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求和还是迎战

2013年04月01日 07:11   中国青年报   

  拥有3亿用户的微信该不该收费,如果收的话,应该向谁收费?

  近期,互联网界和通讯界最热闹的讨论莫过于微信的收费话题。尤其是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产业研究室主任史炜的一番言论,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史炜认为,既然短信收费,微信就应该收费,只不过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收费。如果微信不该收费,那短信为什么要收费呢?

  事实上,微信已经成为其开发商腾讯公司“甜蜜的烦恼”——受到用户热捧的微信,正在因为分流移动运营商的利润而遭到运营商反击。

  2011年年初诞生之后,微信像坐了火箭一样,在两年内拿下3亿用户,是中国互联网用户数增长最快的产品。

  “过顶传球”的微信

  艾媒咨询发布的《2013年中国春节拜年信息渠道调查》显示,2013年中国春节期间,通过微信拜年的用户在手机用户中的比例达到58.2%。在各种拜年信息中,有68.1%的信息是通过短信的方式收发的,有11.1%的信息是通过微信的方式收发的。

  微信已经把短信逼到一个墙角,比起单一的短信文字,微信可以群发文字、图片、声音、视频,甚至可以做到视频通话和实时对讲。更重要的是,除了耗费一些流量之外,微信的这些运用几乎是免费的。

  微信微博等移动应用在业界被称为OTT业务。OTT 是“Over The Top”的缩写,这个词语来源于篮球等体育运动,是“过顶传球”之意,而现在已经被借用到通信行业。这类业务是互联网企业越过电信运营商,直接向用户提供基于互联网的视频、数据等业务。

  运营商逐渐沦为微信的通道,短信和语音业务都被微信抢走,连中国移动总经理李跃也惊叹,再不改革就会被微信革命。

  除了短信业务外,现在连语音通话业务,也遭到微信的分食。雷锋网创始人林军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微信的通话质量好跟其投入有关。腾讯公司的一些员工出身于电信运营商和华为这样的电信设备制造商,微信离实时通话只有一步之遥:如今的微信还需要双方确认身份才能提供视频和语音通话。

  受到挤压的运营商在各种场合抱怨,并认为应该向腾讯公司收费。

  可是手机用户已经为流量付费,微信等OTT运用还需要再向运营商付费吗?

  中国移动研究院院长黄晓庆提出了“信令资源”说,微信虽然在流量方面使用不多,但占用了大量的运营商“信令资源”。微信在线时会不断向基站发送信令,告诉基站在某个位置,现在在线,这样的动作称为“心跳状态”,过多的信令会导致“信令风暴”,导致运营商通话质量下降。

  有一种说法是,微信已经占用了中移动60%的信令资源,但仅带来10%的移动数据流量。信令资源说让运营商收费有了一定的理由。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认为,如果说微信占用信令资源,微博等移动应用也占用了不少信令资源,一些在线业务的免费软件经常推出更新或者消息提示的,都占用了信令资源,如果对微信收费,那对这些应用是不是也应该收费?

  付亮质疑,很多时候他是在WIFI环境下使用微信,并不占用运营商的通道。“家里有WIFI,办公室有WIFI,机场咖啡馆有WIFI,真正使用运营商通道的是少数时间,收费的话这钱怎么算?”、“何况我有3个手机号,移动联通电信各一个,轮番在用微信。”

  联通收费玄机

  来自中国联通官网的信息说,今年3月,中国联通在部分省份上线的“手机营业厅”客户端上开放手机上网流量定向查询功能,但目前只适用于部分热门应用,如微信、QQ手机版、米聊、微博等,并非所有应用都可查到。中国联通仅北京、天津、江苏、浙江、福建、四川及黑龙江7个地区的用户可以直接通过手机客户端定向查询流量。

  这是运营商向微信等收费的前兆吗?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上网流量定向查询功能跟是否向微信收费并没有任何的关系,深圳联通等地还有专门针对微博微信业务赠送流量的活动,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对微信收费?

  中国联通先于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推出流量详单查询的功能,其实在去年就开始酝酿。“因为针对中国联通流量问题,用户投诉最多。”付亮说,中国联通拥有的3G网速快、用户多,相应投诉也多。一直以来用户只知道流量包月,却不像语音短信等业务一样,确切知道每一次电话短信花了多少钱。

  实际上,即便运营商会对微信收费,打头阵的或许也是中国移动。

  因为3G网络制式原因,中国移动的牌照是TD-SCDMA,在上网速度和容量方面都不如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3G网。中国移动的用户又最多,3G用户经常跳转到2G,在2G情况下使用微信等OTT会对网络造成挤压,后果就是通话不畅等。

  而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3G网络现在并没有完全饱和。各怀心事的运营商根本无法建立统一战线。付亮说,联通和电信还想趁这个时候多拉点用户。

  工信部部长苗圩在今年两会期间表示,传统通信方式和新型互联网通信方式之间的竞争总体来说是件“好事情”,工信部鼓励竞争。

  3月14日,中国移动公布的2012年财报,业绩趋于平稳发展。2012年,中国移动营收5604亿元,同比增长6.1%;全年净利润达到人民币1293亿元,同比增长2.7%,该年上半年,中国移动净利润622亿元,相对上年中期业绩增长了1.5%。

  比起前些年动辄百分之几十的增长,中国移动业绩趋于平缓。

  自成立以来,中国移动净利润及营运利润一直呈高速增长态势,2012年,中国移动营运利润为1505亿元,较上年的1513亿元微降0.5%,是成立以来首次下降。

  运营商的救赎

  中国移动一方面向微信的开发商腾讯公司施压,另一方面,还打算正面还击微信。

  据悉,近期,中国移动总部的数据部门召集互联网基地、国际公司、移动研究院等相关部门召开飞信业务重构专题会议。飞信是中国移动进军移动互联网业务的开端产品,推出6年多来积累了近1亿活跃用户。

  有业界人士分析说,过去的一年是OTT业务快速发展的一年,全球运营商都受到一定的冲击,从OTT业务整个发展的时间阶段来看,运营商经历了从“封堵”到“合作”以及“正面迎击”的过程,当前运营商主要采用合作推出联合品牌或者正面主动推出自有品牌的应对方式。

  至于中国移动振兴飞信的途径包括,飞信将会支持包括电脑、平板电脑、智能手机以及智能电视等更多类型的智能终端,在基于IP网络的消息会话功能基础上,叠加收发点对点短信、短信转飞信、图片、音频片段、视频片段等功能;飞信还将会提供出国语音翻译功能、语音短信功能;结合大网能力,对原有飞信平台进行能力扩展。

  付亮也认为,单纯对微信收费,并不能改变问题。收费了,信令问题照样存在。何况,微信本身现在也没有一分钱盈利。

  腾讯董事会主席马化腾还表示,对腾讯来说,怎么开发手机端的广告也是挑战。过去网站上有很多很大的广告,但在手机上不可能实现,因为手机流量很贵,不可能放一个很大的广告,而且手机这么小的终端,很耗电,也很难被接受。

  “或许随着4G时代的来临,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付亮说,3G时代以语音和短信为主,附带数据业务;但在4G时代,技术是基于互联网模式的架构,通信业务是附加。4G时代手机主要是用来上网的,电话和短信都是附带功能。在一些推出4G服务的国家,用户包月流量之后,打电话和发短信都是不限量的。

  付亮说,那时候信令资源就不再是问题。运营商就是只做数据管道了,想要盈利必须开发游戏或者广告业务,运营商需要跳出传统思维。林军认为,腾讯一直有做虚拟运营商的想法,腾讯很多员工来自电信运营商,他们有很强做基础电信运营商的冲动。

  在中国互联网企业,跟运营商关系最紧密的,就是腾讯。在传统互联网时代,腾讯就跟中国移动短信分成。

  在林军看来,腾讯内部对待运营商有“求和派”与“求战派”,挑战通信行业的垄断地位,有可能打破现在3家电信运营商一统天下的局面,也有可能遭遇政策雷区,成为“烈士”。

  马化腾则提出了“进军海外”的战略。“微信有很新的生命力,实际上我们也看到这是一个中国最有机会走向国际的产品。所以,我们今年也会花比较大的成本和投入在全球做推广。”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值班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