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易到用车公开信鸣冤,腾讯应有领袖胸怀

2016年07月15日 16:18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maomaobear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maomaobear

日前,易到用车CEO周航的一封致腾讯马化腾的公开引起了公众的注意。在这封公开信中,周航以弱者也有权利发声为题表达了易到用车的不满。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易到用车做了一个专车比价软件的应用发到了微信,然后被微信屏蔽,易到投诉未有结果。而易到用车自查,发现易到用车APP所有分享到微信的功能都被屏蔽了,同行业的神州租车、Uber分享也被封杀,而滴滴则一切正常。

由于腾讯与滴滴快的有投资关系,易到用车认为腾讯没有兑现马化腾在公开发言所提到的分享精神,也违背了自己所说过的:“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品牌”。

腾讯的做法,属于利用自身的垄断地位,恃强凌弱,易到用车不仅是为自己发声,也是为弱者发声。

于是,一轮口水战开启。腾讯随即做了回应,称是易到用车违规,腾讯投资的滴滴也被屏蔽过,腾讯并没有偏袒的意思。

而易到用车又迅速回应,两者你来我往,口水战升级。

其实,微信屏蔽一些APP并非个例,每次都会闹出口水战。那么这次谁是谁非,在口水战的背后又是什么呢?

一、事情的真相是什么?

这件事情的起因是易到用车上线功能,腾讯屏蔽。然后易到才发了公开信。

腾讯给出的回应是易到在朋友圈里转发的小应用。小应用使用了浮层,并存在诱导分享的问题。

这类问题是微信朋友圈来禁止的。后台根据《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进行的处理。

周航提到的易到APP中其他链接被封,腾讯解释为此前易到APP内链接因诱导分享违规被处理了,但易到采取变换链接的方式继续传播违反微信运营规范内容。所以平台才封禁了相关链接对应的域名在朋友圈的传播。腾讯的依据是《关于微信公众平台对恶意违规及对抗行为的处理规则公告》和《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

对于易到提出的偏袒问题,腾讯表示6月30日滴滴也被封过,并提供了证据。

腾讯将周航的公开信解释为一个误会,是对诱导分享理解不同造成的。

腾讯的解释看似合理,但是易到用车随即发布新的证据。按照易到提供的时间线。

腾讯回应中提到的带有“浮层”违规的应用发布已经12天了未被屏蔽,而在专车比价功能发布后,专车比价与带“浮层”的应用立即被一起屏蔽,腾讯的解释并不符合事实。

如果是因为“浮层”触发了《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那么腾讯应该在6月30日而非7月12日处理。

此外,在诱导分享的对待上,易到公布了7月13日对手诱导分享的截图,说明竞争对手在违规,而腾讯没有处理,这是腾讯的偏袒。

到笔者撰文时,腾讯尚未给出新的回应。

其实,腾讯在微信中屏蔽竞争对手的APP分享以及各种功能并非首次。大到阿里的淘宝、支付宝红包,小到网易音乐、天天动听都被腾讯屏蔽过。在专车领域,Uber也吃过腾讯的亏,易到用车只是最近的牺牲品罢了。

如果说这次是易到用车触发腾讯规则,是一个误会的话,那么以前这些被微信中屏蔽的用户也都是误会吗?

这个误会几率显然是高了点。这次显然还是腾讯霸道了一点。

二、历史似曾相识

作为中国最成功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腾讯的霸道其实早有先例。

2010年7月,《计算机世界》刊登了一篇题为《“狗日的”腾讯》封面头条文章,文中把腾讯作为互联网公敌进行批判,将互联网商业竞争写成了不可调和的恩怨。详细叙述了联众、奇虎360等与腾讯之间的恩怨情仇。

该文言辞辛辣、“刀刀见血”,并伴有联众创始人鲍岳桥等“受害者”声泪俱下的哭诉。《计算机世界》更采用了一只身中多刀的腾讯企鹅作为其封面。

2010年,腾讯微信尚未发布,中国尚未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而在互联网时代,腾讯依靠其垄断地位和用户数,不断复制着互联网的各种创新,已经成为过一次众矢之的。

当年,每当一家新生的互联网公司开发出优秀产品后,腾讯就开了像素级别的模仿与抄袭,相伴的还有挖人。依靠腾讯庞大的用户数和QQ软件的推送能力,腾讯多次上演鸠占鹊巢的好戏,美团的王兴、联众的鲍岳桥、360的周鸿祎都吃过腾讯的亏。

腾讯霸道的高潮是与360的3Q大战,QQ和360二选一的做法完全绑架了用户,最终引发了国家监管部门的重视与参与。

应该说,腾讯是一家善于自省的企业,在狗日的腾讯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只有,腾讯开始变得开放。

2010年以后,腾讯的模仿抄袭动作少了很多,代之以投资收购。腾讯尊重创新者的创新,与之共赢,让创新者能够获得回报,腾讯的名声也好了很多。

在开放的时代,腾讯的自我创新也取得了成果,腾讯开发出了微信,自己革了自己QQ的命,把中国各个阶层的用户拉进了移动互联网,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成为中国互联网的领军企业之一。

三、腾讯需要更开放的心态

不幸的是,当腾讯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领军企业之后,以前霸道的作风又有所回潮。腾讯微信如今的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达到7亿,呈现出绝对垄断的姿态,微型平台成为重要的公共平台。而腾讯在微信的运营上又开始我行我素。

在专车领域,最初是腾讯投资滴滴,阿里投资快的,两者明争暗战,发起红包大战。微信平台干净利落的屏蔽了快的的红包,让自己的滴滴打车独享微信平台营销。

而在滴滴与快的合并后,Uber和如今的易到用车就成了牺牲品。

腾讯要推自己的QQ音乐,网易音乐、虾米音乐就被封杀。

腾讯的微信红包与阿里的支付宝红包有竞争,两者就展开屏蔽与反屏蔽的大战。

腾讯在微信平台维护自家生态的做法,一如当年抄袭互联网公司的软件。腾讯不是让旗下的软件做好体验,靠公平竞争取胜,而是依靠腾讯的垄断地位获益。

这种做法事实上构成了滥用行业垄断地位,扼杀了相对弱小的互联网企业,也绑架了用户,剥夺了消费者的选择权。

平台的规则是腾讯自己来制订,执法是腾讯自己来做,监督是腾讯自己管理,立法执法监督三权合一。确实是我的地盘我做主。

但是,从历史看,这种没有制约的霸道行为是难以持久的。当垄断妨碍了公共利益,成为众矢之的的时候,监管部门是会出手的。

1984年美国如日中天的AT&T被拆分,2015年,高通被中国政府反垄断调查,处以高额罚款。腾讯应该看到前车之鉴。

腾讯是非常善于自省的企业,狗日的腾讯报道之后,腾讯很快就转变为开放的腾讯,与互联网创新者一起合作共赢。

其实腾讯大可不必在微信平台对自己体系下企业的竞争对手赶尽杀绝。

产品总是在竞争中进步,让竞争对手生存,自己旗下的产品才有危机感,才能做的更好。滴滴已经占据了中国市场的大部分份额,又有高额的投资,滴滴真得那么需要微信平台的袒护吗?

依靠袒护消灭竞争,不仅剥夺了消费者选择的权利,对于被袒护的企业本身也不是好事,一个企业的竞争力要依靠上游平台袒护,上游平台不在了,企业还能生存吗?

狗日的腾讯消失后,腾讯开始了一轮创新,赢得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的先进。

霸道的腾讯消失后,腾讯旗下的企业会不会也开始新一轮创新,赢得下一个时代的未来呢?

作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领军企业,腾讯应有王者之风,作为中国互联网时代的领军人物,马化腾应有领袖的雅量。


(声明:作者独家授权新浪网使用,请勿转载。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腾讯 易到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