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全球旅行,做义工,在异乡书店睡着,让白花花的太阳照耀着我。山谷中的大风,大雪后的星辰,海洋中的渔船,还有陌生人,我为你祝福。我两手空空,以梦为马,夜色笼罩,吹来温暖的风”。昨晚,侯小强转发了自己十月底这篇带有海子遗风的微博。

  这条微博背后,暗藏着一丝”咏志“的味道。因为就在昨天,侯小强辞去盛大文学CEO职务的申请正式获批,他的身份转变为盛大文学高级顾问。

  侯小强就这样离开他执掌了五年的网络文学帝国。显然这个变化带给外界的震动,并不像微博中那般诗意盎然,而是充斥了各种宫斗般的猜想与分析。

身体是最大原因

  每个人都用自己的线索和想法,拼凑成一副侯小强离职内幕的浮世绘。然而这中间唯独欠缺了侯小强本人的声音。昨日晚间,侯小强接受新浪科技独家连线。首次详细谈及了离开盛大文学的原因,并且对坊间流行的几个”阴谋论“做出了详细地回应。

  和侯小强的对话内容,新浪科技整理成如下的一篇自述:

  今年九月中旬,我身体的不适开始加重,包括血压等多个方面出现问题。九月底我开始休假治疗,家人为了让我调养,把网络都断了。由于仍然需要进一步的治疗,十月中旬的时候,我正式提出了辞职。我辞职的主要原因就是身体的状况。

  我提出辞职后,陈总一直跟我沟通,还提出过只管安心休养其他一切待遇不变等方案。不过我觉得现在是盛大文学的关键时期,不能因为我影响公司发展,辞职对公司、对我都好。我的辞职这一两天获得董事会的批准,我也将卸任盛大文学CEO,转任公司的高级顾问。

  这个顾问不是挂名,我也会继续关注盛大文学,在身体状况允许的情况下,也会对盛大文学的发展方向提出我自己的建议。

  盛大文学,是我人生当中特别重要的一段履历。

  首先,这是一个全新的行业,在过去的几年也有很大的成长,我有幸经历和参与。其次,这对我也是一个历练,这是一个全新的事物,国内国外都没有,是一个不断摸索探索的事情。幸好董事会和管理团队配合的亲密无间。再次,盛大文学已经成为中国人精神生活重要的组成部分。盛大文学提供了一个很大的平台,给了我考虑问题更大的视野。

  过去的五年对我来说,一个是感恩,一个是不舍,当然还有些遗憾。毕竟这是个新的公司,有些机会可能错过了或把握的不是很好,作为CEO我有遗憾和抱歉的地方。不过盛大文学走到今天,跟我当初的预想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回应“阴谋论”

  我之所以愿意谈谈我为什么离开盛大文学,不是想给谁一个交代,过去在盛大文学的经历,无论好坏,不需要过多总结。其实我只是想让我的父母朋友知道,让他们了解真实的情况。因为我辞职的事情之前没有跟他们提过,外面也有很多“阴谋论”的猜测。

  比方经常有人说陈天桥猜忌侯小强。我觉得,外界低估了我跟陈天桥之间的信任。盛大开会的时候,我会打断陈天桥说我的想法,他也会听我的建议。五年来始终是兴奋的状态,我急于表达,和陈总非常默契。陈总给我安排的很多事情,我执行的也很坚定。陈天桥给我机会担纲盛大文学,就是对我最大的信任。

  在基本问题上他不介入,在最重大问题上,他一定会听取我的意见。这种尊重,外人想象不到。所谓的家长制作风,至少在我这里,是无稽之谈。

  论坛里有传言说我九月被强制停职一个月,说这是“去侯小强化”。就更是无中生有,胡说八道了。 事实上陈天桥对我不仅是事业上的信任,他在生活上对我的帮助也非常感人。比如说我的身体去年开始就陆续有小的状况。他就会给我推荐医生,安排复查,对结果非常关心。结果好和我庆祝。结果差强人意则安抚。我这次身体不适,他也一直跟我交流。我们私下的时候交流佛经,有时候也臧否江湖,有几次他深夜电话我,让我必须挺住。陈天桥在生活中就像一个兄长。

  不少关于“架空侯小强”的传言,都会涉及到邱文友和崔嵬。对于邱文友的执行力和远见,我非常钦佩,在共事的一年中,我们没有分歧、配合紧密。我负责公司运营,他负责融资。分工明确。我跟陈总是盛大文学的董事,他是董事长。在重要战略上,邱文友和我、陈天桥一起决定。有分歧,陈总最终拍板。邱文友从没有插手过具体的公司运营。

  崔嵬是我主动跟陈天桥要过来的,当时我们有个团队走了很多人,需要支持。北大毕业的崔嵬有才华、有激情,在工作上对我非常尊重,他和其他副总一样,直接向我汇报。崔嵬对盛大文学和盛大来说都是个新人,我之前对他的批评有时可能比对别人还重。 但我对他有足够的耐心和信心。

  至于起点风波。我对任何人都有善意,我这次离开也不是因为任何人。我祝福吴文辉,但是我对过去也问心无愧,我们有分歧都是工作上的。我的离职,没有那么多的原因,只是因为身体。这里面没有阴谋,没有不信任,不会牵扯到九个月以前的风波。

  在盛大的几年里,有些风波外界能看到,有些外界看不到。盛大文学最困难的时候我都没有离开,现在我不会因为某个人离开。

  上市与否跟我离职与否同样无关。从来没有人说过盛大文学上市无望,这家公司的势头很好,当然有上市的机会。只是盛大文学刚刚完成1.1亿美元的融资,几乎超过了近期大多数中概股IPO的融资,这也是盛大文学暂时选择不上市的原因,再需要融资的时候也许就会选择上市。

  其实我的离职真没有那么复杂。对于这些阴谋论的说法,后来有个朋友开解我说:无论你说什么,都会有相反的解读。别人有个标签了。今年六月我跟陈天桥交流时,我还说过想在盛大文学退休。不过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网络文学的这一页,将会暂时翻过去。

“去意”早已有决

  侯小强的去意,在盛大体系内已经不是秘密。一个众人皆知的现实是,侯小强已经连续几个月处于休假的状态,而不是如以往一样投入在工作之中。有接近盛大的知情人士对新浪科技透露,今年国庆节前后,侯小强已经向盛大董事长陈天桥提出了辞呈。

  而更早之前,今年7月的一次盛大文学发布会上,已经有不寻常的征兆显现。当天在与多家媒体沟通时,诸多的问题基本都由盛大文学董事长邱文友和副总裁崔嵬回答,而坐在一旁的侯小强多数时间都在低头看手机,表现出一种不寻常的“超然”态度。

  这个场面或许正是侯小强有意离职的原因之一。

  邱文友和崔嵬,都是去年底之后陆续空降到盛大文学的高管。其中邱文友作为陈天桥从投行延请而来的经理人,一举成为盛大文学的最大领导,而崔嵬作为盛大集团原来的总办主任,更是陈天桥的心腹。

  一个在上、一个在下,两个新高管似乎把侯小强夹在中间。所以在这一调整出现之后,很快被坊间认为是侯小强有被削权乃至架空的意味。

  然而不容忽视的因素还在于,侯小强的身体原因。有知情人士透露,侯小强至少连续两个月处于休假状态,而在此期间他先后两次入院治疗。

  除去上述种种,侯小强的去意自然让人联想到起点风波。

  起点中文网是盛大文学旗下最核心的资产,今年初起点创始团队和盛大文学之间的矛盾逐渐激化。以起点总经理、盛大文学总裁吴文辉为核心的团队,没能就新的利益分配方案和盛大方面达成共识,最终选择出走并投奔至腾讯下另立门户。

  当时侯小强在处理这一问题时,采用了快速而决断的方式。对此有支持者认为侯小强捍卫了盛大文学的壁垒,而也有异议者认为侯小强封堵了和解的退路。

  也正是在这一风波之后,陈天桥将崔嵬正式安插进盛大文学。将盛大集团总办主任这种“亲兵”似的角色安插进盛大旗下业务出任高管,是陈天桥一个常用的套路。例如之前陈天桥就曾将另一总办主任施瑜,派往风波之中的酷六。

  崔嵬的到来也被认为似陈天桥对盛大文学产生了某种不信任,甚至不少人认为崔嵬在熟悉盛大文学业务架构之后,将接管侯小强的CEO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