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雪骞站在断桥的一边,下面就是十几米深的大海,波涛汹涌的海浪一波波的向远处蔓延,杜雪骞目光一直盯着对岸。

  今年六月,杜雪骞带着老婆孩子去美国南部佛罗里达州度假,在从基维斯特回迈阿密的路上,他们路过美国一个很有名的景点——断桥,这里因施瓦辛格主演的动作片《真实的谎言》一个经典的场景而知名,然而,当杜雪骞站在断桥的一边,脑海里并不是施瓦辛格如何英雄救美的桥段,而是想到很多事情应该像断桥那样,当断则断,不要受太多束缚,桥的对面一样是美丽的风景。 

    这次度假对于杜雪骞来说跟以前不太一样,一路上他都很纠结,因为他要做一个重大的决定:我要不要重新把自己投入到一段新的创业中。

   这种纠结的感觉并不是第一次出现杜雪骞的人生中。2003年,还在读大三的他,面临着选择继续完成大学学业还是中断学业南下去上海创业,最终他选择后者,2004年一听音乐网在上海成立。

    时隔12年,往事重演,杜雪骞依然选择再一次站在创业浪潮的一线。2014124号,杜雪骞发起成立的智能硬件公司松鼠互联发布了第一款产品智能相框,同时宣布获得蓝驰创投1000万美金A轮投资。

    从全国十大个人站长之一到一听音乐创始人再到天使投资人到如今变成松鼠互联创始人,杜雪骞重新变成创业者,做个忙人,这种感觉让他感觉好多了

“我太喜欢互联网了”

  2003年,在风景秀丽的江南某大学,一个大三男生坐在嘈杂的食堂吃完他在这里的最后一顿午餐,决定暂时离开这个为了寻梦来到的地方。第二天他就踏上了开往上海的火车。随行的除了基本的生活用品,就只有一台笔记本电脑。这个人就是杜雪骞。

  这次辍学创业,完全源于他对互联网的热爱。

  杜雪骞开始喜欢上互联网是从高三开始,那一年杜雪骞上课看互联网的教程,下课就去网吧,为此付出的代价是高考就只考上了扬州一所普通院校。

  上了大学之后,杜雪骞更加肆无忌惮的迷恋互联网,为此他还特意在学校的网吧长年包了一个台电脑。

  大一下学期,杜雪骞的个人网站“随风飘客栈”的网站上线,网站内搜集了很多杜雪骞看到的网络知识。随后,杜雪骞开始疯狂的在外做兼职,成为班里第一个买笔记本电脑,第一个用彩屏手机的人。

  事情的高潮发生在大三,杜雪骞的老师找他谈话,以学分不够为理由要求他留级,一直就有南下创业想法的他,毅然决然选择退学,于是就有了段首的场景。

  “这个决定影响了我的一生,但是从今天来看,我依然不后悔我的决定,当时不像现在,大家都支持大学生创业,我们那个时候,老师根本就不喜欢学生做除了学习以外的事情,老师们都很讨厌我。“杜雪骞说,所以他觉得现在的大学生很幸福,大家都很开明,你想创业会有无数人支持,给你提意见帮助你还会给你投资,这在当时都是没有,现在的年轻人应该珍惜下的环境。”

“一听错过了两个机会”

  在杜雪骞到上海的第二年,2004年一听音乐网成立,凭借丰富的音乐资源,一听吸引了大量用户,2006年3月进入世界排名300强。2009年的时候,一听音乐网达到巅峰,每天流量保持在几百万。

  “我当时就要做全中国体验最好的音乐网站。”杜雪骞说,当时他花了很多心思在用户体验上面,很多举措在当时都是创新的。

  杜雪骞告诉新浪科技,当时中国联通网、中国电信网之间上网是非常慢的,他就采用双接口方式听歌,中国联通网和中国电信网用户有各自的接入口径,保证了听歌过程中的流畅,这在互联网是首创。

  然而,辉煌并没有延续,从2010年开始,一听音乐网开始下滑。

  2011年,巨鲸音乐网以1000万美元收购一听音乐,收购完成后谋求以“中国Pandora”的概念在美国上市。但这对一听音乐关键的一步却出现了重大变故。

  杜雪骞介绍,华人文化产业基金承诺在巨鲸收购一听后会投资3000万美金,“当时华人文化产业基金的负责人都已经给姚明发短信确认等他退役可以公布这个消息”,但随着华人文化产业基金主要负责人发生人事调动,这笔关键投资在关键时候流产,原来的发展规划被打乱,一听元气大伤。

  “员工们士气没了,资金也没了,让我们的发展计划全部流产。”

  目前,一听音乐网每年盈利维持在一二百万元,唯一的盈利模式是流量变现。因为“没什么想象空间”,所以杜雪骞已经逐渐退出一听的管理和运营。

  回忆起一听音乐网由盛变衰的过程,杜雪骞认为,一听错过了两个机会,才会导致今天的局面。

  “第一就是pc端的客户端;第二是移动互联网。”杜雪骞说,第一次创业太过注重用户体验,把精力都放在产品,根本就不懂得把眼光放长远,看到公司的发展,更加没有考虑过盈利模式,所以导致把大笔的资金都放在产品本身,忽视了时代变化,才会导致一听错过了这两次机会。

  杜雪骞说,这些错误都是不可避免的,虽然现在一听的辉煌已经不在了,但是带来的感动和经验依然会陪伴自己一生。

“不要无味的人生”

  2013年开始,杜雪骞开始淡出一听音乐网,把主要精力放在天使投资上。

  其实杜雪骞早在2006年的时候,在朋友的介绍下就开始做天使投资,第一笔投资7K7K网。

  “经过第一次创业之后,我知道很多创业者应该注意的问题,所以能够更好地指导他们。”

  “比如说,很多创业者都缺乏战略上的思考,在天使投资的投资我就会告诉他你不光考虑产品,也要考虑人员结构之类,对于早期的企业帮助还是挺大的,至少他们正在走的路,都是我走过来的,很多错误不想他们再去犯,我直接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杜雪骞说。

  很多杜雪骞投资的项目像豆果美食现在都有很好的成绩,然而,杜雪骞坦言,虽然做天使投资的时候是人生中最安逸的时候,但恰恰也是最迷茫的时候。

  “互联网时代变化实在太快了,近两年,我心里总是害怕,我怕我这样就废了。”杜雪骞说,归根结底就是离一线太久了,我还是想做一些实际的东西,跟现在的90后一起,在一线跟他们拼一下。

  杜雪骞给自己总结了一个字,就是“贱”。“太无味的人生,我过不了。”

  第二次创业,杜雪骞选择了智能硬件领域,杜雪骞对此的解释是:看好硬件和老年人市场发展。

  “目前社会和家庭对孩子的关心已经泛滥,对老人的关怀则少之又少。这次创业就是想为老年人做些事情,松鼠智能相框瞄准的就是老年智能硬件的方向。”杜雪骞说。

  这款号称为“给父母买的第一台智能产品”的松鼠智能相框从老人的需求出发,而不是从智能出发,解决一些从没有使用过智能设备的老人与子女、亲人联系的需求,改变了市面上老年人智能设备操作系统复杂,

  杜雪骞称,相框是松鼠互联的一个切入点,未来其还会围绕家庭做一系列的智能硬件,让老人与孩子联结得更紧密一些。

  现在,杜雪骞每天早上十点准时到公司,跟团队一起工作,傍晚八点才能回到家中。

  虽然,跟以前做天使投资人比起来,生活状态忙碌了很多,然而杜雪骞却觉得这样的人生才有意义。

  “首先我人不帅,颜值上没优势,但是我是个爱思考,考虑问题比较全面的人,加上我之前做天使投资的经验,我觉得我没理由不再创业。”杜雪骞。

  再出发的杜雪骞坦言,不怕失败,他就是不想退居幕后而已。“但是这会是我最后一次创业。”杜雪骞说。

栏目介绍

  在这个高速迭代领域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则,他们的思维模式和生活方式值得关注,这和他们企业的生存发展息息相关。

  新浪科技推出的《人物》栏目,将聚焦科技领域内的领袖、高管以及创业者等,关注企业家运营逻辑的深层次思考,还原人物的工作与生活情景。不宣扬成功学鸡汤,力求人物的真实生动。

制作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