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背靠乐视这棵大树却无法乘凉 或到生死存亡境地

2017年05月17日 16:37 时代周报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背靠乐视好乘凉?此时的酷派已汗流浃背!

  消息称,酷派集团于5月15日疑似将此前在国内校招的300余名应届毕业生全部解约。上个月,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预计2017年上半年经营亏损至少6亿港元。

  酷派方的某HR表示:酷派业绩一落千丈,“一夜坍塌”,“也许到了生死存亡的境地了”。

  资金匮乏、品牌影响力逐渐缩小、市场份额不断缩减,这是曾经的“中华酷联”酷派的现状。即使此前乐视入主,仿佛也无济于事。

  酷派解约300名应届生,解约费达90万

酷派与应届毕业生签署的三方协议酷派与应届毕业生签署的三方协议

  消息称,酷派集团于5月15日疑似将此前在国内校招的300余名应届毕业生全部解约。记者了解到,此前,酷派方面已和上述应届毕业生签署三方协议。

  据爆料人透露,酷派方面愿意以本科生3000元,研究生4000元的金额对已签约应届毕业生进行赔偿,并承诺尽力帮忙介绍其他公司。以300名应届毕业生,每人赔偿3000元来计算,此次酷派解约赔偿金额需花费90万元人民币。

  而从记者获得的酷派方面HR与某应届生的聊天记录上,该名HR写到酷派业绩一落千丈,“一夜坍塌”,“也许到了生死存亡的境地了”。

  随后,记者与酷派方面HR取得联系,确认此次解约的应届毕业生为300人。同时将按照第三方协议中签署的违约赔偿条例进行赔偿。赔偿金额与上述爆料一致。

  同时,该HR表示,正在努力和oppo、vivo、中兴等同类型公司沟通,努力将所解约应届毕业生介绍至相关公司。

  酷派官方回应:“没有那么多”

  酷派官方对此回应称,确有解约一事,但数量不至于那么多。酷派官方回应称:

  去年全年酷派签约应届毕业生是260人左右,而且也并非全部解约,一些符合海外市场职位的人员将被保留。”

  据了解,此次解约缘于业务战略上的调整,即酷派今年的重点将面向海外市场,所以国内的职位将缩减。

  据悉,在陷入困境后,酷派将调整策略,今年将把主要精力放在海外市场,中国区并不需要新增多少人手。

  一位前酷派员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除校招新人,老员工也在缩减人员规模。目前内部人员流动较大,“一朝天子一朝臣”,新领导带自己的人,一些老兵看格局不好也主动离开了。

  酷派:预计2017年上半年,经营亏损至少6亿港元

  据悉,酷派集团(02369.hk)于4月21日发布公告,集团截止2017年3月31日经营亏损约为港币4.6亿元。预计2017年上半年的经营亏损会扩大到6亿-8亿港元之间,相比去年同期经营亏损港币1.628亿元,出现较大经营业绩下滑。

  公告称,产生预计经营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

  由于市场竞争激烈,而本年度该公司规划中具有竞争力的新产品尚未上市,导致销售收入规模下滑,预计2017年上半年较去年同期营业收入下滑将超过约50%;

  同时集团持续投入研发及市场销售推广活动,导致集团2017年上半年费用支出未有改善。

  4月26日,酷派集团(02369.hk)再度发布公告宣布延后发布2016年全年业绩的时间:

  由于需要额外时间向核数师提供尚未完成之资料,而核数师亦需要时间采取审核方法核实公司所提供之资料,经与核数师讨论后,预期2016年年度业绩将于2017年5月底或之前定稿并刊发。

  这已经是酷派第二次宣布延后发布年报了。截止发稿日,酷派集团继续停牌,以待公司刊发2016年年度业绩。

  而就在5月10日,酷派以线上的形式低调发布了旗下新产品,号称“怪兽级游戏体验”的“酷玩6”手机。据悉,该产品将于5月16日10点于京东首发。

  酷派业绩不佳,乐视入主没能改善局面

  公开资料显示,乐风移动的股东包括乐视网董事邓伟、乐视网副总经理贾跃民,公司最初是为乐视移动公司融资搭建的资本平台。

  2015年6月28日,乐视以21.8亿元代价持有酷派17.9%股权,成为酷派的第二大股东,这直接造成了酷派与曾经的合作伙伴360交恶;

  2016年6月17日,乐视再度以10.47亿港元的代价增持酷派股份至28.9%,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8月,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接任前董事会主席郭德英的职位,成为酷派集团的董事长。

  按照当时乐视的想法,通过整合酷派和乐视超级手机,2016年“乐视+酷派”智能手机总销量能达到5000万至6000万部,2017年销售量有望突破1亿,成为销售量最大的手机公司之一。然而这一计划未能实现。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酷派颓势依旧,乐视入主并未能给其打开什么新的局面。

  酷派集团之前业绩公告显示,2016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52.77亿港元,与2015年同期营收的87.83亿港元相比,降低了39.9%。

  绕不开的乐视

  本以为牵手乐视可实现年销量破1亿台的计划,如今也不再被高层提及,取而代之的,是业内诸多人士统一观点:酷派的2017年,应该如何活下去?

  “如今回头看,对贾跃亭而言,收购酷派绝对是一个败笔,孙宏斌入股后明显限制了乐视不同产业之间的相互扶持。”独立TMT分析师付亮对记者表示:“如果乐视本身没有手机业务,那么收购酷派并不会有重复资产。

  在乐视手机规模足够大的同时,再收购规模类似的企业,表面上看,专利研发方面有提升,但这次收购不仅加速了乐视本身资金的紧张,同时令酷派原有资源快速分散。”

  2016年,国内手机市场迎来加速,这一年OPPO、vivo和华为出货量实现爆发性增长。在同业均高速发展之际,酷派却因卷入360与乐视的控制权之争,导致人员流失,板块分离,从而错失发展良机。

  背靠的“大树”无法乘凉

  在乐视自身都无暇顾及之际,酷派该何去何从?

  曾经牵手乐视,酷派寄希望于互联网改变自身太过依赖运营商,在产品规划,品牌营销及渠道建设方面力度不足等问题。但今天看来,酷派依然没能解决这些问题。

  2014年,国内进入换机市场,运营商补贴弱化,酷派业绩开始出现下滑,公司战略调整,随后开始与360合作,全面转型成立ivvi品牌布局线下,不断谋求转型但并不成功,业绩逐年下滑。

  曾经的国产手机第一梯队如何活下去?诸多业内人士表达了类似的观点:酷派需找准定位占领特定市场,不再坚持“大”的打法。

  吕俊宽表示:“手机业没有绝对的王者,也没有绝对的输家。在别的品牌拥有庞大资源的情况下,小还有活下去的方法,OPPO、vivo现在想往东南亚市场开拓,华为想做一些前端的技术,并往欧洲高端市场移动。

  但这些都不是酷派现在要做的,我认为酷派在线上已经没有机会了,他也尝试过,但没有走通。酷派现在还是需要通过运营商把国内的盘子稳定下来,将零售通路做起来,这不会让他重回巅峰,但能让他活下去。”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