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他8岁学编程14岁创业,40岁败在智能硬件

2016年02月05日 09:13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TECH2IPO   

一万多名众筹支持者中只有4人拿到了Zano飞行器,但都存在问题

 文/Mark Harris 编译撰写/IMYG

  Ivan Reedman的公司Torquing坐落于港口城市Pembrokeshire的一处科技创业园,位于英国西海岸,与爱尔兰隔海相望。2015年年初,Reedman联合另外几名合伙人把自己筹备多年的无人机项目Zano搬上众筹平台Kickstarter,视频精美,效果图诱人,火爆程度出乎意料,只花了10天就完成最初众筹目标,两个月最终筹得230万英镑,迅速成为最赤手可热的智能硬件公司。但到了研发量产阶段,却发现智能硬件的坑比预想的多得多。

Torquing创始人:Ivan Reedman(左)

  01年少创业

  Ivan Reedman在1975年生于英国家庭。他回忆说自己8岁起就开始学编程,12岁时接触汇编。13岁时曾帮当地公司定制软件。在14岁时注册自己的第一家公司Torquing,这个名字是他父亲起的。他大学专业是商务法律,在毕业后,继续经营自己的Torquing公司,并把它发展为小型IT咨询机构,主要业务包括维修电脑,网络布线以及服务器等业务。期间他一直研究自己的操作系统。

  虽然不是技术专家的背景,但这对创业圈而言稀疏平常。作为小型服务商,公司不温不火。到了2007年,Reedman把家搬到了伦敦,与Anna Dietrich一见钟情,然后便结婚了。次年,他们共同成为Torquing科技有限责任公司(Torquing Technology Limited)的联合创始人,公司业务依然专注于IT咨询和第三方服务。在此期间,Reedman继续把公司赚来的钱投入到兴趣爱好上,比如研究AI系统、计算机控制以及机器人。

  到了2010年,Reedman带着自己的Torquing公司来到了妻子Dietrich的故乡Pembrokeshire,这是座港口城市,在伦敦西边。他们做出这个决定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这里优良的创业环境。他们成功申请到威尔士政府扶持款,入驻当地科技创业园。由于缺乏稳定收入,在公司成立之后,Reedman便一直忙于寻找生意机会。

  02命运眷顾

  转折发生在2011年,威尔士政府的人牵线搭桥把Torquing公司介绍给了BCB国际集团,BCB是一家军工厂,总部位于Cardiff,他们研发生产先进的武器装备,主要面向军队应用。当时BCB的一位项目经理叫Barry Davies,他之前曾在英国空军担任部门经理,曾写过好几本书,后来去了BCB国际集团。

  ‘2011年的时候我们希望能扩充产品规模,飞行器似乎是个不错的方向,’Barry Davies回忆说。‘威尔士政府介绍了Ivan Reedman的Torquing公司,我们希望他能帮我们开发飞行器模块。’

  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Reedman欣然应允,虽然之前没做过,但Reedman还是毫不犹豫地投入了进去。之后Reedman花了非常多精力策划方案,几天之后大功告成,Reedman带着自己的方案来到BCB集团,向Davies介绍了自己的设想的新型无人机,装备红外线和超声波探测仪,可以识别障碍物并自动避障,有WiFi模块,可以连接手机或者笔记本。Davies听了Reedman一番讲述之后兴奋不已。‘非常不可思议!你确定可以实现?!’。Reedman对此信心满满,‘没问题,一年内就可以开发出来。’

  Torquing公司顺理成章赢得了第一个订单,他们与BCB集团签订了合作协议,之后把公司搬进了科技创业园更大的办公室,他们产品项目的代号为‘AV Sparrow’。在2011年9月,Reedman把公司拆分为两个公司,一个叫‘Torquing机器人有限公司’(Torquing Robotics Limited),另一个叫‘Torquing集团有限公司’(Torquing Group Limited)。除了变更公司组织,Reedman还招聘了好几名新员工,其中包括Anna Dietrich的兄弟Thomas Dietrich,在公司担任设计师。

该公司位于科技创业园的外景(图片:Mark Harris)

  在此期间曾经有媒体采访过Torquing集团公司,Reedman对外只是宣称,其为国防部门研发的‘AV Sparrow’进展得十分顺利。

  到了2012年1月,当地一份报纸曾经举办过商业竞赛活动,Reedman凭借自己先进时尚的科技理念,在此次活动中脱颖而出,赢得不错的名次。这次竞赛的奖赏包括专家导师的咨询服务,其中一名导师叫Bill Mayne,是商业咨询集团MSS的首席执行官,他表示自己很难看到产品的商业前景,并且从Reedman提供的资料中也不是很清楚他们做了什么,只是单从Torquing自己的态度上看,似乎前景光明的样子。Reedman和导师以及主办方接触并不多,报纸编辑感到很奇怪,‘他们不需要任何帮助,甚至2.5万英镑奖金都不想要。’

  时间飞逝,到了2013年末,Torquing公司还是没能拿出像样的产品,Davies完全失去了耐心,‘产品非常不稳定,我建议使放弃避障使用常规方法,至少可以飞,但是飞行器还是乱撞。’WiFi连接也遇到问题,即便信号很强,无线连接还是很不稳定,经常掉线。‘他们总是安慰我,说快了,快了,快了!但事实确是,项目就这么半死不活熬了近三年!’

  03转型开发玩具飞行器

  虽然没能按时交付产品,但是Reedman在公众活动中依然活跃,有一次Torquing所处的科技园举办创新活动,Reedman拿着看似成功的失败品‘AV Sparrow’,向着众多企业家骄傲地说道,‘这个小家伙马上就要量产了,非常神奇,我们现在想把它推向消费市场!’

  但事实上据Davies所说,他们后来曾经打算做10架‘AV Sparrow’看看飞行效果,但后来还是作罢了,这个项目最大的收获就是把竞品研究了一通,知道了世界上还有哪些别的公司在研发同样的产品。Davies推算,这个项目花了BCB集团好几万英镑,拿得出手的却只有几份关于避障算法的专利资料。‘我们非常失望,倒不是投入的资金,而是浪费了很多时间。’Davies说道。

  虽然和BCB的合作关系破裂,但Reedman并不甘心放弃三年的苦心经营。他决定把之前积累的技术投入到消费市场,研发玩具飞行器,卖给所有发烧玩家。‘在接下来6到12个月,你们将发现全新的产品系列,他们都将在创业园研发制造,’Reedman说道。‘这将是你们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玩具!我们的目标是年销售数千万套!’

  Reedman成功吸引到了威尔士州秘书长David Jones的注意,在此期间Jones曾正式拜访过Torquing公司,作为作为一家融合科技与创新的新秀,Jones对Torquing大加赞赏,他说‘Torquing是小型公司创业成长并迅速扩张的成功典范。’

  在喜悦和激动的欢呼声中,Zano诞生了。Reedman对外宣称,他们在2013年10月就有了产品的第一个版本,很大很丑,像一头蓝色的小猪,飞行器整个功能都基于网页控制,所以用户可以在电脑或者手机乃至平板上控制飞行器,以后还将设计手机控制用的App。Reedman还称在2014年3月定制了供装配的PCB,但是如果继续做模具,配备马达组装为成品的话,还差不少钱。

  刚好这一期间,Torquing接到了一个外包的项目。这是一家开发拖车设备的家族企业,父亲是大老板,叫Phil Busby,儿子是小老板,也叫Phil Busby,他们的主营工业产品,其中有一个是集装箱支架。集装箱后部有两个轮子,前部由卡车头牵引,但是集装箱前部可以伸出两只脚,作为支撑作用,然后卡车头可以驶离集装箱。Torquing的任务就是帮助这家公司设计全自升降架,按一下按钮,集装箱前部就会自动伸出两只腿。

卡车电子支架项目

  这个外包项目合作得非常顺利。Reedman把自己飞行器想法告诉了他们俩,于是一拍即合,Phil Busby初期就投资了7.5万英镑,同时又联系了另一名投资人叫Reece Crowther,是前英国足球守门员,他也投了7.5万英镑。并且都成为公司高管。

  在2014年5月,Reedman花500英镑买回来一台服务器,打算用来作用户交流论坛,到了6月,开始着手Zano飞行器的研发。到了9月,他们花了2.5万英镑制作了10台飞行器原型机,用来研发测试并改善性能,但是每台成本差不多要2500英镑,无疑太贵了。他们为了降低成本所想到的唯一方法便是找外包方量产。他们联系了附近一家面积达到9000平米叫Camtronics的电子厂,洽谈之后这家电子厂非常兴奋,感觉接到了大订单,这家供应商甚至买了几台大型设备,以支撑到时上万的出货量。

  04坐上众筹的火箭

  样品差不多了,产能也有了,Torquing公司剩下的人任务就是尽快开发需求,好把产品迅速推向市场。他们预定了2015年1月的CES(消费电子展)的展台,预计费用达到5万英镑,很贵,效果也不能保证。这时候有人提议把项目搬到Kickstarter众筹,团队商议之后觉得众筹确实是个低成本的市场推广方案,不仅营销成本低还能预售。这件事主要由Crowther施行,他制作了众筹页面,并且还拍摄了非常精美极具诱惑力的宣传视频,之后,众筹项目正式在2014年11月24日上线,这也是Pembrokeshire科技园创新周的日子。

垂涎欲滴的推广视频

  众筹页面的视频堪称专业,Zano飞行器续航15分钟,轻巧便携,用户可以轻松把它放进口袋里,可以在喝咖啡的时候掏出来玩耍,比如随时和周围小伙伴合个影,也可以在极限运动的时候掏出来记录精彩时刻,比如骑行山地车、骑行摩托车或者攀岩的时候,飞行器不仅可以跟踪用户拍照或视频,还能把拍摄内容保存到远程服务器,分享到Facebook主页。

  所有看到这个视频的人都震惊了,观众无法分辨哪些是真的,哪些是摆拍或特效,都以为自己未来拿到的产品也会是这种效果。科技极客们无人能抵挡得住这种酷炫的诱惑,只要139英镑就可以拥有这些功能,价格只是市面产品的1/10。连众筹网站管理员也动心了,把这众筹项目放到了‘用户最爱’一栏,列为推荐项目。

  互联网太疯狂,他们只花了10天,就实现了自己12.5万英镑的初期众筹目标。这时候,众筹页面被浏览了成千上万次,有上千支持者,虽然有1个投诉怀疑产品真实性,但是相比于大量支持者,又有谁会在意这个小小的细节。

  12月1日,Torquing公司管理层庆祝众筹活动大获丰收,各自把年薪调到了5万英镑。

  当月圣诞节之后,虽然Zano还是没法飞,Crowther还是带着几个职员去了拉斯维加斯参加CES,他们准备的理由是WiFi干扰强烈,或者是担心竞争对手窃取情报,或者是笔记本被偷了,甚至是涉及军事机密技术。当时他们展台对面也有一个飞行器开发商,产品叫做Micro Drone 3.0,对此耿耿于怀,经常有观光客走过来告诉Micro Drone的负责人Kerswell,你们的产品太低级,自动避障功能都没有,完全不如Zano!Kerswell一开始觉得非常钦佩又好奇,但是看了Zano众筹页面的介绍之后觉得Zano的人简直是疯了,要具备这些功能并且还能续航15分钟几乎不可能,他想去对面展台询问技术细节,但Zano的人没说,‘我知道你们是谁,我们不会告诉你任何细节。’Kerswell更加郁闷了,Zano什么都没有,只有空中楼阁一样的概念却这么受欢迎,自己有能飞的飞行器反而被奚落!

  Crowther被证明是个天才表演家,他再一次占尽风头,并且又一次把Zano飞行器炒到高潮。首先是著名科技网站Engadget把全场CES最佳飞行器的奖项颁给了Zano,据Engadget编辑称,他们的评选标准是功能、设计、创新和营销多个维度。有了知名科技网站的背书,狂热粉丝们更加失去了理智,网上众筹项目的支持者继续猛增,在CES展期间,众筹支持者数量爆发了,到了1月8日,一共有12075名支持者,一共筹得233万英镑。

Zano产品原型

  这个数据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包括Reedman和Crowther以及他们团队的所有人。2015年1月29日,众筹平台扣除了5%的平台佣金,扣除3%-5%的银行转账处理费用,Torquing团队一共拿到了209万英镑。由于产品概念太受欢迎,有部分发烧友哭诉没有买到希望再众筹一次,于是Torquing开发了预购网站,满足后来者的心愿。他们通过这个预售网站又销售了56万英镑的货款,但这其中很大部分都是通过Paypal渠道,享受第三方保障,顾客确认收货之后Torquing才能拿到这部分资金。

  Torquing团队一时间成为举世瞩目的明星创业公司,轻轻松松账上就多了两百多万英镑。他们首先扩张了人手,本打算扩张到28人,但最终似乎只维持在16人。由于众筹支持者和预订者总数达到上万名,他们安排了专职客服团队。然后又购置了多种研发和测试,比如花了2.9万英镑买了台3D打印机,买了多台高端Apple Mac,以及其他很多有趣的玩具,小Busby给自己买了台全新的宝马M4,大Busby给自己买了台全新的M6,都是车身可以当镜子的崭新车辆。科技园其他的创业公司羡慕得目瞪口呆。

透过该公司办公室玻璃,可以看见众多Mac电脑包装箱(图片:Mark Harris)

  05研发路坎坷

  这时候距离交货期还有3个月时间,但是飞行器基础功能都没实现。公司的研发工程师非常忙碌,经常加班到晚上10点,并且周末都需要加班。但他们到没什么怨言,毕竟自己的产品马上就会快递到全世界用户的手中,自己会伴随创业公司成长,即将变成大型全球化科技公司的元老级工程师。

  尽管产品研发进展缓慢,即便手中还没一台可以正常飞的飞行器,但是众筹界面的动态更新部分依然保持乐观。在2月29号,页面更新说打样的500套PCB已经到货,在3月末就会试产第一批飞行器。在4月14日,众筹页面再次更新,‘昨天,Zano飞行器最后一次迭代更新的PCB到货了!我们今天早上已经发给Camtronics安排组装了。’

  这时候Reedman考虑到出货量太大,还想干点大的,他在2015年4月联系上了Pembrokeshire的议会(Development for Pembrokeshire County Council,PCC)负责人StevenJones,希望能在科技园组建一个电子产品组装车间,最终让Torquing变成集研发制造营销于一体的大型集团。并且Torquing愿意出资160万英镑,同时希望政府能够提供贷款。Jones非常乐意,‘这正是我们想要看到的,这家小公司最开始只由几个人创立,之后迅速获得巨大的成功,同时还会解决150到200人的就业问题。’

  Jones表示政府愿意从市政基金中拨款支持Torquing的扩张计划,并督促Reedman尽快提交商业计划书。但是当Reedman真正开始着手处理这件事的时候,却发现事情远不如预想的简单,光铲平草坪,重新规划科技园的建筑,就需要12个月到18个月的时间,对于Torquing半年内交付飞行器的目标,无疑实在太遥远了。在5月,Reedman告诉Jones他们还是打算把生产组装的工作外包给Camtronics来做。

  这时候距离Zano众筹页面承诺的出货期只有1个月了。技术团队还有许许多多难缠的技术细节无法解决,比如在电路板上加了SD卡之后,飞行器稳定性下降,抖动严重。调试摄像头底层接口花的时间严重超预计,App也还只是完成了界面设计,利用手机GPS定位时间实时跟踪主人的功能基本放弃了。

  距离6月的交货日越来越近,怎么办?Torquing公司决策层放弃了试产这一环节,打算直接量产。他们订购了塑料件、芯片、螺旋桨等一系列部件。

  Crowther可能是因为自觉赶不上交货期,5月末更新状态声称由于模具出现问题,塑料件延迟到货。

  由于没有试产,部件组装成飞行器之后,效果和预想的相差巨大。塑料件比设计的重不少,Zano重量从预想的55g飙升至70g,只能飞行几分钟,比承诺的15分钟时间差太多。Reedman考虑过把750mAh的锂电池换成1000或1100mAh的,但是1000mAh容量的电池意味着30g的重量,额外的电池重量使得更换电池的方案非常不符合实际。Reedman等人经过测试发现,螺旋桨提升力不够,比设计方案低15%。他们想换个螺旋桨型号,但是来自中国的供应商拒绝换货,毕竟供应商没有违约,确实是按照最初方案制造的。于是Torquing就买下了上万套没法用的螺旋桨。他们找到了Craig Holloway,是当地专业的玩具螺旋桨供应商,Torquing公司订购了新的螺旋桨,但是买来之后发现,螺旋桨距离太近,最近时候螺旋桨之间只能放进一根头发丝。除了高速旋转时容易碰撞,更要命的是这种螺旋桨材质不够硬,容易形变,提升力更弱。不得已他们还是换回了原有的螺旋桨,转而在外壳重量上下功夫。他们决定重新定制塑料壳,新的塑料壳轻了几g,但更换之后飞行时间还是不超过5分钟。

新的螺旋桨升力依然不够(图片:Mark Harris)

  出货期限已至,但Torquing团队还是没有出货的迹象。在6月19日,Reedman在众筹页面更新说服务器配置工作已经完成95%,宽带达到1Gbps,即将投入使用。

  6月22日,Reedman更新动态表示飞行器已经通过了无线电兼容性测试。Crowther信心满满说两千架飞行器正在组装中,预计8月末出货,9月初送到众筹支持者手中。

  但这一系列安抚性的通知没起多大作用,整个夏天,成千上万的支持者都要疯了,咨询邮件挤爆了邮箱,并且还有60余个众筹支持者在网站发起投诉。所有人都在责备Torquing公司,Reedman没想到这些人这么激进,他的气色开始变得难看,去看了好几次医生,医生表示他压力太大了。

  公司财务状况开始下滑,8月21日,Torquing公司高官们把自己年薪降到了1.25万英镑,到了9月,公司已经无法兑付负责飞行器规范性测试的供应商票据,只是表示,规范性测试的外包费用将在下月兑付。并且公司连订购PCB的钱都拿不出来了。PCB供应商表示如果订购2万套电路板,需要30天支付所有货款,但是Torquing表示自己只拿得出1万英镑的预付款。

  这时候Reedman想到还有50多万英镑冻结在Paypal账户里,于是他想到要尽快把货发给预订用户。在9月24日,有600套飞行器首先发给了网站预订的用户。本来是个突破,但这可把一万多众筹用户给得罪了。众筹用户先付的款,为什么要先发货给预订的用户?!两名众筹用户Craig Holloway和Doug Conran义正言辞致信Torquing公司,质疑他们为何还不出货。

  10月早些时候,Reedman邀请Holloway一家前往Torquing所在的科技园参观。在介绍了科技园以及公司研发实力之后,Reedman送了一架Zano给了Holloway一家,但是飞行器还没法用,因为飞行器起飞前需要通过手机连接中央服务器,这时候手机App还没开发出来。

  但是在Reedman于10月末放出App之后,公司立即被用户愤怒的投诉和抱怨声所淹没。用户声称飞行器像兔子一样在地上乱跳,喜欢乱撞,或者根本飞不起来,或者飞起来之后没法降落。人脸识别、主人跟踪这种功能完全没有。

  Holloway在试用之后再次来到了Torquing公司,他找到了Reedman希望帮忙解决飞行器不好用的问题。Reedman帮他下载了最新调试的固件,并且运行了最新的校正工具,经过一番调试,效果好多了,可以悬停、如果有人靠近时它会避开,确实好了很多。Holloway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公司。但短命的是,当Holloway新换一部手机控制,或者换成电脑控制,飞行器就又变回了原样,乱撞、无法操控。自拍和社交功能自始至终都没法用。

  迫于巨大压力,Reedman声称由于红外避障硬件缺陷,螺旋桨、制造工艺以及玩家手机的差异化问题,飞行器上的传感器需要重新校正才能修复不稳定的问题。Reedman看到满是抱怨和谴责的论坛,心里更难受,干脆把论坛给关了。

Holloway的Zano,上电后一直闪烁等待连接中央服务器 (图片:Mark Harris)

  Torquing团队本想先满足预订用户,好解冻Paypal账户的预付款,但是没想到大量用户选择退货退款。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Paypal上冻结款项不断减少,但是无法阻止,也无力套出。

  06倒闭清算

Torquing机器人公司损益表(图片:Mark Harris)

  几天后团队终于无力支撑,关闭了服务器,所有的Zano都变成了尸体。大部分团队成员都被解雇。到了11月10号,Reedman以健康原因为由宣称辞职,立即生效。他什么财产也没拿,股份也不要了,净身出户。11月13号,Torquing宣布董事会解散,公司破产,Phi Busby在11月16号接见了清算律师,第二天签订完所有的清算协议文件。

  清算数据显示,Torquing通过众筹以及预售等方式,营收242万英镑,采购费用达到155.5万英镑,其中包括物料和众多研发测试工具设备。费用和管理费用达到110万英镑,其中工资支出54万英镑,水电、租赁和汽车费用5000英镑,差旅费1万英镑,电话、电脑以及宽带费用为5.1万英镑,另外还有无法解释的一般性开支,达到18.6万英镑,第三方外包费用22万英镑。

  Philip Busby父子声称一共往公司投入了25万英镑,Reece Crowther投了7.5万英镑,Reedman妻子的兄弟Thomas Dietrich投了6万英镑,这些钱全数付之东流。飞行器元器件存货被电子厂Camtronics扣住了,理由是该电子厂专门为Zaono项目购置额外设备,但Torquing却未履行约定带来上万套订单,造成产能浪费。Paypal还有待消费者确认收货的冻结款20万英镑,清算员表示将会采取法律手段从两家公司中讨回资产。同时他也表示即便Torquing资产能够变现,但除去税费后也所剩无几。同时英国贸易部门表示,来自68个国家的17000名众筹或预定用户只能算作一般消费者,不能算债权人,也就是说这些人将血本无归。

  生于1975年的Ivan Reedman现已40岁,没想到会在这个时间点大起大落迎来人生转折,如今他声誉破产,一无所有打算重新找工作。Philip Busby父子因为这个项目亏损两百多万英镑,为了缓解财务窘境裁了自己原先公司的好几名员工,Crowther据说回到了自己故乡澳大利亚。

  Kickstarter在短短两个月时间空手赚取11.6万英镑佣金,但该平台表示自己声誉受到影响,也是受害者。面对上万名气愤难抑的众筹支持者,众筹平台决定永久禁止Zano项目成员再次发起新项目。

  本文经独立调查记者Mark Harris授权编译,由TECH2IPO/创见(tech2ipo.com)编辑IMYG撰写,转载或使用本文素材进行二次创作请参阅 版权信息 。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创业 变成 zano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