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Joy上列队的Showgirl雾霾创造的奇观:观光塔仿佛空中悬浮的“UFO”

-北京曾是人人向往的地方,如今怎么会是这样?这让我想起北京的生活环境,曾经让北京人何等地骄傲和自豪啊。人们对雾霾的关注,往往落实到地标性建筑上,因为地标性建筑可以把雾霾贴上地域的标签。有些城市,雾霾只是插曲,而首都北京,雾霾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常态。

-北京竟被一些跨国公司列为“艰苦地区”,被派遣至此的员工可以享受“危险津贴”;美国大使馆为其驻京外交官提供相当于其工资总额15%的艰苦地区补贴,这意味着在北京工作的危险性被列为与阿富汗、伊拉克、尼日利亚等不稳定地区一样的程度。

-打开电脑跳出的旅行社广告,已经开始用远离雾霾这样的诱惑打动北京人的心,一个个旅行线路,被设计成“洗肺之旅”;甚至办理出国留学的中介,也打出“想让你的孩子远离雾霾吗?”这样的口号。

-尽管还没有确切的数字告诉我们有多少人因为雾霾离开北京,但是的确有一些北京人奔向了空气好的地方,甚至有一个词汇专门指称这些人——“避尘一代”。

-网络上流传一个个因为雾霾离开北京的人的故事。我在百度搜索中输入“逃离北京”,一下子跳出两百多万个相关结果。

-APEC会议期间北京阳光明媚蓝天如洗,又一个词创造出来了——“APEC蓝,用来形容转瞬即逝的美好。

ChinaJoy上列队的Showgirl北京秋天曾是无数诗人作家吟咏对象

-北京曾是人人向往的地方,如今怎么会是这样?这让我想起北京的生活环境,曾经让北京人何等地骄傲和自豪啊。看看北京作家老舍的作品吧,你就知道了北京人为什么骄傲和自豪。

-北京的秋天,不仅得到老舍的喜爱,浙籍作家郁达夫的散文《故都的秋》被称为现代文学史中的经典,也描写了北京的秋,其中对北京秋天的爱更是浓郁挚烈。

-对北京的秋太眷恋了。郁达夫竟说出这样的话来:“秋天,这北国的秋天,若留得住的话,我愿把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

ChinaJoy上列队的Showgirl文人笔下,沙尘暴也可爱

-老舍先生在《北京的风》一文中这样写北京春天的风:“北边的秃山挡不住来自塞外的狂风,北京的城墙,虽然那么坚厚,也挡不住它。寒风,卷着黄沙,鬼哭神号地吹来,天昏地昏,日月无光。青天变成黄天,降落着黄沙……”

-“一会儿,风从高空呼啸而去;一会儿,又擦着地皮袭来,击撞着院墙,呼隆呼隆地乱响……连皇城的红墙与金銮宝殿似乎都在颤抖。太阳失去光彩,北京变成任凭飞沙走石横行无忌的场所。”

-你看这风多可怕,可是老舍笔锋一转:“傍晚,果然静寂下来。大树的枝条又都直起来,虽然还时时轻摆,可显着轻松高兴。院里比刚刚扫过还更干净,破纸什么的都不知去向,只偶然有那么一两片藏在墙角里。窗楞上堆着些小小的坟头儿,土极干极细。窗台上这里厚些,那里薄些,堆着一片片的浅黄色细土,象沙滩在水退之后,留下水溜的痕迹。”这里透漏出来的分明是对这风的喜欢。

-对北京春天沙尘暴的这种又恨又爱的双重心理,出生于浙江温州工作在北京的作家林斤澜写得最好。他有一篇名为《春风》的散文,与其说写北京的春风,不如说写沙尘暴。

-“……哪里会有什么春天,只见起风、起风,成天刮土、刮土,眼睛也睁不开,桌子一天擦一百遍……”

-“一夜之间,春风来了。忽然,从塞外的苍苍草原、莽莽沙漠,滚滚而来……哄哄呼啸,飞沙走石,扑在窗户上,撒拉撒拉,扑在人脸上,如无数的针扎。

ChinaJoy上列队的Showgirl曾经让北京人骄傲的蓝天

-许多人说北京的沙尘暴过去比现在强烈,从老舍和林斤澜的描述看来,似乎确实如此。北京的沙尘暴十年前还是很频很烈的,但是十年来,沙尘暴越来越少见了,而另一种天气现象出现了,就是雾霾。用专家的话来讲,北京空气污染的内容和形式都发生了转变。

-然而奇怪的是,盼风,风却不来。以至于一些科学家开始研究北京的风哪去了。有科学家的研究结果认为:张家口、内蒙古一带大规模发展的风力发电设备偷走了北京的风。一篇名为《谁偷走了北京的风》的网络文章,引起了轩然大波,激起了一场热烈的讨论。一些人质问:如果大风车能偷走北京的风,那么浩大的“三北防护林”为什么没有偷走北京的风?为什么长城没有偷走北京的风?

-来自西北的冷空气往往携带着沙尘来袭北京,从前面北京作家老舍和林斤澜的作品,还有北京天气预报的语言来看,如果让北京人在沙尘暴和雾霾之间来选择的话,可以肯定,北京人宁要沙尘暴也不愿意要雾霾。

ChinaJoy上列队的Showgirl河北人觉得很委屈

-河北不仅用版图环绕着北京,而且也用一个个钢铁厂、水泥厂、热电厂、玻璃厂包围了北京,这些工厂被公认为是雾霾的制造者。当北京人认为河北向北京输送雾霾时,河北人感到委屈:“北京把高科技企业都留在了北京,而把污染空气的企业搬到了河北,如首钢。”

-北京雾霾从哪儿来,这是一道多选题

-北京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对某次雾霾的贡献率做过统计:贡献最大的为外地传输。北京的外围是河北,从上图看,出现这样的结果不难理解。河北钢铁产业数量多、产能大,水泥厂超过600家,加上图中没有表现出的其他工厂,会排放相当数量的污染物到大气中,大气是流动的,流动到北京形成严重雾霾也就不足为奇。

-当然北京的雾霾不能忽略其城市自身产生的污染。从全国各省钢铁生产能力所占比例可以看出,北京周边省份都是钢铁大省,河北占最多,山西、山东、辽宁等省钢产量也远远高于其他省区。

ChinaJoy上列队的Showgirl2014年北京国际马拉松赛当天遭遇雾霾天气

-只有驱走雾霾,才能重建北京人的骄傲和尊严。怎样才能驱走雾霾,让北京重现蓝天呢?没有人对此能给出乐观的结论。有专家估计,即使采取积极的措施,要解决北京的雾霾,至少也需要十年的时间。人生有几个十年?

-当雾霾已经由点发展到面,最后在我国的东部地区连成一片的时候,盼风是没用的,也是不道德的。地球是一个整体,大气层也是一个封闭的圈层,北京的雾霾和河北的雾霾都是这个整体的一部分,任何一个地方受到伤害,都是这个整体受到了伤害。我们不能期待把自己受到的伤害转嫁给别人,也不能把我们受到的大伤害稀释成小伤害,让风分发给地球上的其他人。

-什么时候北京人不再翘首期待风来吹散雾霾的时候;什么时候北京周边的产业布局不再讨论上风口、下风口、上游、下游的时候;什么时候北京的科学家不再设计所谓“通风廊道”的时候;什么时候一个企业的设立是经过法律而不是审批的时候……那一刻到来时,北京人就可以重拾自己的骄傲和尊严了。

-只有驱走雾霾,才能重建北京人的骄傲和尊严。怎样才能驱走雾霾,让北京重现蓝天呢?没有人对此能给出乐观的结论。有专家估计,即使采取积极的措施,要解决北京的雾霾,至少也需要十年的时间。人生有几个十年?

-本专题内容来自单之蔷博客

提交你的想法

登录: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