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信业改革提速 运营商面临资金与市场压力

2014年04月08日 11:11   通信信息报    收藏本文     

  ■本报记者 李晓玉

  财政部日前发布的2014年中央财政预算显示,从2014年起,央企国有资本收益收取比例在现有基础上再提高5个百分点。其中,石油石化、电力、电信、煤炭等资源型企业收取比例提高至20%。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完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制度,提高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2020年提到30%。在深化国企改革的大背景下,未来国企红利上缴比例仍将有差别、渐进性地提高。

  作为支撑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基础性行业,电信业在享受当前信息消费新机遇的同时,自身业务模式面临一系列强烈冲击。而作为资本规模效应明显的行业,央企红利上缴比例提高,加之2014年电信业营改增有望实行,4G大规模投资铺开,电信业面临更大的资金压力。推动行业可持续发展,电信业的布局调整、转型提效显得越发迫切。

  与民分利,国企改革步入实质推进阶段

  财政部最新发布的2014年中央财政预算显示,今年中央国有资本经营收入预算数为1578.03亿元。从2014年起,央企国有资本收益收取比例在现有基础上再提高5个百分点。这是自2008、2010、2012年以后,央企红利上缴比例再次提高。具体而言,今年央企税后利润收取比例分五类,其中,烟草企业红利上缴比例升至25%,而以石油石化、电力、电信等为代表的资源型企业,红利上缴比例达到20%。

  国有资本收益通常被称为“国企红利”,随着国资改革逐步进入深水区,“提高国企红利上缴比例”的呼声不断。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指出,提高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2020年提到30%,更多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表示,考虑到企业的可持续发展,不能竭泽而渔,同时,国有企业还要做强做优,逐步提高不会一下子加大国企压力。

  事实上,国企改革的过程就是为社会和民资分蛋糕的过程。除了直接提高中央企业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为国家财政、民生保障作贡献外,在市场层面扩大民资准入,与国企共同分享改革成果,才是为全体国民创造更多资本收益的根本之策。因此,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方向日渐明晰。据《经济参考报》报道,随着“国企改革路线图”日渐明晰,央企改革竞赛已全面开启。继中石化率先打响混合所有制改革第一炮之后,近期中海油、中冶、中石油、宝钢集团、中航科工集团、中国海运集团、大唐集团等多家央企相继成立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改革思路也纷纷“浮出水面”。

  电信业改革提速

  具体到电信业,今年一系列政策调整深入让传统运营商压力与动力并存:一方面,投资压力增大。另一方面,市场竞争者增多,如何实现规模与效益的平衡成为考验,也是下一步转型的驱动力。

  在资金方面,今年央企提高上缴红利,营改增都会对运营商的资金支出产生影响。央企红利征缴比例提高后,财政部预计,2014年收取央企税后利润1414.9亿元,比上年执行数增加375.43亿元,增长36.1%。其中,第二类企业增加的上缴利润最多,较去年增加163.73亿元。营改增方面,《华尔街日报》引述Bernstein分析师称,征收增值税后,假如11%的增值税替换3%的营业税。中国移动未来一年净利润最高或下降7%,而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净利润或最高下降25%。

  与此同时,今年毫不意外是运营商的投资大年。根据三大电信运营商均已公布的2014 年资本开支计划,三家上市公司的资本开支预算为3855亿元,相比2013年的实际支出增长471.48亿元,增幅为13.93%。而中国电信还表示,如果政府年内发放FDD 牌照,资本开支将会额外增加约200 亿元,手机补贴也会适度增加。

  在市场方面,电信业民资准入、混合所有制改革逐步深入。三家电信运营商三分天下的局面被打破,19家虚拟运营商下月将正式开门迎客。据报道,第三批也已开始提交材料,其中不乏百度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企业。从近期各家虚拟运营商纷纷发布的品牌看,依靠自身客户群发掘细分市场的能力,加上或渠道或互联网运作优势,将侵蚀传统运营商市场份额。有机构预计,未来国内市场的网络容量将有一定比例由虚拟运营商占据,民资更多以租赁形式存在。乐观预计虚拟运营商市场规模在5年将达500亿。同时,虚拟运营商的入局还将在资费下调、业务结构、盈利模式等方面对传统运营商带来更大压力。

  转型增效进行时:改变的不仅仅是传统运营商

  4G时代运营商面临着行业内的市场变局,同时作为央企的运营商,面临着更大范围内的国企改革议题,承担着推动信息消费的重任。2014年是改革之年,市场开放程度加大对市场各方和监管都提出新要求。

  对于传统电信运营商而言,4G将加速运营商管道化趋势,运营商亟待改变目前粗放的业务模式,转而采取精细化运营策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深入发展,以及运营商开放平台与产业链各方合作程度加深,转型流量经营、提高运营效率,将更多地从企业发展战略落地到具体的业务产品中。

  对于新入局者——虚拟运营商而言,信息消费市场尽管看起来潜力巨大,但从三大电信巨头口中分食,并在众多竞争者中突围并非易事。专家认为,虚拟运营商们要想在夹缝中求生,唯有利用自身既有优势,走技术创新的差异化路线。

  对于监管者而言,除了民资进入电信业给监管带来压力外,4G、网间结算政策调整等开启电信业新一轮改革大幕,随之而来的监管政策调整也将步入牵一发动全身的节奏。民营资本进入电信业打破了原有三家基础运营商三分天下格局,OTT业务分流电信业务,在多元竞争市场环境中,避免价格战蔓延,保障市场竞争的有序性;杜绝民资进入存在的玻璃门、弹簧门等障碍;建立虚拟运营商退出机制等,需要监管层制定相关细则,跟进法律法规建设,将政策法规落实到操作层面。而是否设立电信业统一监管机构、何时制定《电信法》也成为亟待回答的课题。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