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被截胡的短视频迎来第二春 需要注意哪些坑

2017年05月08日 09:51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懂懂笔记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懂懂笔记

都说2017年短视频火了,严格来说应该是“又”火了。

早在2013年,短视频行业就显示出了火爆的趋势,一众短视频玩家如快手、秒拍、小咖秀等纷纷涌现,模式上也从单一的依赖社交平台,转向媒体、工具平台,整个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都在翘首以盼元年的到来。然而,2016年风口吹来的却是直播的元年,短视频行业被直播截了胡。

进入2017年,直播因为监管的严苛逐渐褪去了光芒,短视频因此迎来第二次春天,在原有玩家的基础上,又新增了今日头条、梨视频、胡椒视频等新玩家。此外,还有部分企业直接从直播领域跨入短视频行业,比如腾讯、优土、爱奇艺等。

伴随着巨头的入场,加之行业整体融资情况的热涨,促使短视频行业备受关注。一时间,关于短视频比直播更有“钱途”、变现更容易的论调开始出现。不可否认,短视频现在站上了新风口,但是否值得一哄而上,进入之后如何留在局内,都值得深思。

增长趋势明显

懂懂笔记前面说到,短视频不是2017年崛地而起的新行业,而是已经经过了几年的积累,在2017年才得以爆发。根据比达咨询的数据,2017年第一季度国内短视频行业用户规模已经达到1.35亿,并且保持着稳定的增长率。

再将行业内的主要玩家分拆来看,根据易观发布的《中国移动短视频市场专题分析2017》,截止2016年12月,移动短视频平台用户渗透率前5名分别是,秒拍61.7%、头条视频53.1%、快手43.2%、美拍40.1%、凤凰视频31%。也就是说,秒拍、头条视频、快手、美拍、凤凰视频这5个APP,是目前使用短视频的用户最常用的几个应用。

老牌玩家、科技巨头、流量王者等,都纷纷杀入短视频行业。“短视频的兴起不是对过去图文传播介质的彻底取代和颠覆,而是水到渠成的迭代和升级。”一下科技董事长兼CEO韩坤表示,流量日益向头部用户和内容聚集,二八原则开始出现,短视频已经开始展现“马太效应”,创业开始进入深水区。

秒拍的高用户渗透率使得它在短视频行业中首屈一指。事实上,一下科技旗下是以秒拍和小咖秀两大骑兵双管齐下,首先在微博上发力,请各路明星使用秒拍或小咖秀,上传高校短视频内容,得以在短时间内聚合用户。据韩坤介绍,目前,秒拍加小咖秀日播放量峰值已经达30亿次,日均上传量200万,日均覆盖用户7000万。

根据易观千帆3月底的数据,快手以8459.76万月活跃用户稳居榜首。当然,快手的用户也包括一部分直播用户,但短视频是快手的绝对核心内容。值得一提的是,快手于日前获得了腾讯3.5亿美元的投资,随后腾讯便在自家产品上大力推快手。对于快手来说,无疑是一大利好。

依赖于今日头条的巨大用户流量,头条视频以3455.24万人排在第二位,而环比增幅正在以惊人的31.24%上涨(易观千帆3月数据),势头不可小觑。而且,今日头条为了锻炼短视频肌肉,还收购了一家美国短视频创作团队,丰富视频内容。

此外,美拍的用户数量也在千万量级,并且以美颜相机、美妆相机、潮自拍等一系列产品,形成聚合优势。而凤凰视频、梨视频、逗拍、爱拍、视频头条等中小玩家,也都在以不同的增速上涨,行业整体都处在稳步上升趋势。

硬伤随即暴露

一时间,各个短视频玩家都在凸显自己的实力,行业开始陷入纷争。

炸响的第一颗雷,是究竟谁能定义短视频?什么才是真正的短视频?一场唇枪舌战由快手的57秒与头条视频的4分钟而展开。眼看着硝烟味越来越浓,在一旁冷眼观战的秒拍说了句,“短视频不需要被定义,秒拍就是短视频”。

懂懂笔记认为,这几家的争论,绝对不止在视频时间的长短上,而是希望能够借助风口和自家力量,确立自己的行业地位。但事实上,行业地位的高低,不会由一个概念一个定义而下定论,内容的好坏多寡、用户的吸引留存、平台的变现能力等,才是竞争的核心。

在短视频行业加速发展的形势下,也暴露出一些硬伤,包括内容和变现两个方面。

首先,短视频内容参差不齐。韩坤认为,“最初为博眼球而产生的粗陋、低俗内容正在退却,优质内容的稀缺价值正在凸显”。但懂懂笔记发现,在多个主要短视频平台上,仍然充斥着大量的劣质内容,而且绝对数量很大。

短视频的兴起,与制作门槛低、生产流程简单、参与性强等因素有很大关系,这就使得短视频不必像电影和广告一样制作精良,更不必配备专业的制作团队,只要内容有趣、有料就能够获得一定的传播。

据懂懂笔记了解,短视频行业有几个比较典型的内容类型:草根恶搞、网红IP、情景短剧、短纪录片等。其中,草根恶搞和网红IP是最常见的两种,也是传播最广泛的两种。草根恶搞几乎完全停留在短视频的最初阶段,内容粗糙甚至低俗,快手是这类内容的主阵地,大量草根在快手上传内容,并且为数不少的视频内容存在一定争议性;网红IP是背靠微博成长起来的,原本就具有很大的粉丝量,借助短视频的流行,迅速占位,成为这个领域的热门网红,比如papi酱。

其次,短视频变现限制因素较多。利用短视频赚钱的人并不少,网红就是一类,他们的短视频内容更像是“广告”,变现方式多半是向广告主售卖自己的粉丝。也就是说,粉丝数量的多寡,直接影响到内容生产者的变现能力。

papi酱是最典型的例子,以搞笑的内容收获了众多粉丝,与罗辑思维联手高价拍卖广告后,终被甩包。当然,拍卖获得的2200万人民币,papi酱也没好意思揣进自己兜里,而是捐给了母校。

其实,秒拍的一部分内容生产者就属于网红的范畴,这样的变现方式比较单一,除了卖粉丝这个劣势,还过分依赖微博这个第三方平台。言外之意,没有了微博的巨大用户流量,这类短视频的用户会大大缩水。

未来发展关键

目前来看,短视频的风头似乎盖过了直播。因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碎片化趋势加重,人们看长视频的耐心也变得越来越少,短、平、快成为速食文化的主要食粮。就像今日头条的崛起,大量短的、快的,更符合用户自己口味的内容出现,满足了一部分“速食主义者”的需求。

而且,由于很大一部分人上班下班的路上,因为网络限制,也不会选择观看直播,即便他是直播用户,但也会顾及到高昂的流量费用。这一点上,短视频算是胜过直播一筹。

但短视频行业的快速发展,并不意味着任谁都能挤进来大赚一笔。接下来的发展关键仍然要看视频内容和平台的商业化。

内容方面,短视频平台需要在保证质量的同时,警惕雷区。

短视频内容的来源无非两种,一是自制,目前,多数自制短视频都是由网友也就是草根拍摄并上传的,恶搞、低俗、色情内容泛滥,不具备好的传播价值。而专业做内容的团队,如陈翔六点半、万万没想到等做的情景短剧,需要文案、策划、技术、团队等,相对专业也需要一定的制作周期。但这种内容,更容易吸引稳定用户,保障粉丝留存。

二是截取视频,这就涉及到版权问题。以头条视频为例,很多内容都是以截取影视剧作片段、热门赛事录像的方式剪裁而来,在版权IP越来越重要的当下,这类内容恐怕会发展成隐患。

商业化方面,短视频平台不能单纯地依靠外部输血,还要具备自我造血的能力。

实际上,短视频的火爆一定程度上能够带动短视频平台的商业化。现阶段,常见的短视频平台商业模式有广告、电商和用户付费这三种,短视频平台需要在这三个方面不断深耕。

广告是短视频平台和内容生产者的最主要变现方式,不同于电视广告和微电影,不需要高成本,但需要新颖的观点和呈现方式,就可能获得广告主。薛之谦的广告策划和段子收入,已经超过了做歌手的收入。

另外,电商和用户付费两种方式有点不同,都是需要用户从自己的腰包里掏银子,难度更大。不仅需要平台和内容生产者对粉丝有足够的吸引力,还要培养用户的消费习惯。或许,平台体验足够好、内容足够好,用户也会愿意买单。

总体来看,现阶段的短视频行业确实走在了风口上,参与者众多,行业竞争也越发激烈。一点资讯总裁陈彤认为,小平台机会已经不多了,一些中小规模的网站声称我要再重新打造一个全新的聚合app,这种机会真的不大;对于大平台来说,依然存在机会。但是不是像一下科技韩坤所说的已经显现“二八法则”,现在来看,还为时尚早,竞争还将继续。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短视频 头条 秒拍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