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华策影视经历抄袭、行贿,这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2017年05月05日 16:15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读娱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王殊同

日前,被誉为爆款“专业户”的华策影视发布2016年年报,实现营收44.4亿,同比增长67.27%,然而与亮眼的营收不对称的是其在利润层面的一次失利——华策影视营业利润为4.61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3.17%;净利润为4.78亿,较上年仅增长不到300万元,增幅仅为0.63%,为上市以来净利润增幅的最低值。而对于在2016年一路高歌猛进的华策而言,尴尬的或不止财报层面,围绕其引以为傲的全网剧SIP矩阵,抄袭、行贿等问题频出也成为其一道无法忽视的“风景”。

营收大涨、净利止步不前

战线太长的后遗症

在2015年,《何以笙箫默》、《花千骨》等网生IP的火爆拉开了影视公司在网剧风口下的激烈竞争,而华策更是在2015年提出SIP战略,在网剧领域火力全开。据华策2015年年报显示,有《何以笙箫默》、《妻子的谎言》等20部网剧首播,另32部已取得发行许可证,其中包括《微微一笑很倾城》、《亲爱的翻译官》等顺利在2016年播出的热门剧集。

而观其2015年营收26.57亿,比上年同比增长38.68%,毛利率36.92%,同比下降2.60%。由此可见,虽然SIP战略为其业绩取得明显的突破,但也凸显了明显的缺点——库存大量IP,数十个电视剧项目连接启动,战线在不断拉开的同时,并非每一个项目都能带来预期的收益,不低的成本必然摊薄“爆款”的利润,而这也为2016年营收44亿,净利止步不前的尴尬局面埋下伏笔。

在2016年,报告期内华策全网剧首播25部,另有20部剧取得发行许可,而成为业绩贡献主力的也是仅《孤芳》、《三生三世》、《解密》、《锦绣未央》等IP。而在2016年因SIP战略的继续推进,爆款迭出、营收大涨,但是81%的营收占比,却带来同期119.10%营收成本的上涨。可见,在光鲜的SIP战略下,成就显然,但弊端也不容忽视,“超级IP+超级明星+超级制作”的高投入高产出的经营理念也因华策2016年度的业绩表现而被打上问号。

不可否认的是,从华策SIP计划的提出至今,其电视剧作品在高网络话题度、高用户参与度、高商业变现能力都有突出的表现,而其中在2016年最赚钱的《孤芳》就是最佳代表,只是,其恰巧也是被观众颇为吐槽的一部剧,而在华策SIP矩阵中,有问题的似乎并不止《孤芳》。

SIP矩阵来势凶猛

奈何拉低品牌口碑

在华策的SIP矩阵中最传奇的作品就是《孤芳》,这部由钟汉良、杨颖主演的一部古言权谋大戏从开播的声势浩荡到后来的声名狼藉,跳水的口碑使其在豆瓣仅取得3.5分评分。但也正是这部抠图、天价片酬、五毛特效、拖欠水军工资、涉嫌数据造假等各种问题加身的大剧反而成为华策2016年业绩的功臣——为其拿下9.90%的营收占比。如果说《孤芳》的口碑过低更多的体现在制作层面,那么华策已播出的《锦绣未央》、《三生三世》等则是栽在抄袭上。

随着由唐嫣、罗晋主演的《锦绣未央》的热播,其原著小说《庶女有毒》涉嫌抄袭的真相也渐渐明了,并在2017年被12位作家联名起诉,要求《锦绣未央》作者周静(笔名秦简)及销售商当当网停止侵权并道歉,索赔200余万元。

其实,在2013年原著小说在潇湘书院连载以来,就陷入“抄袭”旋涡,拼凑、照搬的质疑声不绝于耳。只是,虽然抄袭的指责声众多,但这本小说的同名手游、漫画等依然配套齐全,更被华策纳入SIP矩阵,这才有了因《锦绣未央》而带来的一场前所未有的最大规模维权。

除了已对簿公堂的《锦绣未央》,由华策子公司剧酷文化出品、占2016年华策营收6.80%的《三生三世》也是身染抄袭污点的爆款。这些在读娱《从《锦绣未央》到《三生三世》,华策影视为何身陷版权泥潭?》一文中有更详尽的阐述。

另外,还有华策2014年就备案的IP《此间的少年》也因涉嫌抄袭被金庸起诉……其实,在目前的IP风口下,储存大量热门IP的并非只有华策,作品涉嫌抄袭的也不止华策,但是,当偶然变成一种“现象”,这对于正全力推进SIP战略的华策而言也会带来品牌形象的损伤。毕竟,产品上的瑕疵,首咎的就是华策在管理、运营方面的不完善。

从抄袭到行贿

全网剧模式下华策的难辞其咎

在2016年,华策经历的不仅是上市以来净利增幅的失利、所购IP屡陷抄袭风波,还有影视行业中另一个潜在的问题——行贿

2016年8月19日,华策影视曾发布公告,披露该公司及其两家关联公司构成单位行贿罪。这是自2014年9月安徽省广播电视台受贿案爆发以来,华策影视首度公开承认涉案事实。据不完全统计,在此次受贿案中,涉案的以影视制作、发行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共计26家,包括新文化、华录百纳等上市公司。其中,华策影视及其关联公司涉案金额最高,向安徽广播电视台原总编室主任肖融行贿128万,使其在采购《老婆大人2》、《新京城四少》等电视剧及付款过程中提供帮助。

另外,在今年2月被曝光的江苏广电购剧窝案中,涉案公司达30家之多,其中,华策影视的子公司上海剧酷文化亦出现在行贿名单中……

接二连三的陷入行贿案件,不禁让人思考:“华策影视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当然,以上的影视行贿案对如华策等影视公司在资本市场的运作并未有明显的影响,对整个影视行业中的灰色交易链条的披露可能也只是冰山一角,但是,就行贿事件本身的性质而言,华策及其旗下公司的行为足以证明其在公司管理、经营方面的知错故犯。

尽管在“一剧两星”、电视剧市场供过于求、行业竞争激烈等各种原因下,想不走“捷径”、独善其身并非易事,但这却抹不去华策的难辞其咎。作为一家在影视行业具有百亿市值的大体量公司,对自身品牌口碑的保护显得尤为重要,而且,对于存在于影视行业的各种潜规则及灰色地带,靠的不仅仅是相关部门及平台方自身的监管,还有其工作人员的自觉、自律、监督以及对内容制作及运营的严格把控。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年报中,华策还披露了在2017年全网剧生产计划,有31个项目被提上日程,其中包括《独孤皇后》、《最亲爱的你》在内的6部剧已开机,虽然相较2016年及2015年的剧集总量已是缩减不少,但至于其能否在保持SIP矩阵势头的同时避免2016年的这些“坑”,还要取决于华策的魄力以及对自身“羽毛”的爱惜程度。

本文为读娱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抄袭 行贿 华策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