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在哪儿我们都一起战斗:悲情与力量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5月30日 01:49  新浪科技

  无论在哪儿,我们都一起战斗:

  悲情与力量

  (吴宇蕾)

  2008年5月12日,一个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日子。无情的地震把我美丽的家园——绵竹,变成了一片废墟。

  我哭着打通妈妈的手机,已是13日凌晨1点。当手机里传来她嘶哑的声音时,我悲喜交集!妈妈说,她们很安全!妈妈说,家里的房子全倒了,为了能有睡的地方,正在和乡亲们互助搭着帐篷……周围死了很多人,还有很多亲戚和朋友都联系不上。妈妈说,孩子,你不要担心。很快,而后电话中断,电话那头一片寂静…….那晚,我一直守着电视机直到天明。

  第二天,我坐上了回绵竹的车,去找失落的家园。

  回家的路是被感动书写的篇章。马路上,不管是摩托车还是汽车,只要街边的群众招手,尽管素昧平生,开车的人也会把车停下来,载他们一程。还有志愿者的车队,他们的车里面装满了前来救助的食品和药品。这些感动的因子,让我们在这场灾难前备受温暖和鼓舞。

  13日下午7点

  我们到达了绵竹时,大雨磅礴。昔日车水马龙的绵竹,成为一座废墟上的空城。城区里没有公交车游弋,除了少数值勤人员,基本看不到其它人;除了发电机的隆隆声外,是死一般的寂静。街道两旁的学校,商店,企业,政府机关的建筑都受到地震的毁坏:瓷砖掉落,围墙断裂,楼体裂缝……有的房屋完全倒塌,解放军和武警正在进行紧张的搜救工作。所有的房屋都没有灯火,各种样式的简易帐篷和车辆布满了建筑空地、广场、学校、操场和公园,大家冒着生命危险从家里搬出干粮和剩余不多的水,满目疮痍,族类罹难!

  见到了家人,他们睡的帐篷到处漏雨,风还在肆意的刮着,我心疼她们,但哭不出来,因为,我不能哭!

  14日早晨6点

  听到外面有人喊:洪水来了,大家快跑啊!这时候,所有的人都往外跑。什么都顾不上了,我拉起妈的手就跑。爸爸,爸爸呢?我以为他去帮我和妈找车了。回过头,看见爸爸已坐上警车,朝河坝的方向奔去——爸爸是守河的。

  这一刻,我突然感觉到,在灾难面前人是多么渺小,生命如此脆弱。爸爸这个时候还守着自己的岗位,看着爸爸离去的背影,我在心里说:爸!您好伟大!我和妈妈跑上了已经产生裂缝的危楼,焦急的等着爸爸的消息。半小时候后,爸爸回来了,说警报已经解除,解放军把河道炸开,河水顺着流走,我们平安了。谢谢我可爱的亲人,谢谢亲爱的解放军同志。

  15日中午11点

  表叔的遗体在学校的废墟里被武警官兵挖出,志愿者把他抬去深埋了。表婶在旁边一直没有哭,她知道,她不能哭。没有再停留片刻,她便去了更需要她的地方。表婶是医生,她知道,还有更多生命垂危的病人在等着她的救助。表婶,您好伟大!谢谢亲爱的医生和护士!

  15日下午2点

  我要回重庆了。我知道,在这里我帮不上什么,爸爸、阿姨在坚守他们的岗位,我要恪尽职守干好本职工作,兢兢业业的把细微的事情做到一丝不苟。无论在哪,我们都是一起战斗。

  爸爸对我说:女儿,我们不能和你一起走,因为这里是我们的家,这里是生我养我的土地,这里还有我们那么多的亲人和朋友。这里有中央的关心,这里有政府的关爱,这里来了解放军,医生,志愿者……全国的人民,他们都赶来帮助我们。我们不能走,绵竹人民知道什么叫感恩。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本文导航:
·无论在哪儿我们都一起战斗:悲情与力量
·回到重庆,心系灾区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