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子连打3个月电话获信任 骗走老人20万

2016年08月31日 11:39 红网 微博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原标题:为取得信任骗子连续打了三个月电话 骗走老人20万

  潇湘晨报记者 陈诗娴 实习生 常盼 何鸽 刘旻鑫 长沙报道

  得知70岁的刘萍芬(化名)有一笔三个月后到期的理财产品,骗子一步步下套,持续与她电话联系,一直等到理财产品到期,刘萍芬将20万元存入银行卡并按骗子的要求开通网上银行后,仍没有意识到自己被骗。直到看到账户仅存的20元后,刘萍芬才意识到受了骗。

  “我笨啊,我真的笨……”70岁的老人刘萍芬喃喃自语道。8月30日,当刘萍芬向潇湘晨报记者提起自己遭遇时,声音突然哽咽起来,“他们打电话来,说我涉及经济大案,还给我看了我的身份证,说让我配合他们洗脱自己的罪名……”

  第一计:无中生有

  一个“欠费”电话扯出“经济大案”

  丧偶独居的刘萍芬,平时一人居住在家,只有周末儿子儿媳有空会带着孙子过来看望她。

  刘萍芬说,因为家中经常只有她一个人,儿子跟她说,手机的陌生电话不要接,却忽略了座机。

  “就像是一个噩梦,一切都是从它开始。”刘萍芬回忆说。5月29日上午,座机突然响起,刘萍芬接电话后,对方自称说电信局工作人员,“问我是不是机主,说座机欠费”。刘萍芬觉得奇怪,立即反驳。对方说,话费都是和深圳的一个号码通话产生的,最好向深圳当地公安报案,并表示可以帮忙转接。随即,一名自称深圳龙岗区派出所的民警接听。刘萍芬感觉过程都很正规。突然对方问起了她的身份证,并称“查到你在这边涉及一个案子”。

  刘萍芬有些紧张,她向对方解释,自己从未到过龙岗区,也没有那边的朋友。对方的声音严肃起来,“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话,可以与张法官联系。”随后,“民警”将电话转给了“张法官”。“张法官”告知刘萍芬,深圳警方在调查一起经济案里,发现一名叫“陶里林”的犯罪嫌疑人,将一笔40万元的汇款打入了刘萍芬的账户。希望刘萍芬配合警方进行调查。由于其涉嫌受贿,银行账户需要保存冻结。随后,”张法官“又让刘萍芬联系前一位民警,在随后的交流中,“民警”要了刘萍芬的手机号,发来一张照片,刘萍芬放大屏幕上的图片,图片上的信息跟自己的身份信息如出一辙,照片也是一模一样的。看到这些后,刘萍芬的疑虑渐渐消散,但不知自己为何被牵连一宗莫名的经济案,更加害怕和紧张了。

  第二计:反客为主

  连续三个月叮嘱“保护好理财产品”

  “民警”在电话中再三叮嘱,对话牵涉到机密,不可跟旁人说。

  第二天,“民警”继续打来电话,口气更加严肃,“陶理林说,他的确把40万打入你账户……”电话那头的刘萍芬慌了。

  正在她六神无主时,“民警”给她出起了主意,“你把自己所有的银行卡,拿出来对一对。”“他问的很详细,养老钱是多少,存在哪里都问了。”刘萍芬老老实实告诉”民警”,自己钱不多,但去世的老伴,给她购买了长沙银行的一份20万的理财产品。

  “他的声音一下就大了一些,问起我理财产品的一些细节。”了解到刘萍芬的理财产品要到8月24日才能取出来,“民警”告诉她,这一段时间仍需要与他保持联系。

  第三天,第四天……“民警”都不定时打来几个电话,“每次跟我说案子越搞越大了,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理财产品”。“民警”还时不时问起刘萍芬的家人情况,得知儿子一家周五会来度周末,“民警”从周五下午到周日晚上绝不打来电话。一过完周末,“民警”的电话又再一次响起。

  8月23日,理财产品到期的前一天,刘萍芬接到显示为北京地区的来电,声音还是一直联系的“民警”,称案子已转到了北京高院审理,刘萍芬的钱取出后直接由北京高院的工作人员审查。“民警”还特别嘱咐她,去银行取钱时,就说帮孩子买房子需要用钱。

  8月24日,依照“民警”的嘱咐,刘萍芬办理理财产品赎回手续,并按照“民警”提示,将20万全部存入自己的一张银行卡,并按骗子要求开通了网银。

  第三计:暗度陈仓

  老姐妹识破骗局,20万元只剩20元

  8月25日,“民警”又打来电话,称还需要刘萍芬提供三名保证人的联系方式,刘萍芬报出三个与自己关系较好的老姐妹的姓名,对方没有继续问电话便挂掉。这让刘萍芬起了疑,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她对一位好姐妹说起自己这三个月的经历,“你肯定被骗了。”老姐妹听完后对刘萍芬说,两人去账户一查,发现卡里只剩20元,这20万分两次被转走了。

  看到自己的唯一存款被盗走,刘萍芬瘫倒在老姐妹怀里,半响没愣过神。随后,在姐妹的陪同下,刘萍芬向开福分局清水塘派出所报了案。

  记者从开福分局清水塘派出所了解,警方正在立案调查此事。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