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谁能让“坏人”罗永浩闭嘴?

2014年06月30日 08:44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老编辑不上班   

  文/手稿2012

  上周,一篇《任正非给了谁一个大大的耳光》在几家科技媒体之间扩散开来。此文作者文风颇似八九十年代报告文学,洋洋洒洒下笔千言,好人与坏人的大脸谱跃然纸上。作者评价罗永浩和雷军等人“伪认真,伪创新,投机分子”,并且断言互联网思维“像是一场烟火,砰的一声,上了天,落下来都是灰。”

  雷军和罗永浩第一时间都转发了这篇文章,雷军展现了他对华为一以贯之的谦逊低调,“不需要和雷军罗永浩比,华为本来就很牛”。罗永浩的回复则是,“看完了,作者好像是说任正非带上了李小文到处打人,打了罗永浩、雷军、雕爷、牛根生、李善友等毫无相似之处的这么一群人……”。

  这篇报道出现在华为发布荣耀6的敏感时机,无论是不是公关行为,都是失败的。作为一篇评论作者只采信对一方有利的事实,如果作为口水战的一部分,那么没有能够激怒对手。

  苹果和谷歌让罗永浩闭嘴

  人红是非多,锤子科技可能是今年最受关注的创业公司之一。罗永浩的单口相声在微博上的热度直逼春晚。锤子科技的投资人,紫辉基金的郑刚近日在36氪开放日透露,锤子手机的预定量已经接近10万台,如果今年能量产50万台,单部手机的利润将接近1000元,给这家创业公司带来5亿元的收入。看来智能机普及这股台风的尾巴又要把一头猪带到天上。也不枉罗永浩从去年开始在微博对友商火力全开,在他眼中,苹果都即将迈向三流。

  去年的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WWDC2013,罗永浩在微博上颇为亢奋,忍不住指点江山,大呼“苹果要完蛋”,“乔布斯没什么好心痛的,反正我们会接过他的火把”。不过一年以后的六月,WWDC2014却让罗永浩陷入了沉默。这是一届没有发布硬件的WWDC,罗永浩在微博上基本插不上话,只能老调重弹批评一下OSX的扁平化。至于WWDC2014的几个重头戏,智能家居平台Homekit、全新的输入法、Metal图形API还有Swift语言,罗永浩的回应分别是“令人向往的生活”、“牛逼”、“难以置信”和“不明觉厉”。


  看来苹果在软件端显示出的碾压式创新让罗永浩无话可说。除了苹果,谷歌也把年度盛典放在6月。上周的I/O大会,罗永浩没有第一时间在微博上点评。不过在更早的一周,罗永浩转发了谷歌董事长拉里·佩奇在TED上的演讲,并称在佩奇身上“看到的都是情怀…对世界由衷的善意”,“谷歌是一家伟大的公司…在谷歌和苹果之间会选择前者”。

  国内厂商面前的刺猬在谷歌和苹果面前变成了温顺的猫,这很值得玩味。

  技术进步还是人口红利

  上周中国互联网最大的新闻是腾讯宣布7.36亿美元入股58同城和阿里确定在纽交所上市。依靠一张移动互联网船票,小马哥予取予求。姚劲波称交易在十多天内敲定。但是这个速度比阿里巴巴还差点,马云和许家印喝顿酒、睡一觉就确定了两家的联姻。在世界杯休战的同一天传来消息,下赛季的恒大将更名了恒大淘宝队出战中超亚冠。这可能是国足惨败泰国以来中国足球的最大新闻。

  如果我们将国足与世界杯的差距定义为一个“压力山大”,那么BAT和谷歌苹果的差距是几个“压力山大”呢?周鸿祎在熬夜观摩了I/O大会之后给出了答案:“觉得国内这些互联网公司即使市值收入再高用户再多, 骨子里还都是商人,和谷歌真的还不在一个层次一个境界。利用中国的人口红利特殊环境闷声发大财也就罢了,就别自吹赶谷(歌)超苹(果)了,谷歌大会唯一差的是表演水平,这点上我国企业确实领先。”

  谷歌I/O大会上发布了全新的Android L和Material设计准则。主管设计的VP马蒂亚斯·杜阿尔特在UI设计的空间里增加了Z轴,轻而易举调和了拟物化的繁琐和扁平化的难以捉摸。罗永浩是拟物化的拥趸,他在这个问题上同对手展开过无穷无尽的口水战。在Android倡导的“拟真”和基于Android的锤子“OS”倡导的“拟物”之间,到底谁会改变世界?相信开发者那里已经有了答案。


  如果说一个公司最新的产品表明他们在做什么,那么一个公司最近的投资就可以说明他们未来要做什么。腾讯入股的五家垂直巨头都是流量大户,未来这些巨头将和腾讯一起形成利益共同体,希望将他们在互联网时代的优势复制到移动互联网时代。而正在因收购恒生接受反垄断调查的阿里巴巴更偏爱一些背景复杂的公司,文化中国、银泰,下一步甚至可能是中国联通。

  这难道就是我们曾经寄予厚望的二马奔腾?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在本月初的一档电视节目中表示担心中国移动互联网出现寡头,“在过去的这一年里面,腾讯、阿里、百度都在大规模的并购”。“利润率已经相当于卖白粉”。他甚至还做出了充满1984色彩的悲观预言,“未来我们最不能得罪的人首先是马云、马化腾和李彦宏,如果你得罪了他们三个人,可能在网上就搜索不到你了,也就意味着你在互联网意义上是“不存在”的。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吴晓波还担心中国互联网行业在巨头垄断之下出现“闭关锁国”。就在这个月,全球最大搜索引擎终于在这个国家无法被访问。有人咒骂过,有人低语过,但是你从他们头顶飞过,看到的只是惊人的沉默。在中国所有的国外电商网站都是可以访问的,却完全无法阻止成长为全球最大的电商。

  百度今年没有收购,却也没有闲着,在挖来了Google Brain之父吴恩达之后,他们邀请了尼古拉斯·尼葛洛庞蒂为旗下自媒体平台百度百家背书。但是这位预言家已经71岁了,但是他仍然认为“渐进式创新是创新的敌人”,不知道某些以微创新为自豪的巨头会作何感想。尼葛洛庞蒂41岁那年预言了网页交互和触摸屏等五大未来技术,后来被乔布斯、杨致远等人一一实现。那一年恰好就是1984,联想、海尔、万科同年成立,因此被吴晓波称为“中国公司元年”。

  三十年前,我们的落后可以用历史包袱来解释,但是今天,在逐渐成熟的商业环境和日渐倾斜的政策扶持之下,中国的互联网仍然缺乏想象力。和白手起家的前辈相比,商业巨子们不见得三观更正,却更加信奉丛林法则。快播被腾讯举报,曾经被誉为中国Facebook的人人网曝出内乱。网易游戏干将出走创业,老东家布置抓捕,新东家强力捞人。腾讯、360、百度之间的官司连打20场,仍然没有停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和“不正当竞争”。

  清华美院大四学生侯士程开发了一个新游戏“完蛋去”,然而他向国内几家应用市场提交作品的48小时内就已经被其他不知名的开发者“像素级抄袭”并加上了广告。触乐网在报道此事是评论“这个灰色产业非常庞大,而且高效运转”。残酷的现实就是这样,厚黑与浮躁的毛病从大公司向创业者传染,人人争当台风口的猪,产品未动,牛皮已吹上天。有的时候真的很难分辨,到底是中国的互联网变坏了,还是因为坏人进入了互联网。

  甚至是深谙炒作之道的罗永浩,有时候也表现出对营销的倦怠,“我有时候也觉得挺累的,手机卖过几千万部的话,就不想再用社会化网络做营销了…真的很累。”如果罗永浩是坏人的话,那么这个行业里的坏人实在是太多了,多得让你可以忽略罗永浩的存在。

(声明:作者独家授权新浪网使用,请勿转载。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罗永浩 互联网 BAT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