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展讯首席执行官武平做客TD论道(图)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10月22日 15:34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展讯首席执行官武平做客TD论道(图)

展讯首席执行官武平

  10月21-25日,2008通信展在新国展召开。新浪网作为本届展会的“官方指定合作门户网站”,对展会进行全方位报道。同期,新浪与中国移动、TD产业联盟独家合作,现场举办“TD论道”官方访谈,邀请超过40家TD阵营企业高管,论道TD。

  以下为展讯首席执行官武平,做客“TD论道”官方访谈:

  主持人:武总您好,今天非常高兴请到展讯通信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武平来做关于TD论坛的一个现场访谈。今天我们看到展讯在展台上也带来了很多新的产品。

  武平:今年因为TD是一个TD元年,中国移动第一次TD联盟和各厂商一块儿做这个展,具有特别的意义,主要做了三件事,因为TD进入一个实质化运作的时候,不再像过去的希望产生社会的反响,第一是把各个厂商的合作做一些展示。第二方面是在HSDPA上面,不同形态的产品做一些展示。第三个方面我们也在TD上面,手机电视做了展示,基本上做了这些方面。还有很多的合作这次就没有再做。

  主持人:终端上面有什么创新?听说你们带来新的叫做家庭网关的一个东西,能不能介绍一下。

  武平:这就是在HSDPA上面不同形态的东西,因为中国移动要发展TD-SCDMA,我们要给它不同的一种选择,HSDPA是一个无线的移动终端,互联网时代的第一代的东西,这里面其中很重要的对于运营商来讲,就是把移动接入走到家庭,走到小型的企业,代替过去固定网络的一些服务,这是很重要的,对运营商来讲是蛮重要的课题,所以我们和厂商德赛、夏新我们三家和中国移动一起做了这样的一个产品,我认为这是蛮重要的一个产品。

  主持人:中国移动对这个产品的反馈怎么样?

  武平:我相信中国移动是在过去从来没有过的经验,我这个反响相当的好,不然的话不会支持(笑)。

  主持人:您刚才谈到展讯带来了不少新的产品,我们知道展讯是中国IC公司里面一个非常支持TD芯片的企业,我们现在看见业内有一些声音在说,现在中国TD这个产业的发展有一部分受到TD芯片的制约,目前的芯片厂家提供的芯片不能满足运营商的比如说中国移动的一些需求,具体来说现在在中国移动的二期招标里面,他们对HSDPA都提出了比较高的要求,比如说达到2.8兆的速度,那么有些客户就反映目前市场上还没有特别成熟的能够达到2.8兆的HSDPA的终端芯片,您怎样看待这样的一种声音?您认为中国的政府应该如何来支持或者是来扶持TD芯片行业?

  武平:你这个问题挺好的,其实很多问题组成在一起,比较难回答,我现在主要来回答一下。首先大家说TD要么就是终端的问题,要么就是芯片的问题,但是我认为有两方面的层次,第一个,当一个新技术尤其是移动技术发展起来的时候,通常终端的技术绝对落后网络技术的三年,哪个技术都是这样,但是不等于说今天中国TD的终端技术已经落后网络技术,没有,这个是大大缩短,现在大家讲的,我认为如果你今天说我需要终端,你今天说需要HSDPA,就是终端还没有出来。网络还没有出来,你不可能要终端出来。

  第二个方面,现在终端发生的问题是网络覆盖的问题,不能说全是,一部分是。怎么讲呢?因为TD网络的很多城市很多地方找不着网,更何况一些特别的地方,在这种情况下,终端是让老百姓看,但是我还是认为网络的推进快,网络的覆盖推进快,终端的发展才能更快一些。

  另一方面,很多人认为HSDPA2.8兆的阶段你要达到,但是你想像的状态这个话语,包括说这个事情的本身就是一个太技术主导产业,甚至说这个话的时候可能没看到这个产业发展到这个阶段应该做什么样的事情,讲这个含义是这样,如果你今天一个手机,用手机做通话或者手机上网绝对不可能手机上给你2.8兆的带宽,今天WCDMA、HSDPA在国外的带宽大部分给出来是500K的,连一兆都没有给,所以这个方面你要硬性地说,手机不能达到2.8兆,这个手机就不成熟,我觉得这是一个技术主导,否则这个产业看不到真正HSDPA或者TD发展面临的问题在哪里?这是最大的问题。

  另外一个话题,现在说到HSDPA2.8兆现在做数据卡很多人已经做到了,那么2.8兆或者更高一点儿就在数据卡上。这完全是两个问题。

  主持人:数据卡达到2.8兆了吗?

  武平:达到了。

  主持人:这个不是展讯提供的。重邮提供的是吗?

  武平:有厂商提供。另一方面产业发展应该做什么事?我认为政府,如果今天是终端落后或者芯片落后的话,那就要找原因,那可能就是产业发展不明朗,问题在哪儿?大家要想得非常明确化,所以我认为不管是终端还是芯片还是产业的发展,我认为现在面临的就是三句话,第一个政府就应该,如果是中国移动在推动TD,政府给中国移动要给足够强大的力,让它把这个做好。第二句话,中国移动就应该把TD定出来非常明确的时间表,什么时候做成什么规模,什么时候这个网络的形态什么样子,你要给政府军令状。第三句话,对这些企业做终端的还是做芯片的,你告诉我们,这个网络一年之后这个产品是什么东西?三年之后产品是什么东西?五年之后产品是什么东西?国外的发展永远是这样子,不可能今天坐在一起闹哄哄的,如果你把这个定好的话,就像今年奥运会之前,TD-SCDMA当时中国移动给出非常明确的时间表,8月1号之前交付这个东西,我就要这样的一个功能,定得很好,做出来多少我就要多少,都做出来了,25天就做出来了,所以现在不只是技术上的瓶颈,大家一谈就是技术,而是这个产业我刚才说的三句话的到位的问题。

  主持人:相互之间还在抱怨。

  武平:包括TD什么时候上规模,这个东西谁说了都不算,网络上了才算规模。

  主持人:所以说中国移动希望制定一个非常明确的计划出来,明年、后年,你们做终端芯片的才能按照这个时间表去规划你们的研发计划。

  武平:中国移动有一个很清晰的规划,8年之后覆盖了多少城市?是哪些城市?规模是什么样的覆盖?室内覆盖还是室外还是郊区都有?比如郊区就针对郊区的客户群做产品,你把这个定好了之后,中国移动定好的是业务发展是要做数据卡还是低端的设备还是家庭网关是很重要的,哪怕你的业务是多种,不同的客户不同的厂商就选择擅长的东西做得特别好。第三点就是质量的要求,你说质量不好,质量达不到的时候我不要,达到了我一定要。

  主持人:您认为这个事情作为,因为芯片厂家是一个引导技术有这样一个角色在里面,应该主动出来跟中国移动一起来探讨这个问题,您刚才也提到这个问题,我就接着往下问,您认为将来TD的发展应该以一个什么样的业务发展,是更看重于ARPU值的发展还是用户数量的增加?是城市为主还是乡村为主?

  武平:前面两个问题比较好回答,对于一个运营商来说这两个东西都想为主,ARPU值和数量都想要。但是未来城市为主还是乡村为主,这个得要看中国移动的网是怎么布的,包括国家给的政策怎么样。今天要把TD做好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就看决策者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是不是要去做。

  主持人:就是您刚才讲的第一句话。

  武平:对。

  主持人:所以就涉及到刚才我们谈到的芯片产业,我们知道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凯宁倒闭对大家也有一定程度的打击,那么我们觉得现在像展讯包括MTK还有大唐都肩负很大的责任,您认为目前芯片行业,这种只保留3、4家的现状是不是一个成熟的产业所应该有的现状?政府应不应该再鼓励更多的人去做这个TD芯片?您做这么多年有什么酸甜苦辣可以供大家分享?

  武平:这个产业当然越多人竞争越好,但是旧的还没有鼓励起来,要把新的鼓励起来,…新的要看到利益才做,这个产业要健康发展,一个产业的发展未必是说我建了10多家这个产业就健康。

  主持人:但是明年大家还是期待TD有一定量起来,从目前来看政府对TD芯片行业有没有一些鼓励的政策?刚才谈到这5年以来对芯片行业投入却是非常非常大,如果这个行业要起来,芯片行业是一定需要,我个人认为芯片行业需要政府来扶持或者有一些特殊的政策。

  武平:我认为哪个行业政府都要有扶持,况且我们国家金融这么强大,尤其在金融危机发生的时候,我们看到的现状和教训,这些钱用来做什么?国外金融的产品是要买的,但是真正来讲要做起来,我们国家这个钱要投到,把钱砸到这个产业,这个产业才能起来,我们国家按道理能力这么强,竟然还没有韩国这样一个小的国家砸出来一个三星,一个LG,一个现代,砸出来这么多东西,都是国际级的公司,我们国家有吗?还没有,我们国家起来的都是以服务性为主的,资源性为主的企业,这是垄断性企业才起来,所以我认为你刚才说的这个问题是,第一芯片上企业国家一定要支持,而且不止是芯片,是这个产业链上的一系列。前天我们部里开一个会,我还说一句话,今天坐在这儿这些TD企业有几家的CEO是五年以前也坐在这儿的?没多少家了,不是坏掉了就是这个企业不见了,但是有很严峻的问题,TD是不是投入得越早是不是损失就越大呢?如果变成这样的问题的话,是我们国家产业最失败的。国家的支持很大,但是支持不到位,实际上的支持并不到位,产业化的引导绝对是很好的事情,但是政府需要做很多的事,做这个事的能力也有。

  主持人:你刚才谈到了金融危机,我想谈一下您看看金融危机对整个中国通信行业有没有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我们知道中国通讯内需市场非常大,您认为金融危机对中国的通讯业会有影响吗?

  武平:不光是影响,影响很大,因为通讯这个产业是国际化的产业,这个产业的竞争不是说只在中国竞争,全球化的竞争,首先的影响是说出口会大量的减少,像华为、中兴在海外做很多的发展,我们也要发展,终端厂商也要发展,海外发展一定会受很大的冲击。另一方面,金融的冲击下,国家对产业上的扶持可能会比较保守,这是我比较担心的地方,因为我们国家当金融出现危机的时候,往往国家的政策会舍掉一些高技术方面的投入,创新方面的投入,这些都是未来的东西,这是对的,没有错的,但是这一定会影响通讯企业的发展,但是现在是转折点,但是如果失掉这样的机会就不会再重新来了。

  主持人:我也认为中国是在金融危机这一块受到影响,从内需来看应该是没有太大的变化的,我们现在3个3G技术同时起步会带来非常大的内需,我想问一下从目前来看您在3G市场里面,在TD市场里面是领导者,那展讯有没有可能…

  武平:我对WCDMA,你也知道展讯,我们最开始做的是WCDMA,所以WCDMA的东西我们一直在做,如果WCDMA真是国家上,我们还是会做的。如果不发牌照的话,我们还是会把TD-SCDMA做好。

  主持人:从你目前的观察来看,国家会发这个牌照吗?

  武平:看不太清楚。

  主持人:所以这个项目还是在做,没有停止。

  武平:对,从来没有停止。

  主持人:我们看见有一些WCDMA芯片出来以后,但是并没有商用,只能放在自己的实验室里面,我不知道展讯对于这个现状有没有一些计划?

  武平:我们做的东西就是卖,就像TD工作的重心就是做产品,中国移动今天很明朗,我们就做产品,过去做演示,做测试,今天开始做产品,不一样了,我们做W肯定也是做产品,所以不可能做试验示范。

  主持人:从GSM升级到W这一块,您的优势还是不少的,具体来说有哪些方面的优势?

  武平:我们软件的平台整个是一体的,不是分W,TD还是GSM。第二方面我们架构也是一体的,多媒体应用,互联网应用,架构也是一体的。第三个,我们有2G的产品,做W还是做TD都要2G产品的支撑,不可能单独做3G的产品,卖不出去。第四个,我们有射频,W的射频已经做好了,TD射频也有,GSM的射频也有,所以我们是很完整的,而且都是多模的射频。我想还没有哪家公司有这么多的完整的射频方案。

  主持人:您认为中国的3G如何能够上规模上量的爆发?

  武平:我不知道,但是我认为中国3G市场的爆发要中国所有做手机的人参与才行。

  主持人:您认为TD手机明年会不会流向,我们可以在山寨市场可以买到物美价廉的TD手机?

  武平:不知道(笑),产业的发展有可能发展出来很多你不知道的东西。

  主持人:

  武平:我前面说了三句话如果到位之后 ,所有人都会行动起来,如果三句话还没有到位的话,肯定很多人都会展望。

  主持人:您认为中国这一次运营商重组以后,能不能改变运营商的格局?

  武平:任何一个改变肯定会改变一些东西,但是真正能不能把这个格局改变,因为过去我们也是几大运营商,现在三大运营商,运营商还是那么多,也不可能改变太多,但是运营的形态,竞争的形态会发生剧烈的改变。3G也出现了一些新的机会,有的运营商有固定网和移动网,心态也发生很大的变化,小灵通一定会迅速的不见,我也觉得像CDMA这样的技术发展方向我还是比较担忧?到底好还是坏还是很难讲,因为看不到前景,我还是这样一个观点,也许这个运营商后面会发牌照,一个TD牌照,一个W牌照,最简单,对我们国家产业是是最好。

  我们国家有一个误区,第一个国外的技术肯定会好,会成熟。第二,好的技术一定会好,现在很多人骂TD,说不定TD对于我们国家来讲是一个非常宝贵的资源,后代一定会记住这一代科技工作者做TD给国家带来的一些变化,使我们的产业链走向完整的过渡,如果没有TD-SCDMA,我们今天在国际通讯界没有这样的话语权。好,谢谢。

Powered By Google 订制滚动快讯,换一种方式看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