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亏损会成为美团IPO的最大障碍吗?

2017年04月19日 14:59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长庚小报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fk990

对于一个并不盈利的公司,规模越大往往意味着越危险。

3月29日,在一个小型媒体交流会上,美团点评副总裁兼外卖和配送事业部总经理王莆中披露,目前美团外卖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54%。在此之前,美团外卖宣布日订单数突破1万千。此外,清明节期间美团的酒店日订单量也超过了107万。

王莆中向媒体披露,美团外卖在很多细的结构单元和城市已经实现盈利,但整体上仍在亏损。“如果按照罗杰斯的曲线的话,我认为我们要过了最快增长的阶段才是应该赚钱的时候。这个阶段从现在来看,(盈利)要一到两年以后。”

用亏损堆积起来的市场第一,对美团而言或许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规模效应并非适用所有行业,比如时尚杂志行业的逻辑就是控制发行量,因为时尚杂志的制作成本、印刷成本较高,每一本都是亏钱卖,但它的盈利模式靠广告,只有发行控制到一定量才能盈利。

另一个案例是视频行业。

在资本的支持下,优酷曾经通过与土豆的合并短时间内获得了市场第一的位置,但接下来每一次市场规模的扩大都需要烧掉更多资本,最终这家公司被阿里巴巴全盘收购。在百度的资金扶持下,爱奇艺通过不惜血本争夺重要版权的方式在随后几年内成为了排名第一的视频网站,但是另一方面由于亏损问题也一直拖累着百度财报。

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前不久出席博鳌亚洲论坛的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公开透露,目前平均一单外卖要亏损1-2元不等。《中国经济周刊》以此推算,饿了么日订单超过900万,这意味着每天的亏损在900万-1800万之间,年亏损额可能超过40亿,外卖行业每年的烧钱规模在百亿以上。

虽然至今为止,美团并未直接披露外卖业务的整体亏损情况。但从王莆中向媒体披露的数据看,其亏损程度可能比饿了么更为严重。

王莆中在今年3月向媒体表示,最近一个月的市场份额大概是54%,已经是国内外卖行业的第一名,而且2016年,美团外卖的GMV(成交金额)是全球第一。

除了用户端的补贴外,高昂的运营成本也是阻碍美团与饿了么盈利的重要原因。

王莆中向媒体透露,美团的活跃配送骑手数量已经超过30万名。在北京,美团实际上的配送员数量已经超过 ‘四通一达’中的任何一家。在全国,也超过了所有落地配公司的总和。

虽然美团没有披露配送人员中自营配送员和外包骑手的比例以及运营成本,但是有消息渠道告诉长庚君,美团自营配送员约2.2万人,这部分员工的底薪为2500元左右加每单提成,每位骑手每月到手工资约6000元,加上五险一金美团每月应支付的人工成本在8500元左右。

除了2.2万的自营配送员外,美团还有28万的外包骑手。这部分员工美团没有支付五险一金和底薪,而是采用按单计费的模式,每单骑手得8元,美团需要支付10元,外包骑手到手工资平均约6000元左右。

用户没有忠诚度,需要大量烧钱,没有预算就没有未来。竞争对手之间都是在通过补贴烧钱的形式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是不是似曾相识?

与Uber中国合并前,滴滴每个月烧钱高达2亿美元。Uber全球CEO TravisKalanick也曾公开透露,Uber中国在2015年一年烧了10亿美元以上。

从某个角度看,今天的外卖行业很像滴滴与Uber中国合并前的打车市场。

唯一的不同是,滴滴背后的股东中既有阿里,又有腾讯。并且滴滴与Uber中国拥有共同的投资人:中国人寿。

两家公司在资本层面合并不存在障碍。反观美团与饿了么在外卖市场的战争,却不是这样。

美团背靠腾讯,饿了么背靠阿里,美团与饿了么的背后则是腾讯与阿里之间在移动支付入口的较量。

据了解,滴滴与美团是微信支付最重要的两大场景入口。其中,滴滴则同时是微信与支付宝最重要的支付入口之一,美团对微信支付的重要性由此可见。

通过巨头的扶持快速成长,迅速做大的案例很多。比如京东,腾讯扶持这家公司是为抑制阿里,而刘强东却通过自己的努力和腾讯的资源迅速成为电商行业的一极。至今为止,京东的全部扩张依然是围绕电商这个核心业务展开,美团却不是这样。

2015年美团尚未与大众点评合并前,曾有竞争对手向感叹:美团的敌人太多了。而现在,敌人的名单却更长。

在外卖领域,美团的敌人有饿了么、百度外卖、口碑外卖;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敌人有口碑、58到家;OTA领域的敌人有携程、去哪儿。在线出行领域为自己树立了新敌人滴滴;在共享经济领域为自己树立的敌人有ofo、小猪短租、途家。(注:美团CEO王兴为摩拜单车投资人,之前曾炮轰ofo)

在份名单中,除了阿里、百度扶持的公司外,美团的很多敌人都在腾讯系阵营中。

在外卖这个核心业务没有取得绝对市场第一的情况下,美团的业务扩张从一个角度去看是四处开花,换个角度看则是“招风惹雨”,将那些本来处于中立甚至偏向自己的阵营硬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

比如滴滴CEO程维就曾在多个公开场合盛赞并感谢王兴,自己创业也是受到王兴的鼓励。而美团打车上线后,“好基友”瞬间成为竞争对手。

几天前,王兴在一场演讲中提出了互联网下半场的三个大方向:上天、入地和全球化。在王兴看来,互联网下半场要更多关注底层科技,比如AI、大数据、云计算等。互联网公司只做C端连接已经到了瓶颈,需要在产业层面做更多连接。美团现在已经在做餐饮的B端,比如ERP、收款等IT系统。此外,中国互联网公司如果不走出去,会缺乏竞争力,全球化必须要做。

在王兴指出的这三大方向中,也正是BAT三巨头最重视,布局最多的领域。比如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全球化,腾讯与阿里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开始展开布局,百度更是将公司未来押宝在人工智能业务上。

从公开信息判断,互联网下半场的竞争中,王兴给美团的定位可能是成为BAT之外的互联网一极,而对腾讯而言,美团的更大意义则是在移动支付领域抑制对手阿里巴巴。

此前有报道称,美团在F轮融资中曾与投资人签订了对赌协议:2017年和2018年上市,且市值超过200亿美金为有效上市,否则将赔付投资人40亿美金。

这则传闻的真假无从辨认。但从美团如今四面出击的业务布局看,或许并非空穴来风。2017年,美团在这一年实现外卖日订单数突破1万千、酒店日订单量超过107万。同时,这或许也是美团最为危险的1年。

在互联网江湖已经跑马圈到今天这个格局时,与亏损相比,在BAT三大阵营中不断树敌,四面楚歌可能才是这家公司IPO的最大障碍。

但愿美团不会成为第二个优酷,面临被巨头全盘收购的命运。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美团 IPO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