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陈磊掌舵,小米撑腰,迅雷能回归正确航道吗?

2017年06月30日 10:13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首席人物观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首席人物观

14岁的迅雷公司迎来了它的第二任CEO。

过去几年,这家老牌互联网公司一直在努力顺应时代,下载的核心业务之外,它做播放器、产硬件、玩短视频。它活得比昔日同行都久,但每一步都很凶险。

如今,难题交到了技术男陈磊手里。

这位刚刚摘掉“联席”帽子的CEO一度是迅雷公司的新变量。

他拥有几近完美的履历:名校毕业,留美深造,在谷歌微软练过技术,归国在腾讯带过团队。被挖到迅雷后,他带领独立子公司网心科技,开发出星域CDN业务,让迅雷得以从视频、直播的风口分得一杯羹。

但陈磊是否能让迅雷重现往日荣光?有些答案或许还藏在过往里。

理工男陈磊是站在直播秀场背后的男人。

网心科技旗下有一款To B 产品星域CDN,为陌陌、熊猫直播等直播产品提供网络服务。这是一种缓存加速技术,简单来说,它会收集闲置的带宽资源,进行再分配,从而让用户就近获取内容,加快访问速度。

快,这几乎是直播和视频领域最重要的体验。

直播的迷人之处在于它既真实又虚幻。就像一场梦,来自真实世界的主播们,合力打造了一个与日常生活平行的虚幻空间。

主播选择直播开始的瞬间,陈磊们的世界也会被激活。

这是属于数据的世界。所有含情脉脉的问候和互动,都会变成数据,它们抢着挤进网络通道,经服务器处理后,呈现在终端屏幕。

如同高速公路,这些通道也会堵车,反射到现实世界,就是视频的卡顿和延迟。陈磊们的任务,就是避免堵车,以及在堵车后,第一时间进行疏散。

这有点像守护者。

这也是一桩能让人获得成就感的好生意。陌陌、小米、爱奇艺、快手、bilibili、熊猫直播……以这些服务对象为介质,陈磊的作用力,得以渗透到互联网世界的很多角落。

他享受这样的角色。

2014年加入迅雷时,陈磊成为这家老牌互联网公司史上首位CTO。同时,他也兼任了迅雷全资子公司网心科技CEO。入职一年后,他升任迅雷公司联席CEO。2年后,他正式成为迅雷最具实权的掌舵者。

在这部励志的职场进阶史中,赚钱宝和星域 CDN 是陈磊最早用来自证实力的两件法器。

其中,前者是To C 的硬件,用户把它插上路由器,家庭闲置的带宽资源就会被回收利用,换以报酬。

图:陈磊为赚钱宝代言

这个过程被称为“挖矿”。在网站“什么值得买”里,有用户统计发现,一天“挖矿”的收入可以支付家庭一天用电。

截至今年6月,赚钱宝的预约用户超过500万。

最后,通过赚钱宝从个体用户收集来的闲置资源,会成为星域 CDN 回收利用的基础。两者相辅相成,形成强关联。

作为这套体系的创立者,陈磊更喜欢用另一个词来形容:共享经济云计算。

陈磊第一次接触计算机是在初中。

那是父亲送的礼物。在陈磊的记忆里,那台机器连屏幕都没有,所有内容只能通过一卷纸打印出来,简陋原始,但编程序算数的简单功能足以让他兴奋。

正式学习计算机就是高中时期的事了。他开始编程序、参加竞赛。

陈磊记忆力很好。他记得自己编写的第一个程序是画迷宫——这似乎是程序员的经典游戏,至今你仍然可以在程序员扎堆的论坛里见到类似作品。

真正让他迷上数学和计算机的,是一本关于图灵获奖者演讲的英文书,其中提到东尼· 霍尔用汇编语言挑战了当时世界最快排序算法 Shell Sort 的故事。

故事里的人名、函数、程序,陈磊至今可以完整复述,比如前者如何不迷信权威,如何在了解递归程序后写出关于quick sort 的文章……在当时的高中生眼里,那是一个神奇又神秘的新世界。

命运的端倪已经初现。

此后,入清华学计算机、去美国攻读硕士、进谷歌微软工作,陈磊的人生轨迹顺利如常,符合多数人对学霸程序员的印象。

2010年成为他事业的转折点。

这一年,云计算成为中国互联网领域活跃的新兴题材,经过此前两三年的概念消化,各大互联网公司开始加大布局力度。而早在2009年年底,美国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 就发布了未来三年值得关注的新技术,其中,云计算位列榜首。

陈磊赶上了这波浪潮。2010年,他回国加入腾讯,负责腾讯云、开放平台、社交广告系统等业务。

有媒体曾经引用原腾讯 CTO 张志东对陈磊的评价:他几乎是腾讯上下为数不多能够留下来、真正对腾讯做出贡献的海归派。

百度百科收录了一组数据:陈磊在2012年初负责腾讯广点通,一个月内实现收入翻两番,突破100万日营收,到年底,日营收突破500万。

而他负责的Qzone 开放平台,页游流水一度接近行业总流水的50%。

显然,画迷宫的程序男找到了某串商业密码。

事实上,帮助他解码的人里,包括美国公司Trilogy 创始人。Trilogy是陈磊供职的第一家公司。入职没多久,这位年轻的工程师就收到了创始人的邮件。

邮件里,对方列举了优秀工程师应该具备的十个特质,但只有第十条是关乎专业技能的。其他九条里,让陈磊印象最深的一点是:能从CEO角度看问题做判断。

他身体力行了。

比如写代码。“如果只用工程师的思维,代码只要能保证实现功能,自己看得懂就没问题。如果站在CEO的角度,代码不仅是给自己看的,同时也要让其他人看得懂,方便日后维护”。

而在Google 工作期间,公司没有太多产品经理和需求文档,使得工程师需要从头到尾去思考:我要做什么样的产品?为什么做?最终用户体验是什么?以此为基础,再去想技术如何实现。

“这对工程师转型管理者很有帮助”,他回忆。

进入腾讯后,他也习惯在工程师汇报时问:用户喜不喜欢我们的产品?活跃度如何?

“很多工程师只关心每周发了多少个版本,做了几次升级,用户体验都交给产品经理了”,陈磊相信,工程师如果不了解自己研发产品的实际使用情况,就跟闭门造车一样。因此,他总要求团队做AB测试,培养全局观。

在腾讯工作的4年里,陈磊负责的多项业务都是服务于创业者。比如腾讯开放平台,在2012年底,其第三方开发者累计收益总额超过50亿元。

2014年11月,他摇身一变成为创业者。

他加入了迅雷,成为迅雷史上首位CTO和网心科技CEO。这是一道从零开始的程序。

迅雷曾是PC时代的国民应用,在移动互联网浪潮里一度迷茫掉队,几度推迟上市进程后,终于在小米助力下于2014年登上纳斯达克。

但次年,迅雷就遭遇了股价低迷,不得已,2015年4月1日,迅雷以1.3亿的价格,出售了长期亏损的核心业务迅雷看看。

在此背景下,网心科技被赋予了迅雷探索转型的另一层意义。

2015年,网心科技开始陆续推出产品。先是4月在淘宝众筹上线赚钱宝,6月,星域CDN 发布,雷军现身支持。有眼尖的媒体发现,这是雷军成为迅雷第一大股东后,首次为其具体业务站台。

图:雷军(中)亲自站台

星域 CDN 就像云计算领域的Uber。

陈磊的打法与雷军做小米有点像。

星域CDN要干掉传统领域DNS劫持、链路复杂、多终端适配、性价比等问题。在其发布前三月,陈磊就在公开场合表示,CDN价格应该腰斩,一度引发业内降价潮。

销售方面,星域 CDN 也采用了小米的互联网模式:官网开放预约,不养大量销售,3个人的销售团队搞定一切。

最终,星域CDN 的价格不足同行业的40%。

陈磊的这条路似乎趟对了。

小米、爱奇艺、快手、熊猫直播、B站、陌陌、触手、战旗直播等公司陆续成为星域 CDN 的客户。此后,赚钱宝与星域 CDN 连续7个季度业务大幅上涨。

2015年11月,陈磊升任迅雷公司联席CEO。

Trilogy 创始人 Joe 是陈磊在商业上的启蒙老师,但两人后来选择的道路,却是截然相反的。

陈磊记得,Joe 曾经分享过一个故事:

Joe 与朋友去买新电脑,朋友对电脑很熟悉,具体到每一个部件配置都能提出高要求,Joe 则只要求商家配置最好的电脑,对细节并不过问。

“对于电脑商家来说,哪一个是好客户?” Joe问大家。

Joe的答案是他自己。对于这类有钱又不懂行的客户,商家可以轻易以高价卖出并不算顶尖的产品。

陈磊当时觉得很有道理,不过,离开公司后他有了不一样的看法——互联网泡沫破裂后,这类“人傻钱多”的客户急剧减少,Trilogy 公司也逐渐衰落了。

这显然是一条不太适合互联网生存的路。

如今,陈磊对互联网思维有自己的理解:洞察行业、把握节奏。

“只有洞察行业之后,才能发现这个行业对用户和客户的不公平,这时你是有机会去颠覆它的”,陈磊解释。

找到机会后,把握节奏也很重要。“有时候我们要追求快,有时候却要慢下来”,他反思过腾讯微云的产品失误,微云有段时间客户积累飞快,但速度过快导致服务水平下降,“如果不是2011年开始做,而是2013年,可能会做得更好”。

但陈磊其实不太愿意过于频繁地与创业者讨论“互联网思维”。

离开腾讯后,很多被陈磊帮助过的创业者还希望他继续帮忙出谋划策。但陈磊发现,他们并不想谈行业、谈产品逻辑,而是频繁提及“互联网思维”——那是活跃在公开场合的所谓互联网导师们擅长聊的话题。

相比空谈,陈磊更喜欢实干派。

陈磊从小没有挨过打。

他小时候很调皮。一次小学转学考试,语数两门功课加起来只有106.5分,险些不能入学,气得母亲撂狠话:“你要是能考上大学,你看见这屋子了么?我在这屋子里拿大鼎走三圈。”

母亲身体不太好,父亲也在一旁帮腔:“你妈那病就是你气的”。吓得陈磊后来开始认真读书,成绩也赶了上来。

更多时候,父亲的教育方式就是讲道理。

犯错之后,陈磊经常站着被教育三四个小时,父亲知识面很广,能从历史、生物、政治讲到天文地理。有一次爷爷看不过去了,递给父亲一根棍子:“你要不打他一顿吧,你这么说比打他一顿还难受。”

但长大以后,陈磊很感谢父亲。儿时被迫接受的教育方式,让他喜欢阅读,有好奇心,爱探究真相,习惯以理服人。

在网心科技,陈磊选择了扁平化的平等方式,管理这支技术人员占80%的团队。在每个月的open day,所有员工可以匿名向CEO提问,并得到开放式的答案。

此外,公司的绩效考核是基于员工互评,管理层没有定考核、薪权的权利,省去了员工花时间讨好领导的必要。

而网心科技的两项福利,让这个学霸技术男出身的CEO 显得很温情:员工子女早托班、父母免费体检计划、

“现在网心处于快速发展的阶段,同事们工作压力很大”,陈磊解释,因为工作太忙,经常有同事赶不上回家陪孩子睡觉,只能在办公室跟孩子视频聊天。

发现这个问题后,网心科技跟园区早托机构合作,成立了子女早托班,还在办公室开辟了一处儿童游乐园,作为延时托管。

而后者的设立,是因为一位同事的母亲体检查出肿瘤,幸好是早期,得到了及时治疗。陈磊想以此鼓励大家,坚持每年带父母做体检。

陈磊相信技术的力量。

他认为这是网心乃至迅雷公司在互联网下半场存活的根本。

“最能让人记住的都是技术创新,比如电灯泡和iPhone这样的产物”,他解释,如今的产品微创新已经平淡无奇,只有这样的技术创新,才可能为公司业务带来发展空间。

这是属于互联网下半场的机遇和挑战。

迅雷以“快”起家,名字寓意为“下载速度达到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背后的支撑其实就是技术。它一度成为国民应用,势头不比当时的腾讯差。但下载软件有盗版原罪,此后,迅雷又因战略摇摆不定,屡屡错失良机。

迅雷的互联网上半场以惊艳开局,平庸收尾。下半场,陈磊将独自掌舵,迅雷这艘老船,还能回归到正确的航道吗?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陈磊 迅雷 小米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