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打破七国八制:“中华”崛起的鲶鱼效应(2)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11月01日 03:05  21世纪经济报道

  境遇各异背后

  相同的市 场环境,“巨大中华”在发展道路上表现出来的巨大差距,其根本原因是什么?

  普遍的反思是,巨龙的消亡归咎于其“出身”。它是国内数家国有企业共同投资组建的,各个国有股东之间存在矛盾,这与中兴早期的产权结构的内部矛盾极其相似。不同的是,1993年,中兴通讯“国有民营”的改制,从体制上优化了内在机制,并以直接和间接的方式赋予内部企业管理者及部分核心员工以公司股权,解决了后顾之忧。

  由于体制的障碍,巨龙管理层长期动荡,灵魂人物邬江兴几度沉浮,这直接导致了巨龙此后在市场决策、技术决策的迟钝——这与任正非、侯为贵在公司的始终如一的核心作用,形成鲜明的反差。

  事实上,中兴与华为在过去20年当中,皆表现出了灵活、高效的应变能力,从交换机到接入设备,从固网到无线,从国内市场到海外市场,每一次机会节点的把握,都有如神助。

  “中华”崛起之隐喻

  很难想象,如果中国电信设备市场没有对外充分开放,中国本土设备商没有在残酷、剧烈的充分市场竞争中经受20多年的磨砺,今天的中兴、华为能成功跻身全球前十的行列。

  华为与中兴通讯是中国通信行业以及中国高技术领域在改革开改三十年以来,感受充分开放、充分引入市场竞争过程中,结出的两颗硕大果实。

  有人说,中国电信设备市场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国际市场”,因为在中国电信市场启动之初,就已能够看到所有的国际电信巨头的身影。从“七国八制”圈地上争得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所,到今天在即将开启的3G大幕中,中兴、华为已然获得相对强大的话语权,“中华”上演的后来居上的历史,实际上正是一部中国公司与跨国巨人边学习边竞争的历史。

  正是基于这段在国内快速积累的“国际化竞争”的经验,2000年之后,“中华”才得以转战海外,一路挥戈。今天华为、中兴销售收入中分别有72%和57%来自海外市场,已成长为真正的跨国公司。

  中华崛起的隐喻是什么——只有在一个开放、自由竞争的环境中,才能成长出有全球竞争力的中国企业;中国企业也只有充分地参与市场化进程,在体制、文化、机制上持续改革与创新,才能获得持续的活力。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Powered By Google 订制滚动快讯,换一种方式看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