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电信资费保留电信垄断 或难实现市场调节价

2014年05月11日 07:42   南方都市报    收藏本文     

  [社论]放开电信资费保留电信垄断“市场价”何来

  5月9日晚间,工信部、发改委联合下发《关于电信业务资费实行市场调节价的通告》,宣布所有电信业务资费均实行市场调节价,电信企业可以根据市场情况和用户需求自主制定电信业务资费方案,自主确定具体资费结构、资费标准及计费方式。

  《通告》最具实际影响力的一项变化是废止了涉及电信资费审批的相关文件,这是在今年2月下发《国务院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后,电信业务资费标准审批取消的真正落地。

  以往运营商电信资费出炉前需向工信部报备,经过层层审批。但其实在具体操作中,出于“只管上限不管下限”的原则,基本上运营商的方案只要不超过最高限价均会获批,运营商也不会特意报高于限价的方案,因此这一规定除了增加程序的复杂程度和行政成本外,本已沦为形式化的走过场。

  也就是说,实际定价权从来只掌握在三大电信运营商手上,而非工信部等政府部门手中。此次电信资费审批取消落地,固然是个好消息,但其实际好处亦仅限于简化程序、降低行政成本,对电信资费定价影响甚微,更多的是标志性意义———进一步显示出进行电信市场化改革的倾向和决心。

  基于以往经验,民众对于“市场化改革”已产生应激反应,这五个字似乎意味着的就是涨价的脚步声。因此,与某些报道侧重于“价格战会否拉开”的讨论不同,在放开审批实际等同于“放开电信资费上限审批”的表述下,更多民众担心的是资费会否不跌反涨。理论上来讲,放开资费上限审批由运营商自由定价,涨价的确是一种选择。不过,目前电信业处于三足鼎立的状态,形成了寡头垄断下的实际价格联盟,在博弈中为己方扩大市场占有率的有效方式是单方面降价而非涨价,因此,三大运营商不太可能以涨价作为自己的策略选择。况且,消息出炉当日,三大电信运营商股价均逆市下挫,全然不似摩拳擦掌准备涨价大赚一笔的节奏。

  当然,不大可能选择涨价,也并不等于说会出现打价格战或者资费降到民众所希望的“市场价”。有观点认为,此前存在报备审批,若其中一家运营商报出低价方案,另一家则会提出抗议,主管部门或许会在权衡利弊后不放行该方案,而现时审批取消,运营商自由定价则会带来资费下行。但这一观点忽略或是太看轻一个基本的前提,三大运营商处于雷打不动的寡头垄断状态,没有竞争压力,维持现状于他们而言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降价拉拢客户并不会给他们带来比维持价格联盟获取超额利润更大的好处;即使降价,也会保持在不打破价格联盟内的额度,所以程度只会非常轻微。在寡头垄断之下,希望出现此前遭热议的中国移动香港超值套餐那样的“市场价”,仍然只是一场白日梦。

  谈及电信资费市场化,去年年底发布的首批虚拟运营商牌照再度引发关注。舆论一直对虚拟运营商对基础运营商造成冲击、倒逼资费下行寄予厚望。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根据现行规定,所有民资不得进入最核心的自建网络领域,虚拟运营商只能从基础运营商那里批发“原料”后再进行生产产品。批发价不低廉决定了最终产品价格不会有太大优势,况且,依赖基础运营商的资源又要抢基础运营商的饭碗基本是不可能的,但凡有一点苗头基础运营商放弃合作虚拟运营商就无产品可提供了。因此,虚拟运营商无论主观客观均不会在资费上正面迎击基础运营商,只会往个性化定制方向发展。目前公布的虚拟运营商套餐也的确呈现出这样的态势,无论是话机世界推出的“久久(9.9)系列套餐”(最低档位29.9元/月,含80M B数据流量和80分钟语音通话)或是蜗牛移动的399元半年期“免卡”、每月500M的流量,均没有什么资费优势。

  除非自建网络向民资开放,甚至放开牌照允许外资大运营商进入竞争,实现电信业的市场竞争,否则,放开电信资费审批,却仍保留电信业三大运营商的寡头垄断,即使资费轻微下调也不会出现真正的“市场调节价”。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