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微软新任CEO:继续推进转型战略的执行者

2014年02月05日 07:27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郑峻   

  半年多以来,软件巨人微软一直在寻找下一任CEO。这场科技行业最高规格的换帅几乎成为了一场公开宣扬的求爱事件。在这期间,福特CEO艾伦·穆拉利(Alan Mulally)、高通CEO史蒂夫·莫伦科夫(Steve Mollenkopf)、诺基亚前CEO史蒂芬·埃洛普(Stephen Elop)都曾是媒体报道的热门人选。

  但随着微软正式宣布新任CEO人选,这出“寻秦记”终于告一段落。在微软效力了22年的老将、云服务部门负责人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将接过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的权杖,成为微软的新一任掌门人。

  内部老将纳德拉最终获任并没有太多意外。对于像微软、苹果这样的称霸行业又有自己文化的科技巨头而言,与其贸然选择一个外来空降的职业经理人,带来巨大的管理不确定性与业务整合风险,选择提拔熟知公司文化与业务,又具有良好内部关系的核心部门主管是更加安全可靠的选择。此前,英特尔与高通这两大芯片巨头都选择由COO出任新CEO。

  必须指出的是,微软这出“换帅记”并不是预先规划好的。鲍尔默原打算再留任两到三年,他也在去年完成了两大重大战略部署,先是调整了微软的管理架构,然后制定了朝着“设备与服务公司”转型的战略方向。收购诺基亚手机部门就是鲍尔默这一战略的直接体现。但没过多久,鲍尔默就在投资者的压力下黯然选择让位,这实际上是一场“政变”。

  鲍尔默并不是因为业绩惨淡被迫下台的。相反,在他执掌微软的13年期间,微软在财报业绩方面令人惊艳。微软营收从253亿美元猛增到743亿美元,利润从117亿美元增至253亿美元,现金头寸高达839亿美元。微软还给股东带来了超过1800亿美元的投资回报。

  换了其他上市公司,交出这样成绩单的CEO都会令投资者顶礼膜拜,但鲍尔默却没有享受到应有的认同。在谷歌与苹果股价(2013年之前)如火箭般飙升的同时,微软的股价却多年未见增长。由于在移动领域行动迟缓,微软几乎把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市场完全让给了谷歌与苹果,而自己传统的PC领域却陷入行业性衰退。

  移动领域已经成为未来的主要计算平台,微软正面临着失去未来领导力的风险。在外界的眼中,需要为此承担责任的当然是CEO鲍尔默,甚至还有微软的灵魂比尔·盖茨(Bill Gates)。微软需要变革,成为了这两年最常听到的呼声。现在投资者和董事会至少初步达到了目标:鲍尔默让位给新人了,一直支持他的盖茨也辞去了董事长的职位。

  看起来,微软正开始一场新的征途。正如纳德拉在上任公开信所说,“这个行业不尊重传统,只崇尚创新,对整个行业和微软而言,现在是关键的时刻。”但实际上,微软已经制定了正确的转型方向,鲍尔默只是无奈让步,而选择纳德拉就是为了继续推进此前的转型战略。

  简单的说,微软没有选择外来职业管理人,没有选择激进的变革,因为他们已经有完整的长远规划,而深得盖茨与鲍尔默信任、对公司拥有深厚了解的纳德拉就成为了最好的执行者人选。微软之所以选择纳德拉,主要是出于几大原因:长期效力微软,融入企业文化;多年高管经历,良好内部关系;擅长云与企业市场,符合微软转型重点;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会忠实推进已经拟定的长远转型战略。

  这也是巨型企业的常见选择,在制定好战略之后,接班人也会选择一个执行者而不是变革者。当初盖茨因为这个原因选择了鲍尔默,保证了微软继续按照他的设想发展。乔布斯告别苹果的时候,也是选择在公司效力十多年的忠实助手库克。现在苹果依旧沿着乔布斯此前的产品规划继续推进。

  “设备与服务”公司是微软的未来转型战略方向;换而言之,即便鲍尔默换成了纳德拉,移动领域与云服务也是微软未来最为关注的突破口。纳德拉也坦言,“我们的工作就是确保微软在这个移动与云为先的世界继续繁荣昌盛。”而云服务与企业市场本身就是纳德拉最为专注与擅长的领域,这也是微软选择他的重要原因。

  从微软的最近财报来看,他们在继续保持桌面与企业服务优势地位的同时,已经稳步走在移动与云服务转型的道路上;只是这个转型才刚刚开始,还需要新领导者的强力推进。在最近一个季度,微软实现创新高的营收245亿美元,净利润65.6亿美元,在整个科技行业里仅次于苹果。但比靓丽业绩更为重要的是,微软在硬件设备与云服务两大关键转型领域都实现了显著增长。

  云服务和企业市场本身就是纳德拉的专攻所在。在他的领导下,微软打造出云服务Azure,并迅速崛起为行业的关键力量,从竞争对手那里不断获取市场份额。云办公服务Office 365也同样是纳德拉的重要贡献。在最新财季中,Office 365和Azure云服务的用户增长超过一倍,商业云服务营收增长超过一倍。可以想象的是,在纳德拉出任微软CEO之后,微软还会继续在云服务和企业领域实现强劲增长。

  相对于云服务和企业市场,移动和设备领域将会是纳德拉未来面临的最大挑战,这也是鲍尔默被迫让位的关键原因。在完成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之后,微软将拥有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游戏机这三大硬件业务。 其中,Xbox游戏机已经确定了市场地位,竞争对手只有索尼,基本处于平分秋色的地位。如何推动微软的手机和平台在谷歌与苹果主导的移动市场占据一席之地,才是微软和纳德拉未来的最大难题。

  按照市调公司ABI的数据,去年第四季度微软WP手机在全球市场占据4%的市场份额,虽然与Android 77%与iOS 18%的占有率差距巨大,但已经基本确立了第三大平台的地位。更为重要的是,WP手机的销量增长超过一倍。这其中诺基亚占据了超过九成的比例,但低端入门手机成为了主力。收购诺基亚手机部门之后,微软要怎样保持当前的增长势头,并在美国与高端市场实现突破,这会成为考验纳德拉领导才能的关键。

  相对于智能手机,微软在平板电脑的前景同样面临着挑战,但稍为乐观。Windows 8本身就是为平板电脑优化的系统,但至少从目前成效来看没有止住PC市场的衰退势头,也没有为微软打开平板市场的阵地。虽然去年第四季度,Surface平板环比增长一倍,但由于发力太晚,市场份额依然不高。在平板领域,苹果iPad依旧占据着平板领域的主导性优势,而谷歌Android也继续通过价格攻势攫取苹果不覆盖的低端市场,而目前Windows平板还缺少Surface之外的杀手级产品。

  好消息是,联想、惠普等越来越多的硬件厂商开始推出性价比都不错的Windows平板,开始逐渐占据市场。但纳德拉时代的微软还需要更加努力地加快Windows平板的攻势,从Android阵营吸引更多的合作伙伴,以更加出色的产品去赢得消费者。对微软有利的是,他们可以利用自己的专利武器从Android阵营获取收入并进行利益交换。Android平台实际上已经成为微软的战略专利武器。

  与其他面临转型、困难重重的科技公司不同,微软虽然同样面临着挑战,但他们是坐拥着“金山”在推进转型。微软的财务状况仅次于苹果,有足够的资源去收购、研发、推广自己的产品。鲍尔默为微软制定了正确的“设备与服务”转型战略,但如何有效推进这一战略,尤其是在移动领域实现突破,将成为他接班人纳德拉的最大挑战。

  或许纳德拉做微软CEO最大的问题是,他太平实了,没有苹果库克、谷歌佩奇、Facebook扎克伯格的行业威望,也缺乏外界对一个科技行业领袖期待的酷劲。而重新酷起来,是外界最希望看到的微软变化。

(声明:作者独家授权新浪网使用,请勿转载。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