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乐视手机,未来终将为梦想而窒息?

2017年06月14日 08:34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百略网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百略网

乐视资金链问题一直是大家关注的焦点,一有负面的风吹草动就引来媒体们的围观与爆料。国内外业务裁员、乐视体育丢失冠名权、乐视视频拖欠大厦物业费,员工不得入内、最近又爆出乐视影业票房惨淡、乐视员工被断缴社保……乐视各个子业务都在经受前所未有的危机。屋漏偏逢连夜雨,身处乐视生态下的乐视手机自然也逃不掉舆论的风口。

乐视手机自从去年开始爆发危机至今,乐视大厦楼下经常出现手机供应商来讨债,这也暴露出乐视手机资金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妥善的解决。除了资金问题,乐视手机还面临着高管离职、战略地位降级、新品开发或被叫停等各种难题。

最近又有传闻称乐视手机遭各大平台下架,就目前的发展情况而言,虽然官方做出了“新机计划正常进行”的回应,但乐视手机的未来也是凶多吉少。

众所周知,目前乐视整体上都处于对资金非常饥渴的状态,除去手机业务以外,包括乐视汽车、乐视体育等其他业务同样发展不理想,当然也就很难抽出钱来支援手机业务。回顾乐视手机之前的发展,从2015年至2017年,似乎为我们画出了一条抛物线,前半段业绩“很精彩”,后半段则陷入了灾难。

2015年双十一拿下了京东双11的新品销量冠军,成功跻身京东手机销量品牌榜前五名。2016年5月19日,乐视超级手机开售一周年,总销量突破1000万台,创造了国内新晋手机品最快突破千万销量的记录。

表面上来看,这些数据能让人眼前一亮,但事实上我们身边又有多少人真真正正地在使用乐视手机,乐视手机真正的市场占有量又是多少?这就令机哥对1000万的销售总量存在质疑。

从乐视手机的运营模式来看,更多的似乎是延续了联想手机的运营模式,在过去的几年中,联想曾登顶国产手机销量的榜首,但随着其他品牌诸如OPPO、华为不仅走线上渠道还走向线下建立社会渠道,联想仍然选择只抱着运营商这条大腿,结局当然是早已不见踪影。成也运营商,败也运营商,不懂转变渠道经营就是联想的根本问题。

回归乐视其实也是大同小异,单是依赖于传统运营商这条路上并不能激发市场和消费者的兴趣,所以,这1000万的销售量大多也是积攒到了运营商的头上,可以说,乐视手机实际上一直都只是处于泡沫之中,消费者不知情,但贾跃亭终究是骗不了自己的。

其次,从乐视手机的发展情况来看,又与小米手机如同一辙,属于互联网手机品牌,只不过属于后来者,到了2015年上半年才进入手机市场,采用生态补贴硬件的特价方式攻打低端市场。两者不同的是,一个打破了电视的格局,一个打破了手机的格局。

在做电视之前,可能注意乐视的人并不多,就在乐视推出超级电视之后,乐视名声大旺,如同小米通过手机业务迅速走红一样。贾跃亭凭借乐视电视的运作,积累了成熟的打法、品牌知名度、以及一定媒体资源,构建了自己传播推广上的强大优势,在这样的基础上推出了乐视手机,但短短的几年间还是因为自身的模式问题给整个乐视生态造成了负担。

它提倡的模式是“硬件负利,后项服务收费”,主要是通过会员、软件服务等方式获得更多的利润。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个富有想象空间的盈利模式。然而这个模式所依托的是手机厂商要有强大的资金基础去顶住硬件亏损带来的压力,显然,乐视现在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不计成本,过度的崇尚生态文化也是让乐视手机走向衰败的又一原因。毕竟,仅仅依靠内容和软件上的收益,根本无法填补硬件上的损失。

周鸿祎复盘360手机的失败时曾说,“天天鼓吹性价比,结果卖一台亏一台。”大凡手机厂商,这几年都开始从高配低价的“屌丝打法”逐渐向高配高价或低配高价的消费升级方向发展。唯有乐视毫不动摇地围绕着“生态”做文章,所以逐渐掉队,失去其竞争力也是必然的趋势。

最后,对乐视手机打击最大的,还有高管决策层的离开。2017年4月,乐视手机原掌门人冯幸主动提出让位,5月,掌管供应链的副总裁王大勇也“因个人原因”选择离职,乐视手机的重任交付到了备受贾跃亭信任、80后的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手上。

咨询公司出身的阿木在今年4月以直播的方式主持了乐视手机有史以来最尴尬的一次发布会。缺乏一个富有经验的高管统筹操盘,意味着手机业务很难再采取积极的进取策略,而随即让一位缺乏经验的高管接任,也表明乐视似乎不期望手机接下来有出色表现了,这是一个明确的信号,也意味着手机在乐视内部战略地位的降级。

然而,真正决定乐视手机命运的人,还是孙宏斌。孙宏斌与贾跃亭不一样,是个地地道道的商人,168亿的及时雨除了带来贾跃亭最渴望的现金外,也带来了贾跃亭始料未及的野心。一句轻描淡写的“把乐视分为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直接将后者的业务归零重建。

组织架构重建、解除贾跃亭乐视网总经理一职、分离乐视业务、接盘乐视房地产项目……孙宏斌在最短时间内打出一套措手不及的组合拳,拳拳击中要害,将贾跃亭的风格彻底颠覆,也将缺乏资金支持、品牌形象一落千丈的乐视手机打入谷底。

此时乐视手机所面临的任何一个问题,都会让人觉得乐视手机大概无法起死回生:欠债尚未还清,危机后再未引入投资或获得新的入股;资金链断裂彻底打破了它“硬件负利,后项服务盈利”的梦想;在众多竞争对手都在纷纷布局线下渠道的同时,负责乐视手机线下渠道的销售与服务平台正进行大裁员;手机掌舵人冯幸被曝离职。

现在,人员不断流失的乐视手机研发部门已经没有足够的人手再开发一款新手机,与此同时外援酷派又自顾不暇……乐视手机实际上面临的是生死存亡问题。而对于整个乐视生态来说,还做不做乐视手机则是取舍的问题。

换一种角度来说,我们可以把乐视手机当做是乐视生态体系中重要的一环,原有的网站靠什么和金融、汽车、体育连接起来?靠的只能是手机,只有手机才会向消费者传播内容。

再者,手机业务其实是有盈利空间的,这和乐视汽车不同,LeSEE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量产并真正走进人们的生活,但是乐视手机却因为生态补贴战略,定价较低曾经获得过消费者的认可,只不过是个未老先衰的婴儿罢了。如果抛开生态只谈手机业务,乐视手机或许能有一个好的发展前景。正如孙宏斌所说的“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或许卖掉手机业务是乐视最好的出路。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乐视 乐视手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