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强北山寨手机商转型阵痛:旧盈利模式走入穷途

2012年12月03日 10:04   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本报记者 张昊

  空铺潮袭 逃离华强北

  华强北路,位于深圳市福田区,狭义的华强北路只是一条南北长不到1公里的街道。然而在珠三角乃至全国的电子行业中,华强北更广为人知范围是东西1.5公里、南北1公里、方圆1.45公里的一片街区。这里汇集了大小700多家商场,是珠三角乃至全国的数码产品、电子元器件集散中心,也是深圳主要的购物街区之一。

  从电子行业的角度观察,“华强北”绝不仅仅只是一条街道,而是一条完整的电子产业链。华强电子世界、赛格数码城等卖场是国内主要的电子元器件集散中心。在华强北以及周边的写字楼中有大大小小的电子产品方案设计公司,他们采购电子元器件提供半成品,电子产品制造公司将半成品组装为成品,贸易公司再将这些成品拿到明通数码城、远望数码城等卖场销售,数十万人在这条产业链上谋生。这里曾经是创业者的乐园,很多人在这里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如腾讯公司最早的办公室就在华强北,神舟电脑董事长吴海军也在这里迈出商海的第一步。这条曾经一铺难求、生意异常火爆的“中国电子一条街”已风光不再。从去年开始,华强北商铺开始出现空置,并延续至今。

  “我们要搬离华强北了,正在南山科技园那边找合适的写字楼。”手机商人李树城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李树城的公司不久前从生产功能手机(俗称“山寨手机”)转型为生产智能手机,销售也从国外逐步转向国内,还创立了自己的品牌“蓝天信”,“几乎全世界都知道华强北是山寨的代表,这样的口碑对于我们谈生意都是一个阻碍。”

  而李明(化名)的方案设计公司从成立起就没有设在华强北。“我们一直试图同华强北的山寨文化划清界限,那是一个已经没落的模式。”不过,他承认公司前几年也是通过设计山寨手机方案完成了最初的积累。如今,公司正在向智能手机方案提供商转型,然而这一转型并不顺利,公司年初至今始终处于亏损状态。“随着转型,我们对电子元器件的要求也更高,现在已经没有在华强北采购的电子元器件的需要。可以说,我们跟华强北的联系越来越少了。”

  位于上游的手机制造商,位于中游的方案提供商纷纷撤离华强北,这意味着位于下游的华强北电子元器件商铺和位于终端的电子产品商铺将失去支撑。华强北各大电子卖场逐渐显现的萧条景象就是这一变化的外在表现。

  明通数码城,曾经号称全球最大的山寨手机销售中心,这里的柜台曾经千金难求。在山寨手机最火爆的时候,明通数码城一个柜台的转让费高达30万元,这类转让费有一个专门的名词“茶水费”。而如今明通数码城三四楼已有近半数柜台空置,如今想要租下一个柜台不仅没有高额的“茶水费”,租金还可以优惠。远望数码城也是如此,这里以销售水货手机和手机配件为主,随着深圳市政府对华强北市场秩序的持续整顿,远望数码城的水货手机销售受到了一定的影响。目前远望数码城的柜台已经出现了大面积转租情况。据一些公开的资料,目前远望数码商城的空置率接近40%,商城已经对商户减免了入场费,柜台租金也大幅下降。

  位于行业上游的电子元器件卖场受到的波及也不小。深圳华强董秘王瑛介绍,华强电子世界1、2、3期的出租率呈现递减。其中3期的出租率最低,为70%左右。“华强电子世界3期商铺由于前期炒作的严重,透支了升值空间,加上整个电子行业疲软,导致出租率不高。”去年1月开业的华强电子世界3店,是华强北区域最新、也是空置率最高的电子卖场之一。

  深圳福田区政府公布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华强北主要手机卖场已有3575户经营户主动退场。一位华强北的电子元器件商户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今年的销售额比去年下降4成,利润则下降5成。

  转型阵痛 旧盈利模式走入穷途

  以简单复制著称的“山寨”模式,曾经为华强北商人提供了最快的赚钱途径。一线品牌的新款手机以水货的形式第一时间出现在数码产品卖场,手机公司拿到样品之后向方案公司提交订单;方案公司随之在华强电子世界等电子元器件卖场采购零件制造出半成品,手机公司在半成品的基础上制造出功能简单但外观相近的仿制手机,最终仿制手机又通过华强北销往全世界。一款手机从国外新品发布,到高仿手机在华强北的柜台出现,最快只需不到两个月时间。

  然而,华强北的电子产业从一开始就位于整个电子产业链的末端,近年来电子技术的飞跃发展使得这条产业链越来越短,位于末端的低端制造业逐渐从“分得一杯羹”,沦落至举步艰难。

  电子行业的发展过程就是重心和利润不断向产业链前端聚集的过程。在前互联网时代,以华强北为代表低端电子制造业生产的收音机、录音机、MP3、山寨手机、上网本还能凭借价格优势占领一定的市场份额。那么在互联网时代,低质低价再也不能成为竞争的主要手段。以手机行业为例,诺基亚的塞班系统开启了智能手机时代,接着苹果IOS系统以开创性的使用体验迅速崛起,谷歌的安卓系统也凭借互动体验加开放性优势占有大量份额。与此同时,一批世界顶尖硬件厂商研发出适应最新需求的高性能芯片。而此时的华强北电子行业还在走着模仿外观、低水平拼装的老路。在近年掀起的电子行业革命中,华强北在产业前端全部缺位,依然走着模仿外观、比拼低价的老路,最终迎来了危机。

  某券商电子行业分析师表示,“华强北的优势是低成本制造,然而未来数码产品不仅软件部分的门槛越来越高,对制造水平也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这些都是华强北的低端电子制造业难以赶上的。对于华强北的一些手机生产商而言,一些生产高端电子产品的精密设备他们都难以负担。”

  专业人士表示,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成熟,数码产品更多的是充当一个“接口”的功能,手机、平板电脑等数码产品实际上是用来接收互联网信息的终端。上游技术的变革导致数码产品的换代会非常快,而一向处于行业末梢的华强北电子行业显然难以适应。

  对于多数华强北的商人来说,旧盈利模式走向没落已无可阻挡。对于经营自有品牌的手机制造商而言,高性能低价手机的定位让他们不得不放弃以往的销售模式,这意味着他们会从明通数码城这样的手机卖场撤出。方案设计公司也从依赖设计山寨机方案转向设计稳定、高效的智能手机方案,质量要求的提高意味着他们将抛弃华强北电子元器件厂商的货源,直接从源头代理商采购。而位于上游的华强北电子元器件经销商的生意注定会愈发黯淡,为数众多的依靠倒卖盈利的“贸易商”将无事可做。

  华强北电子行业的衰败其实从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只不过这样的一场变革以渐进的方式展现,以至于相当多的华强北商人还在幻想可以通过经济周期的循环重新回到以前的好时光。一位在华强北经营电子元器件的商人表示,大家并没有什么转型的想法,虽然一些人开始撤离这里,但是依然在维持自己的生意,等待转机从天而降。

  深圳华强北电子市场价格指数有限公司数据分析师徐明海表示,华强北电子产业的利润率下降是一个长期的趋势。徐明海介绍,不仅是华强北,全球的电子产业都出现过剩的局面。2011年8月全球电子元器件的库存达到86天,而正常水平是50多天,随着数码技术的日臻完善,具有创新精神和掌握核心技术的公司市场占有率越来越高,而囿于原有山寨模式的华强北电子产业越来越窄。

  升级突围 新路仍坎坷

  随着华强北电子行业的旧有发展模式日渐衰落,深圳市政府已经着手对华强北进行升级改造。未来,华强北电子行业一支独大的局面很有可能发生转变,这条以低端电子产品闻名的商街将升级为“高品质商业中心和生产型服务业中心”。

  “华强北多年积累形成的商业氛围也需要升级。”华强北商会会长、深圳顺电连锁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黄建跃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华强北从最初上步工业区的一条甬路,到上世纪90年代深圳新型的商业区,再到本世纪最初10年形成的电子产品集散中心,始终都在经历转型。华强北依靠简单复制商业模式已经走到尽头,电子产业在华强北占比过高的时代也会渐渐过去。”

  由深圳市政府主导的华强北升级改造方向已定。深圳市人大常委、深圳大学教授魏达志参与了华强北改造方案的制定。他介绍,华强北片区未来将建成“全国最具影响力、辐射海内外的高端电子信息服务、展示和交易中心、多元业态混合的高品质商业中心和生产型服务业中心,兼有商务办公、居住等功能的城市综合型片区”。

  深圳相关机构已经开始研究引入现代交易机制引导华强北的转型。由深圳华强、深圳赛格、中国电子、深圳中航等多家深圳电子行业企业及深圳市电子商会和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等机构共同发起,华强北电子市场价格指数有限公司发布的华强北—中国电子市场价格指数已经运行了四年有余。这为华强北电子元器件远期交易奠定了基础。据悉,深圳证监局已经成立课题组,探索我国首个现货价格指数期货。这一指数期货有望满足目前华强北广泛存在的避险与套利需求,完善电子市场价格的发现机制。促成华强北进行结构上的转型。一旦华强北建立自已的价格发现机制,利用信息不对等盈利的电子元器件贸易商们将彻底失去生存空间,而届时华强北的电子元器件市场也会更加科学、有序、透明。

  值得注意的是,华强北由于原属深圳上步工业区,许多商场楼宇的土地性质依然是工业用地,这些工业用地的产权将在2013年1月前后到期,深圳市相关部门至今没有准予办理续期手续。深圳国土部门给予华强北商户的回复是,土地产权续期只有“业主将目前的商业楼宇恢复到过去的工业厂房才予受理”。这很有可能意味着华强北片区将被整体改造,大小电子卖场自由无序发展的“丛林状态”将被终结。

  从2013年1月开始,纵穿整条华强北路的深圳地铁7号线工程将封闭华强北路的机动车道,本已生意惨淡的华强北路可能遭遇新的挑战。不仅如此,地铁工程还将在华强北地下建设立体商城,这意味着已经出现的商铺供应过量状况未来有可能更加严重。“地铁工程的修建是华强北的又一道坎。”魏达志认为,交通条件的恶化对于已经陷入困境的华强北商户而言更是雪上加霜,将加快他们被淘汰的速度。而另一方面,华强北地下空间的重新规划则更有利于华强北的升级改造。

  不过,魏达志和黄建跃都对华强北和深圳电子行业的前途持乐观态度。在深圳,华为、中兴等在国际上崛起的厂商已经树立起标杆。金立、天语等原本从事低端手机制造的公司成功转型也成为业内榜样。“华强北的商户中,多数将被淘汰,少数升级突围。”魏达志说。

  国内其他电子一条街的转型经验也为华强北提供了借鉴。北京中关村也曾经因经营中低端电子产品而声名远扬。如今,由于政府出台的优惠政策,鼓励科技金融、科技企业总部和研发中心、高技术服务业、文化创意产业等业态对原有的电子卖场进行置换,中关村已经形成了以高端人才服务、科技中介服务和政府公共服务为支撑的创新要素聚集功能区,树立了全新的形象。中关村的升级改造经验对华强北而言是很好的借鉴。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换一换
给本文挑错 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