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新闻

王欣出狱后首露面:与姚劲波何小鹏等会面谈AI区块链
王欣出狱后首露面:与姚劲波何小鹏等会面谈AI区块链

从何小鹏分享的照片中可以看到,58同城CEO姚劲波、欢聚时代董事长兼CEO李学凌也和王欣见面,合影可以看出几人心情都不错。[详情]

新浪科技|2018年02月07日  23:31
王欣归来:快播已经落幕 团队四散而去
王欣归来:快播已经落幕 团队四散而去

认罪时的王欣曾说,“如果我还有机会创业,我会把我所学到的技术专业服务于社会。”现在他终于归来,不惑之年,或许他将开始又一次创业。[详情]

新浪科技|2018年02月07日  19:31
快播王欣今日下午出狱 知情人士:刚洗完澡,理完发
快播王欣今日下午出狱 知情人士:刚洗完澡,理完发

从知情人士处得到消息,快播创始人王欣已于今天出狱。该知情人士表示,王欣今日下午刚刚出来,“刚洗完澡,理完发”。[详情]

新浪综合|2018年02月07日  17:45
快播王欣入狱30个月:妻子坚守50平办公区 等待重生
快播王欣入狱30个月:妻子坚守50平办公区 等待重生

王欣很少在公开场合提及太太。微博相册中只有两张照片出现了她的身影:一次背影,一次人像小得看不清脸。[详情]

新浪综合|2017年12月03日  08:44
快播王欣出狱 前高管投资人独家讲述真实王欣
快播王欣出狱 前高管投资人独家讲述真实王欣

王欣如何重整旧部,以什么样的姿态杀回互联网圈尚未可知,可以确定的是,这不会是一条坦途。[详情]

中国企业家杂志|2018年02月07日  19:23

分析评论

王欣教会创业者什么?要反思技术的力量
王欣教会创业者什么?要反思技术的力量

确实,江湖已经变。让人唏嘘不已的是,为什么会是王欣?[详情]

新浪综合|2018年02月08日  00:29
即将出狱的李一男和王欣,还能赶上这个时代吗?
即将出狱的李一男和王欣,还能赶上这个时代吗?

在李一男离开的这两年里,共享出行的风口已经从汽车转向了单车;在王欣离开的这三年里,他一直想做的电视机盒子,似乎已经是别人的天下。[详情]

新浪综合|2017年12月03日  07:00
写在王欣出狱之前:快播没什么可惋惜的
写在王欣出狱之前:快播没什么可惋惜的

主打盗版+色情的快播说自己要做Adobe,不可笑吗?[详情]

创事记|2017年12月01日  16:15
快播王欣将出狱 四分五裂的快播还有机会吗?
快播王欣将出狱 四分五裂的快播还有机会吗?

快播王欣将出狱,妻子盼重整雄风,四分五裂的快播还有机会吗?[详情]

新浪综合|2017年11月25日  16:43

案件回顾

快播CEO王欣获刑3年6个月 快播公司被判罚1000万
快播CEO王欣获刑3年6个月 快播公司被判罚1000万

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对被告单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被告人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一案进行公开宣判。CEO王欣获刑三年六个月,快播公司判处罚金一千万元。[详情]

中国新闻网|2016年09月13日  11:13
快播涉嫌传播淫秽首日庭审无果 王欣否认犯罪
快播涉嫌传播淫秽首日庭审无果 王欣否认犯罪

在庭审过程中,双方围绕快播是否存在违法以及相关技术问题展开多番对话。王欣在庭审过程中称快播公司与其个人均不构成犯罪行为。[详情]

新浪科技|2016年01月07日  18:33
独家曝光快播案《起诉意见书》、《起诉书》
独家曝光快播案《起诉意见书》、《起诉书》

新浪科技今日独家获悉快播案的《起诉意见书》、《起诉书》和《变更起诉决定书》。[详情]

新浪科技|2016年01月10日  16:24
“快播”案继续开庭 CEO王欣等当庭认罪
“快播”案继续开庭 CEO王欣等当庭认罪

王欣称希望借此次庭审向受到伤害的网民道歉,表示如果自己再次创业,会把所学到的技术专业服务于社会,希望快播的案例成为行业自律的警示。[详情]

新京报|2016年09月09日  17:17
快播案二审宣判驳回上诉 王欣、吴铭等4名高管分别获刑
快播案二审宣判驳回上诉 王欣、吴铭等4名高管分别获刑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吴铭不服提出上诉,近日北京市一中院对该案进行二审公开宣判,驳回上诉人吴铭的上诉,维持原判。[详情]

北京晨报|2016年12月21日  01:21
快播王欣出狱后在微博首发声 或将再次创业
新浪科技 | 2018年03月02日 11:34
王欣与他消失的三年半 出狱后将归向何方?
第一财经日报 | 2018年02月13日 01:09
快播王欣归来 但视频行业早已不是原来的模样
TechWeb | 2018年02月08日 09:06
王欣教会创业者什么?要反思技术的力量
新浪综合 | 2018年02月08日 00:29
王欣出狱后首露面:与姚劲波何小鹏等会面谈AI区块链
新浪科技 | 2018年02月07日 23:31
王欣回来了 但快播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界面 | 2018年02月07日 20:52
快播王欣出狱了 他还会再次入场“拼杀”吗?
新浪综合 | 2018年02月07日 20:06
王欣归来:快播已经落幕 团队四散而去
新浪科技 | 2018年02月07日 19:31
快播王欣出狱 前高管投资人独家讲述真实王欣
中国企业家杂志 | 2018年02月07日 19:23
快播案2016年宣判:王欣获刑3年半罚款100万
新浪科技 | 2018年02月07日 18:20
快播王欣出狱后在微博首发声 或将再次创业
快播王欣出狱后在微博首发声 或将再次创业

  王欣今日发布微博称,“创新的本质就是要做自己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事。”微博配图为一张音乐播放器的照片,显示正在播放音乐《难忘初恋的情人》。[详情]

王欣与他消失的三年半 出狱后将归向何方?
王欣与他消失的三年半 出狱后将归向何方?

  他入狱的这三年,互联网发生了太多变化,与快播业务相似的迅雷、暴风掉队:迅雷凭借区块链风口股价站上新高,却也因区块链面临投资者集体诉讼,暴风则在向电视业务转型并押宝AI电视。[详情]

快播王欣归来 但视频行业早已不是原来的模样
快播王欣归来 但视频行业早已不是原来的模样

  曾经的快播旧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有人表示,愿意追随王欣。王欣是否会重整旧部,又会以怎样的姿态重回互联网圈,目前都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不会是一条容易的路。[详情]

王欣教会创业者什么?要反思技术的力量
王欣教会创业者什么?要反思技术的力量

   原标题:除了飞机,王欣教会创业者什么? 来源:首席创业官(文章于2017年11月28日发布) 11月20日,快播创始人兼CEO王欣的太太在微博放出消息:王欣即将出狱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江湖又开始涌动。屌丝们奔走呼唤 :王欣,欠你一张会员卡。大佬们各忙各的天下:江湖已经变。 确实,江湖已经变。让人唏嘘不已的是,为什么会是王欣? 与王欣入狱后,受舆论一边倒的支持相反,王欣曾经的老板陈天桥作为大型网络游戏行业第一个吃蟹的人,尽管被当时舆论视为电子鸦片之父、“社会罪人”,最终却安然无恙。 创业本身就是打破条条框框的过程,然而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则是一个很难抉择的事情。作为创业者在这场影响王欣的创业历程中,王欣又做错了什么? 初次创业失败 1980年3月,王欣出生于湖南郴州。老家地处湘、粤、赣三省交汇处,境内崇山峻岭,罗霄山脉蜿蜒其中,更有东江、永乐江、程江、船形河水水相联。受到船山文化的影响,资兴当地学风甚浓,历史上曾出现过2个状元、8个进士。 高中毕业后,他考上了津市的一所机电职业技术学院。 正是在该学院,王欣开始对计算机感兴趣,尤其对Foxbase、C语言、C++等编程语言相当着迷,整个大专三年除了机房还是机房。 1999年,王欣已经是计算机编程高手,毕业后,他直接去了深圳,不久就加入龙脉信息。 此时的王欣已经自信满满,即便是从最底层的网络工程师干起,他半年就做到小组组长,一年做到部门负责人,到了2002年,王欣已经是主管技术研发的副总经理。 这期间,有一位叫曾李青的高管离开龙脉,不久就去了腾讯,然后就成了腾讯创始人之一,然后身家就暴涨过亿。 可以说,曾李青的成功对王欣触动很大。 所以,2002年底,互联网的寒冬刚刚过去,王欣就再也按耐不住了,他马上与朋友在福田路的中电信息大厦成立点石软件,一口气开发出个人即时通讯、企业实时通讯和娱乐资讯服务3款产品。 在此期间,王欣结识了盛大的陈天桥。那个时候,王欣22岁,陈天桥29岁。一看还有比自己更年轻,更懂网络技术,更懂产品开发的人,陈老板欣喜不已,立马提出收购点石软件。 不过,等到盛大上市后,王欣的点石却因为经营不善倒闭了。这下,陈天桥干脆连人带团队一锅端。 就这样,王欣进入了盛大,担任数据服务部助理总监,主导“盛大盒子”的研发。 什么是盛大盒子?说白了,就是整合电脑、电视、手机、电影、音乐、游戏等内容,将电视升级为网络终端,实现占领用户客厅的伟大梦想。 日后乐视、小米等构建的互联网生态就是这个套路。但要知道,那可是2005年,陈天桥有战略,有人才,但是时机没有选对。 不像后来的乐视,生态圈涵括了十几万部电视剧、电影、动漫以及赛事的版权,盛大盒子是个空的,没有内容,对用户就没有任何粘性。 更可怕的是,电视内容制作和发行纠缠着太多利益,也是电信与广电的主战场,稍有不慎,就成为无辜的第三方。事实上, 2006 年 4 月 11 日,有关方面发文点名盛大盒子违规,这直接宣判了盛大盒子的死刑。 没有办法,王欣只能重新回到深圳。 不愿意打工,创业又找不到方向,王欣就把自己关在家里看片。 现在,很难考证王欣是否因为看片不方便而发明快播,不过,后来快播出现改变中国视频行业的格局。 一代人的快播记忆 对于很多80、90后来说,快播是他们青少年时代的记忆。 2014年,王欣入狱前,快播已占据着全网视频点播8成以上的市场份额。 作为一个以技术驱动的公司,快播当时是第一个把p2p技术玩到极致的公司,在2007年左右,就开创了用户在线看电影的同时下载电影而网速不受影响的技术,这种用户体验当时只有快播能提供。 它在搜索算法上十分开放,没有什么限制,而且兼容性强大,用户可以直接用快播播放BT和迅雷的种子文件;并在2008年就开发出了视频剪辑的功能,用户随时剪切自己喜欢的片断,做成MV,这也是很多人喜欢快播的原因。 然而,当时落魄地回到深圳,处于苦闷中的王欣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改变世界。 当时我国宽带普及率仅仅为 4%,而且宽带下载速度普遍在 100kb/s,别说看视频,看电影,就是看张图都费劲。 而市场上主流的播放器是豪杰超级解霸、暴风影音等,提高下载速度的方法无非就是扩容、扩容,再扩容。但是服务器再扩容,哪能赶上我国网民的增长速度?所以根本无法解决网民所咬牙切齿的卡、顿、白屏等问题。 王欣从中嗅到了巨大的商业机会。2007年5月,在深圳车公庙一套不足10多平方米的农民房里,他决定开始第二次创业。 他很快将发力点放到网络的计算能力和带宽上,并琢磨出一种对等互联网络(P2P)技术,“向其它下载过该文件的电脑获取,下载完成后自动分享。” 这款软件就是日后名震互联网的——快播。 通过这款播放器,网友可以边播边下,服务器的压力自然大为减轻,下载速度也大幅提高,“下载人数越多,下载速度越快。” 正如快播的名字中的“快”字一样,快播的发展状况很快就“如日中天”。 2009年,快播手里已握有几单上千万的广告合约,当时快播的员工都在畅想何时赴美上市。 一家公司的崛起常常是以牺牲业内其他公司的生存发展为代价的,这是竞争。一个组织的勃兴,乃至明星的走红,又常常以获得散沙般最多的群众支持为基础的。王欣的平台模式,以技术、以体验、以免费、甚至以不可描述的内容,获得了大量的群众,同时这也侵害到了其他视频网站的生存。有人说,如果“他不进去,现在80%的视频网站根本就活不了。” 那些视频网站,以及它们身后的资本力量焉能坐视。 乱拳打死“老司机” “恶人卡斯卡,你在做什么?兄弟们,帮我!” 这是凯撒大帝在元老院里遇刺时,躺在血泊里临终前的呼号。 如同凯撒大帝泛起众怒被群起而攻之,急速发展起来的快播也面临这样的境地。 把目光放回2013年,优酷土豆集团、搜狐视频、腾讯视频、乐视网、中国电影著作权协会(MPA)、美国电影协会(MPAA)、日本内容产品流通海外促进机构(CODA)、万达影业、光线传媒、乐视影业等多家公司联合发布“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宣言”,表示将联合对抗百度、快播等日益严重的网络视频盗版和盗链行为,并宣布已向法院起诉百度、快播的盗版侵权案件共立案百余起,涉及百度盗链、盗播移动视频版权的影视作品逾万部。 不久,2013年12月27日,国家版权局认定,快播公司构成盗版事实,予以25万元人民币的罚款,并责令其停止侵权行为。2014年5月20日,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向快播送达了行政处罚听证通知书,拟对快播涉嫌盗版侵权一事处以2.6亿元罚款。 在这场喊杀快播的“集结号”中,乐视的贾跃亭据说是将王欣送入鉴于的最后一棒。当年,参与王欣案件的辩护人称,国家版权局对快播的行政处罚告知书中显示投诉者为乐视网。 讽刺的是,王欣最终不是以盗版侵权名义进入监狱,而是因为非法传播淫秽视频。 当年快播庭审中,公诉人和王欣的关于快播是否涉及淫秽的辩论,至今读来令人反思。 公诉人:起诉书上写的,快播软件已被用户用于播放淫秽视频,这件事你知道吗? 王欣:这个是可以明确回答的,不管好坏视频,都需要播放器打开。 公诉人:用户用快播点播网络在线淫秽视频你知道吗? 王欣:这是个别用户,快播无法辨别用户是在线播放还是本地播放。 公诉人:你们说自己对避免用户点击淫秽视频做了很多措施,但是,在你们的缓存服务器中查到了大量淫秽视频,对此,你怎么解释? 王欣:我也觉得很奇怪。快播几亿的文件,淫秽视频只是其中很小部分,存在举报盲点。 公诉人:既然你们无法有效监管不良信息,为何不人工逐一观看? 王欣:如果这样的话,公司就开不下去了…… 公诉人:你们明知自己的技术已经被网民利用,明知已经很难监管,为什么你们还不转型? 王欣:我们只是一家技术研发公司,就算用户不用我们的技术,也会用其他公司的技术。现在,专心做技术的公司非常难得。 实际上,早在2年前,王欣或许就在冥冥中意识到自己将来的结局。 彼时,中国网民总数量5.64亿,快播总安装量已经超过3亿。一家主流媒体发文称,快播是“2011视频行业最大的黑马”。 2012年12月10日,他在朋友圈中说:“如果有一天我变成流氓,请告诉别人我曾经纯真过。” 快播之罪 被国家法律惩罚后的王欣反思: “我们可能确实存在一些惰性或者一些侥幸思想,就没有起到监管的力度的话,你影响的不是几个人,可能是一代人,因为我自己也有两个小孩。” 相比于身负一代人的罪名,对家庭的伤害或许更让王欣难捱。 王欣的妻一次在微博上写道: 今天小女儿问我:“妈妈,你去北京看到爸爸了吗?” “看到了” “那你为什么不把爸爸接回来呀?” …… 再过几个月,王欣女儿想见爸爸的愿望就能实现。 如果不考虑减刑,王欣3年6个月刑期将在2018年2月结束。妻子也很期待他精神抖擞面对新的生活:“感谢又一年的相伴,终于快要出来重振雄风了。 王欣过去4年的“不愉快”即将画上句号。 然而,句号绝不代表终结。抛开行业竞争尔虞我诈,王欣事件到底告诉了创业者们什么道理? 一方面,快播公司不是一夜之间壮大的,属地监管部门曾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让王欣和快播存在了侥幸。 早在2012年,王欣试图推出不良信息举报系统,借此封杀不良内容来源。但是,如果真的严格按照模型来,90%的客户都要流失掉,可惜王欣下不了手。 当行业野蛮生长时,创业者们确实滋润一段时间。可是,当公司的体量和社会影响力到达一定程度时,一定要进行内部的变革,壮士断腕。要么可能“疼死”,要么无可挽回的死去。 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创业者或许要反思技术的力量。 今天所看到的一切,改变我们生活的事情,都可以归结为一些新技术的发明。所以这是一种力量,它是地球上已经被释放的最最强大的力量。 而生活于其中的人,已经被技术所释放的强大力量所驯服。以技术为信仰让王欣和快播走得飞快,却也削弱了他对于道德底线的感知。 特别在当下,第四次技术大爆炸的年代,飞速更迭的技术已经超越人们自身身心的更新速度。新的事物层出不穷,新的技术也飞快发展,过度的膜拜技术会使人们容易迷失在技术的洪流之中。 一个创业者通过技术发现一片未知的创业新大陆,在为着金钱抑或是内心征服感裹挟着资本汹涌向前时,也许等待我们的是一个“潘多拉魔盒”。 原子弹和核电站用的都是核裂变技术,不是吗?[详情]

王欣出狱后首露面:与姚劲波何小鹏等会面谈AI区块链
王欣出狱后首露面:与姚劲波何小鹏等会面谈AI区块链

  从何小鹏分享的照片中可以看到,58同城CEO姚劲波、欢聚时代董事长兼CEO李学凌也和王欣见面,合影可以看出几人心情都不错。[详情]

王欣回来了 但快播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王欣回来了 但快播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十年,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产业,已经足够跨越几个时代。[详情]

快播王欣出狱了 他还会再次入场“拼杀”吗?
快播王欣出狱了 他还会再次入场“拼杀”吗?

   来源:每日人物 作者:罗婷 今天是快播CEO王欣出狱的日子。 三年零六个月的刑期,自2014年8月8日起至今日止。他当年的辩护律师赵志军向每日人物证实了消息属实。 赵志军告诉我们,王欣及其家人现在的意愿是,“暂时希望回归平静的家庭生活”。另一条短信里,他继续说,“此案我们有很多心里话,但是现在,已经没有讲话的必要与意义。” 而千里之外的深圳,快播的前员工们也在静待王欣归来。 文 | 罗婷 翟锦 编辑  | 金匝 1 2月7日将近,一个叫“大结局”的QQ群,开始热闹起来。 群里的330名成员,是快播公司当年的旧部。他们热切讨论着王欣出狱后的一切可能。 因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王欣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入狱后,王欣的微信朋友圈再没有更新了,头像还是穿着红色羽绒服、咧嘴大笑的样子,个性签名依然是4个字:产品经理。他的妻子同样低调,隐匿于舆论之外,只通过微博发声。 快播前员工们上一次见到王欣,是他在央视镜头前落泪。他当时的状态令人担忧,开庭前律师赵志军见了他多次,在接受采访时说:“王欣这么长时间身陷囹圄,在精神状态各方面都经常表现出来绝望,更多的是一种无奈。” 但王欣始终没有真正承认说自己错了。 表面来看,快播仍在。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深圳市快播有限公司的状态为存续,只是被吊销了网络经营许可证。王欣还是它的法人代表、第一大股东和董事长。 但从本质上来看,这个公司早在2014年6月就分崩离析了。2014年4月22日,警方进入快播总部,第二天3位高管被抓。两个月之后,公司以将所有员工开除的形式解散。快播已一无员工,二无实际业务。 300多名员工的去向不一。快播核心技术团队的18名员工创立了新公司“新华云帆”,仍专注视频领域,并获得了一笔足够分量的投资。公司总经理王羲桀后来在微博里回忆:“我们亲历过快播的死亡,然而,我们并不气馁,最终还是在死亡和溃败中振作了起来。” 另一部分员工,被平移到了新公司“爱猫科技”。起初看似平顺,他们在6月30日当天离职,当天又与新公司签约。新公司在快播原办公地点注册。但它的经营状况并不乐观,早在2014年底,就出现了裁员传闻。每日人物联系上公司负责人、原快播员工刘大卫,他婉拒了采访。此外,还有一批原来在快播多屏事业部做硬件的员工,去创业做行车记录仪。 剩下的绝大部分人,离开队伍,各谋它职,风流云散。 这也是他们把离职群命名为“大结局”的原因——不仅意味着个人的离开,还是整体的结束。“我们和普通的离职不一样。普通的离职,要么是受委屈了,要么是钱拿少了,但我们不一样,很冤枉。”快播前员工李程程(化名)顿了顿,又改口:“不,是很意外。” 大家在群里感念王欣是有理由的。快播出事后,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开出了2.6亿元的罚单。王欣在看守所传话回来,让公司开除所有员工,这样一来,员工们可以去申请劳动仲裁,通过状告快播来获得赔偿。不仅如此,公司还为每个事业部安排专人,负责对接繁琐的法律事宜。 虽是解散,他做到了尽量体面。 2 2017年秋天,快播员工大范围地重聚了一次。地点不在饭店,而是在法院。 时隔3年,他们拿到了自己最后一笔工资和劳动赔偿。在深圳爽朗的秋天里,这群人不可避免地聊到了在北京某监狱里失去自由的CEO王欣。 当年的核心程序员李程程和行政助理孙陌(化名)同样怀念在快播的日子。 李程程说,与其说自己是在怀念王欣,不如说是怀念王欣一手制定的公司制度。“你要问我王欣是怎么样的人,你就看他为这个公司定了什么样的制度。” 有一些制度已经被反复报道过了,比如提供员工宿舍、弹性打卡、开办员工生日会、提供健身与出租补贴、免费三餐等等。 李程程最感念的,是快播的不加班文化。不仅如此,公司还允许有孩子的员工提前1小时下班。李程程在快播期间结婚生子,这一点他受益颇多。 王欣顾家,与太太感情好。所以每逢妇女节、情人节等节日,员工也可以提前半天下班,去为伴侣准备礼物,“他就觉得应该这样子”。与别的公司不同,快播也鼓励公司内部员工恋爱,如果他们结婚,公司奉上红包双份。 公司还有个固定制度,叫每周饭局,王欣请客,每位员工都可以报名,每周一次,不聊八卦,只聊产品与技术。离开后,李程程先去了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又辗转创业,他在电话那头感叹好时光易逝:“再也没有在那样尊重技术人员的公司里呆过了。” 不在核心部门工作的孙陌,与李程程有同样的归属感。出于对快播的感情,她在旅行的间隙里接受了每日人物的采访:“其实我也说不上来非常具体的原因,但是迄今为止,快播是我工作过最好的一家公司,很多理念都是从员工的角度去考虑。如果不是快播出事,我可能会给王老板打一辈子工。” 快播的前同事们聚餐时,有人还提议过:“我们去看王老板吧!”但这只是被当作某种情绪作祟后的言语,在酒杯的碰撞声里,被大家悉数咽下。 3 从更宽阔的视野来看,王欣被公众记住的,是在2016年的法庭上唇枪舌剑、技术布道的样子。他的金句“约炮不能成就陌陌的今天,假货也不能成就淘宝的今天”至今在网上流传。 那是国内历史上第一次直播审理一桩跟互联网相关的案件。2016年1月7日至8日,20个小时全程直播,4万人同时在线,100多万人次观看了视频。 程序员们记忆最深的是,王欣在庭上提出了技术无罪论。“技术中立原则”,从小圈子里的共识,逐渐进入公众视野。 这个出生于湖南普通矿工家庭的孩子,只读到中专,起点比同乡的互联网创业者张小龙、唐岩、李一男、姚劲波要低得多。从国企辞职,又创业失败后,王欣于2007年创立快播,他在深圳的城中村里度过了一段窘迫、沉默的时光。妻子回忆,经济状况最差时,他们靠存钱罐里的零钱买菜做饭。 技术并非本行,王欣自学成才,把大量时间花在研究产品上。他买最前沿的高科技产品,研究完之后就送人,妻子没少和他生气。丈夫入狱后,她在微博里写:“我慢慢理解你对技术的痴迷、对互联网产品的追逐、对公司的期待,也能懂得你在家半夜处理工作时,一会兴高采烈,手舞足蹈,一会又垂头丧气。” 李程程记得,自己在快播那几年,视频行业竞争已经比较激烈,但在内部会议上,王欣极少聊到竞争对手。他最关心的问题是,怎样让快播更快、更简单。 如今视频行业流行一个词叫“秒开”,就是不需缓冲就可打开一个视频。快播技术团队花了很大精力去突破这点,当时已能做到打开网上视频只比打开本地文件慢一点。“外面感觉不到快播的变化,但其实内部花了很大的工夫去改良。我们说播放器的界面太简陋了,太简单了,但王欣不提倡加其它功能上去。” 快播界面 2014年,快播盛极一时。一位当时在豌豆荚工作的程序员说,他印象极深刻,在豌豆荚的下载排行榜里,第一是微信,第二是快播,两者地位都相当稳定,把其它应用远远甩在了身后。“大家都知道它很火,但我没有想到,它已经到了那个量级。” 纯粹的反面或许是反应迟钝。也有人说,是王欣掉头太晚。 快播出事前,它的同行早有行动。迅雷早在2013年上市前已把涉及色情和版权纠纷的资源彻底处理干净。百度影音在接到一个25万的罚单之后,彻底停掉P2P(点对点传输)功能。 快播还在一路狂飙。后来控辩双方在法庭上缠斗不休的两个问题——一是快播有没有在服务器上存储这些涉嫌色情的内容;二是当它有能力去监管的时候,有没有去监管。司法认为,快播明显做得不够。 从那时起,王欣就变成了一个在中国互联网史上被记住的名字。自他开始,如何在流量与监管、公司利益与社会责任之间找到某个精确的平衡支点,成为一代又一代CEO必须要面对的生死命题。 4 有媒体称,这3年里,王欣在监狱里一直在看互联网领域的书。 而他的妻子,留住了快播公司的壳子,这是她为丈夫保留的一粒火种。 王欣太太的微博截图 但中国互联网江湖已经风云变幻。优酷土豆、腾讯视频、爱奇艺各自占据地盘。常被拿来与快播对比的暴风呢?2015年3月24日,暴风影音A股上市,成为股王。媒体当时给冯鑫做了专访,标题飘逸,用的是窦唯的一句歌词,《冯鑫:江湖中迷走,浑然身自由》。 野蛮生长的年代早已过去了。听歌要花钱,看视频要包月,看直播可以打赏鲜花和游艇,这都已经成为用户的共识。 在王欣被控制后,快播仍在应付版权官司。上海天闻世代律师事务所律师汪靖是快播知识产权纠纷方面的代理律师。在接受每日人物采访时他说,尽管他认为快播的播放模式不属于直接侵权(可能构成帮助侵权),但法院对这一类案件的判决已经定下了基调,涉及到快播播放器是否涉及侵权传播作品的案件,基本都被判为侵权。 离开快播的日子,也是中国互联网众声喧哗、风口频出的3年。 员工们在群里讨论,快播到底错过了多少机会。“看到后来的唱吧、快手、陌陌、抖音,一个个产品出来的时候,也会想到,做这些,快播都是有先天优势的。” 李程程认为优势有三。一是快播的用户基数太大,“在互联网,用户基数和流量不是一切吗?”第二是快播的技术,在带宽那么小的年代他们做到了4G秒开,应付现在这些产品是“大炮打蚊子”。 最重要的是,王欣是一个自带流量的话题人物。他做什么都会引起关注,他妻子的微博底下一片呼声——“嫂子,我们欠王总一个会员”。 这300多位员工的人生轨迹同样被改变了。李程程花了更多时间来解释自己和同事们生活中的冒险。2014年时P2P、O2O、在线教育正火,许多员工茫然投身浪潮之中,不久浪潮退去,他们什么也没抓住。但他们安身的深圳,房价从2万的均价涨到了7万。 5 快播当时被起诉的高管,除王欣外,其他3位(张克东、吴铭、牛文举)均已在2017年出狱。 尽管被期待的目光注视,但大半年过去,他们对“重新开始”这件事保持了缄默。高管张克东还在用微博,他关注区块链技术,关注社会新闻,还转发了学习英语口语的内容。但已不再发和快播相关的东西。他的微博认证没变,“深圳快播科技CTO”。 有人期待王欣能把大家再集结起来。我问李程程,如果王欣真的要再做一个东西,你会再去吗?电话那头他的声音笃定,“我觉得不只是我唉,群里打听过的,都觉得要再在一起(做事)。” 那一批创立了“新华云帆”的核心技术人员很难再回来了。总经理王羲桀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已拥有一个近120人的团队,要“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时代变化太快,一个热点接着一个热点。一位员工感叹,第一你要踩准热点,第二你要踩准公司,大部分人就没有这个运气的,好多人都是踩准了热点,却没踩准公司。 但一位业内人士认为,王欣曾有过管理一个巨大用户量产品的经验,再加上他的巨大号召力,“只要他做,他一定会比普通人更有可能再次成功。” 当年庭审时,一位法律界人士曾这样评价王欣和他的同伴——“我见过一些被长期羁押的嫌疑人,基本都变得思路不清,胆怯,疑神疑鬼,气场也非常容易被压制住。如果是几个被告的话,也很容易形成囚徒困境,互相检举以便洗清自己。” 但这些在王欣等4位快播高管身上没有发生。他们思路清晰、敏捷、颇有自信,全都一致采用无罪辩护,没有互相指责,辩护时候除非必要,根本不会提到其他人。因此他认为,“在正常的商业市场拼杀上,自然也不会逊于此。” 但最关键的问题是,没人知道,如今38岁的王欣,是否还愿意再入场拼杀。[详情]

王欣归来:快播已经落幕 团队四散而去
王欣归来:快播已经落幕 团队四散而去

  认罪时的王欣曾说,“如果我还有机会创业,我会把我所学到的技术专业服务于社会。”现在他终于归来,不惑之年,或许他将开始又一次创业。[详情]

快播王欣出狱 前高管投资人独家讲述真实王欣
快播王欣出狱 前高管投资人独家讲述真实王欣

  王欣如何重整旧部,以什么样的姿态杀回互联网圈尚未可知,可以确定的是,这不会是一条坦途。[详情]

快播案2016年宣判:王欣获刑3年半罚款100万
快播案2016年宣判:王欣获刑3年半罚款100万

  [详情]

快播案宣判:王欣获刑3年半 公司被罚1000万
快播案宣判:王欣获刑3年半 公司被罚1000万

  [详情]

快播案2016年宣判:王欣被判有期徒刑3年半
快播案2016年宣判:王欣被判有期徒刑3年半

  [详情]

快播王欣今日下午出狱 知情人士:刚洗完澡,理完发
快播王欣今日下午出狱 知情人士:刚洗完澡,理完发

  从知情人士处得到消息,快播创始人王欣已于今天出狱。该知情人士表示,王欣今日下午刚刚出来,“刚洗完澡,理完发”。[详情]

快播王欣入狱30个月:妻子坚守50平办公区 等待重生
快播王欣入狱30个月:妻子坚守50平办公区 等待重生

  王欣很少在公开场合提及太太。微博相册中只有两张照片出现了她的身影:一次背影,一次人像小得看不清脸。[详情]

庭审全过程

快播案宣判

微博推荐

更多

新浪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1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