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面对武汉肺炎,日本在做什么?

2020-01-29 21:30:00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在湖北工作、生活的日本人,目前有650位左右希望回到日本。1月28日、29日和30日,日本政府连派三架飞机飞武汉,接日侨回国。第一班206个人已经回到日本,其中三人咳嗽、一人低烧已经送往医院。

武汉肺炎牵动的不只是中国人的心,也在影响世界。包括笔者这样年过六旬,在日本生活了几十年的老者,也开始不停刷手机,反复看朋友圈。信息更新得非常之快,也更加碎片化。

笔者想在这里写写面对这场新型肺炎,日本媒体、政府及市民是如何行动,如何分担责任的。

作为日本《朝日新闻》的订户,笔者最早看到的报道,是该报政治部派到北京任特派员的富名腰隆写的报道,谈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导致肺炎的患者中出现了死亡现象。

中国之大,各种疾病之多,不是日本能够比拟的。不知道一个政治部的日本记者为何关心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存活问题。现在来看,这就是记者的敏感,他能把当时最重要的信息传播出来。

以笔者对日本媒体的了解,传染病属于社会部记者采访的范畴,而在地理划分上,武汉也并非归北京记者站采访。一个政治部记者,跨出自己的业务范围,报道在行政区划上不属于自己的新闻,这样的选题在极度保守的编辑部那里,通常是通不过的。

富名腰隆1月11日的报道,一共只有378个字,但让日本人开始注意武汉。

到了1月17日,日本发生第一例新型肺炎,患者去过武汉,这成为日本媒体报道的重点。此时证明《朝日新闻》11日的报道具有先见之明。17日的报道已不再是一个小豆腐块,而变成第二版最重要的报道,2347个字,有图,有解说,已经是当日报纸上最为重视的一条大新闻了。

文章的重点有三个:第一是日本国内首例,而且去过武汉;第二是担心就要到来的春节,会将病毒扩展到全中国;第三是没有发现人传染人的现象。

仔细阅读全文,发现日本患者病状并不严重,而且已经出院,似乎一切顺畅。一叶落而知秋,媒体对未来的预测也清清楚楚,没有一点炒作的感觉。

笔者不觉得日本媒体记者有三头六臂,但他们大部分能做到在病毒面前见微知著,保持了某种敏感性。同时没有炒作,而把具体事实报道得很清楚。

从日本的报道看,日本政府到了1月28日,也就是武汉在23日决定关闭与周边城市交通的第5天,才将本次冠状病毒肺炎规定为“指定感染症”,但日本并没有人指责政府行动迟缓。

作为负责任的政府,在指定某个病症为传染病时,需要有明确的医学证据,充分考虑社会影响,能够应对该传染病的危害,并具有充足的能力将该传染范围控制住。

1月28日,安倍晋三内阁做出了决定,将本次新型肺炎规定为“指定感染症”。日本法律对传染病有相关的规定:

第一类为埃博拉出血热(被指定后,需要住院治疗,限制其工作,限制使用交通工具);

第二类为非典(SARS)、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被指定后,需要住院治疗,限制其工作);

第三类为肠管出血性大肠菌感染症、霍乱(被指定后,限制其工作);

除此之外还有第四类疟疾(禁止某些动物的进口)及第五类麻疹、风疹、梅毒(进行相关的动向调查)等。

本次新型肺炎的行为限制,按上述第一至三类执行。

被指定为传染病后,国家有权劝告患者住院治疗,也有权禁止其去单位工作。不听从命令者,国家强制其住院治疗。凡是患上了指定感染症,相关的医疗费用全部由国家负担。这样能杜绝某些人因为经济上没有负担相关费用的能力而拒绝治疗,杜绝因为不能有效控制病人而造成更大面积传染的发生。

日本指定某种疾病为感染症,需要相当于中国卫健委的“厚生劳动省”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紧急委员会宣布的“国际公众卫生紧急事态宣言”来判断,在没有这项宣言之前,日本国家需要及时收集相关信息,在传染不断扩大、国家需要迅速掌控患者状况、准备相关医疗设施时,也可以做出相关指定。

本次武汉新型肺炎,到了1月28日,世界卫生组织依然未将其列入全球突发性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但从中方公布的数据看,患者人数出现了明显增加,且28日后还有可能继续急剧增加,日本内阁才将武汉新型肺炎规定为“指定感染症”。

这里需要说的一点是,日本法律对在日本国内的指定感染症患者是没有国籍限制的,在日本发现已经感染了武汉新型肺炎的人,完全可以在日本接受治疗,费用也由日本国家负担。没有必要赶紧回到国内,也没有必要隐瞒。日本法律同时会加紧对入境人员的身体检测,对已经染病的人会立即将其遣返回国。

1月28日的内阁决议要在2月7日才能正式实施。但内阁决议公布之日,已经具有法律效应。日本已经在28日派专机去武汉接人,对回到日本的侨民也有足够的体检、治疗对策。

行政部门作出某种决定,不是长官的个人意志,需要有法律可依。日本厚生劳动省不具有去武汉收集信息的能力,在世界卫生组织没有发布宣言之前,行政部门能做的只是从媒体那里获得信息并进行研究。如果日本媒体不够敏感,或者故意隐瞒了某个极为重要的事实,最终会导致行政无法发出指定命令,受损害的是日本民众。

对待武汉新型肺炎问题,日本人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表现。

一是极个别人借机表现对中国(大陆)的人种歧视。同样来自《朝日新闻》的报道称,1月21日,在日本旅游圣地箱根,有人贴出了这样的告示:

每当出现大事的时候,日本总有人会借机煽动种族歧视,但以笔者对日本的了解,那是极少数人。有媒体在,有媒体把这样的告示挂在网上,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店主就无地自容了。媒体能清除这些煽动种族歧视的现象。

更多的新闻是,太多人在捐款、捐物,为武汉,为湖北抗击新型肺炎而努力。太多的商店在这个时候将口罩价格减半,不少店家还免费为中国游客提供口罩。

笔者看到相关报道说,日本政府派往武汉的飞机,机上除了空乘人员及一名医生、一名护士、一名检疫官员以外,还装载了大量的口罩、防护服(注:第一班飞机给中国带来了口罩1.5万个,手套5万付,防护镜8000个)。为疫区防疫工作做贡献,是日本政府、国民的本意。

网上曾传说日本将派出1000名医务人员驰援,这需要4、5架飞机运送人力,需要40到50架飞机运送相关设备、医药、食品、饮用水等。国际救援是不能只派人员过去,不管其生活及工作的。笔者还看到相关照片说日本医疗队已经出发,他们身穿短袖,既不戴口罩,也没有防护镜就准备出发,当即断定这不是来中国,至少那是一张拍摄于夏天的照片。网上说第一班从武汉接日侨飞机到达后,206人206台救护车,笔者也未见日本主流媒体报道。

在灾害面前,很多日本人大爱无疆,向中国伸出了支援之手。媒体显示了专业能力,政府的行动有条不紊。日本自然灾害频发,在应对灾害上,有充足的经验和准备,不少做法值得我们学习。

作者为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 执行院长。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 图片 | 视觉中国 」

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开白名单:duanyu_H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