接待影迷,但具体复业时间还要等官方的公示。

  为了让影迷看得开心少花钱,他们还在策划推出一些票价优惠。

拍摄:周矗拍摄:周矗

  走进中影星美国际影城(耳东)世贸天阶店时,影院王经理刚刚抱回了十几箱网购的消杀物资,正准备把这些物资发放下去。

  现在,影城只剩下十几位员工,正常复工后至少需要40余名员工。除了完成各项审批,他们要先招到人,经过培训后才能对外开放。

王经理购买的防疫物资 拍摄:周矗王经理购买的防疫物资 拍摄:周矗

  这家影城最具特色的欧式厅、足球厅和儿童厅,暂时还不会开放。

  “这些VIP厅每个厅座位不到十个,按照规定两个人不能坐一起,可能会失去熟人观影的氛围。如果普通厅有观众坐在一起,工作人员会马上把他们分开。”王经理说。

拍摄:周矗拍摄:周矗

  华贸城地下二层的保利国际影城,电梯依旧处于停止运行状态。

  影院大门紧闭着,两份停业公告一左一右的张贴在玻璃门上。大厅里一片漆黑,还看不到工作人员的身影,影院门外墙上的影讯还是1月份的。

拍摄:阳雪拍摄:阳雪

  天安门店的李经理介绍,保利的九家影城都在准备复业,天安门店有望成为最早开业的门店。

  “目前我们有9个影厅,届时不会全部开放。按纯票房收入计算,确实开业可能也是亏本。但是影院已经歇了半年左右,我们希望通过重新开业告诉影迷——电影行业在慢慢恢复,会越来越好。”李经理说。

  还有一些靠“生鲜服务”维系的影院,也把“摊”收了起来。

  此前,一张朝阳剧场卖生鲜的照片在网络上流传。7月20日晚,刺猬公社再次探访朝阳剧场,影院“贩卖生鲜”的横幅已经撤掉。虽然影院仍未营业,但里面已经亮起微弱的光。

上图:新浪微博@北京人不知道的北京事儿 下图:迦玄于7月20日拍摄 上图:新浪微博@北京人不知道的北京事儿 下图:迦玄于7月20日拍摄 

  全国:835家影城开业,场次过万

  截至7月20日18点,灯塔数据显示,全国总复工影城数为835家,总场次数接近万场,观影人次突破10万。

  其中,浙江省开业影院数最多,达到了176家。上海市总场次最多,共有1487场。

图源:灯塔专业版图源:灯塔专业版

  7月19日晚23:30,浙江丽水万地国际影城门口排起了队。35分钟后,这里举办了《第一次的离别》零点场观影。

图源:杨经理提供图源:杨经理提供

  影院的杨经理很开心。这一晚,在放出的30%的座位中,电影票卖出了七成,近70人走进了影院,大部分人都看到了最后。每一位入场观影的影迷,还收到了漫威的周边和网红照相馆的优惠券。

  这是一场和时间“赛跑”的首映礼。七个小时前,影院刚刚收到影片的硬盘。拿到硬盘后,“做零点场”这件事才在杨经理心里落听下来。

  7月18日,影院经理把几个月没见的同事叫进了影厅。在那块很久没亮起的银幕上,出现了影院的复工计划。

 图源:影院工作人员提供 图源:影院工作人员提供

  三月份,影院复工的各项准备就做好了。但迎接他们的,却是没有期限的等待。六个月里,员工有的人去送外卖,有的人去摆了摊,还有的人去酒吧驻唱。

  复工的消息来得很突然。当地复工政策一出,这家影院马上决定,要在20日当天复工。复工当天,观影人次不到500人,收入共计14000多元。但除去水电费和员工成本,并没有什么盈利。

零点场上,杨经理与影迷互动  图源:杨经理提供   零点场上,杨经理与影迷互动  图源:杨经理提供   

  “一是想给全国所有电影从业者和影迷打打气,二是想让我们这群依然坚持着的小伙伴,回归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状态。”杨经理说。

  首日复工,更多的是影院人的一种“仪式感”。

  售出全国第一张票的成都和平电影院,在20日13:00迎来了首场放映,影片是《超时空同居》。这场电影卖出了20张票,只有4位观众前来观影。

  20日全天,影院一共排了9场影片,165张票全部卖光。每张票售价3.1元,平台方服务费3元,影院总收入共为16.5元。

  白经理介绍,和平影院能够第一时间复工,是因为他们并未像很多影院一样进入停滞状态,员工每天都照常上班,一直在做防疫工作。

图源:新浪微博@1905电影网官博图源:新浪微博@1905电影网官博

  “总得有人迈出这一步,影院要先释放开门信号,观众才能走进电影院,片方再逐渐定档。复工的影院越来越多,走进影院的观众越来越多,片子越来越好,电影市场才能一步一步好起来。”白经理说。

  然而,能做到20日当天复工的影院还属少数。

  湖北省内的大部分影院,几天后才有望营业。在部分地区的通知中,影院要把主路口分开,统一设置动线,还要单独设置一个隔离观察间。

  “每个区域要等待当地的检查批复。其次,开业前后的设备维护,人员招聘,市场宣传也需要很大的精力。我们也需要等几天,观望一下市场的反应。”武汉华夏天达电影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刘迪说。

  公司旗下管理着全国三十余家影院。六个月里,他亲眼看到平日里谈笑风声的影院经理去摆地摊、做微商。员工们有的修车,有的卖水果。

  刘迪自己也摆起了地摊,卖上了黄桃。

一位影院经理在修车 图源:刘迪提供一位影院经理在修车 图源:刘迪提供

  他心里清楚,在经营模式和水电成本的压力下,影院开业即亏损。但为了提振所有人的信心,他决定要不计成本地开业。

  首日影片:“多部老片+少量新片”

  开工首日,抚州越幕影城排出了六部影片,一部新片,五部老片。

  “时长120分钟以内是首选。其次,我们会选择上映时间相对近的电影,尽量把动画片、剧情片、悬疑片、喜剧片都排进去。”越幕影业张经理说。

影城排片部分截图 图源:淘票票截图影城排片部分截图 图源:淘票票截图

  在下午四点才出排片的情况下,越幕影城依然售出了50张票,其中新片《第一次的离别》和老片《哪吒之魔童降世》的表现尤为不错。

  对于两个小时时长的限制,影院自身并没有剪辑影片和“中场休息”的能力。张经理提到,解决办法只有一个——只排两个小时以内的影片。

  “在现在的片单中,暂时还没有能够大幅度提振影市的作品。如果24号有好的新片定档,肯定会给市场很大的提振。但影院和观众需要时间,制片和发行公司也需要准备。在疫情没有出现反弹的情况下,好的电影最快可能要等到八月初定档。”

图源:大地院线图源:大地院线

  商业片供给不足,反而是一些艺术电影的机会。

  北京中间影院经理靳涛发现,无论是复映还是新上映的影片里,都有一些质量非常好的艺术电影。

  “结合我们艺术影院的定位,我们会对这些电影在阵地宣传、片前导赏和排片上做重点宣传、导流。没有那么多商业大片的冲击,能让更多观众关注到艺术电影也是好的。”靳涛说。

  无论短时间之内是否亏本,迎接观众的回归,培养更多元的观影氛围,建设好属于这个城市的艺术影院,才是他们终极的目标。

图源:靳涛提供图源:靳涛提供

  《第一次的离别》是全国首部宣布定档的影片。从收到复工消息到决定上映,中间只用了30分钟。

  在30分钟时间里,出品、发行方大象伙伴影业把制作、拷贝复制、快递,再到发行通知等流程都确认了一遍。确定能在7月20日之前把拷贝寄送到全国后,他们才宣布定档。

  那张广泛流传的定档海报,还是大象团队临时把设计师“抓回来”,在海报上添加了“上映时间”。

图源:豆瓣电影图源:豆瓣电影

  “这一切发生得都非常匆忙,但这是我们整个团队都共同期盼的那一刻,它来了,它非常突然地来了,那我们就用最大的热情去接住它。”大象伙伴影业创始人吴飞跃说。

  为了让影片在20日前到达全国影院,大象伙伴影业还临时追加了一笔物流预算,和一家快递达成了合作。目前,全国大部分影院已经收到了硬盘。

  20日晚,王佳走进了长沙的一家影城,为这部电影贡献了20块钱。

图源:王佳提供图源:王佳提供

  这是一部维语文艺片,节奏比较舒缓,但她周围的座位基本卖完了。有情侣在查豆瓣评分,有一家人因为太想念影院组团来看,还有人压根没看片名就直接买票进来了。

  一个半小时过后,影片散场,王佳感觉自己还没缓过神来。阔别影院好久,状态还有点懵,她抬头望了一眼影院的排片表,大部分还是复映影片。

图源:王佳提供图源:王佳提供

  7月20日,定档的新片已经达到10部。定档至10月1日的《我和我的家乡》,被视为挽救影市的最大希望。

图源:新浪微博@电影我和我的家乡图源:新浪微博@电影我和我的家乡

  不过,在这一天走进影院的观众,想念的不是具体的片子,而是电影本身。

  影迷思漪记得,自己最难忘的一次观影经历,是在看《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时候。

  当时,100多人挤在黝黑的空间内,集体进入另外一个世界,电影进入到高潮,孙悟空因为被禁锢法力而被爆锤。突然,有童声响起:“孙悟空,赶紧变身啊。”影院内有几个人,不约而同地附和,“变身”“变身”......

  那几年,电影行业就跟“大圣变身”一样,票房纪录的头把交椅从十几亿,二十几亿再到《战狼》的50多亿。但2020年,这个“大圣”却变为了“人身”,被限制了法力。

  幸好,“他”开始在恢复了。

  (柔嘉、迦玄亦对此文有帮助)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