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录:中国移动召开抗震救灾保通信媒体沟通会(2)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5月22日 12:22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实录:中国移动召开抗震救灾保通信媒体沟通会(2)
5月12日特大汶川地震发生后,王建宙亲自担任中国移动抗灾小组的组长

科技时代_实录:中国移动召开抗震救灾保通信媒体沟通会(2)
王建宙等两天前刚刚返回北京

  主持人:谢谢王总的介绍。

  王建宙:有几个照片请大家看一下。

  主持人:谢谢大家,各位媒体有什么关心的问题,请大家可以提问。

  记者:我们在后方做采访的时候,发现很多专家学者,对中国移动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我想了解中国移动有没有反思或者是总结国外的运营商在对灾难的应急管理有我们哪些值得借鉴的地方?这次地震中中国移动最大的损失是什么?

  王建宙: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们也很关心,实际上整个移动通信在这次灾难当中的影响实际上是两个方面,一个是灾区本身,一时间全部都摧毁了,全部的光缆,机房,甚至设备都摧毁了,这是一种情况。第二个是全网,全网的情况大家都想沟通信息,网四川打电话,事实上成都作为四川的通信中心,本身没有遭到损伤,本身它的设备机房没有遭到损伤,从全网的角度来说,大家这么难打电话,主要是巨大的话务量,前所未有的话务量,对这两个问题,我们正在想如何能够进一步做出努力。震中本身我们体会到对传输的能力,必须需要多种手段,因为从经济角度来说,光纤是最节约能源的手段,比较多的用的是光缆,事实上灾难发生的时候光缆很容易中断,微波,卫星等等各种传输手段要同时并存,灾害情况下,无线方式就更加体现出它的重要性,这是对我们整个网络建设的角度来说的,这是一个方面。

  另外,我们还需要在应急通信的设施方面,我们还需要进一步改进,使它更加灵活,更加快捷第一时间进入到灾区。第二在大话务量的情况下,实际上是两个方面,对中国移动这方面来说,我们如何进一步规划网络,因为突发事件总是不可避免的,在发生突发事件的情况下,更好地尽可能畅通,使人们能够保持联系,这个我们已经作为一个很重要的课题在研究。第二,我们还要加强对客户的指导,比方说在紧急的大话务量的情况下,打不通的情况下,第一时间提倡长话短说,把时间留给大家来分享,一旦结通以后提倡长话短说,打不通的情况下不要再连续打,拨不通就要等一下,不要连续再拨。再一个尽量使用短信,从这个大范围内来讲,我们从网络结构,网络优化方面做更多的工作,另外一方面我们还希望通过我们一些解释,使今后发生类似事件的时候,得到用户方面更好的配合。

  中国移动最大的损失,我们自身的损失,物质上的损失,我们最多损失的时候,基站是4457个基站停止工作了,一级干线光缆基本正常,二级光缆中断886公里,本地光缆中断了2385公里,这是我们通信设施本身的一些损失。

  记者:我们移动的员工刘建秋,大家都非常关心,也关注我们公司对他的家属怎么抚恤,我们知道追认他是中国移动集团的一等功,这个一等功有什么样的意义?

  在应急通信的同时,我们现在的运营商在应急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合作机制,一起把光缆疏通?

  王建宙:关于牺牲的员工的情况,我们这次一起去的有我们的田利民同志,他给大家做解答。

  田利民:这次我们这位员工,首先表现得非常英勇,第二这种英勇来源于一贯的表现,包括今年雪灾,他在春节也是和王总一道战斗在我们的贵州省,他的事迹整体上大家都知道了,我们次之所以追记这位同志一等功,一个是家宝总理说的,这样的大灾,在全国人民,新中国成立以后是没有出现过的,这个灾难确实是使若干个家园得到破坏,使若干个房屋倒塌,很多人丧失了生命,包括我们这位可爱的员工。所以我们追记他,一个方面就是在全体移动员工当中,在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受到威胁的时候,我们要树立这样挺身而出,为国家利益,人民利益,集体利益甘愿牺牲的这样的优秀员工,再一个想法他的事迹的本身,我们这次也是破例过去只评劳动模范的基础上,特例追记他一等功,这个一等功具体有什么一些今后的抚恤,我们一个是按照国家保险条例,一个是按照我们特殊情况下的特例,到最后我们也向当地的民政局给他报送了申请烈士的材料,如果得到当地政府认同,我们将本着最高的抚恤标准对我们这位员工进行抚恤。

  王建宙:这次抗震救灾当中,大家很好协作,很好配合,几个运营商之间的配合,首先我们在当地曾经有信息发布,召集各大运营商的领导开会,那天都到了,各自的情况不同,资源不同,所以每个运营商都表态,大家可以共享资源,包括谁修复了光缆,别的公司需要用都可以共享。另外,我体会很深的就是比方说我们跟“卫星”的合作也是很好,首先第一时间其实最快最快的就是卫星手机,它是直接跟卫星的一个通信,我们从卫星公司拿到了这种卫星电话,卫星手机,然后我们是最早一个是在第二天,13日我们跟省政府要求我们可以空降下去,把这个卫星手机第一个送到了平武县,因为整个平武县当时的领导跟外面的联系就靠这个卫星电话,这个是卫星公司提供的。后来我们也有员工徒步走了七个小时送进去的也有,这是最最开始的时候,用最快的速度。后来我们在建卫星基站的时候,卫星公司又给我们很大的帮助,因为我们不是搞设备安装的,所以我们22支队伍,每一支队伍都要有卫星公司的人,他们每支队伍都在一天之内给我们派好了人,所以我觉得还是跟其他很多公司的协作,都是很好的。

  田利民:对不起,我再补充一点。这次在前线我们王总坐镇指挥,当时对四川公司的要求,我们的态度是不分家,不打架,一切为了灾区,所以当我们在汶川,特别是北川我们电缆抢修,当时网通公司要租一些我们的电缆,但是四川公司按照王总的指示,全免费提供给他们使用。

  记者:这次灾害发生的时候,卫星对突发情况的重要性。我比较关心的是各大运营商都很有实力,这次各个部门都投入了进去,我们国家是不是有一个应急联动的机制,或者通过这次大的灾害发生以后,是不是在应急机制上面有一些考虑?

  王建宙:首先我觉得这次的指挥调度还是很好的,我们看到现场,因为我到都江堰现场,北川现场,绵阳体育馆我们都去了,在这么大灾害,这么多人员支援的情况下,总体的指挥还是很有效的。第二,从通信方面来说,信息发布做总的一些指挥性调度,好多事情,比如说乡镇通信,我们信息发布分布了任务,每一个运营商你必须要完成哪一些,完成了任务以后,你可以完成更多的,但是给你的这几个项目就一定要完成,这就是很好的协调,本身自己就在做,然后又公布了哪些必须要做的,而且每天晚上都开会,都召集运营商开会,所以整个的指挥调度,我认为是有效的。我想通过这次这么大的灾害,对我们的应急能力得到了考验和锻炼,我想今后碰到类似情况的话,这个方面的能力会变得更强。

  记者:我比较关心的是我们国家,不但只信息产业部,通信部,或者是运营商应急能力,从雪灾开始都得到了很大进步。我是关心应急联动,我们国家多长时间能够做出反应,和有效的安排。大家都在第一时间很自发去做工作,其实在体制上,或者在机制上有没有这样的一种联动的,应急联动,我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王建宙:你说的问题我们也很关心,我觉得有关部门一定会进一步加强改进这方面的问题。作为中国移动企业,我们这次始终作为企业,尽最大的努力,我们刚才说的所有的东西都是在指挥部门的指挥下进行,包括空投,药品也重要,食品也重要,水也重要,大夫也重要,通信设备也重要,我们等了一天也运不出去,后来我们就通过总指挥部来协调,总体我感觉还是很有效的,做进一步改善也是应该的。

  记者:这两年我们的通信网络在不断采用先进的通信技术,比如说传统的技术是不是没有市场,通过这次应急今后还有没有可能重新启用,包括密码电话。

  王建宙:我们在村一级通信的解决方案当中就碰到了这样的问题,因为村本身也很偏远,交通不方便,有些连直升机都没有办法降落,再加上他使用人数又很少,你说做一个很大的卫星基站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我们在一次全集团的电话会议上,我本人就做了,请各位公司的专家员工提出建议,用什么最快的方法进去,也想到了你刚才说的电台的方式等等,到目前为止,相比之下还是卫星电话最实用,因为你短波通信受到高山峻岭的阻挡,距离远了通信还是不畅通,卫星不会受到地面条件的限制,我们觉得目前来说卫星电话应该比起来的手段都更加有效,我们体会非常之深,我们13号空降下去一早就开始用了,后来解决乡村问题最有效还是卫星电话。使用卫星电话也不是说很简单,第一个要会用,并不是说给你一个电话就能用,有些人拿到卫星电话用不好,也要对方向和角度。第二个最大的问题是拿着卫星电话走是没有用的,因为它耗电量非常大,打几个电话就没有电了,包括我们在北川也遇到这样的情况,往往人会忽视充电的问题,我们就配备了柴油发电机。刚才你说的问题,我们反复考虑了,但是到目前为止最有效的还是卫星电话。

  记者:中国移动在四川的村村通工程做得非常好,这一次地震对我们这一块也是很大的影响,会不会影响我们整个集团村村通工程的计划?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用户有一半都是在乡村,我们在做村村通工程过程中,使用的技术,包括后备的电源方面会有一些什么进一步的考虑?

  王建宙:首先毫无疑问,我们村村通工程受到了很大的损失,乡镇不通了,村一级就不用说了,对四川的三州,特别是阿坝州的通信确实倒退回去很多。刚才你说中国移动有一半用户是从农村来的,又是两个概念,一个是我们一般说的农村通信,农村通信,我们是从城市向农村延伸,我们在97%的人口都有我们的覆盖,这是我们所说的一般意义上的农村通信,从这个角度来说,应该说我们全局不会受到很大的损失和影响,中国移动目前用户的增长势头,以及使用用户不会受到很大影响。村村通工程又是另外一个概念,我们是向全国最偏僻的农村提供移动通信的覆盖,这个本身是没有经济效益的,甚至是亏损的,这是作为一种社会责任,普遍服务来实现。所以两个方面,总体而言对中国移动整个的发展,经营情况不会有影响,第二对局部偏远地区有一些影响,特别是四川,此外甘肃,陕西也有一些,我们会尽快根据灾区当地的重建计划尽快恢复。我们四千多个基站曾经退服了,现在只有570个没有通了。

  记者:我想问一下,现在重灾区里面,通过空投这种应急通信的方式要延续多久?目前受灾地区恢复到灾前的正常通信会多久?我们也了解到有很多大的困难,有什么呼吁其他社会需要提供帮助的方面?

  王建宙:实际上你说的问题,我们确实也碰到了问题,刚才说三个手段,卫星,真没有办法的首先是卫星电话,然后是卫星基站,然后是应急通信车,再是恢复本地基站。从灾难的受灾程度来说,是我前面所说的次序。但是从网络的稳定性可靠性来说正好是相反,我们希望尽快恢复光缆,把本地基站能够恢复起来,这是最根本解决问题。从现在的情况看,其实在乡镇我们也是一样,空投,二十多个空投是万不得已的,我们另外通过光缆恢复,那是比较快的。

  至于说什么时候能够全面恢复到灾前的这种状态,我现在还很难说出,因为确实跟城市重建有关系,像北川以后重建建在哪个地方我们还不知道,我们根据重建的计划一定会跟上,我们在临时居住点,六月底之前我们会提供正常通信,灾后重建我们会积极配合政府的有关计划。

  现在我们说的光缆通了,现在灾区的光缆既不是埋在地下,也不是挂在电线杆子上面,就是在路边拉的,这个是很脆弱的,只要有余震,人为的一些东西都会中断,我们很重要的工作是到余震之后,我们要把电线杆子竖起来,或者是埋到地下去,这个工程很大。

  记者:您刚才开始提到了启动最高等级的应急预案,在咱们以前有没有这方面的演练?有没有在不通电,光缆断的情况下?

  王建宙:有,这个请我们网络部的魏丽红女士讲一下我们应急通信的准备机制情况。

  魏丽红:应急通信也是目前我们总体安排的,整个应急都有运行体系进行保障,在不同的情况下采用不同的应急措施,这次由于灾害比较严重,启动最高级的应急方案,对我们中国移动来讲,七名老总指挥作战,平时我们会指挥全国网络部做不同等级的应急演练,包括网络,核心网络,无线网络,谢谢。

  记者:现在大部分的队伍更多的重点都放到四川,还有陕西,甘肃这些灾区了,对我们奥运的工作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王建宙:不会有影响,我们一个是整个奥运场馆,奥运举办城市,奥运主办城市和协办城市我们都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现在基本上完成了,包括国家体育场等等重要的场所,我们通信设施完全完成了。奥运火炬传递,我们也始终在密切关注,从目前情况来说通信很正常,因为奥运火炬传递也是人员聚集很多的,我们根据各地的传送情况及时做调整,奥运火炬传递当中的通信也是保持畅通的。这次的受灾对奥运会的移动通信没有影响。

  主持人:由于时间关心,这次的见面会到这就结束了,非常感谢大家的光临,也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关心和帮助中国移动,谢谢大家!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本文导航:
·实录:中国移动召开抗震救灾保通信媒体沟通会
·实录:中国移动召开抗震救灾保通信媒体沟通会(2)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