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基站群发调查:随车携带1小时群发6千短信

2013年11月18日 04:29   新京报   
车载“伪基站”停在路边,正通过电脑笔记本以10651237888为号码发送垃圾短信,页面显示,20分钟内就发了两千多条。  车载“伪基站”停在路边,正通过电脑笔记本以10651237888为号码发送垃圾短信,页面显示,20分钟内就发了两千多条。
11月1日,京QDX591车上,新京报记者目击短信群发商利用伪基站群发垃圾短信全程。11月1日,京QDX591车上,新京报记者目击短信群发商利用伪基站群发垃圾短信全程。
11月1日,赵公口桥附近,新京报记者暗访车载伪基站,伪基站被放置于箱中,与笔记本电脑连接,可在1小时内向周边数百米区域内手机用户群发数千条垃圾短信。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大路  11月1日,赵公口桥附近,新京报记者暗访车载伪基站,伪基站被放置于箱中,与笔记本电脑连接,可在1小时内向周边数百米区域内手机用户群发数千条垃圾短信。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大路

  当随处可见的小广告纸贴在一座城市的大街小巷时,作为市民,你可以不信不问;可当垃圾、违法短信不时侵入手机时,你的生活则真正地被骚扰了。

  根据北京地区网站联合辟谣平台近日发布的《2013上半年垃圾短信报告》,今年上半年,我国垃圾短信总量超过2000亿条,平均每个中国人收到150余条。

  北京、上海、广州等经济发达地区是“重灾区”,平均每部手机每天会收到2条以上垃圾短信。

  当你走在一条繁华的街道上,或许就已经进入被骚扰的圈套。

  近日,新京报记者调查,北京街头出现短信群发商,他们会开着车,载着一种叫伪基站的短信群发设备,根据商家的要求群发广告、违法短信,而周边几百米的人群,手机若无防护,则无一幸免。

  目前,管理部门正着力打击利用伪基站群发短信的行为,全国多地有不法人员相继被刑拘。

  10月27日晚,国贸桥下。

  赵洋给朋友打电话,电话通了,没声音,手机没信号了。

  下一秒,一条号码为13800138000的短信钻了进来,“给你周围三公里内10万手机用户群发短信,只需1000元。”

  这条还没读完,又来一条,“高校学生、空姐、模特上门服务,按摩全身。”

  载着赵洋的银建出租车公司司机张洪建的两个手机也连续响起,他的手机页面上,满满两屏,除一条有用信息外,其余全是垃圾短信。

  这位老司机说,最近一年多,垃圾短信能叫他早晨起床,能让他半夜抓狂,“都有规律了,国贸这发的是找小姐,花乡那是卖二手车,中关村是卖发票的,东三四环整容的最多,新楼盘附近是卖房的,有时恨不得把手机扔了。”

  赵洋和张洪建不知道,群发垃圾短信的人,可能就在他们身边。

  面包车里的神秘箱子

  “给你周围三公里内10万手机用户群发短信,只需1000元。”赵洋收到的这条短信,是郭鹏(化名)发的。

  这个短信群发商不只给别人做广告,收工回家的路上,他也会这样“宣传”下自己。

  “覆盖三公里有点夸张,其实也就覆盖几百米。”郭鹏告诉客户,他的车到哪短信就发到哪,“每小时发6000条没问题。”

  11月1日13时许,郭鹏与他的客户徐扬(化名)在赵公口桥附近见面,新京报记者以徐扬朋友身份全程随同。

  “我上午给一家房产开发商发(短信),他那是4小时。”郭鹏在电话里对徐扬说,“你把编好的短信给我,不限内容,不签合同,说好了咱直接干。”

  徐扬发完编好的短信,不到一分钟,一辆车牌号为京QDX591的蓝色面包车开到他旁边。

  郭鹏拉着徐扬和记者上车,这辆车上除了司机,后排座上还有个人,和一台笔记本电脑。

  “设备在这儿。”郭鹏指了指后排座下面,一个长宽约40厘米、厚约15厘米的金属箱。他从座位下摸出两根数据线,一头插在金属箱预留的两个小孔上,另一端与笔记本电脑相连。

  “先发移动还是先发联通?”他打开电脑,屏幕上出现一个名为GSMS的页面,上面显示发送号码和发送条数等信息。

  这个页面的显著位置,还标注有“本设备只作为边远信号匮乏地区临时通信基站,勿作它用”的提示。

  郭鹏称,金属箱里就是最近风行的伪基站,“一台笔记本连上这个金属箱里的主机,就能挣钱。”

  电脑页面上,他上午给房地产公司发送的短信息还有记录。

  噼里啪啦地敲字,不到两分钟,坐在副驾位置上的郭鹏已将徐扬编好的短信输入电脑的发送页面,“你瞅着啊,先发联通的。”

  7725条垃圾短信

  郭鹏点击页面右下角的开启按钮,眨眼工夫,已发出短信的计数栏里有上百条记录。

  此时,记者的联通号码手机立刻显示无信号。

  “这就对了。”郭鹏说,伪基站的工作原理非常简单:伪基站启动,干扰和屏蔽一定范围内的运营商信号,伪基站则趁着这个时间,搜索出附近的手机号,并将短信发送到这些号码上。

  手机信号消失10多秒后,短信上门,正是徐扬编写的那条超市促销短信。

  “我屏蔽运营商的信号,能持续10秒到20秒,我的短信推送完了,对方手机才能重新搜索到信号。”郭鹏说,这样也有很多用户的手机带来麻烦:不能自动恢复信号,需要重启。

  徐扬称要做促销的超市就在北京某海鲜市场附近,京QDX591停在该海鲜市场门前,不到20分钟,页面显示,这个伪基站已向周围群发了2593条短信。

  借着去洗手间的机会,记者离开京QDX591,走到几十米外的一家烟酒店,老板端详着手机,看的正是那条短信。

  随后,郭鹏指挥面包车开动,并开始给移动号码发送短信,他能把发送号码显示为任意号码,甚至是邮箱号,“110都可以。给你用13800138000发吧,这是中国移动的充值号,相信的人更多。”

  凭他的经验,载有伪基站的车行驶只要以不高于60千米的时速,可以有效向周边用户群发短信。

  又过了20分钟,京QDX591先后路过光彩路和榴乡路北段,电脑屏幕显示,伪基站又给5132个移动号码群发了短信。

  不到一小时,共有7725部手机受到垃圾短信的骚扰。

  事后,郭鹏向徐扬收取了400元费用,“给别人发都是每小时500元,咱们要是长期合作,就按400元/小时给你服务。”

  就在郭鹏用伪基站群发小广告短信时,他的手机里也收到一条宣传减肥的垃圾短信。

  郭鹏很敏感地朝左右看了看,“肯定有另一辆载着伪基站的车从咱们旁边经过。”

  一台伪基站日赚5000元

  在北京,光郭鹏知道的,至少有二十几拨人跟他是同行,每拨人手里的伪基站数量都不止一台。

  22岁的郭鹏说,这样的设备他有5台,5万一台,“好的时候每台机器每天能赚5000元,几天就能回本。”

  推送短信的半个多小时里,郭鹏接了10多个电话,都是问价的客户。

  一名客户想让郭鹏带着设备去福建,8000元,发两天,食宿差旅全报销,郭鹏拒绝,“北京不缺生意。”

  在郭鹏眼里,这行当不存在竞争和风险,所有的工作都在车里完成,路过的都是公共区域,同行间不存在抢地盘一说;他入行3年多,从没被抓到过。

  郭鹏说,并不是没人查他们,只是干这行的都有规避措施,“看周围有派出所,会提前关掉机器。”

  前几天回家路上,他开着伪基站发送自己的广告短信,路过一个派出所,短信发到了民警的手机上,民警打电话调查他,“我告诉民警是发着玩儿的。”最后不了了之。

  郭鹏也遇到过移动和联通的信号车在路上搜索伪基站,他的做法是,看见车上架着锅盖似的信号搜索车,就果断关机,“即使与他们擦肩而过也不会被发现。”

  郭鹏透露,在网上伪基站还有个看上去合法的别名,叫小区基站。很多同行都换着称谓发帖揽生意。

  记者搜索“小区短信基站”字样,可见658万个相关结果,其中,大量网址含有收费发送商业短信的内容。伪基站发送垃圾短信的报价,从每天四五千元到上万元不等。

  声称在大兴区专销伪基站的某公司李姓业务员称,公司专门生产伪基站,价格根据设备性能而定,“最便宜的3万元,验货后当面付款。”

  李女士称,从她手里购买伪基站的以往多是大商场,现在更多的是中小商家,“这东西一次性投资,无限量发送。”

  “其实伪基站并不难查。”郭鹏说,他的客户里,大多是连同联系电话一同发送,“查他们,狠罚他们,没人敢使这东西,我肯定失业。”

  垃圾短信之危

  今年3月,安徽蚌埠市民王女士接到在外地做生意丈夫的电话,让她汇200万元到两个银行账户上,收到丈夫发来的第一个账号后,她将第一笔100万汇出。

  此时,她的手机突然没了信号,接着就收到了一条短信,上面写着银行账号。王未经核实,就把第二笔100万给汇了出去。

  直到接到丈夫发来的第二个银行账户短信,她才发现被骗。

  据360手机卫士发布的《2013年第三季度手机安全报告》测算,垃圾短信已成巨大产业链,我国垃圾短信、骚扰电话所产生的话费可能已超百亿元。对垃圾短信的分类显示,广告推销类垃圾短信最多,诈骗类短信危害最大。

  据不完全统计,仅今年上半年,诈骗短信就给全国手机用户造成超过3000万元的经济损失。

  “诈骗造成的损失是可见的,类似移动伪基站这样的垃圾短信发送方式,对公共频谱资源的干扰造成损失则难以计算。”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曾剑秋说,伪基站具备接收和发送信号的功能,手机用户的信号被伪基站屏蔽后,手机会发送自动搜索周围基站的信号,此信号被伪基站获取后,伪基站开始能够分析出手机号码,之后将垃圾短信推送到用户的手机上。

  “伪基站群发的信息,有的是商业广告,有的则违法、危害公共利益,这种行为必须禁止。”曾剑秋认为,不法人员利用伪基站发送短信,屏蔽信号,干扰公共频率资源,破坏公共秩序,如波及面广,危害后果严重,将会触犯刑法。

  曾剑秋称,伪基站发送的信号被监管部门发现、处理,在技术上不存在难度。只要相关部门切实作为,这种形式的垃圾短信不可能频频作恶。

  伪基站群发短信或触犯刑法

  “我的手机上垃圾短信也占了很大比例。”今年10月,在第三季度我国工业和通信业发展情况发布会上,工信部通信发展司副司长祝军介绍,今年1至9月,工信部累计处理违规短信群发端口5万余件次,处理违规个人号码4.3万余件次。

  北京市通信管理局信息安全处副处长朱文君曾表示,当前,治理垃圾短信过程中,伪基站问题日益突出。“其可以不经过基础电信网络发送,并伪造端口或伪造手机号码,在人流、车流密集的地方就可以实现发送。”朱文君说,“调查、取证、打击都很困难。”

  治理街边“移动”伪基站的,包括北京市通信管理局、各大通信运营商、公安、工商等部门。

  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一位警官表示,伪基站群发垃圾短信,是否由公安部门管理,需要根据短信内容判断。

  该警官说,如短信内容涉及商业广告、促销等行为,这些企业的行为应属工商部门管理;如内容涉及招嫖卖淫、诈骗、倒卖枪支等违法行为,警方将依法打击。

  事实上,利用伪基站群发垃圾短信并非如郭鹏所说“管不住,查不着”。

  11月初,深圳警方以涉嫌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名,刑拘两名在某楼盘群发30余万条广告短信的嫌疑人。

  今年8月,公安部部署指挥北京等多地公安机关集中行动,捣毁“伪基站”设备生产“窝点”4处,缴获“伪基站”设备96套。

  今年9月9日,福建省三级公安机关刑侦、技侦、网安等部门联合行动,在泉州、厦门控制20名违法犯罪嫌疑人,查获伪基站设备3套、电脑19台,破获泉州腾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利用伪基站非法经营案。

  11月15日,北京市通信管理局电信管理处一名孟姓工作人员称,作为监管部门,市民发现伪基站或伪基站推送的垃圾短信,可向他们举报。新京报记者就暗访所获信息向孟举报,孟先生称,他们将会协同工商、交通等部门调查,根据信访条例,60个工作日内给予答复。

  昨日,中国移动客服接线人员称,中国移动有义务处理伪基站群发垃圾短信的行为,记录相关信息后,接线人员表示,将向上级部门反映。

  中国联通客服人员亦表示,会把此事向上级汇报。

  专家及业内人士提醒广大手机用户,手机信号突然消失之际,或许就是伪基站群发短信入侵之时,用户对此时而至的短信要留神,切莫中了诈骗短信的圈套。

  手机用户如发现不良信息及垃圾短信,可向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举报,电话:12321。

  【数说垃圾短信】

  ●用户平均每周收到垃圾短信息11.9条

  ●收到垃圾短信息占全部的比例为24.9%

  ●平均每个用户使用1.56种投诉举报方式

  ●用户平均每月在垃圾短信息拦截产品的预算费为0.72元

  ●有64.2%的用户没有用于防范垃圾短信息的预算,22%的用户每月预算在2元以内。

  ●显示,在用户使用短信息过程中遇到的主要不合理现象中,选择“广告过多”的用户比例仍居首位,达到了76.2%。

  ■ 法律法规

  2006年12月1日起施行的《北京市无线电管理办法》规定:

  第三十四条 销售不符合国家无线电管理有关规定或者技术标准的无线电发射设备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法处罚。

  第三十五条 违反国家规定,故意干扰无线电业务正常进行的,或对正常运行的无线电台(站)产生有害干扰,经市无线电管理机构依法给予行政处罚后,拒不采取有效措施消除的,由公安机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给予相应处罚。

  第三十六条 违反国家规定,擅自设置、使用无线电台(站),或者擅自占用频率,经责令停止使用后拒不停止使用,干扰无线电通讯正常进行,造成严重后果,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 美国案例

  垃圾短信每条被索赔500美元

  外国也有垃圾短信,据媒体报道:美国很早就认识到垃圾短信的危害,并制定了两部处理垃圾短信的法律,禁止向消费者发送有关商业产品、服务和广告推广的垃圾短信,除非用户已经同意接收这些信息,或这些信息被用于紧急目的。

  今年,美国消费者抱怨说,在订购某品牌比萨饼后,手机响个不停,推销该品牌特价比萨饼的短信一个接一个,有时会在半夜收到十多条同类短信。这些消费者提出2.5亿美元赔偿金的要求,平均每条短信索赔500美元。今年5月,该品牌所属企业同意赔偿1650万美元的和解方案,以了结官司。(张永生 刘保奇)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值班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