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信、网易合资“类微信”运营商、OTT共生局

2013年07月25日 03:23   21世纪经济报道   

  施建

  面对OTT业务冲击下的电信棋局,三大运营商落子风格迥异。

  7月24日,网易方面向记者确认,目前正在和运营商合作一款“类微信”产品。尽管网易以相关产品正在内测期为由,不愿透露更多具体细节。但一位熟悉该项目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该产品正是网易与电信联手打造的“易信”,正式发布预定在今年8月。并且,电信和网易内部对易信均十分重视,将共同投入大量资源,并为此组建合资公司。

  在此之前,一向在对外合作上持开放态度的联通,已圈定广东作为与腾讯微信合作的试点之地,双方将在8月初推出一款名为“微信沃”的SIM卡。而中国移动则在高调就信令机制向腾讯微信发难的同时,重新整合资源打造自己的飞信。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认为,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三大运营商都明白数据和流量是未来的竞争焦点,要在应用和服务上抢占制高点,“尽管不同的公司采取了不同的方式”。

  易信或在广东免流量费

  中国电信对“易信”的布局,与其今年以来全员口口相诵的“去电信化”一脉相承。这个由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原中国电信总工程师)近年来屡屡提及的词汇,在去年年底的中国电信年度工作会议上被正式提出来,并成为集团上下的转型思路。中国电信希望借此实现互联网基因再造,建立起一整套与当前移动互联网相匹配的运作模式。

  据前文提及的接近“易信”项目人士透露,即将于今年8月发布上市的这款类微信产品,除基本的用户点对点以及群组聊天功能之外,还可以实现固话留言、手机联系人之间免费短信聊天等独特功能。

  网易CEO丁磊此前透露,计划用一个重量级产品将其在移动互联网的四大产品线(资讯、工具、教育、娱乐)“串起来”。从产品曝光和发布的时间点来看,这极可能与易信产品有关。

  “网易在即时通信上有较长时间的积累。”该知情人士称,尽管网易旗下即时通信产品——网易泡泡——在此前互联网时代与QQ的竞争中败下阵来,但其技术功底仍堪称扎实,“这款产品在发送语音和图片方面的质量非常高,这一点吸取了微信因图片发送时延迟和等待影响用户体验的教训”。

  此外,易信在产品规划和设计上还提供了丰富的原创贴图表情等元素。

  “双方的共识是:市场远未到饱和的程度,不应微信一家独大。”另一位参与该项目的内部人士称,不管是电信还是网易方面,都认为这个市场还需要更充分的产品竞争,为用户提供更多选择。

  该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出于对易信项目的重视,合资双方都将投入自身的大量资源,比如电信方面将在产品上市后,为其配套可观的流量优惠,广东等省市甚至可能采取完全免收流量费的形式进行推广。“其他省市电信公司也会有相应的优惠。”该人士说。

  原来电信内部的其他类似项目,如翼聊,也会为此让路。翼聊是中国电信于2011年10月推出的一款即时通信产品,由其位于浙江的协同通信运营支撑中心(中国电信协同通信基地)负责研发运营,具多媒体信息、语音、短信、视频、电话会议等功能。根据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不久前在香港出席股东大会时的说法,翼聊目前注册用户达4000万,活跃用户近3000万。

  “易信正式上市后,中国电信将把资源重点向其倾斜,而翼聊有可能将主要定位于政企市场。”前文提及的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

  运营商路径之争

  对于易信合资公司,不管是网易官方还是前文提及的知情人士,均不愿透露具体详情,亦不清楚电信方面的出资主体。有业界人士判断,与中国电信集团合资的可能性比较小,电信方面的出资方极有可能是作为电信八大基地之一的浙江协同通信基地。

  “这家合资公司应该尽可能独立,未来如有可能可以考虑吸收小股东和员工持股。”付亮认为,电信与网易的合资模式和深度,将决定这个项目的前景,“双方是有限资源合作还是深层次合作,运营和实施层面如何确保不受双方母体的限制和指挥棒干扰,不同基因和文化如何不互为掣肘”等等,都是非常现实的问题。

  前文提及的知情人士也坦承,面对已经拥有4亿多用户的微信,双方都对易信产品可能面临的挑战有心理准备,“知道这个产品不容易做”,不过由于网易和电信参与该项目的主体都在杭州,在文化上有一定的认同性。

  付亮认为,易信项目代表的运营商与互联网企业合资的模式能走多远,要看其具体架构设置、双方母体的放权程度,以及各自优势的互补机制等。

  “从2009年3G启动算起,中国移动互联网走过了5个年头,对于运营商来说,突出表现为语音为王向应用为王的转移。”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方兴东认为,巨大的智能手机出货量和高频次的使用行为,使得数据密度不断加大,2012年一年的数据流量超越此前各年之和,预计未来5年数据流量复合增长率将达66%。

  世界银行在今年7月初发布的一项数据显示:目前每个手机用户平均每月都要看3部在线视频,下载5首歌,5个手机应用,平均每人每月要使用92Mb流量;到2016年,由于智能手机将被更多人使用,每个人预计平均每月会看15部在线视频,下载50首歌和10个手机应用,相应地,流量也会上涨至1.2GB。

  付亮表示,在此背景下,三大运营商纷纷展开移动互联网布局,并遵循了不同路径。其中,中国移动采取的是基地模式,包括计划在广东成立移动互联网公司,但这一模式目前遇到腐败和业务成长性等问题;资源相对较少的联通则更多采取对外合作的模式,对各省级公司也比较放权,比如此次在广东与微信的合作,以及此前广东联通在红围脖、悦TV等项目上与新浪等外部对象的合作。

  “中国电信两者皆有之。”付亮认为,一方面中国电信在去全国组建了天翼空间、爱动漫、爱音乐、天翼视讯、爱游戏、物联网和天翼阅读等八大基地,并率先推进基地的公司化运作;另一方面,电信也对类似易信这样的对外合作项目持开放态度。

  艾媒咨询CEO张毅则对运营商自己做移动互联网业务表示悲观,“不具备这方面的基因、机制和体制”。他认为,飞信前后八年花了几十亿元,但还是做到目前的样子,就是一个例子。

  “一个互联网项目投资二三亿元,大概就知道能不能做成了。”张毅说。

  对于电信与网易的合资模式,他也持保留态度,“电信是国企,这个项目长期不赚钱怎么办,还投不投?再有,产权归谁,如果网易是类似神州泰岳在飞信项目中的角色就另当别论了”。

  张毅认为,广东联通与腾讯微信的合作相对而言更加务实,各自有各自的优势和资源,也对对方有明确的诉求,“可以视为运营商对OTT态度的破冰,这是大势所趋,与其抵制,不如走到一起”。

  共生之局:重估管道的价值

  方兴东则认为,从全球运营商的数据可以看出,数据业务发展非常快,尤其是在法国占比已达到41%,运营商原有的业务会被应用改造,新业务会继续创新。这一趋势也会改变运营商的市场竞争格局,比如在日本,之前三足鼎立格局中占据优势的是NTT DoCoMo,随着数据业务的增长,三方竞争优势发生了一定的变化,KDDI、软银和NTTDoCoMo三足鼎立之势更加明显,这当中应用或OTT起到催化剂的作用。

  “运营商在之前的产业链中占主导地位,但随着应用的发展,其对用户的感知在下降。”方兴东表示,尽管运营商还是移动互联网必须要经过的一个通道,但应用和网络其实已经形成了并驾齐驱的态势,而且未来的产业生态会逐步转向以用户导向为主。

  他认为,对于运营商来说,建立融合式通信生态是其最明智的出路,运营商通过与应用合作,改造原有的业务,不仅将改变原来的市场竞争格局,还会充分挖掘运营商的大数据资源价值,带动运营商自身定位的转型,比如往智能、综合化和广覆盖方向进行持续、深度创新,“这也将是未来信息经济发展的蓝海所在”。

  另一个角度,张毅则以日前的微信服务故障为例称,作为轻资产运营的微信等OTT业务,其实也离不开运营商的管道。7月22日上午8点,腾讯微信突发网络故障,导致30%的消息量收发受阻。腾讯方面称,经过故障方位定位,原来上海的市政道路施工导致承担部分传输任务的通信光缆被挖断。

  “管道还是很值钱的。”广东联通一位参与微信沃卡项目的内部人士对记者说。

  7月24日,接近网易的知情人士则向记者透露,网易对运营商合作持开放态度,此前还曾与中国移动有过类似的接触,事实上,此次与电信合资的易信,也并不局限于网易、电信,“将在跨运营商、跨APP方面做更多事”。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值班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